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國演義_張遼威震東吳為何名氣還是比不上關羽社會地位?_三國人物

  劉備自稱漢中王以後,封瞭“前後左右”四大將,關羽排名第一,雖然說他和馬超、黃忠等人“同列”,但以上兩人在劉備集團中的地位根本就不能和關羽相比。終劉備一生,真正讓劉備放手獨立帶兵的隻有關羽一人。曹操手下有一個五子良將,居首者是張遼。曹操起事是從自己招募士兵開始,所以,他的骨幹將領都是曹氏和與其傢族有淵源的夏侯氏,如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淵等人。曹操本人跨馬臨陣橫行天下,能在他手下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那非得有超出他人的能力不可。張遼就是這樣一名非曹氏和夏侯氏的第一大將。

  可以說,這兩個人都是名動天下的大將。但是,到瞭後世,這兩人的名氣卻不可同日而語。關羽成瞭關公、關王爺、關公大帝,而張遼還是張遼,隻不過是一員三國大將而已。

  那麼,張遼為什麼在後世沒有關羽那麼大的名氣呢?

  張遼(169年-222年),字文遠,雁門馬邑(今山西朔州)人。三國時期曹魏著名將領。曾從屬丁原、董卓、呂佈。下邳之戰後,歸順曹操。此後隨曹操征討,戰功累累。與關羽同解白馬圍,降昌豨於東海,攻袁尚於鄴城,率先鋒在白狼山斬殺烏桓單於蹋頓,又討平遼東柳毅、淮南梅成、陳蘭等。

  濡須之戰後,曹操任命張遼、李典、樂進等守合肥。張遼多次擊退孫吳進攻,在建安二十年(215年)的逍遙津之戰,更是以七千之眾大破十萬大軍,差點活捉孫權,經此一役,張遼威震江東,聲名大噪,成為歷代推崇的名將之一,“張遼止啼”也成為民間流傳的傳奇故事。

  曹丕登基後,仍令張遼守禦孫權。黃初二年(221年),張遼屯駐雍丘,染病。張遼大病期間,孫權依舊對其非常忌憚。黃初三年(222年),張遼不負眾望,抱病擊破吳將呂范。同年在江都病逝,謚剛侯,享年五十四歲。後世將其與樂進、於禁、張郃、徐晃並稱為曹魏“五子良將”。

  先看看兩人的戰績。

  張遼戰功很多,有這樣幾件事更有名。

  曹操在官渡打敗袁紹以後,東海郡太守昌豨卻背叛瞭。曹操派遣張遼與夏侯淵圍攻昌豨的東海郡,一連數月,糧食用盡瞭,夏侯淵打算撤軍。張遼看到昌豨總是很專註地盯著他,射出的箭也一天比一天減少瞭,知道是昌豨心中猶豫,有投降的可能,就打算勸降他。於是派人傳話說:“曹公有命令,讓張遼傳達給你。”昌豨果然從城上下來和張遼談話。張遼對昌豨說:“曹公神武英勇,正在用他的仁德感化四方各派勢力,先歸附的可以受到大賞。”昌豨答應投降。張遼於是來到昌豨的傢,向他的妻子兒女致禮。昌豨非常高興,跟隨著張遼去見瞭曹操。

  在灊(qian)山之戰中,張遼督促率領張郃、牛蓋等討伐陳蘭。灊山中有座天柱山,高峻陡峭,山道狹窄,寬度僅能容一人通過,陳蘭就在上面築起營壘。張遼想要進兵,眾將都說:“兵少路險,難以深入。”張遼說:“這正是一對一的拼搏,誰勇敢誰就能占到先機。”於是推進到山下安營,然後發起攻擊,將陳蘭、梅成斬首。

  在合肥戰役中,曹操西征漢中的張魯,留下張遼和樂進、李典等七千人守衛合肥。臨行前,曹操交給護軍薛悌一份手令,在外封上寫著:“敵軍到來再打開”。不久,孫權率領十萬大軍圍攻合肥,眾將一起打開命令函,見上面的命令是:如果孫權來到,張遼、李典將軍出戰,樂進守城,護軍薛悌不準出戰。眾將疑惑不解。張遼說:“曹公遠征在外,待其救兵來時,敵軍必定已經攻破我們瞭。所以曹公命令我們,要趁敵人尚未形成包圍圈就立刻迎擊,挫傷他們的銳氣,以安定軍心,然後就可以堅守瞭。成敗的關鍵,在此一戰,大傢有什麼可疑惑的?”李典也贊成張遼的意見。於是,張遼連夜招募敢死的士兵,共得到八百人,殺牛犒勞將士,飽食後準備第二天大戰。天剛亮,張遼披甲持戟,率先攻入敵陣,連殺幾十名敵兵,斬殺兩名敵將。張遼大呼著自己的姓名,沖入敵人的營壘,直到孫權的大旗之下。孫權及其將領一時不知所措,隻得登上高丘,眾將用長戟護住孫權。張遼喝斥孫權下來接戰,孫權不敢動。望見張遼帶領的兵少,孫權的部下漸漸聚攏,把張遼包圍起來。張遼左沖右突,奮勇向前,沖開缺口,部下幾十人隨著沖出,餘下的士兵高聲呼喊說:“將軍要拋棄我們嗎?”張遼返身殺回,再入重圍,救出餘下的士兵。孫權的兵將望風披靡,沒有人敢阻擋他。從早晨戰到中午,吳軍士氣大為受挫。張遼退回去修築防禦工事,大傢心情也安定下來,將士們都很佩服張遼。孫權包圍合肥十多天,眼見得不可能攻破,便領兵撤退。張遼率領各路兵馬追擊,幾乎抓獲孫權。曹操後來聽說後,對張遼的表現大加贊許,任命張遼為征東將軍。第二年,曹操再次率軍征伐孫權,來到合肥,巡視張遼當年作戰的地方,感慨嘆息很久。於是給張遼增加瞭軍隊,讓他駐軍居巢,長期防守東吳。

