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郃簡介

張郃

    張郃(?—231年),字俊乂,河間鄚縣(今河北任丘北)人,三國時期魏國名將。與張遼、曹仁、夏候淵、徐晃並稱曹操手下五大良將。

    東漢末年,張郃應募參加瞭鎮壓黃巾起義的作戰,為軍司馬,後屬冀州牧韓馥。初平二年(191),袁紹取冀州,韓馥戰敗,張郃率兵歸附袁紹,任校尉。後因拒幽州割據勢力公孫瓚有功,升寧國中郎將。

    建安五年(200),袁曹兩軍相持於官渡,十月,兩軍處於決戰的關鍵時刻。袁紹派淳於瓊率萬餘人護送軍糧,集中於袁軍大營後方40裡的烏巢(今河南中牟境)。曹操留將軍曹洪、謀士荀攸守營,自率5000步騎兵,攜帶柴草,人銜枚馬縛口,打著袁軍旗號,趁夜從小道疾馳烏巢,立即包圍袁軍營寨,從四面縱火圍攻。袁軍毫無戒備,一片混亂,至拂曉時,淳於瓊見曹軍兵少,集結部隊,出營佈陣,企圖反撲。曹操率軍迅猛沖擊,淳於瓊退回營中。

    袁紹在此危急關頭,堅持要先攻下曹軍官渡大營,以斷其歸處(今河南封丘西)。張郃認為:“曹公兵精,往必破瓊等;瓊等破,則將軍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 。”謀士郭圖卻說:“郃計非也。不如攻其本營,勢必還,此為不救而自解也。”張郃又說:“曹公營固,攻之必不拔,若瓊等見禽,吾屬盡為虜矣”(《三國志·魏書·張郃傳》)。袁紹固執已見,沒有采納張郃正確的建議,置烏巢於不顧,隻派少數兵力援助淳於瓊,仍督率部眾強攻曹營,不能攻克。當增援的袁軍迫近烏巢時,曹操堅持拒絕部下分兵阻擊的建議,嚴令士兵拼死沖殺,全力攻破淳於瓊營寨,斬殺淳於瓊,將屯積的全部糧草和車輛焚毀,曹軍乘勝還師。當烏巢糧草被燒的消息傳至官渡前線,袁軍軍心動搖。

    郭圖聞訊大為羞愧,為推卸責任,誣讒張郃道:“郃快軍敗,出言不遜”(《三國志·魏書·張郃傳》)。張郃心中害怕,與與將軍高覽燒毀軍械,憤而投奔曹操。曹操聞張郃來降,大喜道:“昔子胥不早寐,自使身危,豈若微子去殷、韓信歸漢邪”(《三國志·魏書·張郃傳》)?遂拜張郃為偏將軍,封都亭侯。

    建安九年(204),張郃隨曹操攻克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大敗袁尚。建安十年(205年)又在南皮(今河北南皮北)消滅袁譚勢力。

    建安十二年(207年)秋,曹操為統一北方,開始遠征烏桓的作戰。曹操揮師北上,親率輕騎兵,晝夜兼程,疾速行軍,並以主力攀崎嶇小道,出盧龍寨,跋涉500餘裡,越白檀、平崗,進抵柳城(今遼寧朝陽西南)以東。張郃與張遼共為先鋒,最終大破烏桓,張郃因功升為平狄將軍。

    建安十四年(209年),廬江人陳蘭、梅成占據氐(今安徽崔山縣東北境)、六(今安徽六安縣北)反叛,對合肥形成威脅。曹操派於禁、臧霸等人討伐梅成,命張郃隨張遼討伐陳蘭,最終曹軍斬殺陳蘭、梅成,盡俘其眾,迅速穩定瞭兩地局勢。

    建安十六年(211年),以馬超、韓遂為首的十部聯軍,聚集10餘萬人馬,據守潼關抗曹。張郃隨曹操出征,在渭南之戰中大破關中軍,斬成宜、李堪等。馬超、韓遂逃往涼州(今甘肅及寧夏回族自治區等地)。同年,張郃率軍圍攻安定,擊降楊秋。

