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李密簡介


《陳情表》分析

[西晉]李密
  

   【作者小傳】李密(224—287),一名虔,字令伯,犍為武陽(今四川省彭山縣東)人。父早亡,母改嫁,由祖母劉氏親自撫養。為人正直,頗有才幹。曾仕蜀漢為郎,蜀亡以後,晉武帝司馬炎為瞭鞏固新政權,籠絡蜀漢舊臣人心,征召李密為太子洗馬。他上表陳情,以祖母年老無人供養,辭不從命。祖母死後,出任太子洗馬,官至漢中太守。後被讒免官,死於傢中。

   
   【題解】晉武帝征召李密為太子洗馬,李密不願應詔,就寫瞭這篇申訴自己不能應詔的苦衷的表文。文章從自己幼年的不幸遭遇寫起,說明自己與祖母相依為命的特殊感情,敘述委婉,辭意懇切,語言簡潔生動,富有表現力與強烈的感染力。相傳晉武帝看瞭此表後很受感動,特賞賜給李密奴婢二人,並命郡縣按時給其祖母供養。

臣密言:臣以險釁[1],夙遭閔兇[2]。生孩六月,慈父見背[3];行年四歲,舅奪母志[4]。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5]。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薄[6],晚有兒息[7]。外無期功強近之親[8],內無應門五尺之僮[9],煢煢孑立[10],形影相吊[11]。而劉夙嬰疾病[12],常在床蓐[13],臣侍湯藥,未曾廢離[14]。
逮奉聖朝,沐浴清化[15]。前太守臣逵[16],察臣孝廉[17];後刺史臣榮[18],舉臣秀才[19]。臣以供養無主,辭不赴命。詔書特下,拜臣郎中[20],尋蒙國恩[21],除臣洗馬[22]。猥以微賤[23],當侍東宮[24],非臣隕首所能上報[25]。臣具以表聞,辭不就職。詔書切峻[26],責臣逋慢[27];郡縣逼迫,催臣上道;州司臨門[28],急於星火。臣欲奉詔奔馳,則劉病日篤[29],欲茍順私情[30],則告訴不許。臣之進退,實為狼狽。
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31],凡在故老[32],猶蒙矜育[33],況臣孤苦,特為尤甚。且臣少仕偽朝[34],歷職郎署[35],本圖宦達,不矜名節[36]。今臣亡國賤俘,至微至陋,過蒙拔擢,寵命優渥[37],豈敢盤桓,有所希冀!但以劉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祖孫二人,更相為命,是以區區不能廢遠[38]。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劉今年九十有六,是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39],報劉之日短也。烏鳥私情[40],願乞終養。
臣之辛苦,非獨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見明知[41],皇天後土[42],實所共鑒,願陛下矜愍愚誠[43],聽臣微志[44],庶劉僥幸,保卒餘年。臣生當隕首,死當結草[45]。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46],謹拜表以聞。

——選自《文選》六臣註本
  
   
臣李密上言:我因為命運不好,幼年時就遭到不幸。生下來隻有六個月,父親就去世瞭;長到四歲的時候,舅父強迫我的母親改嫁。祖母劉氏憐惜我孤單弱小,親自加以撫養。我小時候經常生病,九歲還不能走路,孤獨無靠,直到長大成人。既沒有叔叔伯伯,也沒有哥哥弟弟,門庭衰微沒有福澤,很晚才得到兒子。外面沒有比較親近的親戚,傢裡沒有照管門戶的僮仆。孤單無靠地獨立生活,隻有和自己的影子相互作伴。而祖母劉氏很早就為疾病所糾纏,經常臥病在床,我侍奉飲食醫藥,從來沒有離開過她。

