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賀新郎 別茂嘉十二弟,鵜鴂、杜鵑實兩種》_辛棄疾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賀新郎 別茂嘉十二弟,鵜鴂、杜鵑實兩種》

年代: 宋 作者: 辛棄疾 綠樹聽鵜鴂。
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
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聲名裂。
向河梁、回頭萬裡,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醉明月? 分類標簽:送別詩 宋詞三百首 豪放詩

作品賞析

【註釋】:
  ①此閑居瓢泉之作。茂嘉:稼軒族弟,生平不詳。據劉過《沁園春·送辛稼軒弟赴桂林官》詞意,當是勉力抗金而重忠義節氣的人。時調官桂林,稼軒有二詞賦別(另一首,見下篇)。《離騷補註》:宋人洪興祖著,謂“子規、鵜二物也”。  疊用四事,前二事薄命女子,後二事失敗英雄,但均屬生離死別,且關涉傢國命運,足見詞人已不囿於兄弟情誼,而是暗寓傢國興亡和個人身世之感。此詞既文思跳蕩,文章法井然。詞以啼鳥興起,啼鳥托住,中間疊用故實曲筆傳情。結韻翻出送人本旨,旋到旋收,且情境兼勝,沉鬱蒼涼。或謂此江淹《恨賦》筆法,或謂此源出唐詩“賦得體”;然一旦用於詞體,便成創格。
  ②“綠樹”三句:借鳥聲托意,言臨別不堪綠蔭深處眾鳥啼鳴悲切。鵜鴂(tíjué題決)、杜鵑、鷓鴣:三種鳥,啼聲皆悲,故言“更那堪”,即不忍聞其悲聲。
  ③“啼到”兩句:鳥啼悲切,恨花盡春去。《離騷》:“恐鵜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按:《廣韻》稱鵜鴂“春分鳴則眾芳生,秋分鳴則眾芳歇”。
  ④“算未抵”句:言啼鳥傷春雖苦,總抵不上人間離別之苦。按:以下即疊用四件人間離別之事。
  ⑤“馬上”兩句:此人間離別第一事,言昭君出塞,別離漢傢宮闕。王昭君名嬙,漢元帝後宮宮女,因和親賜嫁匈奴王呼韓單於。馬上琵琶:謂在琵琶聲中遠離故國。石崇《王明君辭序》:“昔公主嫁烏孫,令琵琶馬上作樂,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爾也。”李商隱《王昭君》詩:“馬上琵琶行萬裡,漢宮長有隔生春。”關塞黑:邊關要塞一片昏暗。長門:漢武帝曾廢陳皇後於長門宮,後泛指失意後妃所居之地。這裡借言昭君辭漢。按:或謂此即用長門本事,與昭君無涉,即認為此詞共用五事。翠輦(niǎn捻):用翠羽裝飾的宮車。金闕:宮殿。
  ⑥“看燕燕”兩句:此人間離別第二事,言莊薑送歸妾。燕燕:《詩經·邶風》有《燕燕》詩:“燕燕於飛,差池其羽,之子於歸,遠送於野。”《毛傳》以為此“衛莊薑送歸妾也”。據《左傳·隱公三年、四年》:衛莊公妻莊薑無子,以莊公妾戴媯之子完為子。完即位未久,就在一次政變中被殺,戴媯遂被遣返。莊薑遠送於野,作《燕燕》詩以別。
  ⑦“將軍”三句:此人間離別第三事,言李陵別蘇武。李陵:漢武帝時抗擊匈奴的名將,曾以五千之眾對十萬敵軍,兵盡糧絕而北降匈奴,故辛詞謂“將軍百戰身名裂”。蘇武:亦西漢武帝時人。奉命出使匈奴,羈北不降,北海牧羊十九年持節不屈,終得返漢。蘇武歸漢,李陵餞別河梁。《文選》載李陵《與蘇武》詩:“攜手上河梁,遊子暮何之。”又,《漢書·蘇武傳》載李陵送別語:“異域之人,一別長絕。”河梁:橋。故人:指蘇武。長絕:永別。
  ⑧“易水”三句:此人間離別第四事,言荊軻離燕赴秦。據《史記·刺客列傳》:戰國末年,燕太子丹命荊軻出使秦國,相機刺殺秦王。臨行之際,太子丹及眾賓客皆白衣素服相送於易水之上。有高漸離者擊築起樂,荊軻和樂而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歌聲慷慨悲壯,送者無不為之動容(並見《戰國策·燕策》)。易水:在今河北省易縣。衣冠似雪:指送行者皆白衣素服。壯士:指荊軻。悲歌:指《易水歌》。未徹:尚未唱完,意謂聲猶在耳。
  ⑨“啼鳥”兩句:謂啼鳥如知人間別離之恨,當由啼淚進而啼血,益發悲哀。如許恨:即指上述種種人間別恨。