    建安十七年(212年)秋,馬超、韓遂餘黨梁興在鄜城(今陜西洛川東南)聚眾起事,攻掠左馮翊(治高陵,今陜西高陵),各縣官吏士紳紛紛逃到左馮翊郡城避難。梁興欲攻馮翊郡城,城中恐惶不安,有人提議,把郡府遷移到險要安全的地方。左馮翊鄭渾力排眾議,堅持加固城池,招募兵勇,積極備戰,並以政治攻勢瓦解敵眾,迫使梁興不敢侵犯左馮翊城,隻在鄜城駐紮。曹操及時派夏侯淵率張郃征伐梁興,並與鄭渾部會合,聯合進攻鄜城,攻破其城,擊斬梁興,殲滅其眾。

    建安十九年(214年)春,馬超在張魯支持下,為奪取涼州,卷土重來,包圍祁山(今甘肅西和東北)。楊阜、薑敘向駐守長安的護軍夏侯淵緊急求援。夏侯淵立即出兵援救祁山,張郃率5000步騎兵擔任先鋒,從陳倉小道而入,而夏侯淵親自督糧在後。張郃進至渭水,馬超率氐、羌數千眾迎戰張郃。馬超未戰便即敗走,張郃率軍收撿馬超軍遺下的器械。當夏侯淵到時,諸縣皆己投降。

    同年冬十月,曹操命夏侯淵率兵自興國(今甘肅秦安東北)討伐宋建。時宋建趁涼州戰亂,在枹罕(今甘肅臨夏西南)裂土稱王,自立年號,設置百官,獨霸一方30餘年。張郃隨夏侯淵圍攻枹罕,攻破其城,斬宋建。隨即張郃又率軍北渡黃河,進入湟中(今青海湟水兩岸地區),招降河西羌族各部落,遂平定隴右地區。

    建安二十年(215年)三月,曹操親統大軍進攻漢中(治南鄭,今陜西漢中)張魯,從秦嶺西側迂回至武都(治下辨,今甘肅成縣西北)氐族地區,再由側翼東向進擊漢中。途遇氐族武裝阻路,曹操派張郃、朱靈率5000兵擊退氐人。四月,曹操大軍從陳倉(今陜西寶雞東)出散關(今陜西寶雞西南)進至河池(今甘肅徽縣西北),氐族首領竇茂率部眾1萬餘人,據險抗擊。五月,曹操指揮大軍攻破竇茂軍,並進行屠殺,清除瞭進軍障礙。曹操旋即揮師南下,進軍至漢中通三巴的門戶陽平關(今陜西勉縣西),切斷瞭張魯西退的道路。十一月,張魯降,曹操回軍,留張郃與夏侯淵、徐晃等守漢中,以拒劉備。

    同年,張郃率兵南下攻掠巴西(今四川閬中)及巴東(今四川奉節東)兩郡,欲遷徙當地百姓到漢中,對益州構成瞭嚴重威脅。蜀代理偏將軍黃權指出,魏軍占漢中又攻掠三巴(益州北部三郡,巴郡、巴東郡、巴西郡),猶如將割斷蜀的股臂。於是,劉備任命黃權為護軍,率兵北上抵禦曹軍;派征虜將軍張飛為巴西郡太守,抗擊張郃。

    張郃軍進至巖渠(今四川渠縣東北)、蒙頭、蕩石(今四川渠縣八蒙山),與張飛軍相拒50多天,不分勝負。張飛遂率精兵萬餘,避開正面,出敵不意,由別道突襲張郃軍,誘迫張郃出戰,使其陷入狹窄山道之中,首尾不能相救,致遭慘敗,幾被殲滅。張郃丟棄戰馬,隻帶部下十餘人從山中小道逃出,率殘部退回南鄭。後任蕩寇將軍。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劉備進兵漢中。四月,劉備進至陽平關(今陜西勉縣西)。夏侯淵、張郃、徐晃等率軍阻擊。劉備派部將陳式襲擊馬鳴閣(今四川廣元北),企圖切斷曹軍後方通道,被徐晃擊敗。劉備遂親自率精兵萬餘人,分為十部,夜間猛攻張郃據守的廣石(今勉縣西)。張郃親自率兵與蜀軍進行搏鬥,劉備不能克,兩軍遂成相持態勢,劉備寫信給諸葛亮增調兵力。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正月,劉備率主力渡過沔水,順山勢隱蔽疾行,迂回到陽平關側後之定軍山(今陜西勉縣南),依據險要地勢,待機殲敵。夏侯淵為擺脫被動,率兵爭奪定軍山。討虜將軍黃忠居高臨下,發動迅猛沖擊,斬夏侯淵及刺史趙禺,曹軍大敗,退守陽平關東。

