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蹋莎行/踏莎行》_吳文英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蹋莎行/踏莎行》

年代: 宋 作者: 吳文英 潤玉籠綃,檀櫻倚扇。繡圈猶帶脂香淺。榴心空疊舞裙紅,艾枝應壓愁鬟亂。午夢千山,窗陰一箭。香瘢新褪紅絲腕。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秋怨。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作品賞析

【註釋】:
這首詞是作者在端午之日憶念他蘇州去姬的感夢之作。而這與一般的感夢詞又不完全一樣,把夢中所見之人的容貌、服飾描摹得極其細膩逼真,並沒給人以縹緲恍忽、迷離朦朧之感,因而使人一時很難看出是在寫夢。
起頭“潤玉籠綃,檀櫻倚扇。繡圈猶帶脂香淺。”三句著意刻畫夢中所見之人的玉膚 、櫻唇 、脂粉香氣及其所著紗衣 、所持羅扇、所帶繡花圈飾,從色、香 、形態、衣裳、裝飾等逼真地顯示其人之美。“榴心空疊舞裙紅,艾枝應壓愁鬟亂。”兩句,以“舞裙”暗示其人的身份,以“愁鬟”借喻兩地相思,以“榴心”、“艾枝”點明端午節令。上句的“ 空疊”二字,是感嘆舞裙空置 ,推測此因無心歌舞 ;下句的“應壓”二字,則瞥見發鬢散亂,想象其人應含深愁。上片五句,句句寫夢,卻始終不點破是說夢。直到下片換頭,才以“午夢千山”一句點出以上所寫原來隻是南柯“午夢”。句中的“千山 ”二字,表明夢魂與現實距離之遙遠。這一句是寫山長水遠,路途阻隔 ,隻有夢魂才無遠弗屆。對下句“窗陰一箭”,前人大都解說為 :慨嘆光陰似箭,與夢中人分別已久。但這裡的“一箭 ”,似指漏箭,如這不是感嘆光陰逝去之速,而是說刻漏移動之微。聯系上句,作者寫的是:夢中歷盡千山萬水,其實隻是片刻光景。兩句合起來,既深得夢的神理,也形象地道出瞭作者午夢初回時所產生的對空間與時間的迷惘之感。
換頭兩句剛寫到夢已醒,忽又承以“香瘢新褪紅絲腕”一句,把詞筆重又拉回到夢境,回想和補寫夢中所見之人的手腕。這一詞筆的跳動,正是如實地寫出瞭作者當時的心靈狀態和感情狀態。在這片刻,對作者說來,此身雖已從夢中覺醒,而此心卻仍留在夢中。夢中,他還分明見到其人依端午習俗盤系著采絲的手腕,以及其人腕上似因消瘦而寬褪的印痕。如果聯系他另外寫的幾首端午憶姬之作 ,我們當可發現,詞人對伊人之在端午日以采絲系腕一事留有特別深刻的印象。這就無怪他在這次夢中也註意及此,並在夢醒後仍念念不忘瞭。歇拍“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秋怨”兩句,則兩從夢境回到現實,並就眼前景物,寓托自己自“午夢”醒來直到“晚風”吹拂這段時間內的悠邈飄忽的情思和哀怨的心境。
王國維曾說:“ 餘覽《夢窗甲乙丙丁稿》中實無足當此者。有之,其‘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秋怨’二語乎。”(《人間詞話》)就連最不喜歡夢窗詞的王國維也對此二語大加贊賞,並稱其足以當得起周濟的那四句話。這不僅是因為這兩句所攝取的眼前景物——“雨聲 ”、“晚風”、“菰葉”,既襯托出、也寄寓著作者在夢醒後難以言達的情思和哀怨,同時兼有以景托情和融情入景之妙;還因為這兩句又是以景結情 ,宕出遠神 ,既合乎沈義父所說的“結句須要放開,含有餘不盡之意”(《樂府指迷》),也做到瞭沈謙所說的“以迷離稱雋”(《填詞雜說》)。這兩句,從空間看是把詞境推入朦朧的雨中,推向遙遠的江外;從時間看是把詞思推入涼風中的暮晚,推向感覺中的清秋。這就跳出瞭前面所展現的空間和時間范圍,把所寫的夢中之境一筆宕開,使之終於歸為烏有。更從全詞有,它寫瞭夢中人,也寫瞭眼前景。按說,前者是虛幻的;後者是真實的。但對作者而言,其感受卻恰恰相反:回味夢中所見之人,其印象是如此親切分明;悵望眼前之景,其心情是如此淒迷無助。因此,他在上片正是以實筆來描摹虛象,寫得十分真切;在結拍處卻以虛筆來點畫實景,寫得情景異常縹緲。也許正因其幻而益真 ,真而益幻,所以才具有“天光雲影,搖蕩綠波”之美,使人深深地被這種境界所吸引,而又感其乍離乍合,難以追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