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風入松·一春長費買花錢》_俞國寶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風入松·一春長費買花錢》

年代: 宋 作者: 俞國寶 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花邊。玉驄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壚前。紅杏香中簫鼓,綠楊影裡秋千。
暖風十裡麗人天。花厭髻雲偏。畫船載取春歸去,馀情寄、湖水湖煙。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查看全部【風入松】(約149首)
查看俞國寶的全部【風入松】

作品賞析

【註釋】

①玉驄:白馬。
②髻雲:象烏雲般的發髻。
③花鈿:以金翠珠寶等制成花朵形的首飾。

【評解】

此詞記述西湖盛景。上片寫遊湖的興致與西湖美景。西湖路上,車馬紛繁。“紅杏
香中”,笙歌處處。點染瞭綠楊紅杏,歌舞連綿的西湖風光。下片寫湖上天氣晴和,春
光明媚。
暖風十裡,遊人如織。釵光鬢影,花壓鬢雲。結句“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運思新巧,情韻無限。通篇旖旎和婉,風雅秀麗。

【集評】

周密《武林舊事》:淳熙間,德壽三殿遊幸湖山。一日禦舟經斷橋旁,有小酒肆頗
雅。舟中飾素屏書《風入松》一詞於上,光堯駐目稱賞久之,宣問:“何人所作?”乃
太學生俞國寶醉筆也。上笑曰:“此詞甚好,但末句‘明日重攜殘酒’未免儒酸。”因
為改定雲“明日重扶殘醉”,則迥不同矣,即日命解褐雲。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起處自然馨逸。
況周頤《蕙風詞話》:流美。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有此香艷,無此
情致。結二句餘波綺麗,可謂“回頭一笑百媚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記湖上之盛況。起言遊湖之豪興,次言車馬之紛繁。
“紅杏”兩句,寫湖上之美景及歌舞行樂之實情。換頭,仍承上,寫遊人之釵光鬢影,
綿延十裡之長。“畫船”兩句,寫日暮人歸之情景。“明日”兩句結束,饒有餘韻。
—————————
據周密《武林舊事》卷三,這首詞是太學生俞國寶題寫在西湖一傢酒肆屏風上的。已作太上皇的宋高宗一次偶然的機會看見瞭這首詞,“稱賞久之”,認為“甚好 ”,還將其中“明日再攜殘酒”句改為“明日重扶殘醉”,俞國寶也因而得到即日解褐授官的優待。
1164 年(隆興二年),宋金簽訂“隆興和議”,此後的三十年內雙方都掛起瞭免戰牌。暫時的和平麻痹瞭人們的意志 ,也為上流社會提供瞭醉生夢死的可能性。
這首詞寫於淳熙年間(1174-1189),正是這種社會現實和心理狀態的反映。因此,我們一定要用批判的眼光來看待這幅“西湖遊樂圖”。
詞篇由描寫詞人的自我形象開頭。這裡雖然沒有直接描摹西湖的美景 ,可是“一春”“長費”“日日”“醉”等詞語卻傳達瞭作者對西湖的無比留戀 ;“玉驄”兩句寫馬 ,然而馬的“慣識”是由於人的常來,馬的“驕嘶”是由於人的愜意,所以三、四句是借馬寫人,再因人寫湖,最後達到瞭人與境、情與景的高度融合。總之,開頭四句是用作者濃烈的情緒感染讀者,使人對西湖產生“未睹心先醉”式的向往,因此下文描寫的遊湖盛況,也就預先被蒙上瞭一層美的面紗。再說,詞人、玉驄、酒樓都是西湖遊樂圖的組成部分,因之這四句所表現的詞人情致有以小見大的作用 ,並使詞篇“起處自然馨逸”(明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評)。
“紅杏”以下四句是遊樂圖的主體。這裡僅僅二十餘字,可是所含的信息量是極豐富的:有繁盛的紅杏,濃密的綠柳,如雲的麗人;有抑揚的簫鼓,晃蕩的秋千 ,漂亮的簪花;有氤氳的香氣,和暖的春風。——作者抓住瞭西湖遊春的熱點,濃墨渲染,為讀者提供瞭再造想象的最佳契機,詞人旺盛的遊興,也借此得到瞭充分的表現。
“畫船”兩句為暮歸圖,是遊樂的尾聲。在這裡,作者把“春”寫成有形有質、可取可載的物事,不僅使詞句貼切生動,也寫出瞭西湖春天的特色:春在遊舟中。“馀情付湖水湖煙”,在熱鬧濃烈之後補充幽悄淡遠,在載春歸去的滿足之後補充馀情,表現的是西湖的另一面目和作者遊興中高雅的一面 。人去湖空,論理詞篇也該收尾瞭。不料作者別出心裁,反以明日之事相期,收得別致而又耐人尋味,也更加突出瞭今日之盡興歡樂 。陳廷焯說:“結二句馀波綺麗,可謂‘ 回頭一笑百媚生’。”(《白雨齋詞話》)“重扶殘醉”是說前一日醉得很深,隔日餘醉尚不解。不過到底是酒醉呢,還是景醉呢,還是情醉呢,還是三者兼而有之,讀者可以自己判斷。這一句的原文作“明日再攜殘酒”,是一個尚未解褐的太學生清寒瀟灑 、忘情山水的性格的反映,未必不工,隻是沒有高宗那種皇帝派頭就是瞭。
這首詞受前人喜愛,還有一個原因是詞風香艷綺麗,情致濃而近雅。在我國文學史上,詞,很長一個階段是作為歌館酒筵間的佐料而存在的。因此舊日的詞人們,對於香麗流美型的詞風就有著特殊的偏愛。這首詞的結構也頗別致,歸納言之,大約有三個特點:一、完整。從概說醉心西湖敘起,次寫玉驄近湖 ,繼寫全天遊況,再寫畫船歸去,終以來日預期,可謂嚴密得滴水不漏。二、分片。根據填詞的通常規矩,前後兩片總應有個分工 。《古今詞論》引毛稚黃的話說 :“前半泛寫,後半專敘,蓋宋詞人多此法。”但是這首詞上下兩片的意思是成一個整體的,過片的地方不僅沒有大的轉折,反而同前半闋的後兩句結合得更緊。三、照應。比如 :“日日醉湖邊”之與“明日重扶殘醉”,“玉驄”之與“畫船”,“西湖路”之與“陌上”,“花壓鬢雲偏”之與“花鈿”等等。這種結構形式的選用,使得詞中所描繪的西湖遊樂圖更加渾然一體密不可分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