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蘇妲己簡介

蘇妲己簡介

   商紂王後——蘇妲己

  每個王朝的滅亡,幾乎都與一個女人有關,上古的夏、商、周三代也不例外。夏桀時的龍涎,商紂王時的妲己,周幽王時的褒發姒。

  傳說周幽王為博褒姒的一笑,亂舉烽火,導至西周的滅亡,留下傾國傾城的無窮思索,至今陜西驪山距華清池不遠還保留有烽火臺的古跡。

  事實上,歷史上這類女子多被冤枉,商紂王時的妲妃也算一個,把一個政權的滅亡完全算到一個女人的頭上是欠公允的。

  妲己這個女人是隨著《封神榜》的流傳而為人所熟知的。《封神榜》上說她艷如桃李,妖媚動人,是千年狐貍精幻化成人,蠱惑紂王荒淫誤國。周人滅商後,欲殺此妖姬,因被其美色所眩迷,舉刀手軟而不忍下手,最後在周武王的正氣威迫下,終於現出原形,而被薑子牙擒住斬首瞭。

  《封神榜》屬於神話小說,還有許多稗官野史,傳說妲己是一個蛇蠍美人,千古淫惡的罪魁禍首,具體的事實約有這麼四條:

  第一,紂王為瞭討好妲己,派人搜集天下奇珍異寶,珍禽奇獸,放在鹿臺和鹿苑之中,每每飲酒作樂,通宵達旦。

  第二,嚴冬之際,妲己遙見有人赤腳走在冰上,認為其生理構造特殊,而將他雙腳砍下,研究其不怕寒凍的原因。

  第三,妲己目睹一孕婦大腹便便,為瞭好奇,不惜剖開孕婦肚皮。看看腹內究竟,枉送瞭母子二人的性命。

  第四,妲已慫恿紂王殺死忠臣比幹,剖腹挖心,以印證傳說中的“聖人之心有七竅”說法,結果什麼也沒能看得出來。

  此外根據正史的記載,是紂王征伐有蘇部落(今海南溫縣),俘獲到美艷的妲己為妾,紂王非常寵愛她,為她作酒池肉林,天天與她酣飲作樂,更設炮烙之刑,使人裸體相逐,妲己於是大樂。到武王代紂,斬妲己頭,懸在小白旗上示眾。

  以上的種種記載及傳說,久已傢喻戶曉,深植人心,一直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考古學傢在河南省安陽縣小屯村,挖掘出土許多殷商時期的遺物,其中的玉器,銅器,尤其是龜甲與獸骨上所刻的大量文字與“卜辭”,使得我們對周代以前歷史狀況的認識,遠較孔子、司馬遷當時所能接觸的資料為多時,才對妲己和紂王的真實面貌,有瞭接近事實的評估。

  首先,“紂王”並不是正式的帝號,是後人硬加在他頭上的惡謚,意思是“殘又損善”。再莫名其妙的人,也不會如此不堪地往自己的臉上抹灰吧!他正確的名稱應該是商代的第三十二位帝王子辛,也叫“帝辛”。

  其次,帝辛暮年熱衷於聲色之娛與酒食之樂是事實,虐殺比幹也有確切的記載,然而砍掉赤腳在冰上行走的人的腳,以及剖開孕婦的肚皮就有些難以令人置信瞭,特別是“唯婦人之言是聽“這一條罪狀,根本不切實際,因為商人頗重迷信,任何重大舉措,都要求神問卜來決定吉兇休咎,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確切記載的,妲己能夠影響的力量,實在微乎其微。

  再說帝辛性情剛猛,好自用,不喜聽人擺佈,妲己隻能算是他晚年生活的伴侶,談不上言聽計從,幹涉到商朝的政治策略;倘若妲己在被帝辛寵幸的那些年月之中,具有政治權力,何以有蘇氏的一族人,始終就沒有能夠得勢呢?妲己的惡名是周人宣傳的結果。

  帝辛二十歲嗣位,當時商朝開國已經三百年瞭,國力雄厚。物阜民豐,帝辛血氣方剛,孔武有力,能手格猛獸,神勇冠絕一時,又能言善辯,還兼通音律,性好美色,更剛愎自用,於是憑豐沛的國力與自己過剩的精力,大舉向東南方發展,征服瞭土地肥沃的人方部族(今日的淮河流域),從而拓地無算,國威遠播。

  他在位的第四十年,也就是公元前1047年,他又對有蘇部落發動進攻。這時他已是六十開外的人瞭。征伐有蘇部落,載回的戰利品之一就是妲己,當時帝辛已經垂垂老矣,而妲己正值青春少艾,骨肉婷勻,眉宇清秀,混身充滿瞭幾近爆炸性的火熱氣韻,加上遊牧民族那種粗擴而開放的氣質,迅速地在帝辛的內心深處,重新點燃起他生命的火焰。

