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諸葛亮簡介

《前出師表》分析 

[三國·蜀]諸葛亮

【作者小傳】諸葛亮(181-234),字孔明,瑯玡陽都(今山東省沂水縣南)人。東漢末年,他避亂隱居在南陽隆中(今湖北省襄陽縣西),“躬耕隴畝”,自比管仲、樂毅。漢獻帝建安十二年(207),劉備屯兵新野(今河南省新野縣),慕名前去邀他出來輔佐自己,凡三次才得相見。初次見面他就向劉備提出要取得荊、益二州為基業,東連孫權,北抗曹操的方針,這就是著名的“隆中對”。從此,他就輔助劉備,從事光復漢室的大業。章武三年(223),劉備在猇亭戰敗,病死白帝城,臨終把後事囑托給諸葛亮。後主劉禪繼位後,蜀國軍政大事,一應由他裁決。於是與孫吳重修舊好,結為盟國;親征孟獲,平定南中;整頓內政,充實軍資,做好北伐中原的準備。建興五年(227),北上屯駐漢中,連年北征,“攘除奸兇,興復漢室”,直至公元二三四年,病死渭濱軍中,興復之業始終未能成功。
蜀漢滅亡後不久,陳壽纂集諸葛亮的遺文,編成《諸葛氏集》,凡二十四篇。但根據《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所列載的篇目看,許多篇現已不復存在。今傳各種諸葛亮集,系後人從史傳中采輯而成。

   【題解】《前出師表》出自《三國志·蜀志》本傳。當時為建興五年,蜀漢已從劉備殂亡的震蕩中恢復過來,外結孫吳,內定南中,勵清吏政,兵精糧足;諸葛亮認為已有能力北伐中原,實現劉備匡復漢室的遺願。於是,決意率軍北進,準備征伐曹魏。臨行上書後主劉禪,強調自己為報答先帝的知遇之恩和臨終托咐,以“討賊興復”作為自己的職責,並規勸後主采納忠言,和輯臣吏,勵志自振,使他能專心一致於北伐大業。
“表”是古代文體的一種,專為臣下對君王進行陳述求請時使用,類似的還有“章”、“奏”、“議”等。本文表達瞭作者審慎勤懇、以伐魏興漢為己任的忠貞之志和誨誡後主不忘先帝遺願的孜孜之意,情感真摯,文筆酣暢,是古代散文中的傑出小說詩歌文學作品。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1],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2],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3]!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4],欲報之於陛下也[5]。誠宜開張聖聽[6],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7];不宜妄自菲薄[8],引喻失義[9],以塞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10],俱為一體,陟罰臧否[11],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12],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13],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禕、董允等[14],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能裨補缺漏[15],有所廣益。將軍向寵[16],性行淑均[17],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18],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19]。愚以為營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睦[20],優劣得所。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21];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22]。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23]!侍中、尚書、長史、參軍[24],此悉貞亮死節之臣[25],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佈衣,躬耕於南陽[26],茍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27]。先帝不以臣卑鄙[28],猥自枉屈[29],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30]。後值傾覆[31],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32],爾來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33]。
受命以來,夙夜憂嘆,恐托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34];故五月渡滬[35],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36],攘除奸兇[37],興復漢室,還於舊都[38]。此臣之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禕、允之任也。
願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禕、允等之慢[39],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以咨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
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

——選自中華書局版《諸葛亮集》
  
   
先帝創建王業還未完成一半就中途死去,現在天下三分鼎立,蜀漢是那麼疲乏困頓,這真是有關生死存亡的時刻呵!然而朝庭裡侍奉衛護陛下的大臣們,在內毫不懈怠;忠貞的將士,在外奮不顧身,那是因為大傢在懷念先帝對他們不同一般的賞識,要向陛下表示報答之情啊!陛下實在應該廣泛地聽取大傢的意見,以此來光大先帝留下的德行,也使大臣們堅貞為國的正氣得到發揚;不可輕率地自己看輕自己而不加振作,言談訓諭時有失大義,以致把臣民向您盡忠規勸的言路也阻塞瞭。
內庭侍臣和相府官吏,都是一樣為陛下效力的,凡是有所獎懲,不應該有差異。如果有做壞事觸犯法令科條或忠心做好事的,應該交由有關官員評審應受什麼處罰或受什麼賞賜,以此來顯示陛下處事的公正賢明;不可有所偏袒,使得宮中府中法令不一。
 郭攸之、費禕、董允等,這些侍衛之臣,都是善良誠實的人,心志都是忠貞純正的,所以先帝選拔出來留給陛下任用。臣下認為宮庭中事,無論大小,全都要詢問他們,然後再執行,必定能夠補救疏漏,擴大效益。
向寵將軍品性善良公正,通曉軍事,當初曾被任用過,先帝稱贊他是個能人,所以大傢醞釀著要推舉他做中部督。臣下認為禁衛部隊的事務,無論大小,全都由他過問,一定能使軍隊協調齊心,處置合宜,各得其所。
   
   親近賢良的臣子,疏遠奸佞小人,前漢因此而興旺強盛;親近小人,疏遠賢良的臣子,後漢因此而衰敗覆滅。先帝活著的時候,每逢與臣下議論到這件事,沒有不對桓、靈二帝的作為表示痛恨而發出嘆息的。侍中郭攸之、費禕,尚書令陳震,長史張裔,參軍蔣琬,都是堅貞坦誠,能以死報國的臣子,希望陛下親近他們,信任他們;這樣漢傢天下的興旺,可以數著日子來等待瞭。
   