  ⑩“誰共我”兩句:謂與族弟別後孤獨無伴,惟與明月共醉。
———–轉自“羲皇上人的博客”———–
辛棄疾的這首詞大約作於他閑居鉛山期間。茂嘉是他的堂弟,其事跡未詳。這首詞的內容和作法與一般的詞不同,其內容方面幾乎完全與對茂嘉的送行無關,而專門羅列古代的“別恨”事例,形式方面,它又打破上下片分層的常規,事例連貫上下片,不在分片處分層。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作者平時胸中鬱積事多,有觸而發,非特定題目所能限制,故同類事件紛至湧集,而不為普通的詩文格式所束縛。
詞的開頭幾句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 ,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采用瞭興與賦相結合的創作手法。實中有虛,虛中有實。說它是“賦 ”,因為它寫送別茂嘉,是在春去夏來的時候,可以同時聽到三種鳥聲,是寫實 。鵜鴂,一說是杜鵑,一說是伯勞,辛棄疾取伯勞之說;說它是“興 ”,因為它借聞鳥聲以興起良時喪失、美人遲暮之感 。伯勞在夏至前後出鳴,故暗用《離騷》“恐鵜鴂之先鳴兮 ,使夫百草為之不芳 ”意,以興下文“苦恨 ”句。鷓鴣鳴聲像“行不得也哥哥”;杜鵑傳說為蜀王望帝失國後魂魄所化 ,常悲鳴出血 ,聲像“不如歸去 ”。詞同時用這三種悲鳴的鳥聲起興,形成強烈的悲感氣氛,並寄托瞭自己的悲痛心情。接著“算未抵 、人間離別”一句,是上下文轉接的關鍵。它把“離別”和啼鳥的悲鳴作一比較,以抑揚的手法承上啟下,為下文出的“別恨”作瞭鋪墊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兩句,有人認為寫的是兩事:其一指漢元帝宮女王昭君出嫁匈奴呼韓邪單於離開漢宮的事;其二指漢武帝的陳皇後失寵時辭別“漢闕 ”,幽閉長門宮。也有認為隻寫一事的,謂王昭君自冷宮出而辭別漢闕。今從多數註釋本作兩件事看。“看燕燕,送歸妾”,寫的是春秋時衛莊公之妻莊薑,“美而無子”,莊公妾戴媯生子完,莊公死後,完繼立為君 。州籲作亂,完被殺,戴媯離開衛國。《詩經·邶風》的《燕燕》詩,相傳即為莊薑送別戴媯而作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裡,故人長絕 ”,引用瞭漢代另一個典故。漢李陵抗擊匈奴,力戰援絕,勢窮投降,敗其傢聲;他的友人蘇武出使匈奴,被留十九年,守節不屈。後來蘇武得到歸漢機會,李陵送他有“異域之人,一別長絕”之語;又世傳李陵《與蘇武詩》,有“攜手上河梁 ”、“長當從此別”等句 。“易水蕭蕭西風冷 ,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 ”,寫戰國時燕太子丹在易水邊送荊軻入秦行刺秦王政故事。相傳送行者都穿戴白衣冠,荊軻臨行歌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以上這些事都和遠適異國、不得生還,以及身受幽禁或國破傢亡之事有關,都是極悲痛的“ 別恨”。這些故事,寫在與堂弟的一首送別詞中,強烈地表達瞭作者當時沉重、悲壯之情。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這又是承上啟下的兩句。句中說啼鳥隻解春歸之恨,如果也能瞭解人間的這些恨事,它的悲痛一定更深,隨啼聲眼中滴出的不是淚而是血瞭。為下句轉入送別正題作瞭省力的鋪墊 。“誰共我,醉明月?”承上面兩句轉接機勢,迅速地歸結到送別茂嘉的事 ,點破題目,結束全詞,把上面大片凌空馳騁的想象和描寫,一下子收攏到題中來,有此兩句,詞便沒有脫離本題,隻是顯得善於大處落墨、別開生面而已。由此我們可以看出,辛棄疾不愧為宋代一代文豪!
辛棄疾的這首詞,之所以感人,除瞭其感情、氣氛強烈外,還得力於它的音節 。它押入聲的曷、黠、屑、葉等韻,在“切響”與“促節”中有很強的摩擦力量,聲如裂帛,聲情並至。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一評此詞“沉鬱蒼涼,跳躍動蕩,古今無此筆力”,反映瞭古人對此詞的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