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賀新郎·夢冷黃金屋》_蔣捷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賀新郎·夢冷黃金屋》

年代: 宋 作者: 蔣捷 夢冷黃金屋。嘆秦箏、斜鴻陣裡,素弦塵撲。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正過雨、荊桃如菽。此恨難平君知否,似瓊臺、湧起彈棋局。消瘦影,嫌明燭。鴛樓碎瀉東西玉。問芳悰、何時再展,翠釵難卜。待把宮眉橫雲樣,描上生綃畫幅。怕不是、新來妝束。彩扇紅牙今都在,恨無人、解聽開元曲。空掩袖,倚寒竹。 分類標簽:思念詩 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查看全部【賀新郎】(約488首)
查看蔣捷的全部【賀新郎】

作品賞析

【註釋】:
這是一首抒發亡國之痛的詞 。譚獻在《夏堂詞話》評論說:“瑰麗處鮮妍自在 ”。可此詞用筆極為婉曲,意境幽深,極盡吞吐之妙。
“夢冷黃金屋 ”詞中描寫的對象乃是一位不凡的美人。“黃金屋”用陳阿嬌事。 漢武帝年少時,長公主想把女兒阿嬌許給他 ,漢武帝說“ 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 。”貝班固《漢武故事》在這裡作者借阿嬌來寫一位美人。詞人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不僅是美人,還有故國。起句意謂美人夢魂牽繞的黃金屋已變得淒冷,實際上含有故宮淒涼之意 。“嘆秦箏、斜鴻陣裡,素弦塵撲。”寫室內器物,見到自己曾經撫弄過的樂器已蒙上瞭一層厚厚的灰塵,不禁感慨萬千。故以一“嘆”字領起,化實景為虛景。秦箏,弦柱斜列如飛雁成行的古箏。素弦,即絲弦。夢魂化鶯飛回金屋,還認得舊時的綠色紗窗,雨過,隻見荊桃果實已長得如豆大 。“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正過雨、荊桃如菽 。”令人心中升騰中懷舊惜春之感。“化作嬌鶯”夢魂化鶯,想象不凡。筆力奇幻,獨運匠心。金屋冷寂之境、秦箏塵撲之景,亦為化作嬌鶯所見。逆入平出,特見波瀾 。景物描寫 ,虛實交錯。
“此恨難平君知否,似瓊臺湧起彈棋局。”瓊臺,此處則指玉石所作的彈棋枰。彈棋局,其形狀中央隆起,周圍低平。李商隱詩稱為“莫近彈棋局,中心最不平”(《無題》)、詞人在此以玉制之彈棋局形容心中難平之恨。
“此恨難平”總結上面各種情事,積憤難抑,自然噴發。詞人由寫景到抒懷。“消瘦影,嫌明燭。”借寫消瘦的形象,表達一種悲涼的心境。借說“瘦影”,從而通過照出的反常心理曲折加以表露。
下片以“鴛鴦碎瀉東西玉 。”起筆。以杯碎酒瀉比喻宋朝的覆亡。鴛樓,即鴛鴦樓,為樓殿名。東西玉,酒器名。這句從寫和美人的分離,喻指和故國的永別。佳人已遠離,眷戀情仍深,詞人仍希望能重睹其舊日豐采 。“問芳蹤、何時再展?”流露出自己重見佳人的熱切願望,但“翠釵難卜”佳人蹤跡何在?又表明這一願望的實現何其渺茫。
“待把宮眉橫雲樣,描上生綃畫幅。怕不是、新來裝束 。” 說自己準備把那容顏描繪在生綃畫幅上,想來還是宮人舊時的裝束吧。生綃,未經漂煮的絲織品,古人用以作畫。眉橫雲樣,指雙眉如同纖雲橫於額前。舊時的裝束代指故國的形象。與美人分離,希重會而又渺茫,隻好托之丹青。通過這幾層描繪,把故國之思寫得力透紙背。“彩扇紅牙今都在”。彩扇紅牙(歌舞時用具 ),舊時之物俱在,已物是人非,自己聆聽盛世之音,百感交集,卻知音難覓。此時懷戀故國之人已越來越少隻好獨自傷懷。作者的這種感嘆是對民族意識已經輕淡薄的情況而發的。然以“恨無人解聽開元曲”的詞語表達,曲筆抒懷也 。開元曲,借唐開元盛世的歌曲,此處指宋朝盛時的音樂 。“空掩袖,倚寒竹 ”,借竹的高風亮節表現自己堅貞不渝的品德。
這是一首具有典型婉約風格的作品。在“夢冷黃金屋”起筆,以幽獨傷情作結。表現瞭詞人深沉的故國之戀和不同凡俗的高尚志節。詞中借夢抒懷,使境界迷離。以美人為靈魂化身,寫故國之思。詞人曲筆道出心中鬱積很久的塊壘,雖用詞較為清麗婉約,但表情卻仍顯酣暢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