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_王維的詩_唐代詩人_唐詩三百首

《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

年代: 唐 作者: 王維 絳幘雞人報曉籌,尚衣方進翠雲裘。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琉。
日色才臨仙掌動,香煙欲傍袞龍浮。
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到鳳池頭。 分類標簽:唐詩三百首

作品賞析

【簡析】:
這是《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的和作,自然也是寫帝王氣象,但詩味略遜。

[註釋](1)絳幘[音:責]:大紅色的頭巾。雞人:掌報效的宮人。(2)尚衣:掌帝王衣服的官員。翠雲裘:繡有翠雲圖的裘袍。此指皇袍。(3)閶闔[音:昌和]:天門。此處指皇宮之門。(4)衣冠:代指使節、大臣。冕旒:帝王的冠冕。此處指皇上。(5)仙掌:皇帝的車駕。(6)袞[音:滾]龍:帝王的朝服,代指皇上。(7)五色詔:用五色紙寫的詔書。

[譯文]戴著大紅色頭巾的宮廷報效衛士報過瞭五更,掌管皇上穿戴的官員才給皇上穿上龍袍。皇宮的門一扇扇打開,萬方的官員進入宮中向皇帝朝拜。太陽剛剛升起,皇上的禦駕就來臨,禦香爐的香煙漂浮在皇帝的身上。朝拜完畢回到宮屬,為皇上擬寫詔書,歸去的路上身上的玉珮叮叮作響。

  賈至寫過一首《早朝大明宮》,全詩是:“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滿建章。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禦爐香。共沐恩波鳳池裡,朝朝染翰侍君王。”當時頗為人註目,杜甫、岑參、王維都曾作詩相和。王維的這首和作,利用細節描寫和場景渲染,寫出瞭大明宮早朝時莊嚴華貴的氣氛,別具藝術特色。
  詩一開頭,詩人就選擇瞭“報曉”和“進翠雲裘”兩個細節,顯示瞭宮廷中莊嚴、肅穆的特點,給早朝制造氣氛。古代宮中,於天將亮時,有頭戴紅巾的衛士,於朱雀門外高聲喊叫,以警百官,稱為“雞人”。“曉籌”即更籌,是夜間計時的竹簽。這裡以“雞人”送“曉籌”報曉,突出瞭宮中的“肅靜”。尚衣局是專門掌管皇帝衣服的。“翠雲裘”是繡有彩飾的皮衣。“進”字前著一“方”字,表現宮中官員各遵職守,工作有條不紊。
  中間四句正面寫早朝。詩人以概括敘述和具體描寫,表現場面的宏偉莊嚴和帝王的尊貴。層層疊疊的宮殿大門如九重天門,迤邐打開,深邃偉麗;萬國的使節拜倒丹墀,朝見天子,威武莊嚴。以九天閶闔喻天子住處,大筆勾勒瞭“早朝”圖的背景,氣勢非凡。“宮殿”即題中的大明宮,唐代亦稱蓬萊宮,因宮後蓬萊池得名,是皇帝接受朝見的地方。“萬國衣冠拜冕旒”,標志大唐鼎盛的氣象。“冕旒”本是皇帝戴的帽子,此代指皇帝。在“萬國衣冠”之後著一“拜”字,利用數量上眾與寡、位置上卑與尊的對比,突出瞭大唐帝國的威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瞭真實的歷史背景。
  如果說頷聯是從大處著筆,那麼頸聯則是從細處落墨。大處見氣魄,細處顯尊嚴,兩者互相補充,相得益彰。作者於大中見小,於小中見大,給人一種親臨其境的真實感。“仙掌”是形狀如扇的儀仗,用以擋風遮日。日光才臨,仙掌即動,“臨”和“動”,關聯得十分緊密,充分顯示皇帝的驕貴。“袞龍”亦稱“龍袞”,是皇帝的龍袍。“傍”字寫飄忽的輕煙,頗見情態。“香煙”照應賈至詩中的“衣冠身惹禦爐香”。賈至詩以沾沐皇恩為意,故以“身惹禦爐香”為榮;王維詩以帝王之尊為內容,故著“欲傍”為依附之意。作者通過仙掌擋日、香煙繚繞制造瞭一種皇庭特有的雍容華貴氛圍。
  結尾兩句又關照賈至的“共沐恩波鳳池裡,朝朝染翰侍君王。”賈至時任中書舍人,其職責是給皇帝起草詔書文件,所以說“朝朝染翰侍君王”,歸結到中書舍人的職責。王維的和詩也說,“朝罷”之後,皇帝自然會有事詔告,所以賈至要到中書省的所在地鳳池去用五色紙起草詔書瞭。“佩聲”,是以身上佩帶的飾物發出的聲音代人,這裡即代指賈至。不言人而言“佩聲”,於“佩聲”中藏人的行動,使“歸”字產生具體生動的效果。
  這首詩寫瞭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後三個階段,寫出瞭大明宮早朝的氣氛和皇帝的威儀,同時,還暗示瞭賈至的受重用和得意。這首和詩不和其韻,隻和其意,雍容偉麗,造語堂皇,格調十分諧和。明代胡震亨《唐音癸簽》說:“盛唐人和詩不和韻”,於此可窺一斑。
(湯貴仁)
-----------------------
  絳幘雞人報曉籌①,尚衣方進翠雲裘②。九天閶闔開宮殿③,萬國衣冠拜冕旒④。日色才臨仙掌動⑤,香煙欲傍袞龍浮⑥。朝罷須裁五色詔⑦,佩聲歸向鳳池頭⑧。

