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祭遵簡介

祭遵

    祭遵(?—33年),字弟孫,潁川潁陽(今河南許昌)人。東漢大將,“雲臺二十八將”之一。

    祭遵少好經書,其傢雖富,但祭遵卻十分節儉,常穿破舊的衣服。其母去世,他親自背土,壘造墳塋。曾有部吏欺凌他,被他結交俠士殺死。開始,縣城中人認為他柔弱怯懦,此事之後,人們就都畏懼他的膽識瞭。

    劉秀在昆陽擊敗王尋,回軍經過潁陽。祭遵以縣吏的身份幾次進見。劉秀喜歡他的風度容儀,任命他為門下史。

    後來,他隨軍進攻河北,擔任軍市令。一次,有個伺侯劉秀的小郎犯瞭法。祭遵毫不客氣,當場處死瞭他。劉秀得知,十分惱怒,下令收捕祭遵,加以懲處。主薄陳副勸阻說:“明公常想讓眾軍整肅。現在祭遵執法毫無避忌袒護,正是助您教令諸軍的好機會。”劉秀這才赦免瞭祭遵,並任命他為刺奸將軍。事後,劉秀常對將領們說:“當備祭遵!吾舍中兒犯法尚殺之,必不私諸卿也。”(《後漢書·祭遵列傳》)不久,祭遵又升任偏將軍,隨從劉秀平定河北,因功受封為列侯。

    建武二年(26年)春,光武帝劉秀任命祭遵為征虜將軍,定封潁陽侯。讓他和驃騎大將軍景丹,建義大將軍朱祐,漢忠將軍王常,騎都尉王梁、臧宮等人進軍箕谷,攻打弘農(今河南靈寶東北)、厭新、柏華、蠻中的敵兵。作戰中,敵人的弩箭射到祭遵的嘴上,傷口流血不止。眾將見祭遵受傷,漸生退意,陣腳移動。祭遵不顧傷痛,大聲呵止。士兵見祭遵如此剛強,勇氣百倍,終於大破敵兵。

    盤踞在新城、蠻中一帶的山賊張滿,屯駐險要地方,為害百姓。朝廷命祭遵前去討伐。祭遵先斷絕瞭張滿的糧道,然後堅守營壘,堅壁不出。這時,厭新、柏華等地的殘敵又和張滿呼應,攻占霍陽聚。祭遵抓住有利時機,分兵將他們各個擊破。第二年春,張滿無衣無食,陷入困境。祭遵攻破城邑,生擒張滿,將其處死。接著,祭遵率兵南進,在杜衍擊敗鄧奉的弟弟鄧終。

    十月,涿郡太守張豐扣留漢使,起兵反漢,自稱無上大將軍,並與彭寵連兵。建武四年(28年),祭遵與朱祐、建威大將軍耿弇、驍騎將軍劉喜率部前往討伐。祭遵先到涿郡,統兵攻城,勢如急風驟雨。張豐的功曹抓獲張豐,獻城歸降。

    原來,張豐喜好方術,有一道士投其所好,說他應為天子,並把五色彩囊包上石頭,掛在他的肘後,騙他說石頭中有玉璽。張豐深信不疑,於是造反。一直到被擒獲將要問斬,張豐還說:“肘石中有玉璽”。祭遵命人將石頭砸碎,張豐才知被騙,連嘆該死。

    諸將率軍撤回,祭遵則奉詔屯駐留鄉,抵拒彭寵。他派護軍傅玄襲擊彭寵的將領李豪,結果大獲全勝,斬首千餘敵人。祭遵和彭寵對持一年多。屢次打敗彭寵,挫其鋒芒。彭寵同夥,有許多都投降瞭祭遵。建武五年(29年),彭寵被他的蒼頭所殺,祭遵乘勢進軍,平定其地。

