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陳金鳳簡介

陳金鳳簡介

   閩國國主王審知妃——陳金鳳

  陳金鳳是一個寡婦再醮的人,她原為十國中閩國國主王審知的侍姬,王審知死後又成瞭他兒子王延鈞的皇後,這一點上她與武則天是一樣的,可惜沒有武則天的胸襟氣度,最終不得好死。

  陳金鳳是一個私生子,她父親是當時的福建觀察使陳巖,他是個同性戀者,有斷袖癬,當時他手下有一個小吏侯倫,因為生得俊美,膚色白暫,有如好女子,再加上個性柔順,因而成為陳巖的男寵,隨時可以出入陳傢。丈夫是個同性戀者,在性生活上自然就冷落瞭妻子,陳巖的妻子姓陸,也是個大美人,一方面官宦的傢眷不可能到處拋頭露面,另一方面五代十國時期,理學漸露機芽,女子的三從四德日益被強調,陳巖的妻子就不可能到外面打野食來滿足自己,於是就和丈夫爭奪起侯倫這個陰陽情人,也虧得侯倫左右逢源,居然和陳巖的妻子陸氏夫人幾度春風,而生下陳金鳳這個活寶。

  陳金鳳並不是國色天香的那一類美人胚子,但她有一樣是當時人無法相比的,就是她的玉肌滑膚獨具特色,就憑這一點她成瞭王審知的貼身侍姬,在王審知的時候,陳金鳳的禍害還沒有顯示出來。王審知起自亂世,深知江山得來不易。王審知的哥哥王潮原本是陳巖手下的軍正,陳巖死後福建發生瞭王緒的叛亂,王潮因平叛有功,唐朝廷決定由他繼任瞭陳巖的官職,成為福建觀察使,不久又升為武威軍節度使,王審知在哥哥死後繼任這一官職。不久朱溫滅唐,封他為閩王,他常擔心自己地僻勢弱,難於自保,於是勵精圖治,積極建設。既節儉愛民,又通市海外,十來年下來,居然創造出一個小康的局面。他是個明白人,陳金鳳想憑她的那三板斧是砍不倒他的,可惜虎父犬子,他的兒子王延鈞卻未能打退陳金鳳的色情炮火,被陳金鳳的媚眼,醉笑,若隱若現的不同一般的肌膚勾引著,躍入那一個深坑之中,這一番活動還是在王審知活著的時候就進行著,王延均被陳金鳳吊起胃口,時常湧起強烈的欲望,雖因名份攸關,極力抑忍,終究也有忍無可忍的時候,可說傢賊難防。

  中原地區狼奔豕突,朱溫和李克用父子為瞭那個皇帝寶座鬥得死去活來,福建地區便也盛傳王宮中有真龍飛騰直上雲霄,恰在此時王審知死去,王延鉤就將長春宮改為龍躍宮,在福州即皇帝位,國號大閩。亂世中大傢都忙於爭權奪位,忙於身傢性命,顧不瞭那麼多禮法,王延鈞根本就沒有像唐高宗那樣為得到武則天想盡辦法,他非常簡單地就把陳金鳳召進宮來,二十四歲的父王愛姬和三十初度的新閩皇終於用不著畏首畏尾瞭,放開手腳,開懷取樂,第二天都日上三竿瞭,這一對人兒還渾然不覺。

  王延鈞比他的父親王審知窮奢極侈多瞭,他初登皇位就遣使遍訪福建各地,廣征美女人宮,夜夜崎筵盛開,將那金龍巨燭數百支同時點燃,高低上下將整個寢宮照得尤如白晝,寢宮中特地擺一張寬達數丈的龍床,長枕廣帳,就象舞臺一樣,四周再圍上水晶屏風,床上鋪以五色錦被,每當更深夜間的時候,他就和陳金鳳喝得半醉半醒,裸程相擁,在偌大的床第之間翻來滾去,表演各種各樣的交媾姿態,叫那些才選入宮的紅花閨女,隔著水晶屏風觀賞學習,以為笑樂,叫做“水晶秘戲”。一段時間後,就命令成群的宮女為他裸體伴寢,玉體橫陳,春色無邊,王延鉤便像是狂蜂浪蝶般地往返采吮,嘻嘻哈哈,聲聞戶外。日日美酒,夜夜荒淫,冷雨敲窗,山雨欲來,國事逐漸不堪聞問。

  當時王延鈞除瞭寵愛陳金鳳外,還有李春燕為貴妃,此外還有一個男寵,也許男子同性戀是當時當地的一種風尚,特別是有權有勢人的一種時尚,王延鈞的男寵叫歸守明,甚至一段時間中,九龍紗帳中都成瞭歸守明一人獨霸的局面,乃至於連“誰謂九龍帳,隻貯一歸郎。”的謠諺都已經出來瞭。後宮的鶯鶯燕燕加上這一位“歸郎”,使得王延鈞疲於奔命,旦旦而伐,最後終於得瞭瘋癱癥。

