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綠頭鴨·玉人傢》_賀鑄的詩_宋代詩人_宋詞三百首

《綠頭鴨·玉人傢》

年代: 宋 作者: 賀鑄 玉人傢,畫樓珠箔臨津。托微風、彩簫流怨,斷腸馬上曾聞。宴堂開、艷妝叢裡,調琴思,認歌顰。麝蠟煙濃,玉蓮漏短,更衣不待酒初醺。繡屏掩、枕鴛相就,香氣漸暾暾。回廊影,疏鐘淡月,幾許消魂?

翠釵分。銀箋封淚,舞鞋從此生塵。任蘭舟載將離恨,轉南浦,背西曛。記取明年,薔薇謝後,佳期應未誤行雲。鳳城遠、楚梅香嫩,先寄一枝春。青門外,隻憑芳草,尋訪郎君。 分類標簽:宋詞三百首 查看全部【綠頭鴨】(約23首)
查看賀鑄的全部【綠頭鴨】

作品賞析

【註釋】
①綠頭鴨,詞牌名之一,又稱為《跨金鸞》、《鴨頭綠》、《隴頭泉》等。一百三十九字,前片六平韻,後片五平韻。亦有於首句起韻者。變格改用入聲韻。平仄兩體,此為平韻,139字,上片六平韻,下片五平韻。
②玉人:容顏如玉的歌女,或指對鐘愛女子的昵稱。
③珠箔:即珠簾,裝飾華美的簾子。津:渡口。
④琴思:琴曲中的情思。思,讀去聲。
⑤漏短:時間短暫。漏,計算時間的儀器。
⑥醺:喝醉。
⑦枕鴛:即鴛枕,繡有鴛鴦的枕頭。
⑧暾暾(tūn):香味濃烈的意思。
⑨疏鐘:夜深人靜之時。
⑩翠釵:翠色的頭釵,即碧玉釵。
⑪曛(xūn):日落時的餘光。
⑫鳳城:京城。傳說秦穆公的女兒弄玉吹簫引來鳳凰落在京城,稱丹鳳城。後來鳳城就成為京城的代稱。
⑬楚梅:楚地的梅花。
⑭此處化用陸凱贈友人范嘩的詩:“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⑮青門:泛指京城城門。因漢代長安東南門是青色,俗稱青門。
⑯郎君:作者自指。
【譯文】
美人之傢,就在渡口邊那掛著珠簾的畫樓。簫聲隨輕風傳送幽怨,斷腸人在馬上聽得分明。在宴席上,在歌女叢中,從琴聲和愁容一眼就把她相認。麝香蠟燭煙霧濃濃,漏聲滴滴夜色已深,等不得酒醉就更衣。掩上錦繡屏風,便在鴛枕上相依相擁,屋子香氣濃鬱沁人。月光映出回廊暗影,幾響鐘聲一彎淡月,這一夜多麼歡樂銷魂!
自分別後她封封書信淚斑斑,舞鞋從此落滿灰塵。任隨小舟漂泊,載著離愁別恨,從南江轉到北浦,從早晨直到夕陽西沉。請記住在明年,薔薇花凋謝之後,我們定期相會絕不耽誤行程。京城很遙遠,這楚地的梅花清秀鮮嫩,請你先寄一枝芳春。到那一天在青門外,順著芳草路,去訪尋郎君。
【賞析】
賀鑄的詞語言清新,風格多樣,既有哀婉纏綿、典雅工麗,近似晏幾道、秦觀的一面;也有沉鬱挺拔、豪爽峻邁,有如豪放派詞人的另一面。這首詞無疑屬於前者,但又吸取瞭柳永詞長調結構嚴密、動蕩開合、往返交織的特點。但也正由於受到柳詞太多的影響,在遣詞用語上多少有點粗俗淺露。這首詞充滿風月脂粉氣,借年輕歌女與情人的相戀、幽會和離別相思詠贊瞭愛情的純真深摯。
上闋記敘瞭相戀相會的經過。開篇先交代“玉人”所居的環境是繁華的“臨津”地段,雕梁畫棟的樓閣掛著珠簾。“托微風彩簫流怨,斷腸馬上曾聞”,輕風送來她演奏的寄托悠悠情思的琴聲,騎馬趕路的人聞之肝腸寸斷,這說明兩人傾心相戀已久。緊接著描寫瞭相見的場面,為下文直接描繪幽會情景蓄勢。酒會上人來人往,他們隻能暗送秋波,借琴聲傾訴相思。從“麝蠟”開始.濃墨重彩地渲染幽會的情景。因嫌“漏短”,所以“更衣不待酒初醺”,寫出瞭兩人相歡相合的追不及待。“繡屏”、“枕鴛”、“香氣”等顯示瞭幽會環境的雅致,結語用反問突出幽會時的風情萬種。這裡越是將相會渲染得情濃意濃,下闋所抒發的離愁別緒也越是顯得真實可信。
下闋起句即言別離後的痛苦和無聊,舞鞋從此閑置,日日淚濕香箋。“任蘭舟”兩句是回憶離別時萬般無奈和無限依戀的情景。眼看著“蘭舟”越行越遠,漸漸地帆影模糊瞭,最終消失在落日的餘暉裡。“背西曛”既寫出瞭當時極目遠送的情景,也暗示瞭送別者駐足岸邊的時間之長。“記取”寫人已遠走,她隻有寄希望於來年,暗自囑咐他別忘瞭赴約的佳期。但在此之前,她借口“鳳城遠”,要求對方先寄贈一枝梅花以慰相思。其實梅開的初春距薔薇花謝也為時不遠,但她卻不願空自等待,才剛剛分手,又焦急地盼望相聚,其愁情深重可想而知。結語是想象相會時她出城相迎的情景。
《綠頭鴨》用瞭許多色彩鮮麗、氣味芬芳的詞藻,如玉人、畫樓、珠箔、彩簫、艷妝、麝蠟、玉蓮、繡屏、枕鴛、香氣、回廊、翠釵、銀箋、蘭舟、鳳城、青門、芳草等。它們交織組合,形成瞭這首詞穠麗的藝術風格。作者還善於融合前人詩語,以豐富詞中的意象。“任蘭舟載將離恨”,是化用宋人鄭文寶《柳枝詞》“不管煙波與風雨,載將離恨過江南”詩意。“薔薇謝後,佳期應未誤行雲”,是化用唐人杜牧《留贈》“不用鏡前空有淚,薔薇花謝即歸來”詩意。“楚梅香嫩,先寄一枝春”,是化用南朝人陸凱《贈范曄詩》中“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詩意。“隻憑芳草,尋訪郎君”則是用牛希濟詞《生查子》中“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語意,以“芳草”代“綠羅裙。”這種熔鑄的工夫,使得詞的寓情更為深厚,意象更為繁茂。
全詞設想巧妙,筆觸細膩,將相思之情寫得情致深婉,獨特之處是寫傷別之情纏綿但不哀傷,語工詞麗情濃,逼近花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