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國演義_李世民奪下隋朝江山是一次成功的抄底_三國人物

導語:孝宗即位以後,查獲一個文件夾,上面都署名為“臣安進”—是萬安的奏折,每一件都是向皇帝推薦“房中術”的秘方。孝宗派太監懷恩帶著這些奏折前往內閣,傳達他的口諭:這是大臣應當做的事嗎?從秦至清的帝制時代,值得稱道的好皇帝屈指可數,除瞭打天下的開國君主,大多數守成君主,實在難以恭維。何故?這批人從小在深宮高墻之內成長,沒有經歷磨難,耳邊一片阿諛奉承之詞,養成剛愎自用、驕奢淫逸的習性。指望他們力挽狂瀾,難矣哉!清朝初年的歷史學傢谷應泰對此有一段精辟的議論,頗值得細細品味。他說:“人主在襁褓,則有阿姆之臣;稍長,則有戲弄之臣;成人,則有嬖幸之臣;即位,則有面諛之臣。千金之子,性習驕佚,萬乘之尊,求適意快志,惡聞己過,宜也。”當然,也有例外。谷應泰的這段話是在評論明孝宗朱祐樘時說的,在他看來,孝宗就是例外:孝宗恭儉仁明,勤求治理,身邊多是高風亮節、敢於直言極諫的大臣,原因在於,他多方征求方正之士,杜絕嬖幸之門,抑制外戚,制裁太監。他在早朝之外增設午朝,頻繁召見大臣,訪問疾苦,尋求治安之道。所以弘治一代,號稱“眾正盈朝”。這和孝宗的素質很有關系。他在太子時期,得到博學多才的程敏政、劉健等人的指點,熟讀經史,養成“仁孝恭儉”的品格。即位後仍然手不釋卷,經常閱讀《孝經》、《尚書》、《朱熹傢禮》、《大明律》,稍有疑問立即請教儒臣法吏。無怪乎人們稱贊他是明朝最為遵循儒傢倫理規范的皇帝。他即位以後,撥亂反正,罷黜佞幸之臣,對內閣、六部作瞭大幅度的人事調整。揭秘:明孝宗朱佑樘為何被稱為中國第一好皇帝首先觸及的是內閣大學士萬安。此人可以說是一無是處,不會理政,隻會高呼“萬歲”,被人譏諷為“萬歲閣老”。他升官的法門,就是巴結萬貴妃及其兄弟,投皇帝所好,與方術佞幸李孜省互相勾結,紊亂朝政。孝宗即位以後,查獲一個文件夾,上面都署名為“臣安進”—是萬安的奏折,每一件都是向皇帝推薦“房中術”的秘方。孝宗派太監懷恩帶著這些奏折前往內閣,傳達他的口諭:這是大臣應當做的事嗎?萬安無法辯解,一聲不吭,隻顧叩頭。他的名聲本來就臭,言官聽說此事,接二連三上疏彈劾。孝宗順從輿論,把萬安罷官。 #p#接著被罷官的是另一個內閣大學士尹直。和萬、尹沆瀣一氣的大學士劉吉,有風雨飄搖之感,向言官們封官許願,建議皇帝越級提拔言官,希望他們手下留情。這一招果然厲害,言官們都緘默瞭。但是言官以外還有敢於直言的人。翰林院候補官員張昇首先出來彈劾,說劉吉把口蜜腹劍的李林甫和鉗制言路的賈似道,合而為一,是雙料奸臣。大理寺官員夏堠上疏彈劾,劉吉的罪狀,並不比萬安、尹直小。奇怪的是,劉吉屢遭彈劾,依然在加官進爵,人們稱他為“劉棉花”—“愈彈愈起”。後來引起皇帝的厭惡,派太監到他傢,勒令罷官。清除宵小之徒,是為瞭起用德高望重的正直大臣。孝宗即位之初,就想起瞭剛直不阿的司禮監太監懷恩—因為支持言官抨擊傳奉官被先帝貶往鳳陽,出於敬佩與倚重之心,把他召回。懷恩回來後,立即向孝宗建言:罷免阿諛萬貴妃的佞臣,召還剛直方正的王恕。孝宗采納瞭這一建議,召回已經致仕的南京兵部尚書,出任吏部尚書,讓他負責領導班子的調整工作。王恕在成化年間就以敢於直言極諫而聞名,先後應詔陳言二十一次,上疏建白三十九次,全力阻擊佞幸。朝中官員都傾心仰慕,遇到朝廷大事難以決斷,必定請王公表態。當時有這樣的民謠:“兩京十二部,獨有一王恕。”佞幸大臣為之側目,皇帝也頗為“厭苦”,給他一個太子少保的頭銜,讓他退休。揭秘:明孝宗朱佑樘為何被稱為中國第一好皇帝王恕歷任巡撫、侍郎,直至尚書,都在留都南京,一直不受重用,其原因正如《明史·王恕傳》所說:“以好直言,終不得立朝。”退休以後,名聲愈加高漲,言官推薦幾無虛日。孝宗順應輿論起用王恕為吏部尚書,順應瞭輿論。 #p#王恕剛剛抵達北京,很有政治頭腦的翰林院庶吉士鄒智,向他提醒:以往大臣不能會見皇帝,所以朝廷事事茍且。先生應該先請求皇帝召見,一一指出時政的弊端。王恕在皇帝面前暢所欲言,很好地履行瞭吏部尚書的職責。他向皇帝說,從正統年間以來,皇帝每日隻上朝一次,臣下覲見不過片刻。聖主雖然聰明,那裡能夠盡察大臣賢能與否?希望陛下每天下朝以後,前往便殿,召見大臣,詳細討論治國之道,謀劃大政方針。孝宗采納瞭這個建議,從弘治元年(1488)三月開始,早朝之外,增加瞭午朝,皇帝在文華殿接見大臣。