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惜黃花慢·送客吳皋》_吳文英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惜黃花慢·送客吳皋》

年代: 宋 作者: 吳文英 送客吳皋。正試霜夜冷,楓落長橋。望天不盡,背城漸杳,離亭黯黯,恨水迢迢。翠香零落紅衣老,暮愁鎖、殘柳眉梢。念瘦腰。沈郎舊日,曾系蘭橈。仙人鳳咽瓊簫。悵斷魂送遠,九辨難招。醉鬟留盼,小窗翦燭,歌雲載恨,飛上銀霄。素秋不解隨船去,敗紅趁、一葉寒濤。夢翠翹。怨鴻料過南譙。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查看全部【惜黃花慢】(約4首)
查看吳文英的全部【惜黃花慢】

作品賞析

【註釋】:
原序:次吳江小泊,夜飲僧窗惜別,邦人趙簿攜小伎侑尊,連歌數闋,皆清真詞。酒盡已四鼓,賦此詞餞尹梅津。

這是吳文英餞別好友尹惟曉的一首詞。詞中借與友人離別之苦 ,進而聯系到自己與情人的久離之苦,陳詢《海綃說詞》中所謂此詞“題外有事 ”,可能就是指的後一種淒苦。
“送客吳皋 。正試霜夜冷,楓落長橋”。開篇明旨,點明“送客”;“長橋”,即吳江垂虹橋。“試霜”、“楓落 ”,點出時間是霜夜楓落的秋天。並借以表達送別時的淒清景色 。“望天不盡;背城漸杳;離亭黯黯 ,恨水迢迢 。”四句以對偶形式出現,濃墨刻畫,水行相送,傷離惜別的情景。客船面向無有盡頭的水天而去,向後一望,離城卻越來越遠。主客離別之處已隱約可見,意味著分袂在即。而一水迢迢,充滿離恨,也象水天遠去無盡。“翠香零落紅衣老,暮愁鎖、殘柳眉梢。念瘦腰,沈郎舊日,曾系蘭橈。”寫水中、岸上所見影物 ,進一步描繪離情。“紅衣”,指荷花,翠葉凋零 ,花老香消,情兼比興。“殘柳”是岸上之物,它枝葉黃落,愁煙籠罩,也好象在替人惜別。睹凋荷而傷年華,見殘柳而添離恨,遲幕之嗟,離別之恨 ,於此交融,令人難以為懷。“念瘦腰”三句,是從“殘柳”生發 ,感舊傷今,互相映襯,愈增離思。“沈郎 ”,原指沈約,用其瘦腰事以自喻。過去也曾小泊江邊,傍柳系舟 ,但心情不同,以昔樂襯今苦,使離別黯然消魂之情狀愈加突出。
上片以濃墨重彩刻畫瞭秋日的慘淡景致,襯托出送客的悲愁,深得情景交融之妙。亦為下片寫惜別奠定瞭基調。
餞別席上,當地有一個姓趙的主簿命小妓唱清真詞侑尊 ,其中可能有別的詞。換頭“仙人鳳咽瓊簫,悵斷魂送遠,《九辯》難招。”三句,用簫史、弄玉吹簫 ,其後夫婦成仙的舊事,喻倚簫唱清真詞的小妓,歌聲美妙 ,好似鳳鳴一般。《九辯》傳為宋玉所作。這裡把這兩個典故聯系起來,意謂即使有象弄玉吹鳳簫那樣悲咽,作《九辯》的宋玉那樣的才華情思,也無法招悲痛欲絕的送客斷魂。這斷魂,分成天上和地下兩路隨飛雲、寒濤流駛而去。一方面小妓之歌,載著離恨,飛上雲霄;另一方面,客人最終仍得要乘船而去 。“素秋”指悲秋傷別之情,不可能因客人的離去而消失,隻有一縷斷魂,趁著寒濤敗葉,一直跟客船遠至天涯而已 。結句“夢翠翹 ,怨鴻料過南譙”,更是神思縹緲。翠翹指所思女子,可能詞人因“醉鬟留盼 ”而聯想到所思念的情人。他夢想遠方的情侶,但不能相見,所以這顆離心恐也會隨過南樓的悲鴻而遠去吧 ?此處是化用趙嘏“鄉心正無限 ,一雁過南樓”的詩意。
這首詞虛實 、隱顯 、真幻互相結合。上片開頭“送客吳皋,正試霜夜冷,楓落長橋。望天不盡,背城漸杳,離亭黯黯,恨水迢迢”,是實敘。“翠香零落紅衣老,暮愁鎖、殘柳眉梢”寄離愁於枯荷殘柳,已是虛實結合 ,似是顯而隱瞭 。“念瘦腰,沈郎舊日,曾系蘭橈”是虛實結合,表現瞭靈魂深處隱微,復雜的情感。下片寫僧窗惜別,是實,但別思飛揚,已成虛寫。通篇讀來,雖顯隱晦,但亦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