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甘寧簡介

甘寧

    甘寧,字興霸,巴郡臨江(今重慶忠縣)人,生卒年不詳,三國時期吳國大將。

    甘寧“少有氣力,好遊俠”(《三國志·吳書·甘寧傳》)。但他不務正業,他常聚合一夥輕薄少年,自任首領。他們成群結隊,攜弓帶箭,頭插鳥羽,身佩鈴鐺,四處遊來蕩去。當時,百姓一聽鈴響,便知是甘寧這幫人到瞭。

    甘寧在郡中,輕俠殺人,藏舍亡命,大有名聲。他一出一入,威風炫赫。步行則陳列車騎,水行則連接輕舟。侍從之人,披服錦繡,走到哪裡,哪裡光彩斐然。停留時,常用錦繡維系舟船,離開時,又要割斷拋棄,以顯示其富有奢侈。

    所在城邑的地方官員或那些跟他相與交往之人,如果隆重地接待,甘寧便傾心相交,可以為他赴湯蹈火;如果禮節不隆,甘寧便放縱手下搶掠對方資財,甚至賊害官長吏員。這種情況,一直持續瞭二十多年。後甘寧不再攻掠別人。他讀瞭一些書,鉆研諸子百傢之說,想有所作為,便率領八百多人,去依附劉表,留駐南陽。

    劉表是東漢末年頗有名氣的“八俊”之一,時為荊州刺史。但正如諸葛亮在《隆中對》裡分析劉表終不能守住荊州一樣,甘寧也發現劉表不習軍事,在當時天下不寧、群雄紛爭的形勢下,終將無成。這時,他聽說孫權在江東“招延俊秀,聘求名士,魯肅、諸葛瑾等始為賓客”(《三國志·吳書·吳主傳》),便決定前去投效。

    大約建安八年(203年),甘寧路經夏口(今湖北武漢),被江夏太守黃祖挽留,一留就是三年。黃祖留下甘寧,卻義以“凡人”相待。黃祖部下督蘇飛數次推薦甘寧,黃祖不但不加任用,反而派人去勾引甘寧部下,致使甘寧手下漸漸有人離去。甘寧明知黃相處不能再留,也想棄之而去,隻是沒有一條萬全的途徑,因而,獨自憂愁苦悶,無計可施。

    建安十二年(207年),孫權領兵西攻江夏,黃祖大敗,狼狽逃潰。甘寧將兵為其斷後。他沉著冷靜,舉弓勁射,射殺孫權的校尉凌操。孫軍不敢再退,黃祖性命這才得以保全。甘寧立下大功,可黃祖仍不重用,甘寧決計離去。

    蘇飛察知甘寧之意,邀請甘寧,置酒歡宴,酒酣之際,對他說:“我數次推薦,主上不肯任用您。日月流逝,人生幾何?應該早做長遠打算,尋一個知己,成一番大事!”甘寧停瞭一會,說:“我也想走,可惜沒有合適的機會。”蘇飛說:“我請主上派你去做邾(今湖北黃岡西北)長,那時,你可以自己決定去就。”甘寧非常高興。

    於是,蘇飛提出讓甘寧任邾長,黃祖同意。甘寧招回原來離去的一些手下,又聚集一些願意相從的人,帶著他們投奔孫瞭權。

    由於周瑜、呂蒙的推薦,孫權對甘寧十分器重,對待他如原來那些老臣一般。甘寧心情愉快,立即向孫權獻計:“今漢祚日微,曹操彌憍,終為篡盜。南荊之地,山陵形便,江川流通,誠是國之西勢也。寧已觀劉表,慮既不遠。兒子又劣,非能承業傳基者也。至尊當早規之,不可後操。圖之之計,宜先取黃祖。祖今年老,昏耄已甚,財谷並乏,左右欺弄,務於貨利,侵求吏士,吏士心怨。舟船戰具,頓廢不修,怠於耕農,軍無法伍。至尊今往,其破可必。一破祖軍,鼓行而西,西據楚關,大勢彌廣,即可漸規巴、蜀”(《三國志·吳書·甘寧傳》)。孫權很贊賞這一意見,堅定瞭用兵的決心。

    時張昭在座,對甘寧的意見不以為然。他說:“吳下業業,若軍果行,恐必致亂。”甘寧不客氣地反駁:“國傢以蕭何之任付君,君居守而憂亂,奚以希慕古人乎?”孫權見二人爭執,就舉杯向甘寧勸酒,並說:“興霸,今年行討,如此酒矣,決以付卿。卿但當勉建方略,令必克祖,則卿之功,何嫌張長史之言乎”(《三國志·吳書·甘寧傳》)。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孫權命甘寧西征江夏,果然擒獲黃祖,把他的部眾也全部擊潰俘獲。勝利後,孫權分拔一支部隊給甘寧指揮,屯兵當口。