被接見的大臣可以當面向皇帝陳述政見,皇帝詳細詢問,作出裁決。孝宗起用的另一位名臣,是學者型官僚丘浚。丘浚幼年喪父,由寡母李氏教導,讀書過目成誦。傢貧無書,常常走數百裡借書。苦讀的結果,是鄉試考瞭第一名。景泰五年(1454)成為進士,在翰林院工作,見聞愈加廣闊,熟悉國傢典章制度,以經濟之才自負。成化元年(1465)朝廷在兩廣用兵,丘浚向內閣大學士李賢上書,洋洋數千言,指陳形勢。李賢很欣賞,推薦給皇帝,皇帝命人抄錄,發給總兵、巡撫參考。丘浚因此而聲名鵲起,晉升為禮部右侍郎兼國子監祭酒。揭秘:明孝宗朱佑樘為何被稱為中國第一好皇帝他鑒於真德秀的《大學衍義》關於“治國平天下”的內容有所欠缺,博采群書予以補充,寫瞭一本《大學衍義補》,闡述“四書”之一的《大學》關於治國平天下的道理,重點在於治國的方略。比如,他講到從唐代以來,朝廷財政仰賴於江南已見端倪,到瞭明代江南已經成為財賦重地,喚起朝廷對江南的重視,極具政治傢見識。弘治元年(1488),他把此書呈獻給皇帝,孝宗看瞭非常欣賞,批示說:“考據精詳,論述該博,有輔政治。”隨即指示禮部出版此書。用這樣的語言品評一本著作,顯示瞭品評者自身的學術功底,這與他太子時代受到的系統經史訓練,以及自己的文化追求有關。由於皇帝的器重,丘浚晉升為禮部尚書,奉命編撰《憲宗實錄》。弘治四年(1491)書成,以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參與機務,開創瞭尚書進入內閣的先例。當時他已經七十一歲瞭。 #p#丘浚沒有辜負皇帝的信任,屢屢上疏,觸及時政的弊端。他指出:陛下端正自身作為立朝之本,清心寡欲應對政務,謹慎對待喜好不流於異端,節約開支不至於耗費國力,任用官員出於公心不失於偏聽,禁止拉關系以嚴肅內政,提倡義理以杜絕奸佞。這樣可以消除天災人禍,實現帝王之治。這位著名學者寫得興起,一共擬瞭二十二條,洋洋萬言。好學的孝宗耐心批閱,給予高度評價:“切中時弊”。令人不解的是,王恕和丘浚這兩位皇帝倚重的大臣,互不服氣。有一天宮內舉行宴會,座次的排列有一點麻煩:丘浚作為內閣大學士,自以為應該排在王恕前面;王恕以吏部尚書身份位居六部之首,自以為不宜排在禮部尚書丘浚後面,頗有牢騷,從此結下嫌隙。不久,丘浚指使太醫院官員劉文泰彈劾王恕。劉文泰經常出入丘浚傢,企求升官,吏部尚書王恕沒有批準。劉文泰自以為有丘浚撐腰,彈劾王恕變亂選拔官員的成法,揭露他請人為自己撰寫《大司馬王公傳》,大量透露被皇帝“留中”奏疏的內容。丘浚隨即指責王恕“賣直沽名”。孝宗聽信劉文泰與丘浚的意見,譴責王恕“沽名”,責令焚毀《大司馬王公傳》的書版。王恕不得不向皇帝作自我檢討,請求退休。王恕被迫退休,引來輿論嘩然,言官交章彈劾丘浚“媢嫉妨賢”。弘治八年(1495)二月,七十六歲的丘浚去世,史傢對他的蓋棺論定還是公允的,說他在內閣五年,常常以寬大啟迪皇上,用忠厚改變士人習氣,清廉耿介,嗜好學問,自己傢的房屋低濕狹小,四十年沒有翻修。也指出他的弱點:“議論好矯激”,例如譏諷范仲淹的慶歷新政是“多事”,說嶽飛未必能夠恢復故土,秦檜有再造之功雲雲。這種令人驚駭的言論,與他性情的偏隘不無關系。他和內閣同僚議事,意見不合,竟然把官帽扔到地上;看不慣言官的言論,動不動就當面大罵。和王恕有嫌隙,甚至見面不說一句話,以至於指使劉文泰攻擊王恕,招來一片譴責聲。他去世後,劉文泰前往吊唁,被丘夫人趕瞭出去,罵道:因為你的緣故,使得已故相公與王公失和,背負不義的名聲。由此可見,丘浚和他的夫人,對於無端攻擊王恕,導致他的退休,事後有所反省,深感內疚。揭秘:明孝宗朱佑樘為何被稱為中國第一好皇帝王恕從政五十餘年,剛正清嚴始終如一,在吏部尚書任上,引薦的人才,如耿裕、彭韶、何喬新、周經、李敏、張悅、倪嶽、劉大夏等,都是一時名臣。《明史·王恕傳》說:弘治二十年間,眾正盈朝,職業修理,號稱極盛,王恕功不可沒。武宗即位後,仰慕他的名聲,派遣官員前往慰問,向他征求高見,要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正德三年(1508)四月,九十三歲的王恕逝世,武宗得到訃告,停止上朝,贈給左柱國、太師頭銜,賜謚號“端毅”。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