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國演義_為什麼說馬超是三國時期最悲情的大將_三國人物

  馬超(176年-223年1月),字孟起,司隸部扶風郡茂陵(今陜西楊凌五泉鎮)人,東漢衛尉馬騰之子,漢末群雄之一,蜀漢開國名將。早年隨父征戰。後馬騰入京,馬超拜將封侯留駐割據關中三輔。潼關之戰被曹操擊敗,退守割據涼州隴上。失敗後依附張魯,又轉投劉備。帶頭上表劉協,表請劉備稱王。又輔佐劉備稱帝。於章武二年十二月病逝(223年1月),終年47歲,追謚威侯。有陣中劍術“出手法”流傳後世。

  《三國演義》及民間文化中綽號“錦馬超”,因俊秀容貌與獅盔獸帶、白袍銀甲的非凡裝束而得名,有“不減呂佈之勇”。

  作為一個將軍,若能夠疆場獲勝而歸,獻俘闕門,從而獲得封侯以及蔭及子孫,當然是一件理想之事。若不能實現此願望,那就戰死沙場,馬革裹屍還,也是一個軍人的榮耀。最悲情的是,有仗不能打,有兵不能帶,空有一身武藝,隻能看著別人馳騁疆場,而在傢裡閑著,還要被人時時提防。三國時期就有這樣一位大將,論軍職,他是王以下最高一級的左將軍;論社會地位,他出身於軍人世傢;論武藝,他被人稱之為有韓信、英佈之勇。但這個人恰恰是在“主公”正需要用人之際被閑置在傢瞭!這不能不讓人唏噓,因為他才是三國時期最為悲情的大將。這個人就是蜀漢國的左將軍馬超。

  馬超這個人非常有名,演義中有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一說,還有的人更是把他排在第三,說是一趙二呂三馬超,可見馬超的武藝在人們心目中該有多高。正史中不可能給武將來一個排名,但馬超的能力確是毋庸置疑的。有記載說曹操曾經說過:“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足可見馬超的本領非常。

  馬超的經歷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代父親領兵西北至聯合韓遂等人叛亂關中。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曹操派鐘繇、夏侯淵征討漢中的張魯,關中諸將都以為鐘繇會襲擊自己,於是聯合起來背叛曹操。曹操先派曹仁征討,並告誡諸將說:“關西兵精良強悍,要紮牢營寨,不和他們交戰。”然後親自西征,兩軍在潼關夾關對峙。曹操以快速運動戰術正面牽制馬韓聯軍,暗中派徐晃、朱靈來到蒲阪津,想渡過黃河占據河西要害地段紮營佈防。馬超對韓遂說:“應該在渭水以北擋住曹軍,這樣不過二十日,曹軍的糧食用完瞭,必定撤軍。”韓遂說:“讓他們渡河好瞭,等他們都擁擠在河中,那樣再消滅他們不是更快嗎?”馬超的計策不能實行。曹操的“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這句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說出的。既然曹操能這樣說,說明馬超的計策是對的。結果曹軍夜間渡過黃河,韓遂的計策落空。等曹操渡過黃河,部署完成,又在夜間分兵渡過渭水,在南岸結成營寨以後,叛軍的大勢已去,隻得退到渭南紮營。這時候,馬超等人提出來講和,曹操既不答應,也不應戰。實際上,曹操是想等待一個機會,即讓所有的叛軍集中,以便於一網打盡。等到時機成熟,曹操又用瞭賈詡的離間計,假意應允叛軍講和,然後和馬超、韓遂單獨相見。曹操在和韓遂相見時,隻說以前在京城裡的舊事,說到有趣的地方,兩人都拍手大笑。事後,韓遂又收到瞭曹操的一封信,信上塗塗抹抹,關鍵地方語焉不詳。這更加引起瞭馬超的懷疑,再交戰,叛軍大敗。馬超一直逃到各戎族的部落裡堅守,曹操也一直追擊到陳倉西北的安定郡。

  馬超很得羌人和胡人的民心,在曹操和大軍走後,馬超就率領各戎族部落攻打隴上郡縣。隴上各郡縣紛紛響應他,馬超殺死瞭涼州刺史韋康,占領瞭冀城,自稱征西將軍,兼任並州刺史。韋康原有的軍官和百姓楊阜、薑敘、梁寬、趙衢等人合謀攻打馬超。楊阜、薑敘在鹵城起兵,馬超出冀城攻打鹵城,沒能攻下;回兵後,梁寬、趙衢關閉瞭冀城城門,馬超又不能退回到城中。馬超進退兩難,又遭到瞭夏侯淵部將張郃的突然攻擊,隻得跑到漢中依附瞭張魯。

  馬超等人的所謂聯軍,沒有完整的軍事計劃、沒有明確的行動目的,甚至連誰是統一的指揮也不明確,說到底隻是一群為瞭自保而臨時湊到一起的烏合之眾。這樣的軍隊集結到一起,遇到曹操行使反間計,又怎能不互相猜疑?馬超的更大的失策還在於,他聯合瞭不該聯合的人。馬超的父親馬騰和韓遂,本來都為西北重要將領,父親還曾經派馬超參加過鐘繇討伐郭援的戰役,但馬騰遭到瞭韓遂的打擊,才不得不離開西北到朝廷任職,當瞭一個衛尉。馬超在這種情況下接過父親的軍隊,被朝廷任命為偏將軍。但馬超忘記瞭韓遂是父親的仇敵,忘記瞭韓遂殺其傢人的仇恨,而隻為瞭一個並不確定的目的而起兵反叛。這就造成瞭馬超的人生悲劇,京城中的父親及其傢人因為他的反叛被全部殺盡,自己在冀城的妻子兒女被趙衢全部殺死。這不僅造成瞭馬超一時的悲劇,而且造成瞭馬超一生的悲劇。