  (上六早朝景事,末二美賈舍人。)

  ①蔡邕《獨斷》:“幘者,古之卑賤執事不冠者之所服也。董仲舒上書,執事者皆赤幘。”《漢官儀》:宮中輿臺,並不得畜雞,夜漏未明三刻雞鳴,衛士候於朱雀門外,著絳幘雞唱。《三體詩註》:“絳幘者,朱冠以象雞。”《周禮》:“雞入夜嘑旦以嘂百官。”註:“夜漏未盡,雞鳴時也。”②《唐書·百官志》:尚衣,掌供冕服。宋玉《諷賦》:“主人之女,披翠雲之裘。”③《呂氏春秋》:“天有九野:中央曰鈞天,東方曰蒼天,東北曰變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顥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東南曰陽天。”《大人賦》:“排閶闔而入帝宮。”韋昭註:“閶闔,天門也。”④《左傳》:“禹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記》:“天子之冕,朱綠藻,十有二旒。”⑤邢子才詩:“天高日色淺。”《廟記》:神明臺,武帝造,上有承露盤,有銅仙人舒掌捧銅盤玉杯,以承雲表之露,以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道。⑥陳公讓詩:“香煙百和吐。”《記》:“天子龍袞。”註:“畫龍於袞衣也。”⑦《史記·袁盎傳》:“絳侯朝罷趨出。”《事始》:石季龍置戲馬觀,上安詔書,用五色紙,銜於木鳳口而頒行。⑧潘嶽《西征賦》:“想珮聲之遺響。”《文選註》:“鳳池,中書省也。”顧璘曰:氣象闊大,音律雄渾,句法典重,用事新清,無所不備。未全美者,以用衣服字面太多耳。陸時雍曰:七律,摩詰與少陵爭馳。杜好虛摹,吞吐含情,神行象外。王用實寫,神色冥會,意妙言前。二者誰可軒輊。胡應麟曰:右丞《早朝》詩,五用宮室字。《出塞》詩,兩用馬字。《郴州》詩,六用地名字,雖其詩神骨冷然,絕出煙火,要不免冗雜。高、岑即無此等,而氣韻自遠。兼斯二美,獨見杜陵。然百七十首中,利鈍雜陳,正變互出,後來讀者亦須知分別也。

  此詩閶闔宮殿,衣冠冕旒,句中字面複見,杜詩有雲,“閶闔開黃道,衣冠拜紫宸。”卻無此病矣。
———–仇兆鰲 《杜詩詳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