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水滸傳》人物之簡介之白日鼠白勝是如何上梁山的?排名第幾?_水滸傳人物

白日鼠——白勝
  白勝,小說《水滸傳》中人物,梁山一百單八將之一,綽號“白日鼠”。原來是個閑漢,和晁蓋等好漢一起智取生辰綱。案發後白勝被何濤、何清兄弟抓捕,熬不過苦刑,供出瞭晁蓋等人。後來白勝在晁蓋、吳用派出的梁山人馬配合下逃出後,上瞭梁山。在梁山上,白勝雖然地位不顯著,卻參與瞭很多行動。大聚義時排名106位,為地耗星,擔任走報機密步軍頭領。受招安後,在征討方臘的路途中病死。
  白勝,鄆城安樂村人,白勝首次被提及是在《水滸傳》第十六回“楊志押送金銀擔,吳用智取生辰綱”中。本來智取生辰綱沒有他半毛錢的事。劉唐和公孫勝已經從不同的渠道得到瞭生辰綱的路線,吳用請來瞭阮氏三雄,那為何還要拉上白勝呢?其實這是晁蓋的私心所致,劉唐和公孫勝是為財而來,阮氏三雄是吳用請來的,晁蓋決定拉上知根知底的白勝。他和吳用一唱一和找出瞭三條理由。晁蓋道:“安樂村有一個閑漢,叫做白日鼠白勝,也曾來投奔我。我曾齎助他盤纏。”吳用道:“隻這個白勝傢,便是我們安身處。亦還要用瞭白勝。”晁蓋夢見北鬥七星齊聚,又見北鬥星的尾巴上還有道耀眼的白光飛走瞭,吳用說北鬥上白光就是指的白勝。

  白勝是晁蓋的心腹,搶劫生辰綱的大事,晁蓋是不會輕易用一個自己不相信的人的。吳用和阮氏三雄原來相識,但是吳用去找三阮,也不敢掉以輕心,先摸底,探口風,通過瞭考察才說出實情,從側面說明瞭晁蓋對白勝的信任。事實是白勝也沒有辜負晁蓋的信任。
  六月初四,黃泥崗上,烈日炎炎。楊志護送十萬貫生辰綱走進瞭晁蓋的圈套。男一號閃亮登場,白勝挑著一擔酒水,先是一曲清唱攻心:“赤日炎炎似火燒,野田禾稻半枯焦。農夫心內如湯煮,樓上王孫把扇搖。”毒辣辣的太陽、火辣辣的歌聲離間瞭挑重擔的軍漢和楊志。然後是前一瓢掩飾,後一瓢下藥,追這個,奪那個,讓人眼花繚亂。棗販子痛飲,安然無恙,挑重擔的軍漢也放心瞭,將另一桶買來喝瞭,結果楊志一夥全被麻翻,這就是膾炙人口的智取生辰綱。白勝在黃泥崗上的出色表演堪稱《水滸傳》中精彩的一幕,也是白勝人生的絕響。
  隨後,蔡京嚴令破案讓濟州的知州不敢懈怠。案件的突破口來自吳用的失誤,他們不應該去住客棧,大宋對住宿登記管理是很嚴格的。案發的前一天,何濤的弟弟何清恰巧在安樂村王傢客棧打工,認出瞭打扮成販棗的晁蓋,第二天還遇著白勝挑著一擔醋。
  知州立即組織力量,先去捉瞭白勝,尋得贓物。白勝被連打三四頓,打得皮開肉綻,鮮血迸流,“死不肯招晁保正等七人”。但是府尹喝道:“告的正主,招瞭贓物,捕人已知是鄆城縣東溪村晁保正瞭。你這廝如何賴得過?你快說那六人是誰,便不打你瞭。”白勝打熬不過,隻得招道:“為首的是晁保正。不認得那六人。”白勝的骨頭是硬的,雖不如史進和武松,卻比宋江和盧俊義強很多,宋江是一打就招,盧俊義是屈打成招。
  白勝為什麼要招晁蓋呢?一是官府已經知道;二是先保命要緊;關鍵是白勝知道晁蓋在鄆城縣的能量,知道有人保護晁蓋。事實確實如此,何濤一到鄆城縣就被宋江穩住,先是宋江送信給晁蓋,後是朱仝、雷橫放跑晁蓋等人。
  官府沒有能緝捕晁蓋一夥,隻拿到兩個莊客,把另外六個人一一招供瞭。為什麼沒殺白勝?書上寫,是準備抓瞭晁蓋一幹案犯之後,一並處理。可晁蓋等人跟官兵一場惡仗之後,跑上梁山瞭。
  在梁山上經過林沖火並王倫等事後,晁蓋成為寨主。這時白勝仍然在濟州牢裡。

  晁蓋當上瞭一把手後也沒有忘記白勝,對吳用道:“……白勝陷在濟州大牢裡,我們必須要去救他出來。”吳用派人使錢將他從死牢中救瞭出來。白勝跟對瞭人,晁蓋對他不離不棄。
  後來白勝在吳用幫助下,越獄上瞭梁山。但書中交代這一件事時,已經是他上山幾個月後瞭。
  上梁山後,白勝參加瞭梁山的各次大小軍事行動。

  江州劫法場後,白勝是“白龍廟英雄小聚義”的好漢之一。
  攻打無為軍時,白勝先入城策應,戰功顯著。
  白勝的地位:
  白勝上瞭梁山,由於坐牢失去瞭參加石碣村第一次反圍剿和火並王倫機會,也失去瞭成為梁山元老的機會,宋江大排座次的時候,參加智取生辰綱的8人,除去死去的晁蓋,其他六人都位列天罡星的高位,隻有白勝坐瞭梁山第106把交椅。
  三打祝傢莊、打高唐州、打曾頭市、打東平府東昌府等戰役中,白勝都作為梁山將領一員的身份全力作戰,有過埋伏、救應、報信等戰功。但總體上並沒有特別引人註目的表現,其在山上的地位也一直較低。
  梁山大聚義時,白勝石碣排名第106位,星號地耗星,職務為“走報機密步軍頭領”。
  人物評價:
  白勝在後世評論者眼裡,多數情況下都是一個比較負面的角色,認為他不過一個閑漢,唯一的亮點就是在吳用的智取生辰綱計策中扮演瞭重要角色,上梁山後基本上沒什麼突出表現,尤其是還曾有屈打成招、“出賣”兄弟的行為,接近“叛徒”。因此身為梁山元老卻排在倒數一點都不冤。
  但是也有相當一部分評論者認為,白勝在嚴刑拷打之下,誓死不招,供出晁蓋等人是在官府已經掌握人證物證的前提下,無可奈何才透露出極有限的信息。並不能算是叛徒。而且白勝上梁山後作戰十分勇敢、機智,作為走報機密頭領,完成過很多艱難的任務。他其實是一個有膽量、有本事、講義氣的好漢。
  這白勝在未上梁山時本就是個村兒裡的閑漢,說直白點就是個小混混,在書中最精彩的也就是友情客串回黃泥岡上的事,扮演個買酒的漢子也可以說是本色出演。在書中更沒有提他半點武藝的事兒,後來被關進濟州大牢,還經不起嚴刑拷打,供出瞭晁蓋等人,可見就是一膽小鼠輩,還是一個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