  王延鈞得瞭瘋癱癥,歸守明成瞭久旱饑渴的宮女們爭奪的對象,九龍帳中陳金鳳自然是捷足先登,男貪女愛,別有一番旖旎的風光,一般宮嬪想分一杯羹都不可得;不僅如此,有時陳金鳳欲火太熾,歸守明還不得不使百工院使李可殷代勞。陳金鳳完全是為瞭滿足肉體的需要,而貴妃李春燕則加緊實施自己的報復計劃。

  李春燕的資貌原比陳金鳳艷麗,隻因狐媚技藝略遜一籌,因而始終被冷落在東華宮中,在長久向隅的孤寂生活中,把欲念的觸角早已伸到瞭王延鈞的長子王繼鵬身上,她利用王延鈞已經癱瘓這一有利條件,抓住陳金鳳與歸守明、李可殷私通這一點,與陳金鳳談判,動之以利害,施之以要脅,要陳金鳳從中匈通,勸王延鈞同意將她李春燕賜給王繼鵬。王延鈞在陳金鳳的花言巧語之下,居然同意瞭這件事情,王繼鵬當時被封為福王,李春燕堂而皇之地由東華宮移居到福王的府中。後來皇城使李傲因與李春燕同姓,便千方百計地與李春燕認作同宗兄妹,現在李春燕嫁給瞭王繼鵬,他自然又與王繼鵬成瞭郎舅至親,三人勾結,開始瞭有計劃的奪權鬥爭。

  王延鈞雖然行動不便,但對於權力的掌握,仍然不肯絲毫放松。原來王延鉤雖然淫亂,但依賴薛文傑和吳英兩位大臣的支撐,即使小有摩擦,大體上仍能戮力同心;王延鈞的病卻加深重瞭二人之間的矛盾,當時薛文傑任國什使,王延鈞對他深信不疑,一切軍政大權都交給他處理,引起內樞密使吳英的不滿,久而久之,漸成水火,王延鈞病糊塗瞭,竟至於聽信瞭薛文傑的一面之詞而殺害瞭吳英,不啻是毀掉瞭大廈的一根棟梁。恰好這時吳國的楊行密看到閩國勢弱,趁機發兵攻打建州,建州就是今天福建的建甌,位於閩國西部要沖地帶,倘若建州不守,東部濱海的福州就發發可危瞭。王延鈞立即征發大軍抵禦,不料軍隊卻遲遲不肯遵命開拔,原因是吳英曾作過軍隊的統帥,與軍隊之間有著深厚的情誼,這時軍隊乘機鼓噪,要王延鈞交出薛文傑為吳英雪冤,迫不得已,王延鈞隻好交出薛文傑,軍士們殺死瞭薛文傑,由於軍隊的英勇奮戰,吳軍被打退瞭,但閩國內部卻形成權力的真空。因陳金鳳的爭寵而使李春燕組織起來的小集團,勢力迅速膨脹,一股壓力透過歸守明、李可殷、陳金鳳日益傳到瞭王延鈞的身上,因為李春燕等人畢竟還不敢直接把矛頭對準王延鈞,於是先拿宮中的男寵歸守明和男寵的幫手李可殷下手,王延鈞日益關註事態的發展,王延鈞的態度也加快瞭王繼鵬、李春燕的行動步伐。

  首先他們一不做、二不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派遣壯士擊殺瞭李可殷。陳金鳳失掉一個情夫,簡單就像砍斷瞭她的一條胳膊,心痛萬分地向王延鉤哭說她當然不會講李可殷是自己的情夫,經過仔細勘酌之後,她決定先把矛頭指向李傲。在陳金鳳的哀懇下,第二天早晨,王延鈞帶病上朝厲聲責問李傲,朝堂之上,威儀棣棣,李傲隨時都有掉頭的可能。下朝瞭,汗流浹背的李傲踉蹌趨出,急忙趕到福王府中與王繼鵬商量對策,反復計議,深恐遲則生變,於是召集皇城禁衛軍鼓噪入宮,王延鉤行動不便,當即被亂軍所殺,可憐陳金鳳與歸守明還在九龍帳中幹那傷天害理的勾當,也被亂軍殺死。“萬惡淫為首,百行孝為先。”陳金鳳、王延鈞亂倫不孝,終於得到報應。

  叛亂過後,李春燕和王繼鵬相偕來到九龍帳中,李春燕看到一絲不掛且血糊糊的陳金鳳和歸守明,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陳金風的狐媚手段終究沒有敵過李春燕的殘忍心機,陳金鳳那獨具特色的肌膚,在鮮紅的血液中還那麼晶瑩剔透,王繼鵬看到父親,特別聽到父親一時未被亂軍殺死,還是自己費盡瞭力氣,抽出佩劍自刎喉管方才斷氣,久久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在五代十國的亂世中,王繼鵬、李春燕既已走上瞭陳金鳳、王延鈞的老路,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