  當時的商朝,已經從遊牧社會進入農牧社會,十分迷信鬼神巫卜為瞭酬神祭把,時常載戰載舞,飲酒歡唱,甚至作長夜之飲,幾至醉死,宮廷如此,民間也是這樣。

  妲己進入帝辛的生活領域時,正是商朝國力如月中天的時候,那時新的都城正在風光明媚,氣候宜人的朝歌(今河南湛縣)建造起來,四方的才智之士與工匠,也紛紛向朝歌集中,形成瞭空前的熱鬧與繁榮。離宮別館,次第興築,狗馬奇物,充盈宮寶,以酒為池,懸肉為林,絲竹管弦漫天樂音,奇獸俊鳥遍植園中,從此戎馬一生的商紂王帝辛,終於在妲己這個小女人的導引下,寄情於聲色之中。

  就在帝辛寵愛妲己時,在陜西渭水流域的周部落逐漸發展壯大,周部族原是夏朝後稷的後裔,早在古公時代,便有瞭東下圖商的企圖,《詩經》中的《魯頌》中有這麼一段;

  “後稷之孫,實維大王,居歧之陽,實始鎮商。”

  事實上對付強大的商朝,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一直傳到姬昌,力行仁政,國力日盛,附近的部族都非常信眼,才開始沿黃河東下,把觸角伸向商都朝歌。

  姬昌也就是後世所稱的周文王,他的長子伯邑考曾因前往朝歌朝覲時,竟然感於妲己的美色,展開熱烈的追求行動,因而觸怒帝辛,把他剁成構醬,賜食姬昌,並把姬昌囚禁在安裡兩年,由於周部族的臣子們多方營救,並向帝辛納賄,才獲得釋放,種下瞭深仇大恨。

  在往後的日子裡,帝辛的臣子們似乎都刻意地在經營東南一帶的廣大地區,而忽略瞭雄踞兩北的周氏族,姬昌首先並吞瞭涇、渭平原上的密須、阮等部落;更越過黃河,征服瞭黎、刊等部落,黃河以南的虞、芮等部落也已望風歸附,用人的勢力漸漸威脅到商的中心地區。

  周人的首都由歧地遷到渭南的豐邑(今陜西鄂縣),一面整軍經武,一面展開對帝辛的宣傳攻勢,重點放在污蔑妲己與醜化帝辛上。說妲己是一個驕奢淫逸的妖孽、心腸毒辣的蛇蠍美人;說帝辛好大喜功,不恤民命、殘酷昏淫的暴君,歸結到“唯婦言是用”的傀儡。

  姬昌死亡,由他的第二個兒子姬發繼位,他的第四個兒子姬旦(周公)有賢德,多才藝,對於政略的掌握和戰略的運用都十分嫻熟,爭取馬國、離間商朝君臣、爭取民心與鼓舞士氣,自封其二哥姬發為周武王,貶抑帝辛為商紂王,並宣佈帝辛的十大罪狀,於是聯合天下諸侯,以堂堂之陣,正正之旗,進軍商朝的新都朝歌。

  帝辛的哥哥微子衍率領一批東南靈人組成的軍隊,把周武王的聯軍拒於朝歌以外四十裡的牧野(今河南汲縣),周人望見商軍整齊的陣容和精良的裝備,先是為之膽怯不已,想不到這些夷人組成的軍隊,忽然一夜之間嘩變,用人居然不費吹灰之力,長驅直入,兵臨朝歌城下,帝辛眼看大勢已去,舉火自焚而死。

  據司馬遷的說法是:紂王自焚而死,妲己為周武王所殺。另外《世說新語》中引孔融的話說,周師進入朝歌以後,妲己為周公所得,後來成為周公的侍姬,這可以從周師進入朝歌以後,再也沒有貶抑妲己的話語,得到一些側面的證實。

  周文王和周武王立誓要滅掉商朝,是基於政治發展與私人仇恨所產生的態度,醜化妲己隻是一種政治手段。商朝的滅亡是因為大力經營東南,重心已經轉往長江下遊地區,使得中原一帶空虛,周人才得以乘機蹈隙,硬是把商朝的亡國,推到一個女人身上,就常識的觀點看,也是很難使人茍同的。

  頂多隻是蘇妲己入宮以後,由於爭寵而與其他的妃嬪引起紛爭,那些失寵的妃子各有氏族背景,因而加深瞭紂王與諸侯小國之間的沖突而已;如果硬要說蘇妲已是亡國的禍水,未免太高估瞭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