    當時魏軍新失主帥,怕為蜀軍所乘,三軍皆失色。司馬郭淮和督軍杜襲收斂散卒,號令諸軍:“張將軍,國傢名將,劉備所憚;今日事急,非張將軍不能安也”(《三國志·魏書·張郃傳》),遂推舉張郃繼夏侯淵為魏軍主帥。張郃出任,諸將皆受張郃指揮,軍心乃定。第二天,劉備欲渡漢水來攻。魏軍在漢水以北列陣,欲待蜀軍涉水半渡時進行反擊,為劉備識破,隔水相持而不渡。不久,曹操派使給張郃送來瞭指揮軍隊的符節。三月,曹操大軍經斜谷(今陜西眉縣西南)進入漢中,沿途派兵占據險要之地,欲尋劉備主力決戰。劉備采取據險避戰的辦法,始終不與曹操主力爭鋒。至五月,曹操無法取勝,下令撤出進攻漢中的全部軍隊,張郃還師屯兵陳倉(今寶雞東),漢中遂為劉備占據。

    黃初元年(220年),曹操去世,曹丕即魏王位,封張郃為左將軍,進封都鄉侯。十月曹丕稱帝,史稱魏文帝,又進封張郃為鄚侯。隨即奉命從曹真擊平安定(郡治今甘肅涇川北)的胡羌,並奉召與曹真進朝朝見。

    黃初三年(222年)九月,魏文帝督三路大軍進攻東吳。孫權為加強對戰略要地江陵(今湖北江陵)的外圍防禦,令建武將軍孫盛率兵萬餘進駐中洲(今湖北長江枝江沱水間),扼控長江水道。黃初四年(223年)正月,張郃奉西路軍主將上軍大將軍曹真之令率兵進攻中洲。孫盛抵擋不住,張郃遂占領中洲。

    太和元年(227),明帝曹睿即位,張郃奉命屯兵荊州,與司馬懿擊孫權部將劉阿等,追至祁口,破吳軍。

    太和二年( 蜀建興六年,228年)春,蜀丞相諸葛亮興師伐魏,一出祁山(今甘肅東南部山地)。派鎮東將軍趙雲、揚武將軍鄧芝占據箕谷(今陜西寶雞南),佯從斜谷道(今陜西眉縣西南)攻郿,以牽制魏軍主力。魏明帝曹睿派曹真率關右諸軍,在郡重兵設防。諸葛亮卻親率大軍攻祁山,天水、南安、安定等地相繼降蜀,魏朝野震恐。

    明帝曹睿集步騎5萬,親自坐鎮長安督師,派張郃迎戰蜀軍。時諸葛亮任用馬稷為主將,與張郃戰於街亭(當時戰略要地,今甘肅莊浪東南隴城鎮,一說今天水東南)。馬稷違背諸葛亮的部署,又不聽裨將軍王平勸阻,擅自放棄街亭,依山立寨,以為據高臨下擊魏軍勢如破竹。張郃乘機猛攻蜀寨,斷絕其水源,便蜀軍心離散,被張郃殺得大敗。馬稷喪失街亭,使諸葛亮的主力側翼受威脅,整個作戰計劃遭到破壞,隻得撤兵。蜀軍自街亭潰敗,唯王平約束部眾相互掩護撤退,張郃疑其有伏兵,未敢追擊。諸葛亮撤回漢中後,揮淚斬殺馬稷。張郃率軍將先前降蜀之地全部平定,居功至偉。

    明帝下詔說:“賊亮以巴蜀之眾,當(力虎)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三國志·魏書·張郃傳》)。

