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周武王簡介

周武王

    武王,名姬發。生卒年不詳。文王次子,文王死後繼位,在位3年,病死,葬於畢原。

    姬發,因文王長子伯邑考被商紂王殘殺,所以,文王死後,由他位。

    姬發繼位後,繼續用薑子牙為國相,以兄弟周公旦、召公為助手,進一步整頓內政,增強軍力,準備繼承文王遺志,攻滅商紂王。

    第二年,姬發在盟津(今河南省孟縣南)大會諸侯,檢閱軍容,到會者有800多個小國諸侯,一起舉行伐商演習。由於時機未到,武王沒有出兵攻商。

    兩年後的春天,姬發見時機成熟,親自率領本部主力,聯合各小國兵力,在正月甲子日誓師,從盟津出發,攻入商國,在牧野大敗商軍後攻入朝歌,滅亡商朝,建立西周,定都鎬京(今陜西省西安市西南),號稱宗周。

    “武王伐紂”是我國歷史上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它發生於什麼時候呢?從漢代的劉歆到當代的史學傢、天文學傢,眾說紛壇,莫衷一是,有近20種說法。有一種獨特的看法認為,《淮南子·兵略訓》曾說: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至汜而水,慧星出而授殷人其柄。意思是,武王伐紂時,歲星(即木星)出現在東方的天空,同時還有慧星出現,頭向著東方,根據公元1910年哈雷慧星的出現和它回歸地球的周期時間,逆推40次回歸過近日點,發現在公元前1057年,哈雷慧星正好回歸地球,其天象恰好與《淮南子·兵略訓》的記載符合,所以,武王伐紂的年代應是公元前1057年。這一種看法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學者接受。

    姬發滅商後幾天,登上小山俯看商的都城朝歌,見朝歌建築雄偉,心想如此強盛的商朝,延續瞭數百年之久,隻因為失去瞭民心,頃該之間就被滅亡。而周還剛剛立國,反對、敵視它的人還很多,危機四伏,禁不住憂心忡忡。為瞭鞏固和擴大周朝的勢力,姬發以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分封親屬和功臣,讓他們建立諸侯國,封神農的後代於焦,黃帝的後代於祝,堯的後代於薊,舜的後代於陳,大禹的後代於杞,薑子牙封於營丘(今山東省淄博市)為齊國;周公旦封於典阜(今山東省典阜縣)為魯國;召公封於薊丘(今北京)為燕國……為瞭安撫商朝的殘餘勢力,姬發又將紂王子武庚封為殷侯,留在殷都,並派兄弟管叔鮮、蔡叔度、霍叔處去監視他,稱為三監。

    西周建國後的第三年,姬發在天下未寧的形勢下病死在鎬京。

    姬發死後的廟號為武王。

    尚書中的泰誓,牧誓,詩經中的召南甘棠等20幾篇文獻中,都記載有武王的言行事跡。

周成王

    成王,名姬誦,生卒年不詳,武王子,武王死後繼位,在位37年,病死,終年50歲。葬於畢原。

    姬誦繼位時,年僅13歲,由叔父周公旦攝理政事。

    文王第三子管叔鮮和第五子蔡叔度見周公代行天子職務,心懷妒忌,就傳出流言蜚語,說周公企圖奪取王位。商紂王之子,封於殷的殷君武庚就乘機拉攏管叔鮮和蔡叔度,聯絡淮夷,一起舉兵反叛。周公出師東征,經過3年苦戰,終於殺死瞭武庚和管叔鮮,俘虜和放逐瞭蔡叔度,從而平定瞭叛亂,安定瞭大局。

    周公平定武庚、管、蔡之亂後,便將他們所管轄的殷遺民一分為二,一部分封給瞭商紂王的哥哥微子啟,封於商丘,國號宋。另一部分則分給成王的叔父康叔,封於殷商故墟,國號衛。

    姬誦親政後,繼續大封諸侯,以拱衛周王室,同時加強對新征服地區的統治,建立起以周王室為主幹的宗法制度。在位後期,政治清明,人民安居樂業,對他的頌聲四起。

    後來,姬誦病倒,擔心兒子姬釗不能勝任國事,就命召公、畢公用心輔佐。從此,這種帝王臨終前將嗣君托付給宗室或大臣的命令,就稱之為顧命,受托付的宗室或大臣稱之為顧命大臣。不久,姬誦病死。