    孫權攻破黃祖,曾做好瞭兩個匣子,用來盛黃祖和蘇飛的首級。蘇飛托人向甘寧求告。甘寧說:“就算蘇飛不說,難道我甘寧會忘記他的恩情嗎?”時孫權擺酒,為諸將慶功。甘寧走下席位向孫權叩頭,血淚交流,對孫權訴說蘇飛過去對自己的恩義,並且說明:“甘寧我如果不遇蘇飛,早已死填溝壑,當然也就不能盡忠報效您瞭。如今蘇飛罪當斬殺,我冒昧地向您求情,免他一死。”孫權感動,說:“我可以放過他,可是他若逃跑,怎麼辦呢?”甘寧擔保:“蘇飛免受斬殺,受您再生之恩,即使趕他走,他也不會離開,哪有逃跑之理!如果他跑瞭,就把我的首級代替他的裝入匣中!”孫權同意甘寧的請求,赦免瞭蘇飛。

    同年冬,曹操進兵荊州,甘寧跟隨周瑜在烏林大破曹操,立下瞭戰功。接著,又到南郡攻打曹仁,但未能攻克。甘寧獻策,由他率兵從小路取江陵上遊的夷陵(今湖北宜昌),以便東西夾擊曹仁,迫使其北撤。周瑜命他統兵前往,甘寧日夜兼程,果然一舉占領,於是,據守城中。

    曹仁見勢不妙,立即派五六千人去圍攻夷陵,企圖一舉奪回這一戰略要地。時甘寧手下隻有數百軍士,加上破城新增的兵員,也不過一千人左右。曹軍在城外搭設高臺,連續幾天,從上面向城中射箭,箭密如雨,軍吏膽戰心驚,唯甘寧談笑自若。甘寧派人出城向周瑜求援。周瑜采用呂蒙之計,率領眾將前來解除瞭夷陵之圍。曹仁部眾損失過半,連夜逃遁。途中又遭到截擊,丟失戰馬三百多匹。甘寧乘勝追擊,準備與曹軍決一雌雄。曹仁不敢再戰,全軍撤回北方。

    赤壁之戰後,周瑜、甘寧曾力勸孫權西取巴蜀。孫權猶豫不決,去征求劉備的意見。劉備早有占據巴蜀的打算,便巧妙地加以勸阻。孫權坐失良機,致使西蜀落入劉各之手,追悔莫及。

    後甘寧隨魯肅鎮守益陽(今湖南境內),抵擋關羽。時關羽兵盛,號稱三萬,並自選精兵五千人,在上遊十餘裡長的淺灘集結,聲稱要乘夜徒步過渡。魯肅召集諸將商議對策。甘寧當時有三百兵丁,說:“可復以五百人益吾,吾往對之,保羽聞吾欬唾,不敢涉水,涉水即是吾禽”(《三國志·吳書·甘寧傳》)。魯肅當下選一千人給他。甘寧連夜趕到上遊設防。關羽聞甘寧來,見對方有瞭準備便放棄瞭渡河計劃,而在岸上捆紮柴木作為軍營。後人則把此地稱為“關羽瀨”。孫權嘉獎甘寧的功勞,拜為西陵太守,統陽新、下雉兩縣。

    建安十八年(213年)正月,曹操率四十萬人馬攻濡須口(今安徽巢縣南),飲馬長江。孫權率兵七萬迎擊,派甘寧率三千人為前部督。孫權密令甘寧夜襲曹營,挫其銳氣,為此特賜米酒。甘寧選精銳一百多人共食。吃畢,甘寧用銀碗斟酒,自己先飲兩碗,然後斟給他手下都督。都督跪伏在地,不肯接酒。甘寧拔刀,放置膝上,厲聲喝道:“卿見知於至尊,孰與甘寧?甘寧尚不惜死,卿何以獨惜死乎”(《三國志·吳書·甘寧傳》)?都督見甘寧神色嚴厲,馬上起立施禮,恭敬地接過酒杯飲下。然後,斟酒給士兵,每人一銀碗。至二更時,甘寧率其裹甲銜枚,潛至曹操營下,拔掉鹿角,沖入曹營。曹軍大亂,甘寧趁亂,一馬當先,率兵殺出曹營,未損一兵一卒,全師而返。孫權大喜,賞甘寧絹一千匹,戰刀一百口,並增兵二千。曹操見難以取勝,駐瞭一個多月,便退回北方去瞭。從此,孫權對甘寧更加看重。