臣下本來是個平民百姓,在南陽耕田為生,隻求在亂世中能保全生命,不想向諸侯謀求高官厚祿和顯赫的名聲。先帝不因臣下低賤和少見識,不惜降低身份而三顧茅廬,向臣下詢問天下大事。因此臣下為之感動,就答應為先帝效力。後來戰事失敗,臣下在敗亡之際,接受瞭挽救危局的重任,到現在已有二十一年瞭!先帝知道臣下處事謹慎,所以在臨死時把輔助陛下興復漢室的大事交付給臣下。
  
   接受先帝遺命以來,日日夜夜擔心嘆息,唯恐所托無所成就,從而有損先帝明於鑒察的聲名;所以臣下在炎熱的五月渡過瀘水,深入到不毛之地。現在南方已平定,兵員裝備已充足,該帶領三軍,北進克復中原。也許可以竭盡棉力,掃除兇殘的奸賊,光復漢傢江山,使長安、洛陽仍舊成為大漢王朝的首都。這就是臣下用來報答先帝,效忠於陛下的職責。至於權衡得失、掌握分寸,向陛下進忠言,那是郭攸之、費禕、董允他們的責任瞭。
   
   希望陛下把討伐曹魏,興復漢室的大事交付給臣下,如果無所成就,就治臣下的罪,來稟告先帝在天之靈。如果沒有勸勉陛下發揚聖德的忠言,那就要追究郭攸之、費禕、董允等人的怠惰之罪,公佈他們的過失。陛下也應該自作打算,探求高明的道理,瞭解並接受忠正的言論,牢牢不忘先帝的遺願,臣下這就感恩不淺瞭。

而今快要去遠征,面對表文,不禁流下淚來,真不知自己說的是什麼。
(江建中)

   
【註釋】
[1]先帝:指蜀昭烈帝劉備。崩殂(cú粗陽):天子之死曰“崩”;殂,也是死的意思。[2]益州:漢行政區域十三刺史部之一,地有今四川省,甘肅省和陜西省一帶,當時治所在成都。疲敝:貧弱。[3]誠:確實是。秋:時候,日子。古人多以“秋”稱多事之時。[4]蓋:發語詞。[5]陛下:對皇帝的稱詞,表示不敢直接面對皇帝,而通過陛階下的侍從轉致的意思。[6]聖:古時對皇上的尊稱。[7]恢弘:發揚使之擴大。[8]妄自菲薄:毫無理由地自己輕視自己。[9]失義:失當,不合大義。[10]宮中:指宮庭內朝中的親近侍臣,如文中的侍中、侍郎之類。府中:指丞相府中的官吏,如文中的長史、參軍等。[11]陟(zhì秩):升官進位。臧否(zāng pǐ臟匹):好壞、善惡。[12]犯科:觸犯法律中的科條。[13]有司:有關的專管官署或官吏。[14]侍中、侍郎:都是皇帝左右的親近侍臣,不僅隨從出入,還備顧問。侍郎,即黃門侍郎。郭攸之:南陽人,性和順,先後與費禕、董允同為侍中。費禕(yī衣):字文偉,江夏鄳(盲men)人,後主即位時為黃門侍郎,後遷侍中,位至大將軍,錄尚書事。延熙十年,被魏降人郭偱刺死。董允:字休昭,後主即位時為黃門侍郎,尋遷侍中,以能抑制宦官黃皓,對後主多有匡助,以侍中兼尚書令。[15]裨(閉b涸鮃妗#?6]向寵:蜀大臣向朗的兄子,後主時先後任中部督和中領軍。[17]淑均:善良公平。[18]試用於昔日:指向寵曾隨劉備伐吳,秭歸兵敗,唯他的營壘得到保全。[19]舉寵為督:當時蜀大臣擬推舉向寵為中部督,主管宮廷禁軍的事務。[20]行陣:指部隊。[21]先漢:猶言前漢,西漢。[22]後漢:指東漢。[23]桓:東漢桓帝劉志。靈:東漢靈帝劉宏。[24]侍中:指郭攸之和費禕。尚書:協助皇帝處理公文政務的官吏,此指陳震。長史:丞相府主要佐官,此指張裔。參軍:丞相府主管軍務的佐官,此指蔣琬,諸葛亮死後繼為尚書令,統領國事。[25]貞亮:堅貞誠實。亮,忠誠坦白。[26]南陽:漢郡名,治所在宛(今河南省南陽市)。[27]聞達:有名聲。[28]卑鄙:地位低下,少見識。[29]猥(wěi偉):謙詞。謙卑地。枉屈:屈尊的意思。[30]驅馳:喻為人效勞。[31]值:遇上。傾覆:指建安十三年(208),曹操南侵荊州時,劉備在當陽長阪被擊破一事。[32]這兩句指劉備當陽兵敗,退至夏口(在今湖北省武漢市),派諸葛亮到孫權處求助,開始孫劉的第一次聯合。[33]寄:托付。這句指劉備東伐孫吳,在秭歸被吳將陸遜擊敗,退居白帝。章武三年(223)四月,劉備病死永安宮(故址在今四川省奉節縣東),臨終托孤於諸葛亮,要他輔助後主劉禪,討魏興漢。[34]傷:有損。[35]五月渡瀘:建興三年(225)南中諸郡反叛,諸葛亮率軍出征,渡過瀘水,平定南中四郡。瀘,瀘水,即金沙江。[36]駑鈍:這裡以劣馬(駑)和不鋒利的刀(鈍)來比喻才能的平庸。[37]奸兇:指曹魏。[38]舊都:指漢朝曾建都的長安和洛陽。[39]慢: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