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滿庭芳 夏日溧水無想山作》_周邦彥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滿庭芳 夏日溧水無想山作》

年代: 宋 作者: 周邦彥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擬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作品賞析

【註釋】

①溧水:今江蘇省縣名。
②風老鶯雛:幼鶯在暖風裡長大瞭。
③午陰嘉樹清圓:正午的時候,太陽光下的樹影,又清晰,又圓正。
④烏鳶:即烏鴉。
⑤濺濺:流水聲。
⑥社燕:燕子當春社時節往北飛,秋社時節往南飛,故稱社燕。
⑦瀚海:指沙漠。
⑧修椽:長椽子。燕子寄寓在房梁的長椽上。
⑨身外:身外事,指功名利祿。

【評解】

這首詞較真實地反映瞭封建社會裡,一個宦途並不得意的知識分子愁苦寂寞的心情。
上片寫江南初夏景色,將羈旅愁懷融入景中。下片抒飄流之哀。結句以“醉眠”暗示倦
客心情。詞意蘊藉而餘味不盡。

【集評】

沈義父《樂府指迷》:詞中多有句中韻,人多不曉,不惟讀之可聽,而歌詩最要葉
韻應拍,不可以為閑字而不押。如《滿庭芳》過處“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韻,
不可不察也。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衣潤費爐煙”,景語也,景在“費”字。
陳延焯《白雨齋詞話》:美成詞有前後若不相蒙者,正是頓挫之妙。
如《滿庭芳》上半闋雲:“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闌久,黃蘆苦竹,
疑泛九江船。”正擬縱樂矣;下忽接雲:“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
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時
眠。”是烏鳶雖樂,社燕自若;
九江之船,卒未嘗泛。此中有多少說不出處,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說
得雖哀怨卻激烈,沉鬱頃挫中別饒蘊藉。後人為詞,好作盡頭語,令人一覽無餘,有何
趣味?
周濟《宋四傢詞選》:體物入微,夾入上下文,中似褒似貶,神味最遠。
黃蓼園《寥園詞選》:此必其出知順昌後所作。前三句見春光已去。
“地卑”至“九江船”,言其地之僻也。“年年”三句,見宦情如逆旅。
“且莫思”句至末,寫其心之難遣也。末句妙於語言。
鄭文焯《鄭校清真集》:案《清真集》強煥序雲:溧水為負山之色,待制周公元祐
癸酉為邑長於斯,所治後圃有亭曰“姑射”,有堂曰“蕭閑”,皆取神仙中事,揭而名
之。此雲無想山,蓋亦美成所居名,亦神仙傢言也。
陳洵《海綃說詞》:方喜嘉樹,旋苦地卑;正羨烏鳶,又懷蘆竹;
人生苦樂萬變,年年為客,何時瞭乎!且莫思身外,則一齊放下。急管繁弦,徒增
煩惱,固不如醉眠之自在耳。詞境靜穆,想見襟度,柳七所不能為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在溧水作。上片寫江南初夏景色,極細密;下片抒飄
流之哀,極宛轉。“風老”二句,實寫景物之美。鶯老梅肥,綠陰如幄,其境可思。
“地卑”二句,承上,言所處之幽靜。江南四月,雨多樹密,加之地卑山近,故濕重衣
潤而費爐煙,是靜中體會之所得。“人靜”句,用杜詩,增一“自”字,殊有韻味。
“小橋”句,亦靜境。“憑闌久”,承上。“黃蘆”句,用白香山詩,言所居卑濕,恐
如香山當年之住湓江也。換頭,自嘆身世,文筆曲折。嘆年年如秋燕之飄流。“且莫思”
句,以撇作轉,勸人行樂,意自杜詩“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尊前有限杯”出。“憔悴”
兩句,又作一轉,言雖強抑悲懷,不思身外,但當筵之管弦,又令人難以為情。“歌筵
畔”一句,再轉作收。言愁思無已,惟有借醉眠以瞭之也。

