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國演義_三國劉表出裝帶甲十萬為什麼不能成大事 他有什麼致命缺陷?_三國人物

  諸葛亮在《隆中對》中對劉備說:荊州是個用武之地,西部益州的劉璋暗弱,得不到人民的擁護,取之不難。如果跨有荊、益兩州,再實行一個好的內外政策,則霸業可成。魯肅在勸孫權時也說:為將軍計,應該是立足江東,然後進伐荊州的黃祖和劉表。如果得到瞭整個江南再加荊州,就可以建國稱帝圖天下,成就漢高祖劉邦的事業。對於荊州來說,別人都認為這是一塊英雄有用武之地的好地方,劉表守在這兒為什麼卻無所作為,最終不能像曹、劉、孫權一樣成就大事呢?

  劉表(142年-208年),字景升,山陽郡高平(今山東微山)人。漢魯恭王劉餘之後,東漢末年名士,漢末群雄之一。他身長八尺餘,姿貌溫厚偉壯,少時知名於世,與七位賢士同號為“八俊”。為大將軍何進辟為掾,出任北軍中候。後代王睿為荊州刺史,用蒯氏兄弟、蔡瑁等人為輔。李傕等入長安,劉表遣使奉貢。李傕任命劉表為鎮南將軍、荊州牧,封成武侯,假節,以為己援。

  在荊州期間,劉表恩威並著,招誘有方,使得萬裡肅清、群民悅服。又開經立學,愛民養士,從容自保。遠交袁紹,近結張繡,內納劉備,據地數千裡,帶甲十餘萬,稱雄荊江,先殺孫堅,後又常抗曹操。然而劉表為人性多疑忌,好於坐談,立意自守,而無四方之志。

  劉表也曾經有過開疆拓土的豪壯

  劉表,漢靈帝時期從大將軍掾升為北軍中侯。漢靈帝去世後,劉表做瞭荊州刺史。劉表初到荊州,可以說是單人匹馬來到瞭宜城(襄陽所轄)。初到荊州的劉表,面臨著非常嚴峻的形勢,荊州各地鄉間宗族土豪結夥為寇,且勢力強盛,他們根本就不會把一個外來的刺史當回事。袁術駐紮在魯陽,整個南陽郡已經歸袁術所有。長沙太守蘇代、華容縣的貝羽也在擁兵自重,割據一方。還有據守襄陽城裡的張虎、陳生,也都不是劉表能指揮得瞭的。劉表請來瞭蒯良、蒯越和蔡瑁,向他們請教良策。蒯良向劉表建議,對普通百姓要施行仁義,這樣老百姓就會像流水一樣前來歸附。蒯越告訴劉表,要先解決宗賊問題。這些人的頭領都貪婪暴虐,人們都非常害怕他們。如果以利益誘惑他們前來,將作惡多端者除掉,將一般的人安撫任用,就必然會得到全州人的擁護。有瞭兵眾,得到瞭民心,然後南據江陵,北守襄陽,那麼,荊州八個郡,發一道命令就可以平定瞭。劉表聽從瞭兩人的建議,收編瞭宗賊兵,招降瞭襄陽的張虎、陳生,結果是江南很快得到瞭平定。而這時候,崤山以東的義軍紛紛興起,劉表也集合荊州兵駐紮在襄陽。

  就是在這種形勢下,董卓才會說,劉表是他的強敵之一。

  初平三年(公元192),駐紮在南陽的袁術和孫堅聯合起來,想奪取荊州。袁術讓孫堅進攻劉表,結果孫堅被流箭射死,袁術的企圖落空。等到董卓被殺,他的部將李傕、郭汜進入長安,想連結劉表作為外援,就上表封瞭劉表一個鎮南將軍,封他為成武侯,還授予他符節。在這時,劉表已經成為一個很有勢力的諸侯瞭。

  建安二年(公元197),張濟帶領部眾來到穰城(今河南鄧州),在攻城時,被流箭射中而死。這時候,荊州的官員都來向劉表道賀,劉表說:“張濟因走投無路前來,主人對他無禮,導致瞭兵戎相見,這不是我的本意。我隻接受吊唁,不接受祝賀。”張濟死後,他的部眾都歸瞭侄子張繡,正是有瞭劉表的這番內心的表露,張繡才率眾歸附瞭劉表,而他的這些部眾也樂於歸附。