    建安十九年(224年)春天,曹操派朱光為廬江太守,屯駐皖城(今安徽潛山),大開稻田,生產軍機又派間諜秘密過江,招募誘惑都陽(今江西)的反對孫權的力量,妄圖裡應外合,進攻孫權。呂蒙得知情報後,向孫權建議:“皖城一帶,土地肥美,如果一季收下,曹操的力量勢必增強,如果連收幾季,必然釀成大患。依我之見,應該立即除掉。”孫權采納瞭這一建議,親征皖城。孫權問計於諸將。大傢都說,要攻下堅城,非堆土山,治攻具不可。呂蒙獨排眾議,說:“堆土山,治攻具,需費很多時日。那比曹軍援兵一到,攻下院城就難瞭。唯一的辦法是強攻,一舉拿下皖城。”呂蒙推薦甘寧為升城督。

    攻城時,呂蒙親自擂響戰鼓助威。甘寧手持練索,身先土卒,攀緣上城,最終攻下皖城,俘朱光。張遼聞迅,率援軍而至,到夾石(今桐城北),聽說皖城已失,隻得退去。戰後評功,甘寧功居第二,僅次於呂蒙,被拜為折沖將軍。

    甘寧“雖粗猛好殺,但開爽有計略,輕財敬士,能厚養健兒,健兒亦樂為用命”(《三國志·吳書·甘寧傳》)。

    建安二十年(215年),甘寧隨孫權攻打合肥。戰事不利,加之軍中瘟疫流行,隻得下令撤軍。大部隊已經撤出戰鬥。隻有呂蒙、蔣欽、凌統、甘寧以及車下虎士一千多人跟隨孫權駐在逍遙津(今安徽合肥東)北。

    曹操將領張遼偵伺嘹望,乘機率步騎發動襲擊,陳武戰死。孫權部將甘寧、呂蒙奮力抵擋、部將凌統率衛隊拼死撕殺,作戰中,甘寧引弓射敵,厲聲問戰鼓為何不響,壯氣毅然,勇冠一時。孫孫權目睹這一切,更增加瞭對甘寧的敬意。在甘寧等人的英勇抵抗之下,曹軍進攻的速度放慢。凌統率兵三百,保護孫權沖出重圍。孫權逃至逍遙津,時值河橋半拆,丈餘無板,孫權急策所騎駿馬騰越而過。將軍賀齊率3000人在逍遙津南接應,孫權才僥幸得免。戰鬥下來,除凌統外,三百士卒無一生還。

    凌統是凌操之子,而凌操是在攻打黃祖時被甘寧射死的。因有殺父之仇,凌、甘二人矛盾很深,甘寧因而也防備凌統,盡量避免和他見面。孫權命令凌統,不得與甘寧為仇。 一次,甘寧、凌統在呂蒙那裡聚會飲酒,酒酣耳熱,凌統起立舞刀,甘寧也站起來說:“我能舞雙戟!”呂蒙見二人有相鬥之意,便隔在中間,說道:“甘寧雖能舞,還是不如我舞得精妙。”於是,操刀挾盾,將二人分開。後來,孫權知道凌統不能忘卻父仇,就讓甘寧率兵改駐半州地方。但在大敵當前的關鍵時刻,二人能拋開私怨,團結對敵,這是難能可貴的。

    甘寧性情粗猛好殺。其廚房下一小童犯瞭過失。逃到呂蒙那裡,呂蒙怕他遭甘寧殺害,便把他藏匿起來,沒有馬上將他送回。後甘寧帶著禮物來拜謁呂蒙的母親,要升堂見母時,呂蒙才叫出那小童來還給甘寧,甘寧答應不殺他。可是,過瞭一會兒,回到船上,甘寧卻把小童捆在桑樹上,親自挽弓將他射死。然後,下令船上的人加固船的纜繩,自己解下衣服臥在船中。呂蒙大怒,鳴鼓聚兵,準備上船進擊甘寧。甘寧聽到動靜,故意躺著不起來。呂蒙的母親光著腳跑來勸阻呂蒙:“至尊待汝如骨肉,屬汝以大事,何有以私怒而欲攻殺甘寧?寧死之日,縱至尊不問,汝是為臣下非法。”呂蒙平日非常孝敬,聽瞭母親的話,心裡明白過來。他親自來到甘寧船上,笑著招呼:“興霸,老母待卿食,急上!”甘寧滿面羞愧,流著淚對呂蒙哽咽著說:“負卿”(《三國志·吳書·甘寧傳》)。於是,便去見呂蒙的母親,並跟呂蒙歡宴竟日。

    甘寧死時,孫權深深痛惜。

    甘寧性情意躁,易於激動,發怒時動輒要打人甚至殺人,而且有時不完全聽孫權的命令。但他勇敢堅毅,豪爽開朗,足智多謀,器重人才,輕財好施,關心部屬,士兵樂於從命。孫權善於用人,“不求備於一人”,能“忘其短而用其長”。在孫權手下,甘寧發揚瞭自己的優點和長處,成為三國時代有名的“鬥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