    姬誦死後的廟號為成王。

周康王

    康王,名姬釗,生卒年不詳。成王子,成王死後繼位,在位26年,病死,葬於畢原。

    姬釗繼位時,召公、畢公為他舉行瞭隆重的登基儀式。召公、畢公還率領諸侯。陪姬釗來到祖廟,把文王、武王創業的艱辛告訴康王,又作瞭一篇文章,告誡姬釗要節儉寡欲,勤理國事,守住祖先的基業。

    姬釗在位時,不斷攻伐鬼方(今陜西省西北部)和東南各地,掠奪奴隸和土地,分賞給諸侯、大夫。在一次大戰中,周軍俘虜瞭犬戎兵士13000多人,為瞭慶祝勝利,姬釗賞給參戰的貴族孟以1700多俘虜,作為奴隸使用,並將此事用文字鑄在鼎上,這隻重500多斤的鼎在清朝中期被發掘出來,至今還陳列在北京的中國歷史博物館裡。

    姬釗在位期間,國力強盛,天下統一,經濟、文化繁榮,社會安定,史書載,“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餘年不用”。 後世將這段時期和成王末年的統治譽稱為“成康之治”。

    姬釗死後的廟號為康王。

周昭王

    昭王,名姬瑕,生卒年不詳。康王子,康王死後繼位。在位19年,因擾害百姓而被船民設計淹死。葬於少室山(今河南省登封縣嵩山中的少室山)。

    姬瑕自幼養尊處優。即位後又沒有賢能的大臣勸諫、輔佐,所以生活很快就奢侈荒唐起來。他酷愛奇花異草,飛禽走獸。不少佞臣就投其所好,今天奉獻珍禽,明天貢上異獸,以博取賞賜和升官。有時,姬瑕一聽得什麼地方有珍禽異獸,立刻扔下朝政不顧,趕去捕獵。弄得政治昏暗,國力衰落,有些諸侯瞭開始不大聽人他的命令,中斷瞭貢奉,昭王還是毫不檢點,一味對他們出兵討伐,勞民傷財。

    姬瑕即位後的第十九年,臣下在奏告說,南方有一名為越裳氏的部落,出產一種羽毛潔白、肉味鮮美的珍禽,名叫白雉雞,成王時,越裳氏常拿來進貢,如今南方的楚國強盛起來,不再聽命於天子,交通阻隔,越裳氏也就中斷瞭進貢。姬瑕大怒,馬上親自統領大軍南征楚國,一路上強征人民運輸糧草,撐船拉纖,供應精美的食品和醇酒,征用瞭漁民的船隻,用完瞭還要將船鑿沈。人民怨聲四起。

    姬瑕渡過漢水,進攻楚國都城丹陽(今湖北省枝江縣),屢攻不克。恰巧楚王擔心敵不過周天子,派人前來請罪。昭王就順水推舟,斥責瞭楚王一番,然後在楚國境內搶劫瞭百姓的大批財物,聲稱戰勝而班師回朝。

    姬瑕一路遊獵,回到漢水邊上,命令部下再次強征民船,船民含憤挑出瞭一些船隻,將它們拆散瞭再用膠水粘合起來,又用彩色圖案氫痕跡掩蓋起來。讓姬瑕的部下將這些船搶走。姬瑕和將士登上船隻,裝滿瞭車、馬、財物,啟船過河,船行到江心,膠水經江水浸泡溶解,船板紛紛散裂,船隻下沉,姬瑕和隨身大臣也跌落在江中,姬瑕不識水性,穿著又很笨重,落水後掙紮瞭幾下就直往下沉,姬瑕的車夫辛遊靡熟識水性,力氣又大,拼命遊過去救駕,無奈江面上浮滿瞭人、馬、物品。等他一一排開,好容易遊過去拉住姬瑕,姬瑕已不省人事,等拉上岸來,姬瑕已經腹脹如鼓,氣絕身亡,大臣們覺得姬瑕這樣死不體面,不能公佈真相,就草草地將他埋葬,並對外謊稱是急病而死的。