    時司馬懿在荊州訓練水軍,欲從沔江順流進入長江伐吳,明帝命張郃率關中諸軍去荊州受其節制。至荊州後,值冬天水淺,大船無法通行,於是又回軍屯駐方城。

    太和二年( 蜀漢建興六年,228年)十二月,諸葛亮乘吳、魏在石亭交戰,魏軍主力東進,關中兵力薄弱之機,第二次出兵攻魏,出散關(今陜西寶雞西南)圍陳倉(今陜西寶雞東)。諸葛亮以蜀軍數萬而陳倉守軍僅1000餘人,且判斷東線魏軍來援需時,遂實施強攻,雙方晝夜攻守相拒20餘日。時明帝派張郃出戰,並親至河南城置相酒送,還把三萬士兵及武衛、虎賁(皇帝的衛士)等精銳部隊交給張郃指揮。

    明帝問張郃:“遲將軍到,亮得無已得陳倉乎?”張郃知諸葛亮缺糧,不不能久攻,便答道:“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計亮糧不至十日”(《三國志·魏書·張郃傳》)。張郃日夜兼程,未到陳倉時,諸葛亮果已因糧盡撤退。明帝詔張郃部回京,升張郃為征西車騎將軍。

    太和三年(229年),蜀丞相諸葛亮第三次出兵攻魏,占據武都、陰平二郡。太和四年(230年),魏明帝決定興師伐蜀。八月,命曹真率主力由長安入子午谷,張郃出斜谷,大將軍司馬懿自荊州溯漢水出西城(今陜西安康西北),分三路會攻漢中。魏軍進軍途中,由於天降大雨,持續30多天,各處山洪暴發,道路阻絕,兵士死亡甚重,軍資大量損失,諸軍前進受阻。九月,魏明帝下詔令諸軍還師。

    太和五年(蜀漢建興九年,231年)二月,蜀漢丞相諸葛亮率軍進攻魏軍,四出祁山,並以木牛流馬運輸糧草。魏明帝張郃、雍州刺史郭淮等隨大將軍司馬懿進駐長安(今陜西西安西北),督軍防禦蜀軍。時張郃勸司馬懿分兵駐紮雍、郿兩地,以作大軍後鎮。但司馬懿不同意,說:“料前軍獨能當之者,將軍言是也。若不能當,而分為前後,此楚之三軍所以為黥佈禽也”(《晉書·宣帝傳》),於是司馬懿留部將費曜、戴陵率4000人守上邽(今甘肅天水),自率主力西救祁山。諸葛亮亦分兵一部繼攻祁山,自率主力迎擊司馬懿。郭淮及費曜等部襲擊蜀軍,被諸葛亮擊破,蜀軍乘勢搶先收割熟麥,獲得軍糧。司馬懿依險防守,蜀軍欲尋決戰不成而後撤。司馬懿率軍尾隨至鹵城(今甘肅天水南),張郃說:“彼遠來逆我,請戰不得,謂我利不在戰,欲以長計制之也。且祁山知大軍已在近,人情自固,可止屯於此,分為奇兵,示出其後,不宜進前而不敢逼,坐失民望也。今亮孤軍食少,亦行去矣”(《資治通鑒·卷第七十二》)。司馬懿不從,隨即又登山築營,與蜀軍相持。

    五月,魏軍諸將請求出戰,張郃乃奉命包圍祁山蜀軍何平部,攻而不克。而司馬懿自率軍攻諸葛亮,大敗而歸,退保營壘。六月,連天陰雨,軍糧運輸困難,蜀都護李嚴為推脫責任,假傳詔令,諸葛亮撤軍。司馬懿派張郃追擊,進至木門(今甘肅天水西南),蜀軍於高處設下埋伏,弓弩齊發,張郃右膝中飛矢而亡。

    張郃死後,追謚壯侯,其子張雄嗣,封郃張四子為列侯,並賜幼子為關內侯。

    點評:張郃戎馬一生40餘載,“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三國志·魏書·張郃傳》)。而張郃雖為武將,卻好儒學,很像東漢大將祭遵。皇帝曾下詔:“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軍外勒戎旅,內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耀湛為博士”(《三國志·魏書·張郃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