    建武六年(30年)春,光武帝命祭遵和建威大將軍耿弇、虎牙大將軍蓋延、漢忠將軍王常、捕虜將軍馬武、驍騎將軍劉歆、武威將軍劉尚等從天水進軍,討伐公孫述,並事先詔告隗囂。部隊行至長安,光武帝也趕到瞭。隗囂不願讓漢兵經隴道進軍,上書設辭,說;“白水險阻,棧閣絕敗,難以行走。”光武帝召集眾將,議決此事。將領們都說“可且延囂日月之期,益封其將 帥,以消散之。”隻有祭遵持不同意見。他說:“囂挾奸久矣。今若按甲引時,則使其詐謀益深,而蜀警增備, 固不如遂進。”(《後漢書·祭遵列傳》)光武帝認為他說得對,便派他為先行。 隗囂派他的將領王元據守隴坻(今陜西隴縣,甘肅清水之間),伐木塞道,以擋漢軍。祭遵鼓勇進攻,擊敗王元,追至新關。等到諸將到來,與隗囂作戰,紛紛失利,退兵下隴。於是,光武帝命祭遵駐汧(今陜西隴縣南),耿弇駐漆,征西大將軍馮異駐栒邑,大司馬吳漢等還屯長安。此役之後,祭遵又數挫隗囂,事在馮異傳。

    建武八年(32年)秋,祭遵又隨光武帝由隴道西上,出征隗囂。不久,隗囂由略陽敗退,光武帝東歸,經過汧縣,特意到祭遵營中犒賞士卒,演奏黃門武樂,夜深才罷。當時,祭遵重病在身。光武帝特賜以重茵,覆以禦蓋,關切倍至。命令他進駐隴下。後來,公孫述派兵救援隗囂,吳漢、耿弇等撒軍逃回,隻有祭遵留在駐地,獨守沖難,沒有退卻。

    建武九年(33年),祭遵病死軍中。

    祭遵為人廉約小心,克己奉公,他得到賞賜,都分給部下,不治產業,傢無餘財。自己一生,穿皮褲,蓋佈被。夫人也裳不加緣,簡樸至極。他兄長祭午見他沒有兒女,便做主娶瞭一妾給他送去。祭遵堅決不受。他認為自己身荷國傢重任,因而不敢圖生慮繼嗣之計。臨死時,他告訴傢人將自己用牛車拉回,薄葬洛陽。問他傢中之事,他一句也不說,“清名聞於海內,廉白著於當世”,“任重道遠,死而後己。”

    祭遵竭誠奉公,盡忠為國。他一生戎馬倥傯,北平漁陽,西拒隴蜀,先登坻上,深取略陽,眾兵皆退,獨守沖難,說得上縱橫南北,屢立殊勛。他帶兵有方,“制禦士心,不越法度”,而且秋毫無犯,致使所在吏人,不知有軍。

    喪禮成,復親祠以太牢,如宣帝臨霍光故事。詔大長秋、謁者、河南尹護喪事, 大司農給費。博士范升上疏,追稱遵曰:“臣聞先王崇政,尊美屏惡。

    祭遵身為武將,卻篤好儒學。他選拔人才,全用儒術。連飲酒時的娛樂,也隻用儒傢的雅歌投壺。他還建議朝廷為孔子立後,並奏請設置五經大夫。他雖然身在軍旅,但從不忘俎豆之禮,確實是一個好禮悅樂,守死善道之人,確實是員難得的儒將。

    祭遵一生,很受光武帝劉秀重視。他的死訊傳來,劉秀悲憫異常;他的靈柩運回河南,劉秀命百官都去迎接,自己也素服親臨,望哭哀痛;經過他的車騎時,劉秀淚流滿面,不能自己;然後,劉秀又親自用太牢祭祀他;舉行葬禮那天,劉秀再次親臨,給他將軍、侯印綬,朱輪容車,命甲土列陣送葬;葬禮完畢,劉秀又親自到他的墳上吊唁,並到傢中慰恤其傢屬。

    祭遵死後,光武帝非常懷念他,常常嘆息,說:“安得憂國奉公之臣如祭征虜者乎!”(《後漢書·祭遵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