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水滸傳》宋江是如何光明正大的“耍流氓”?_水滸傳人物

  宋江(1091~1124),字公明,施耐庵所作古典名著《水滸傳》中的第一號人物,為梁山起義軍領袖。宋江在一百單八將穩坐梁山泊第一把交椅,為三十六天罡星之首的天魁星。綽號呼保義,為人急公好義,常救人於危難時刻所以又號及時雨,人稱孝義黑三郎。身材矮小,面目黝黑。原為山東鄆城縣押司,後因私放晁蓋等人,被閻婆惜捉住把柄,以至於殺瞭閻婆惜後連夜逃走,輾轉周折上瞭梁山。

  宋江最及時的一次是救瞭晁蓋一行人,然後晁蓋上瞭梁山突然就成瞭梁山的扛把子。自己卻又因為這件事被閻婆惜發現,殺妻封口,鐺鋃入獄。本來混得風生水起,黑白通吃,現在自己的仕途之路卻有瞭污點。對於丟掉瞭公務員身份,他是頗有幾番失落的。失落之餘,發瞭發牢騷,作瞭首詩,詩曰:“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然後他就上瞭梁山。剛去梁山,晁蓋就要讓位讓他幹。他不幹,絕非不想,而是不敢。主要他考慮的是自己還沒做事情,貿然當老大,給個坑就往進跳,豈不是死的快?於是就裝瞭一波,其實很多事,大傢心照不宣。

  宋江到瞭梁山當瞭老二後,梁山就和宋江聯系在瞭一起。其後梁山的事,主要都是宋江在得瑟。宋江這個人,在衙門裡和領導待慣瞭,雖然一不會武功,二不懂計謀,卻能用人(領導一般都這樣)。他成功的組織人馬掃平祝傢莊,攻陷高唐州,不僅進一步提升瞭知名度,而且為梁山立瞭大功,得到瞭梁山上大多數人的認可。宋江比晁蓋會為人,從時遷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時遷來投梁山,晁蓋看不上,說他一個雞鳴狗盜之徒,敗壞瞭梁山的名聲(臥槽,這神邏輯,孫二娘人肉包怎麼說)。結果最後是宋江說瞭好話,把人留瞭下來。包括什麼矮腳虎王英之流,硬生生把一個如花似玉的扈三娘許配給他,把他也拉入自己的陣營。

  這時候的晁蓋是很操蛋的,雖然嘴上不說,但他確實能感受到這種一步步被架空的威脅。在不能明著翻臉的情況下,他就隻能通過出去幹仗的方式,怒刷存在感。結果不巧得很,被史文恭一支毒箭,要瞭性命。晁蓋臨死前對這件事還是耿耿於懷,他知道自己掛瞭,肯定是宋江接班。老大掛瞭老二上,江湖從來就是這個規矩。但他個人是十分不想讓宋江上位的,大概就是那種誰上都可以,唯宋江不行。所以他學瞭學劉備托孤,在自己臨終前斷瞭宋江的念想。他說,誰弄死史文恭,誰繼位。這簡直就和劉備跟諸葛亮說“君可自取”的道理是一樣的。宋江武藝低微,肯定弄不死史文恭,所以宋江肯定不可能接班。隻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宋江確實沒弄死史文恭,但最終還是接瞭班。

  晁蓋掛掉後,宋江並沒有馬上給晁蓋報仇。而是去搞盧俊義的事情,老盧是真的冤枉,完全中瞭宋江和吳用的算計。本來根正苗紅,不愁吃喝,算是一方富豪,卻落得有傢難回,被迫無奈,隻能上梁山。你要說盧俊義對梁山這幫人沒有一點點恨意,我是不信的。老盧上山後,果斷捉瞭史文恭,給晁蓋報瞭仇。完成瞭晁蓋死前的約定,但他卻當不瞭老大。

  史文恭是盧俊義捉回來的,捉回來後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反正就是弄死瞭。弄死之後,好瞭,按照晁天王遺願,那應該是盧俊義上位瞭。

  問題來瞭,這和當初晁蓋給宋江讓位,宋江沒法坐的一樣。現在宋江說,老盧,事是你辦好的,那麼現在該你當老大瞭。然後宋江後面幾十雙眼睛瞪著盧俊義,盧敢說他想當?不被弄死瞭還!盧俊義是新來的,在梁山根基太淺。他也不笨,所以隻得推辭。宋江又勸,盧又推辭,來回裝逼(現在和關系一般的朋友出去吃飯,不也先來這麼幾個回合麼,不過最後錢還是自己掏的)。這種事在中國古代不新鮮。裝完瞭之後,總得找個臺階下啊。怎麼弄?隻能是換個題目,再比一場咯?之前抓的那個史文恭,你武功高,你牛逼,有先天優勢,對我不公平。我們換個公平的玩法。攻城略地神馬的,宋江倒是幹過幾回瞭,算是各中好手。所以大傢來比攻城咯?

  然後宋江運氣好,降服董平,莫名其妙就快人一步把城攻下來瞭。宋江就理所應當的成瞭老大,天時地利人和都被他占到瞭。當然我們設想一下,如果盧俊義先打下城呢?那麼結果隻會有兩個,一則他當老大,然後像晁蓋那樣被宋江架空;二則還是像第一次那樣,眾人不服,再來一場,直到宋江贏為止。這是光明正大的耍流氓,沒得辦法的。從一開始,盧俊義無論多麼努力,都逃不過宋江的算計。

  玩心計玩到這個份上,還當不上梁山老大的話,實在是天理難容。事實上宋江一直是不想鐵瞭心混黑道的。這一想法在起初得不到認同,但是在梁山實力擴充,派系增多後,卻得到瞭大多數人的認同。因為梁山好漢中,有好些人和宋江一樣,都是想有朝一日能回朝做官,堂堂正正的過日子。你做瞭黑社會扛把子,或者做瞭亞洲頭號大毒梟,也沒有做公安部長來的爽快。因為前者隻能活在暗處,後者卻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人。

  於是宋江抓到高俅,抓瞭又放,抓瞭又放,差點把林沖氣死。這時候梁山的元老恍然大悟,現在的梁山已經背離瞭上一代梁山領導人的初衷。不過書到此時,一切已成定局,他們已經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看著梁山一步步為瞭滿足宋江的野心而走向沒落和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