  劉表從幾乎是“單馬入宜城”,到擁有“地方數千裡,帶甲十餘萬”,不過是十幾年時間,能有這番業績,應該說也不失為一時豪傑。再看他在對待張濟的態度上,也可以看出是一個明事理之人。張濟作為董卓舊部,已經是一個成名將軍,他帶著部眾前來,劉表不能接納,和他刀兵相見,也是那個時期諸侯的通常做法。張濟戰死,劉表並沒有表現出喜形於色,而是還有些惺惺相惜,可以看出做人並不那麼輕狂,這恐怕要比袁紹要厚重得多,由此也可以看出其為人。

  然而,當時的人賈詡說,劉表隻是一個和平之世的人才,亂世是沒有作為的;郭嘉說,劉表隻是一個“座談客”;甘寧說,劉表思慮不遠。然而,如上所說,劉表也曾打破瞭袁術和孫堅的聯合進攻、打敗瞭張濟而收編瞭其隊伍,向南收復瞭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可以說,荊州的地盤也是劉表一郡一縣打下來的。那麼,拓地千裡,帶甲十萬的劉表,在有瞭一個強大的荊州後,為什麼反而碌碌無為瞭呢?

  不能胸懷天下,隻想占地為王

  荊州是個英雄可用武之地,劉表的後期荊州周邊環境也不錯。荊州的南部東有孫權、西有劉璋;北部較大的諸侯就是曹操和袁紹,而袁紹早就和劉表結盟,並且還在中間隔著曹操。劉璋這個人暗弱無能,這在當時天下的有識之士都認識到瞭,不可能對劉表形成威脅。孫權倒是雄才大略,可因為早期忙於經營江東,後來染指荊州,卻被劉表的屬下黃祖擋在江夏。這時候,劉表如果有曹操或者劉備的志向,無論是向北或者向南,都應該是有所作為的。在南部,他可以趁著曹操和袁紹交戰的機會向東全力打敗孫權,或者是向西進攻劉璋。在北部,可以應袁紹之約夾擊曹操,也可以助曹操共擊袁紹。說到底,他就是想當一個占地為王的諸侯,根本就沒有曹操、劉備一般的胸懷大志,在這個方面,甚至連袁紹也不如。

  袁紹和曹操在官渡相持時,曾經派人聯絡劉表,想南北夾擊曹操。劉表同意瞭,但並沒有付諸行動,當然瞭,他也沒有幫助曹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呢?應該說這是劉表在觀望等待。在兩傢大打出手時,另一方(或多方)坐山觀虎鬥是當時通常的做法。曹操曾經說自己是拿著兗州和豫州來對付天下的六分之五,但曹操並沒有和四方的諸侯同時開戰。為什麼?就是諸侯都在觀望等待,都在幻想著漁翁得利,戰事離自己遠一點的,則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是真幫他人者少,倒是不乏背後下黑手、過河拆橋者,比如說劉備和袁術相爭,呂佈趁機奪取瞭劉備的徐州。劉表不幫助任何一方,正是想坐享“漁翁之利”,這就是要“觀天下變”。但這種“袖手旁觀”的做派不是一個胸懷大志之人的做法。劉表的從事中郎將韓嵩就說:“豪傑相爭,兩雄相持,天下的重任就在於將軍(劉表)瞭。將軍如果想有所作為,起兵利用他們的弊端就可以成功。如果不這樣,那就一定要選擇好您要追隨的人。將軍您擁有十萬大軍,安坐在那裡觀望,看到賢人不能幫助,人傢請求調節又不做,這兩傢的怨氣必定集中在將軍身上,將軍不可能保持中立。”可惜劉表隻是觀望,並沒有有所作為,就這樣錯失良機,等到曹操打敗瞭袁紹,平定瞭冀州,回過頭來就對付他瞭。

