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潘金蓮並非妓女為何比妓女更有魅力?_水滸傳人物

  在古典名著《水滸傳》中,潘金蓮原來是清河縣裡一個姓張的大戶人傢的使女,娘傢姓潘,小名喚做金蓮,二十餘歲,頗有些姿色。幾百年來,她一直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堪稱妖艷、淫蕩、狠毒的典型。在中國傳統道德觀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這就是潘金蓮。至後,極度演繹而活在戲劇舞臺文學作品中,成為茶餘飯後的壞女人樣板。

  因為那個大戶要纏他,潘金蓮去告訴主人婆,意思是不肯依從。那個大戶以此記恨於心,卻倒陪些房奩,不要武大郎一文錢,白白地把她嫁給武大郎。嫁給武大郎之後,清河縣裡有幾個奸詐的浮浪子弟,經常到武大郎傢裡調戲她。潘金蓮是愛風流的人,見武大郎身材短矮,人物猥瑣,不解風情,就和那些浮浪子弟勾搭上瞭。因此街坊鄰裡都傳說她:“無般不好,為頭的愛偷漢子。”清河縣裡的那些浮浪子弟還經常在武大郎傢門前叫道:“好一塊羊肉,倒落在狗口裡!”武大郎在街坊鄰裡面前丟盡瞭臉,又是個懦弱本分的人,因此在清河縣住不下去,帶著潘金蓮搬到陽谷縣紫石街賃房居住,每日仍舊挑賣炊餅。潘金蓮在陽谷縣過瞭一段寧靜的生活,後來武松在陽谷縣做瞭都頭,和武大郎相認之後搬來一起住,潘金蓮見瞭武松又動瞭淫歡之心,對武松像火盆樣熱情,“武松見婦人十分妖嬈,隻把頭來低著。”倘若不是武松恪守“長嫂如母”的道德標準,潘金蓮早就把他拉下水瞭。

  再後來,武松搬到縣衙裡去居住,潘金蓮又過瞭一段寧靜的生活。但無巧不成書,有一天傍晚時分潘金蓮到樓上窗前叉簾子的時候,手裡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將倒去,不端不正,正好打在西門慶頭巾上。武大與潘金蓮所居住的這座兩層四屋小樓得益於張大戶“贊助”。正因為有瞭這座簡陋的二層小樓,潘金蓮的叉竿才能端端正正打到路過的西門慶腦袋上,才有瞭潘金蓮和西門慶“叉竿相遇”的桃色戲碼。就這樣,西門慶對潘金蓮一見鐘情。經王婆撮合,潘金蓮與西門慶勾搭成奸。後來因被武大郎撞破,遂與王婆、西門慶合謀毒死瞭武大郎。再再後來,潘金蓮因武松為兄報仇而被殺身亡。

  說起來,潘金蓮本不是妓女,但在西門慶這個風月高手的心目中卻比妓女更有誘惑力。那麼,潘金蓮為什麼比妓女更有誘惑力?她的誘惑力是哪裡來的呢?

  其實,在中國歷史上有兩部書是描寫潘金蓮的,一部叫做《水滸傳》,另一部叫做《金瓶梅》。但是,《水滸傳》之潘金蓮,並非《金瓶梅》之潘金蓮。兩個潘金蓮之別,就在於潘金蓮在西門慶唆使下鴆殺武大後,《水滸傳》中的潘金蓮在很快就被武松一刀殺瞭;而進入《金瓶梅》的潘金蓮卻獲得瞭繼續的存活,繼續的風流。但在人們的眼中是,《金瓶梅》中的潘金蓮壓倒瞭《水滸傳》中的潘金蓮,並在逐步取代《水滸傳》中的潘金蓮。

  《金瓶梅》中的潘金蓮是怎麼產生的呢?那是在明朝中後期,從當朝皇帝到文人名士,大都對青樓妓女趨之以鶩,一時污染瞭社會風氣。正德皇帝千裡尋妓,滿朝震驚卻又無可奈何。嘉靖、隆慶時房中術盛極一時,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卷二十一《佞幸》記載:“隆慶窯酒杯茗碗,俱給男女私褻之狀。”江南名士何元朗宴客時公然以妓鞋行酒。文壇泰鬥、“後七子”領袖王世貞“作長歌以記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在社會上,流行淫艷不堪的《山坡羊》、《鎖南枝》,達到“雖兒女子初學言者,亦知歌之”的程度,這就好比一個三歲的孩童都知道哼唱十八摸。在這種環境中,《金瓶梅》問世瞭。

  就這樣,一個比《水滸傳》中更風流更妖艷的潘金蓮橫空出世瞭。不論是在西門慶的眼中,還是在一般男人的心目中,潘金蓮不是妓女,但比妓女更有誘惑力。因為,妓女花錢可得,潘金蓮卻要有一個魚水之歡的偷情過程。這個過程是男人心底最癢的那一塊。撓之則動,不撓則思。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正是男人們心中揮之不去的情結。

  從與潘金蓮的“叉竿相遇”,到在王婆傢中與之尋歡偷情,這些都是讓西門慶找到瞭在青樓妓院所找不到的歡樂情趣。尤其是,武大被殺後,西門慶和潘金蓮在縣前街就明鋪明蓋瞭。此時的西門慶和潘金蓮,既是奸夫與淫婦的狂熱歡會,也是豪門和貧女的另類相持。潘金蓮對西門慶說,“奴今日與你百依百隨”,一時“枕邊風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此時的潘金蓮,與西門慶的關系,不僅僅是肉欲關系,已經發展到情愛關系瞭,甚至到瞭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纏綿悱惻的地步。其實,早在西門慶借著拾箸去她繡花鞋上捏一把之時,聰明的潘金蓮看出瞭這個男人就已鐘情於己,“官人休要羅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個要勾搭我?”就這樣,潘金蓮心甘情願地投入西門慶的懷抱。與潘金蓮偷情時的溫馨和浪漫,這是西門慶在青樓尋歡作樂時所難以享受到的。

  人物之死:

  在《金瓶梅》中,潘金蓮是情欲的最高代表及書中死亡之最慘烈者。她是情欲的化身,這情欲不僅僅隻指性欲方面,也指她充滿瞭旺盛的生命力。書中潘金蓮情欲失控,致人死者有武大郎、李瓶兒母子、宋惠蓮、西門慶諸人。眾多評論傢稱之為殺人兇手,對武松活剮潘金蓮如此慘無人道之事拍手稱快,恨不能手刃其人。盡管亦有不少人對潘金蓮之死深感悲哀與同情,但是,潘金蓮被釘上恥辱的十字架永無翻身之日,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水滸》中,武松似乎對她有所憐惜,一刀瞭斷瞭她的性命,沒有折磨她。潘金蓮因耐不住寂寞而出軌進而殺夫,雖屬事出有因,但是也罪該處死。武松的一刀既是正義的判決,也是顧念叔嫂一場的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