    姬瑕死後的廟號為昭王。

周穆王

    穆王,名姬滿,生卒年不詳,昭王子。昭王死後繼位。病死,葬於今陜西省西安市西南25裡處。

    姬滿在位期間,命甫侯制定《甫刑》,又出兵征伐楚國,直達九江。後來又聯楚滅徐,西征犬戎,俘獲犬戎五王,將犬戎的一些部落遷到太原(今山西省西南部),開辟瞭通向西北的大道。

    不久,姬滿開始西巡。據說姬滿曾以造父為國夫,駕著8匹千裡馬,帶著7隊選拔出來的勇士,攜帶供沿途賞賜用的大量珍寶,先北遊到今天的內蒙古境內,再折向西巡,經過瞭今天新疆境內的許多名山大川,到瞭西王母國,受到瞭西王母的隆重接待。西王母在瑤池為姬滿設宴,飲酒吟詩,共頌友誼,又登演山眺望遠景,姬滿還在山頂大石上刻瞭“西王母之國”五個大字,和西王母一起種瞭一棵槐樹,作為紀念。然後,姬滿繼續西進到大曠原(今中亞細亞的吉爾吉斯草原),采集瞭許多禽異獸後,返程東歸,回到鎬京。

    姬滿西巡歷時兩年多,行程35000多裡,是歷史上偉大的壯舉。沿途經過許多邦國,受到各地人民的熱情招待。這說明我國的地域當時已經相當遼闊,中原的華夏族和西部各族之間,很早就相互友好,關系密切,共同創造著中國的文明。

    姬滿病死於南鄭(今陜西省渭南縣)祗宮。

    姬滿病死後的廟號為穆王。

周共王

    共王,名姬黳扈,生卒年不詳。穆王子,穆王死後繼位。在位12年,病死,葬於畢原。

    姬黳扈繼位時,國傢因穆王遠遊,耗費瞭巨量財富,弄得國傢財政十分空虛,經濟上漸漸難以支持。但是,在許多場合又不得不維持著天子的架子。如為瞭表示賞罰分明,共王不得不將都城附近的土地陸繼分封給諸侯和大夫,使自己直接支配的地域越來越小,收入越來越少。周王朝開始衰落下去。

    姬病死後的廟號為共王。

周懿王

    懿王,名姬堅,生卒年不詳,共王子,共王病死後繼位。在位10年,病死,葬處不明。

    姬堅生性懦弱,繼位後政治日趨腐敗,國勢更加衰落,由於西戎屢次進攻,他被迫將都城遷往槐裡(今陜西省舉平縣東南)。

    姬堅死後的廟號為懿王。

周孝王

    孝王,名姬辟方,生卒年不詳,共王弟,懿王叔。懿王病死後奪位。在位10年,病死,葬處不明。

    懿王病死,理應由太子姬燮繼位,但是太子懦弱無能,能幹的姬辟方就乘機奪取瞭王位。

    姬辟方即位後,一心試圖復舉周朝。他先振興軍力,在汧水、渭水之間的草原上開辟瞭一個大牧場,用重金招募行傢來養馬。有個應募者名叫非子,養的馬匹匹膘肥腿壯,一年下來,馬的匹數增加瞭一倍多,姬辟方十分滿意,就將秦地幾十裡的土地封給他,做瞭附庸於鄰近大諸侯的小國國君,這就是日後統一中國的秦朝的發源地。但姬辟方沒有能等到實現振興周室的理想,就病死瞭。

    姬辟方死後的廟號為孝王。

周夷王

    夷王,名姬燮,生卒年不詳。懿王子,孝王侄孫。孝王死後繼位。在位30年,病死,葬處不明。

    姬燮,原為懿王太子,懿王死,就由他繼位,但他懦弱無能,被懿王叔孝王奪取瞭王位。孝王病死,諸侯又依據父子子繼的定例,扶立他為帝。

    姬燮對諸侯十分感激,一改以前天子站在堂上受諸侯禮拜的慣例,變為朝見時步下堂來和諸侯相見,天子的威嚴瞭就大為下降。他在位朝間,被穆王遷居太原一帶的犬戎不斷地反叛,姬幾次派兵征討,都未能根除。

