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水滸傳》中最忘恩負義的人 他讓林沖結局悲慘,傢破人亡_水滸傳人物

水滸傳中,打的是替天行道的招牌,說的是男人故事,既然是男人之間的江湖故事,肯定少不瞭義氣,一般來說,義氣總是跟江湖連在一起。

在水滸中,主任認為最講義氣的就是魯智深,當然,這也是很多人公認的,那麼最不講義氣的又是誰呢?他做瞭什麼讓人所不齒的事情,必須要將自己釘在不義的十字架上呢?

他就是林沖的同事,發小,也是朝廷的官員陸謙。

按水滸中所說,陸謙和林沖是“自幼相交”的人,也就是老鐵、發小,這種交情,從小建立起來的感情,應該是最可信也是最穩固的,但是沒想到林沖就是被陸謙給害瞭。

正是因為對你瞭解,正是因為是最熟悉的那個人,所以往你身上捅刀的時候,就格外知道你什麼地方才是軟肋,什麼地方才會最疼。

當時高衙內看上林沖的妻子,於是富安就提出讓陸謙幫忙。林沖和陸謙是鐵哥們,這種事情陸謙必須得拒絕啊,怎麼能幫別人搞自己兄弟媳婦呢?但是,陸虞候一時聽允,也沒奈何,隻要衙內歡喜,卻顧不得朋友交情。

也就是陸謙不但沒拒絕,而且也沒告訴林沖,甚至連回避一下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就答應瞭,這孫子忒壞瞭。

於是他開始按計找林沖喝酒,陸虞候道:“兄長何故嘆氣?”林沖道:“賢弟不知,男子漢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這般醃臢的氣!”陸虞候道:“如今禁軍中雖有幾個教頭,誰人及得兄長的本事,太尉又看承得好,卻受誰的氣?”林沖把前日高衙內的事告訴陸虞候一遍。陸虞候道:“衙內必不認的嫂子。如此也不打緊,兄長不必忍氣,隻顧飲酒。”

這段話可以說是最虛偽最無恥的話,明明知道衙內要搞林娘子,他卻還故意這樣安慰林沖,明明自己是幫惡人作惡,卻做出一副好朋友的樣子。

正在這時候,錦兒過來報信,陸虞侯馬上知道不好,立刻逃走。等林沖明白過來找他算賬的時候,已經晚瞭,林沖對這件事最恨的還不是高衙內和富安,而是陸謙:林沖拿瞭一把解腕尖刀,徑奔到樊樓前去尋陸虞候,也不見瞭。卻回來他門前等瞭一晚,不見回傢,林沖道:“叵耐這陸謙畜生,我和你如兄若弟,你也來騙我!隻怕不撞見高衙內,也照管著他頭面。”陸虞候隻躲在太尉府內,亦不敢回傢。林沖一連等瞭三日,並不見面。

也就是說,當林沖知道這頓飯原來是陸謙設計好的,當時就氣炸瞭,於是就到處找他,要弄他,但是沒辦法,壞人早就做瞭打算,林沖哪裡找得到他。

而當林沖被判發配,為瞭在路上弄死林沖,陸謙出主意去收買薛霸和董超,而且是他自己出面。水滸中寫道。陸謙道:“你二位也知林沖和太尉是對頭。今奉著太慰鈞旨,教將這十兩金子送與二位。望你兩個領諾,不必遠去,隻就前面僻靜志處把林沖結果瞭,就彼處討紙回狀回來便瞭。若開封府但有話說,太尉自行分付,並不妨事。”

但是由於魯智深千裡走單騎保護林沖,所以他們沒有得逞,但是陸謙還不罷休,竟然和富安帶瞭高俅的書信去滄州繼續害林沖,並火燒瞭草料場。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林沖早就得到瞭信息,水滸中這樣描述:

林沖道:“天可憐見林沖,若不是倒瞭草廳,我準定被這廝們燒死瞭。”輕輕把石頭掇開,挺著花槍,一手拽開廟門,大喝一聲:“潑賊那裡去!”三個人急要走時,驚得呆瞭,正走不動。林沖舉手肐察的一槍,先戳倒差撥。陸虞候叫聲:“饒命!”嚇的慌瞭手腳,走不動。那富安走不到十來步,被林沖趕上,後心隻一槍,又戳倒瞭。翻身回來,陸虞候卻才行的三四步。林沖喝聲道:”奸賊!你待那裡去!”批胸隻一提,丟翻在雪地上。把槍搠在地裡,用腳踏住胸脯,身邊取出那口刀來,便去陸謙臉上閣著,喝道:“潑賊!我自來又和你無甚麼冤仇,你如何這等害我!正是殺人可恕,情理難容。”陸虞候告道:“不幹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來。”林沖罵道:“奸賊,我與你自幼相交,今日倒來害我,怎不幹你事!且吃我一刀。”把陸謙上身衣服扯開,把尖刀向心窩裡隻一剜,七竅迸出血來,將心肝提在手裡。

忘恩負義,賣友求榮,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