  此後,張遼多數時候都是在防守東吳,直到曹丕繼位當皇帝,仍然如此,其職務、爵位都有所提高。

  東吳方面始終對張遼忌憚不已,尤其是孫權,當聽說張遼病瞭,還不忘告誡眾將:“張遼雖然有病,還是勇不可擋,應當謹慎行事。”自合肥之戰後,終張遼一生,孫權都不敢對張遼軍開戰。

  關羽就不用多說瞭,官渡之戰前期斬顏良,解白馬圍,真正是“萬眾之中取上將首級”。樊城戰役,水淹七軍,擒於禁,斬龐德,中原震動。曹操因為樊城離許都太近,一時甚至產生過遷都以避其鋒芒的念頭。這足以使之成為古代名將。

  有意思的是,這兩人曾經在曹操軍中一起共事,且關系還不錯。關羽斬顏良,就是派的張遼和關羽為前鋒。關羽不忘劉備“厚恩”,在曹營中沒有“久留之意”,曹操就是派張遼前去試探的。因此有記載說,張遼把關羽稱作是兄弟。

  公元782年,禮儀史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在武廟中塑像,祭奠自春秋至唐建中年間在軍事上享有盛譽的名將,共六十四人,兩人同時在列,張遼之後就是關羽。

  究竟是什麼原因後世兩人的名氣差別如此之大呢?

  這當然少不瞭《三國演義》的宣傳推介。在《三國演義》中,關羽的作用明顯得到瞭強化。其作為武將的故事情節明顯增加,如溫酒斬華雄、過五關斬六將、千裡走單騎、單刀赴會等等。就是真實的斬顏良一節還覺得“不過癮”,還要再加上一個“誅文醜”。由於河北大將麴義在和關羽對壘之前已經死瞭,淳於瓊又是一個酒鬼將軍,這樣一來,河北袁紹手下的兩員大將就都成瞭關羽所殺。

  《三國演義》是在民間傳說故事和說書藝人話本的基礎上創作而成的,成書之前,三國故事已經經過民間文人、藝人的加工而在民間大量流傳,其人物形象已經非常精彩,經過《三國演義》的再加工,這種形象就更加豐滿,因而也就更被人們所認可和接受。文學作品有一個特點,為瞭“制造”戲劇矛盾和沖突,就會對所塑造英雄人物的事跡盡可能的放大。人們對於自己口語相傳的英雄,你越是將他的能力“武藝”無限放大,就越是能被人們接受。從這一點上來說,《三國演義》是最成功的歷史小說。以至於到瞭今天,不關你是如何強調,歷史上的三國人物是怎樣的,總會有些人會告訴你,《三國演義》不是這樣說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民間文學的能量是巨大的,當它再經過文學大傢的加工處理,這個人物更加鮮明、豐滿和精彩,其影響力也就更大。

  反過來再看張遼,他除瞭增加“上山”勸關羽投降一節之外,基本上沒有增加多少“戲份”。就是這點兒戲份的增加,也是為瞭突出關羽的一個要求:“降漢不降曹”!有瞭這個鋪墊,關羽的投降曹操,也就變成瞭“身在曹營心在漢”是徹頭徹尾的忠義。

  但兩人的差距至大,僅僅就是這麼一個原因嗎?或者說,《三國演義》為什麼要誇大關羽的作用,而不去誇大張遼的作用呢?這就是另一個原因所致,貶曹。貶曹是三國以來某些文人自始至終的做法。畢竟,四百多年的漢朝,就是終結在曹氏父子手中。而這個曹魏政權,名實相符也不過是存在瞭幾十年時間,就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也是並列存在著三個政權!接續者的司馬氏,自己不會也不允許別人把它抬的太高。當然,由於司馬氏的晉朝畢竟是和曹魏政權一脈相承的,再加上中國的史學傢有著優秀的秉筆直書的書寫傳統,所以這《三國志》還能據史而書的。但不是每一個學者都能做到這點,比如說晉朝中期的那個孫盛,他在點評曹操父子時,幾乎是每事必貶。三國時人稱曹操為“漢賊”有其政治上的需要,後世大概分為兩類,帝王為瞭統治的需要,而民間則是好惡的表現。張遼既然是為瞭這個篡漢的曹魏政權盡忠的,無論是民間還是文人,還能再把他抬高嗎?相反,由於他和關羽有那麼一點點“私益”,後人沒有把他刻畫成酒囊飯袋將軍已經是很不錯瞭,難道他還真想和“關大帝”平起平坐嗎?比如說那個周瑜,歷史上是何等的“雄姿英發”!當時的人說和他交往,好比是飲醇酒,不知不覺就醉瞭(程普語),後世說是“三國周郎赤壁”(蘇軾語),這等評價有幾人能夠得到?!隻因為他曾經有戒備劉備之心,所以就成瞭諸葛亮的對手。如果僅僅是智慧不如諸葛亮也就罷瞭,還成瞭嫉妒的典型。

  如此一看,這張遼後世沒有關羽的名氣,也就不足為怪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