    姬燮繼位後的第三十年,病倒,立子姬胡為太子。 翌年姬病死。

    姬燮死後的廟號為夷王。

周厲王

    厲王,名姬胡(?--前828年),夷王子。夷王病死後繼位。在位37年,在“國人暴動”中被驅逐出都城,後淒涼病歿於彘(今山西省霍縣),葬於彘。

    姬胡繼位後,認為父親夷王在位時,對諸侯大夫過於寬和,決心以嚴酷的手段來懾報臣下。不久,他就借故烹殺瞭齊哀公。

    姬胡又貪財好利,千方百計地搜刮人民。有一個臣子叫榮夷公,教唆厲王對山林川澤的物產實行“專利”,由天子直接控制,不準平民(國人)進山林川澤謀生。姬胡聽瞭很中意,置大臣的規勸和平民的反對於不顧,推行瞭“專利”。

    平民被斷瞭生路,怨聲四起,紛紛咒罵。姬胡又派瞭一個佞臣衛巫於監視百姓,將許多不滿“專利”的平民捕來殺死。後來連不少沒有發過怨言的平民也被殺死。弄得親友熟人在路上遇到瞭都不敢互相招呼,隻能看上一眼,使都城變得死氣沉沉。姬胡卻還自以為得計,得意洋洋地說:“我自有辦法叫百姓不敢誹謗我。”大臣召公勸戒說:“這樣堵住人民的嘴,就像堵住瞭一條河。河一旦決口,要造成滅頂之災;人民的嘴被堵住瞭,帶來的危害遠甚於河水。治水要采用疏導的辦法,治民要讓天下人暢所欲言,然後采納其中好的建議。這樣,天子處理國政就少差錯瞭。”姬胡聽瞭不以為然地說:“我是堂堂天子,那些無知的愚民隻能遵從我的命令,怎麼能讓他們隨便議論!”仍然一意孤行,實行暴政。

    公元前841年的一天,都城四郊的國人自發地集結起來,手持木棍,農具作武器,從四面八方撲向都城的王宮,要向姬胡討還血債。姬胡聽到由遠而近的憤怒的呼喊聲,忙命令調兵鎮壓。臣下回答說:“我們周朝寓兵於農,農民就是兵,兵就是農民。現在農民暴動瞭,還能調集誰呢?”姬胡這才知道大禍臨頭,匆忙帶著宮眷步行逃出都城,沿渭水朝東北方向日夜不停地逃到遠離都城的彘,築室居住瞭下來。

    都城中的平民在大臣周公、召公的極力勸解下,終於平息瞭一些怨恨,紛紛離去。周公和召公根據貴族們的推舉,暫時代理政事,重要政務由六卿合議。這種政體,稱為共和(一說由共伯和代行天子職務)。

    這一次以都城四郊的平民為主體的暴動,歷史上稱為“國人暴動”。這一年,歷史上稱為“共和元年”。

    由於《史記》一書由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開始系年記事,因此國人暴動、厲王被逐、“共和行政”建立的這一年,就被視為中國歷史有確切年代記載的開始。

    “國人暴動”有力地打擊瞭西周奴隸制王朝,動搖瞭西周奴隸主的統治,西周更快地衰落瞭下去。逐步出現瞭分崩離析的局面。

    姬胡逃到瞭彘後,派臣子凡伯回都城鎬京探聽消息。凡伯見暴動已經平息,就和周公、召公商議,準備接姬胡回都復位。但是,人民對姬胡十分憎恨,堅決不允許他回來。周公、召公怕再次觸怒人民,激起暴動,被迫打消瞭這個念頭。凡伯回到彘奏明情由,姬胡無可奈何,隻好在彘定居。彘在汾水之畔,周人因此又稱姬胡為汾王。姬胡到瞭這步田地,一切天子的享受都失去瞭,每年僅僅由周公、召公派人送些衣服、日用品給他維持生計。他想起昔日的尊榮,鬱悶不解,淒涼地度過瞭14年後病死。

    姬胡死後的廟號為厲王。

周宣王

    宣王,名姬靜(公元前?--前782年)。厲王子,厲王死後繼位,在位46年,中風而死。葬處不明。

    姬靜,厲王子,厲王在位時被立為太子。國人暴動時,他聞聲逃入召公府宅避藏。國人發現,趕來包圍瞭府宅,要召公要他交出來。召公盡力勸說國人饒恕太子,國人不允,擁入宅中搜捕。召公趕入內室,命他自己的兒子與太子對換服裝,忍痛將兒子推出來交給瞭國人。國人不辨真假,當即將假太子揍死後離去。姬靜就冒充召公的兒子隱藏瞭下來。厲王病死後,周公、召公利用迷信平服瞭民怒,扶姬靜繼位。

