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長亭怨慢·漸吹盡》_薑夔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長亭怨慢·漸吹盡》

年代: 宋 作者: 薑夔

  餘頗喜自制曲。初率意為長短句,然後協以律,故前後闋多不同。桓大司馬雲:“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此語餘深愛之。

  漸吹盡,枝頭香絮,是處人傢,綠深門戶。遠浦縈回,暮帆零亂向何許?閱人多矣,誰得似長亭樹?樹若有情時,不會得青青如此!日暮,望高城不見,隻見亂山無數。韋郎去也,怎忘得、玉環分付:第一是早早歸來,怕紅萼無人為主。算空有並刀,難剪離愁千縷。

分類標簽:描寫柳 宋詞三百首 查看全部【長亭怨慢】(約9首)
查看薑夔的全部【長亭怨慢】

作品賞析

【註釋】:
原序:予頗喜自制曲,初率意為長短句,然後協以律,故前後闋多不同。桓大司馬雲:「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此語予深愛之。

昔年種柳:此處引語出自庾信《枯樹賦》,故事則在《世說新語》,“〔東晉〕桓公北征,經金城,前為瑯琊王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

薑夔二十三歲時,曾遊安徽合肥,與此地的歌女姊妹二人相識,時日一長,往來酬唱,情投意合。無奈客子行色匆匆,終有一別。後來,作者屢次到合肥與二女相會,情意愈濃。光宗紹熙二年,作者再次來到合肥,但不久就離去瞭,這首詞大概作於離去之時,以寄托對二女的無盡眷念之情。
題序中所謂“桓大司馬”指桓溫。而題序中所引 “昔年種柳”以下六句 ,均出庾信《枯樹賦》,按此詞是惜別言情之作,而題序中隻言柳樹,一來合肥的街巷都種柳樹,因此作者寫的有關合肥的情詞,多借柳樹發感。二來作者故意為之,以掩飾其孤寂之懷。
上半闋是詠柳。開頭說,春已深,柳絮吹盡,柳陰濃綠 。這正是合肥巷陌情況。“遠浦”二句點出行人乘船離去 。“閱人”數句又回到說柳。長亭(古人送別之地)邊,離人黯然銷魂,而柳則無動於衷,依然“青青如此” 。暗用李長吉詩“天若有情天亦老”句意,以柳之無情反襯自己惜別的深情。這半闋詞用筆不即不離,寫合肥,寫離去,寫惜別,而表面上卻都是以柳貫串,借做襯托。
下半闋是寫自己與情侶離別後的戀慕之情 。“日暮”三句寫離開合肥後依戀不舍。唐歐陽詹在太原與一妓女相戀,別時有“高城已不見,況復城中人”之句。“望高城不見”即用此事,正切合思念情侶之意。
“韋郎”二句用唐韋皋事。韋皋遊江夏,與女子玉簫有情,別時留玉指環,約定數年後來娶。後來諾言成空,玉簫絕食而死(《雲溪友議》卷中《玉簫記》條)。
這兩句是說,當臨別時,自己向情侶表示,不會象韋皋那樣“忘得玉環分付”,自己必將重來的。下邊“第一”兩句是情侶叮囑之辭。她還是不放心,要薑夔早早歸來 ,否則“怕紅萼無人為主”。因為歌女社會地位低下,是不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其情甚篤,其辭甚哀 。“算空有”二句以離愁難剪作結。這半闋詞寫自己惜別之情,情侶屬望之意,淒愴纏綿。陳廷焯評此詞雲:“哀怨無端,無中生有,海枯石爛之情。”(《詞則·大雅集》卷三)可謂的評。
薑夔少時學詩取法黃庭堅,後來棄去,自成一傢,但是他將江西詩派作詩之藝術手法運用於詞中生新瘦硬,自成一傢。男女相悅,傷離怨別,本是唐宋詞中常見的內容,但是薑夔所作的情詞則與眾不同。他屏除穠麗,著筆淡雅,不多寫正面,而借物寄興(如梅、柳),旁敲側擊,有迴環宕折之妙。它不同於溫、韋,不同於晏、歐,也不同於小山、淮海,這是極值得玩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