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伴雲來/天香》_賀鑄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伴雲來/天香》

年代: 宋 作者: 賀鑄 煙絡橫林,山沈遠照,邐迤黃昏鐘鼓。煙映簾櫳,蛩催機杼,共苦清秋風露。不眠思歸,齊應和、幾聲砧杵。驚動天涯倦宦,駸駸歲華行暮。
當年酒狂自負。謂東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驂北道,客檣南浦。幽恨無人晤語。賴明月曾知舊遊處。好伴雲來,還將夢去。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作品賞析

【註釋】:
清陳廷焯評賀鑄曰:“方回詞 ,兒女,英雄兼而有之 ,”此詞正體現瞭這一風格。全詞熔情入景,景略情繁,筆鋒主要圍繞情思盤旋,以健筆寫柔情,抒寫瞭遊宦羈旅 ,悲秋懷人的落寞情懷 。全詞屬辭峭拔,風格與一般婉約詞的軟語旖旎大異其趣,被晚清詞學大師朱疆村評為“橫空盤硬語”。
上片起三句寫旅途中黃昏時目之所接、耳之所聞:暮靄氤氳,縈繞著遠處呈橫向展廷的林帶;天邊,落日的餘暉漸漸消逝在蜿蜒起伏的群山中;隱隱約約傳來一聲聲報時的鐘鼓,告訴旅人夜幕就要降臨。詞人筆下的曠野薄暮,境界開闊,氣象蒼茫,於壯美之中透出一縷悲涼,發端即精彩不凡,鎮住瞭臺角。三句中 ,“絡”、“沉”、“邐迤”等字鍛煉甚工,是詞眼所在。“煙絡橫林”,如作“煙鎖橫林”或“煙籠橫林”,未始不佳 ,但“鎖 ”字、“籠”字詩詞中用得濫熟,不及“ 絡 ”字生新。且“鎖”、“籠”均為上聲,音低而啞 ,“絡”為入聲 ,短促有力 ,“煙”、“橫”、“林”三字皆平,得一入聲字乎其間,便生脆響,若換用上聲字,全句就軟弱瞭。“沉”定本是尋常字面,但用在這裡,卻使連亙的山脈幻作瞭湖海波濤,固態呈現為流質;又賦虛形以實體,居然令那漫漶的夕曛也甸甸焉有瞭重量。至於“邐迤 ”,前人多用以形容山川的綿延不斷,如三國魏吳質《答東阿王書》:“夫登東嶽,然後知眾山之邐迤也。唐韋應物《澧上西齋寄諸友》詩:“清川下邐迤。”詞人此處用“邐迤”來描寫鐘鼓聲由遠及近的迢遞而至,這就寫出瞭時間推移的空間排列,將聽覺感受外化為視覺形象。
接下來三句仍敘眼前景、耳邊聲,不過己由曠野之外進入客舍之內 ,時間也已是夜靜更深 。蠟燭有芯 ,燃時滴淚;蛩即蟋蟀,秋寒則鳴。這兩種意象,積淀瞭深重的“ 傷別”和“悲秋”的情緒。“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 ”,這是杜牧《贈別》詩中的名句。“蟋蟀不離床,伴人愁夜長”,這是賀鑄自己的新辭(《 菩薩蠻》)。兩句正好用來為此處一段文字作註 。“共苦”者 ,非“燭”與“蛩”相與為苦,而是“燭”、“蛩”與我一道愁苦。這是移情作用。
上片結末五句,寫燭影搖曳,蛩聲顫抖,愁人已不能堪瞭,偏又傳來斷斷續續的砧聲,因思念征人而夜不成寐的閨婦們正在揮杵搗衣,準備捎給遠方的夫婿。接著詞人忽地一筆跳開,轉從砧杵之為秋聲這一側面來寫自己所受的震動:歲月如駿馬奔馳,又是一年行將結束瞭這是時序之感,更是人生之慨。
在下片首五句中,詞人痛楚地寫出瞭人生的秋天。
過片後四句,即二句一挽,二句一跌,敘寫青春幻想在生命歷程中的破滅 :年輕時尚氣使酒,自視甚高,滿以為司春之神會加意垂青,在自己的生活道路上酒下一片明媚的春光;誰知道多年來仕途坎坷,沉淪下僚 ,竟被驅來遣去,南北奔波,無有寧日呢?東君,即為司春之神,此處當指掌握詞人命運的君主。青春消歇,事業蹉跎,詞人自不免有英雄失路的深恨,欲向知已者訴說 。然而“幽恨無人晤語 。”冷驛長夜,形隻影獨,實無伴侶可慰寂寥。此句暗裡反用《詩·陳風·東門之池》:“彼美淑姬,可與晤語。此處,詞人以極為含蓄的表達方式將自己因聽思婦砧杵而觸發的懷人情緒表露出來。
結末四句,詞人放筆直抒那千山萬水所阻隔不瞭的相思 :幸有天邊明月曾經窺見過我們歡會的秘密,那麼,就請它陪伴著化作彩雲的伊人飛到我的夢裡來,爾後,再負責把她送回去吧!在這裡,詞人化用謝莊《月賦 》中“ 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裡兮共明月。”
這一傳誦千古的名句,但詞人卻視“明月”為具備感情和主觀行為能力的良媒,其藝術魅力似又在謝《賦》之上瞭。
此詞以景語起,以情語結,起三句以煉字勝,己自登高 ;末三句以煉意勝 ,更造其極。全詞筆力遒勁,揮灑自如,讀來令人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