————————————
此詞作於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作者任溧水縣縣令時,詞中真實地反映瞭作者的宦情羈思和身世之感 。詞中多處化用前人詩句,舊曲翻新,精心熔鑄,渾化無跡。
一開頭寫春光已去,雛鶯在風中長成瞭,梅子在雨中肥大瞭。這裡化用杜牧“ 風蒲燕雛老(《赴京初入汴口》)及杜甫“紅綻雨肥梅(《陪鄭廣文遊何將軍山林》)詩意。“午陰嘉樹清圓 ”,則是用劉禹錫《晝居池上亭獨吟》“日午樹陰正”句意,“清圓”二字繪出綠樹亭亭如蓋的景象。以上三句寫初夏景物,體物極為細微,並反映出作者隨遇而安的心情,極力寫景物的美好,無傷春之愁,有賞夏之喜。但接著就來一個轉折:“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 。”’正象白居易貶官江州 ,在《琵琶行》裡說的“ 住近湓江地低濕”,溧水也是地低濕 ,衣服潮潤,爐香熏衣,需時良多,“ 費”字道出衣服之潮 ,則地卑久雨的景象不言自明 。那末在這裡還是感到不很自在吧 。接下去又轉寫:此地比較安靜,沒有嘈雜的市聲,連烏鳶也自得其樂。小橋外,溪不清澄,發出濺濺水聲。似乎是一種悠然自得之感 。但緊接著又是一轉:“憑欄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白居易既嘆“ 住近湓江地低濕 ,黃蘆苦竹繞宅生 ”,詞人在久久憑欄眺望之餘,也感到自己處在這“地卑山近”的溧水,與當年白居易被貶江州時環境相似 ,油然生出淪落天涯的感慨。由“憑欄久”一句,知道從開篇起所寫景物都是詞人登樓眺望所見。
下片開頭,以社燕自比。社燕在春社時飛來,到秋社時飛去,從海上飄流至此,在人傢長椽上作巢寄身。瀚海,大海 。詞人借海燕自喻,頻年飄流宦海,暫在此溧水寄身 。既然如此,“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姑且不去考慮身外的事,包括個人的榮辱得失,還是長期親近酒樽,借酒來澆愁吧。詞人似乎要從苦悶中掙脫出去 。這裡 ,點化瞭杜甫“莫思身外無窮事 ,且盡生前有限杯”(《絕句漫興》)和杜牧的身外任塵土 ,尊前極歡娛(《張好好詩 》)。“憔悴江南倦客 ,不堪聽急管繁弦 ”,又作一轉 。在宦海中飄流已感疲倦而至憔悴的江南客,雖想撇開身外種種煩惱事 ,向酒宴中暫尋歡樂,如謝安所謂中年傷於哀東,正賴絲竹陶寫 ,但宴席上的“急管繁弦”,怕更會引起感傷。杜甫《陪王使君》有“不須吹急管,衰老易悲傷 ”詩句 ,這裡“不堪聽”含有“易悲傷”的含意 。結處“歌筵畔,承上“急管繁弦”。“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則未聽絲竹,先擬醉眠。他的醉,不是歡醉而有愁醉。絲竹不入愁之耳,唯酒可以忘憂。簫統《陶淵明傳》:“淵明若先醉,便語客:‘我醉欲眠,卿可去。’”詞語用此而情味自是不同。“容我”二字,措辭宛轉,心事悲涼。結語寫出瞭無可奈何、以醉遣愁的苦悶。
王國維推尊邦彥為詞中老杜,確非溢美之詞。此詞即突出地體現瞭清真詞章法變化多端 。疏密相間,筆力奇橫,寫景抒情刻畫入微,形容盡致的特點。詞中“多用唐人詩語,隱括入律,渾然天成,”“尤善鋪敘,富艷精工”(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堪稱匠心獨運的成功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