    姬靜出於患難之中,以父王的下場為戒,在繼位初期能虛心謹慎,勤理國政。在政治上,他不獨斷專行,有事同臣下商議。當時鑄的一件銅器“毛公鼎”上記載著他的話,說凡他發出的政令,必須有毛公的簽字才有效;他又整頓吏治,申令各級官吏不利貪財、酗酒、欺壓百姓。在經濟上,他取消瞭厲王時期的專利政策,放寬對山林川澤的控制;他一上臺就宣佈廢除奴隸制的籍田制,允許將公田分給奴隸耕種而收取實物。在軍事上,為瞭解除自西周中期以來四周少數民族不斷內犯的軍事威脅,也為瞭轉移國內視線,他重振軍旅,命令尹吉甫、南仲等大臣統兵擊退瞭西北一些少數民族的進攻,征伐東方的徐戎、南方的楚和西方的戎。他還效法周武王、周成王分封諸侯,以拱衛王室。他將弟弟友封於鄭(今陜西省華縣東),就是日後的鄭國;將舅舅申伯封於謝(今河南省南陽縣內),稱為申侯。

    這些措施暫時緩和瞭內外矛盾,周王朝的統治呈現出一時鞏固的現象,被史傢稱為“宣王中興”。其實,在中興的表面現象下面,周王室的各種社會矛盾仍在發展。有的諸侯這時已不肯出力拱衛王室,有的甚至起兵叛亂。當時的銅器“禹鼎”上記載瞭原臣屬於周朝的噩侯,聯合東夷和南淮夷進攻周王室,直打到成周(今河南省洛陽市)附近,姬靜傾全國的兵力--西六師和殷八師進行抵抗,王師卻懼怕敵人面畏縮不前,最後不利不借助一些諸侯的力量,才勉強取勝。這說明周王朝軍隊的戰鬥力已經衰落瞭。到瞭姬靜在位的後期,對外戰爭屢遭失敗。公元前789年,王師伐薑戎,戰於千畝(今山西省介休縣南),王師喪失殆盡,姬靜幾乎被俘。

    姬靜到瞭晚年,漸漸固執已見,不納忠諫。為瞭顯示自己的威風,他硬逼魯國廢長立幼。魯人不服,他就興兵討伐,使魯國幾世陷於混亂,並且破壞瞭周朝傳位於嫡長子的宗法制度,引起瞭同姓諸侯間的不睦,諸侯們對姬靜瞭更加不滿。在君臣之間,他瞭變得專斷無理。一次,大夫杜伯為瞭一件小事觸怒瞭姬靜。姬靜下令要殺死他,杜伯的老朋友左儒急忙上前諫阻。姬靜更加發怒,斥責說:“你隻知有朋友,不知有國君,是何道理”。左儒答說:“國君有理,臣應當順從國君;朋友有理,臣應該支持朋友。現在杜伯並沒有罪過,不應該問斬,所以,臣勸諫大王勿殺杜伯。”姬靜惱怒說:“我偏要殺他,你又能怎麼樣?”左儒說:“臣願陪杜伯同死。”姬靜說:“我偏偏不讓你死,看你怎麼樣去和他同死”。說罷,喝令左右把杜伯推出去斬瞭。左儒又氣又羞,回到宅第自刎而死,引起瞭臣下的驚恐和混亂。

    事後,姬靜冷靜下來,感到自己未免太過分瞭,暗暗悔恨,又不好明說,以致寢食不安,得瞭一種怔忡癥。不久,姬靜病情好轉瞭些,帶著臣下外出遊獵,借以散心,遊獵中,他忽然在車上大叫一聲,往後就倒,昏迷瞭過去。左右慌忙將他送回宮中,幾經醫治無效,幾天後死去。後來,就流傳開一種說法,說姬靜打獵時,忽然看見杜伯從路的左邊鉆出來,身穿紅衣,頭戴紅冠,手持一張紅弓,搭上一支紅箭,射中瞭姬靜的要害,奪去瞭他的性命。這自然是迷信之言。姬靜可能是死於中風,也有人說他是由於征戰失利,憂鬱而死。

    姬靜死後的廟號為宣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