  第二階段,依附張魯。

  馬超剛剛投奔張魯的時候,張魯待他還不錯,想以自己的女兒嫁給馬超做妻子。張魯的部下有人諫止張魯說:“假如有人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愛,他還能愛別人嗎?”張魯於是打消瞭這個念頭。如果說,馬超妻、子被殺是出於無奈的話,那父親的被殺則是他欠考慮的結果。父親在曹操手裡,起兵時有沒有想過父親的安危?父親是被韓遂逼走的,和這樣的人聯合,即便一時能夠僥幸守住關中自保,韓遂能夠容忍他做大嗎?隻不過是當初欠考慮,過後成悲劇罷瞭。馬超知道在張魯這兒是不會得到信任和重用瞭,就數次向張魯借兵,打算向北攻打涼州,意圖東山再起。張魯同意瞭,馬超領兵圍攻祁山,久攻未下,又因為夏侯淵派張郃援兵趕來,馬超隻好撤兵回漢中。張魯的部將楊白等人因為害怕馬超的才能,想加害於他,馬超隻得逃入氐中。這時候,正好劉備入川,就派遣李恢前去結好馬超。馬超知道張魯不是幹大事的人,於是給劉備寫信,請求歸附。

  第三階段,歸附劉備。

  馬超來到劉備這兒後,劉備給瞭他一支軍隊,讓他一起合圍成都。馬超率兵來到成都城下,屯兵於城北。城裡的劉璋將士畏懼於馬超的威名,都非常害怕,一時間鬥志瓦解,士氣崩潰,劉璋隨即開城投降。西川平定後,馬超被任命為平西將軍,督率臨沮,延續瞭曹操以前封給他的都亭侯。劉備為漢中王,任命馬超為左將軍,假節。劉備當皇帝後,任命馬超為驃騎將軍,兼任涼州刺史,爵位也有亭侯提升為斄鄉侯。

  表面上看,馬超的地位一直隨著劉備的地位提高而提高,但實際上,攻下成都以後,馬超已經處在一種半賦閑狀態。比如說那個兼任涼州刺史,涼州實際上處在曹魏控制之下,你又怎麼去上任?給你一支軍隊去奪取也行,打下來就地留下治理,可馬超不但沒有地,也沒有軍隊讓他去率領。說馬超半賦閑還有一個例子,州治中從事彭羕外放當瞭江陽太守,心內不平,就去拜見馬超。馬超說,主公不是很器重你嗎?說你可以和諸葛亮法正等人並駕齊驅,怎麼會讓你去外任一個小郡呢?彭羕將劉備罵瞭一頓,還說要和馬超內外結合,這樣就可以平定天下。馬超聽到這話大吃一驚,一句話也說不出,隻是在彭羕走後趕緊向劉備報告。在這兒,史書記載的很明確,馬超歸降蜀國,遠離傢鄉,“心中經常擔心害怕,畏懼劉備懷疑他”。試想,一個不再被重用的人,他會去找一個非常受信任受重用的人去發牢騷嗎?兩人既不是少小玩伴,又沒有生死與共的軍旅生涯,即便是成為一時朋友,能在非常時期說出可以讓人理解為叛逆的話嗎?隻能是說,人人都知道馬超不被信任,處於一種被冷落狀態。彭羕說這話的時候,關羽、張飛、黃忠都已經去世,劉備想替關羽報仇,奪回荊州,可以說正是用大將的時候,魏延在漢中防守魏國,而馬超卻在這時候休閑瞭!一個大將面臨著大仗卻無所事事,這該是多大的悲哀!在劉備當皇帝第二年,馬超就是在這種境況下鬱鬱而終瞭。

  馬超不被信任,可能有多種原因,比如說個人不拘小節。有一種說法是馬超總是直呼劉備其名,這引起瞭關羽、張飛等人的不滿。實際上這種事有沒有還存在爭議,即便是有,也並不是很關鍵,征戰年代屢降屢叛都能被容忍,何況是稱呼名字!因為這是三國並立,劉備還不是一統天下的皇帝。問題的關鍵在於馬超是一個在西北有威望的諸侯,而這個諸侯軍閥為瞭自己的大事可以不顧一切。劉備不是不需要馬超這樣的大將,讓馬超代替魏延鎮北,換回魏延東征不是很好嗎?關鍵在於,劉備敢嗎?有瞭漢中再加上涼州的馬超,誰又能控制得住?一個親爹老子都不顧的人,劉備敢相信他嗎?不是劉備不如曹操,能夠放手讓鐘繇、臧霸、文聘這些人鎮守一方,關鍵是劉備沒有曹操那般本錢。在這種情況下,馬超越是本事大,就越是不會獲得帶兵的機會,而一個正值壯年的將軍,沒有兵帶,沒有仗打,還有比這個更悲情的將軍嗎?

  馬超獨立沒有機會,聯合他人起哄造反又搭上瞭全傢幾百口人性命,依附他人又因此而被時時懷疑提防,空懷一身武藝,真可以稱得上是三國最為悲情的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