  荊州決策集團都是胸無大志之人

  除瞭本人胸無大志,劉表在官渡之戰時猶豫觀望還有一個原因,決策集團都在考慮著要不要依附曹操,而眼光並沒有放眼四方。而在替曹操說話的這些人,並不是被曹操收買瞭,而是看出瞭曹操的“明哲”,劉表不是他的對手!如從事中郎將韓嵩、別駕劉先雖然對劉表說瞭“天下的重任就在於將軍”的話,接下來卻落腳在曹操身上,說:“憑曹操的明哲,天下的賢能都歸依他,看那趨勢一定會攻下袁紹,然後舉兵進攻江漢,恐怕將軍不能抗擊。因此替將軍打算,不如帥全州歸順曹公,曹公必定會深深地感謝將軍。將軍由此會永遠享受福祚,並流傳給後代,這是萬全之策。”劉表的大將軍蒯越也這樣勸劉表。劉表猶豫不決,就派韓嵩到曹操那兒去探個虛實。韓嵩回來後,不但盡力述說曹操的威望恩德,還勸劉表派兒子去做人質。

  那麼,韓嵩等人說的有沒有道理呢?應該說,事情應該從兩方面來看。一方面,曹操手裡有一個漢獻帝,歸依瞭他,等於是表面上回到瞭朝廷。另外就是,早期諸侯哪一個遇到曹操不是以失敗告終?從韓嵩等人這方面看問題,是有道理的。另一方面,諸侯依附於人,會有一個好結果嗎?袁紹曾經是韓馥的屬下,韓馥將冀州讓給瞭他,他卻並沒有好好地安置韓馥。韓馥還是無奈出走。張邈曾經是曹操最好的兄弟,但曹操一度和袁紹結盟時,袁紹就要求曹操殺瞭他。還有劉備,歸降瞭曹操,在京城裡隻是當瞭一個閑官。所以,從劉表來說,他又不得不考慮,如果投降曹操,自己的境況會不會和這些人一樣?魯肅在勸說孫權時說過,別人投降都可以得到個一官半職,日後可以逐步升遷,唯獨他孫權不行。事實也是這樣,劉表死後,蒯越等十五人都封瞭列侯。可能有人要說,劉表的兒子劉琮不是也被任命為青州刺史瞭嗎?關鍵是,第二代和第一代的創業者是不一樣的,更何況,這時候荊州有一個劉備,劉琮才會有這樣的待遇,即便如此,劉琮也是不能夠在荊州繼續任職的。

  但不管怎麼說,最不應該的就是消極等待,沒有絲毫動作。一個人取得瞭一定的成功,往往容易志得意滿,產生小富即安的思想,正是這種思想狀況,讓劉表在這一時期無所作為,此後在南北兩線被動挨打。

  不能任用新人也是他的最大缺陷

  劉表在荊州,重用當地豪族,如蒯良的蒯氏傢族、蔡瑁的蔡氏傢族以及江夏的黃氏傢族等等,這在早期為他的立足起到瞭很重要的作用,但同時限制瞭一些優秀人才的使用和才能的發揮。如江淮一帶的優秀人才,很多都跑到東吳那兒去瞭,來到劉表手下的卻很少。相反地,荊州大量的人才,不是埋沒在當地,就是跑到別的地方去瞭。這當中有文武代表性的三人,諸葛亮、龐統和黃忠。諸葛亮和龐統並稱為臥龍和雛鳳,有人說得兩人當中的一個可以得天下,劉表不應該沒有聽說過這兩人,可是他一個都沒有用。如果說諸葛亮“不求聞達於諸侯”,是在有意識地等待明主的出現,那龐統呢?他可是在周瑜手下做事的。即便是諸葛亮的有意“蟄伏”,也是看透瞭劉表的無所作為。正因為如此,黃忠在荊州默默無聞,到瞭劉備手下才會成為大將。

  無論是一個國傢還是一個人,不思進取是不會有作為的,而不作為想在亂世中立足都很難,更不用說是成就什麼大事。所以說,劉表的碌碌無為,正是他安於現狀,隻想看住眼前這點兒既得利益所致。問題在於,在這個諸侯紛爭的年代,劉表與南北兩大梟雄孫權和曹操相鄰,荊州在他人眼裡又是這麼大一塊肥肉,一個不作為的人,想相安無事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