到瞭晉朝建立,我沐浴在清明政治的教化之中。前些時候太守逵推舉我為孝廉,後來刺史榮又推舉我為秀才。我因為沒有人能照料祖母,就辭謝掉瞭,沒有遵命。朝廷又特地頒下詔書,任命我為郎中,不久又受國傢恩命,任命我為洗馬。以我這樣卑微低賤的人去侍奉太子,這實在不是我殺身捐軀所能夠報答朝廷的。我將以上苦衷上表報告,加以辭謝不去就職。但是詔書急切嚴峻,責備我回避怠慢;郡縣長官催促我立刻上路;州官登門督促,比星火還要急。我很想奉命為國奔走效力,但是祖母劉氏的疾病卻一天比一天嚴重,想姑且遷就自己的私情,但是報告申訴又得不到準許。我現在是進退兩難,處境狼狽不堪。

 我想聖朝是以孝道來治理天下的,凡是故舊老人,尚且受到憐惜撫育,何況我的孤苦尤其嚴重呢。再說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做過蜀漢的郎官,本來希望能夠得到更為顯達的官職,並不自以為清高。我現在是卑賤的亡國之俘,實在微不足道,承蒙得到提拔,而且恩命十分優厚,怎敢徘徊觀望而有什麼另外的企求呢!隻因為祖母劉氏已是象太陽將要下山的人,生命不可能維持太長的時間,已經處於朝不保夕的境地。我如果沒有祖母撫養,就不可能活到今天,如果祖母沒有我的照顧,也不能夠安度她的晚年,我們祖孫二人,相依為命,正是由於這種出自內心的感情使我不能棄養而遠離。我今年四十四歲,祖母劉氏今年九十六歲,因此我效忠於陛下的日子還很長,而報答祖母劉氏的日子已很短瞭。我懷著象烏鴉反哺一樣的私情,希望能夠準許我對祖母養老送終的請求。

我的苦衷,不僅蜀地的人和益州、梁州的長官所親眼目睹,連天地神明也都看到的,祈望陛下能憐惜我愚昧至誠的心意,同意我這點微小的願望,使祖母劉氏能夠僥幸保全她的餘年。我活著願意獻出生命,死後願意結草來報答陛下的恩惠。我懷著象牛馬一樣不勝恐懼的心情,謹此上表稟告。
(徐鵬)
   
   
【註釋】
[1]險釁(xìn信):災難禍患。指命運坎坷。[2]夙:早。這裡指幼年時。閔兇:憂患。[3]背:背棄。指死亡。[4]舅奪母志:指由於舅父的意志侵奪瞭李密母親守節的志向。[5]成立:長大成人。[6]祚(zuò作):福澤。[7]兒息:兒子。[8]期功強近之親:指比較親近的親戚。古代喪禮制度以親屬關系的親疏規定服喪時間的長短,服喪一年稱“期”,九月稱“大功”,五月稱“小功”。[9]應門五尺之僮:指照管客來開門等事的小童。[10]煢(qióng窮)煢孑(jié結)立:生活孤單無靠。[11]吊:安慰。[12]嬰:糾纏。[13]蓐(rù入):通“褥”,褥子。[14]廢離:廢養而遠離。[15]清化:清明的政治教化。[16]太守:郡的地方長官。[17]察:考察。這裡是推舉的意思。孝廉:當時推舉人才的一種科目,“孝”指孝順父母,“廉”指品行廉潔。[18]刺史:州的地方長官。[19]秀才:當時地方推舉優秀人才的一種科目,由州推舉,與後來經過考試的秀才不同。[20]拜:授官。郎中:官名。晉時各部有郎中。[21]尋:不久。[22]除:任命官職。洗馬:官名。太子的屬官,在宮中服役,掌管圖書。[23]猥:辱。自謙之詞。[24]東宮:太子居住的地方。這裡指太子。[25]隕(yǔn允)首:喪命。[26]切峻:急切嚴厲。[27]逋慢:回避怠慢。[28]州司:州官。[29]日篤:日益沉重。[30]茍順:姑且遷就。[31]伏惟:舊時奏疏、書信中下級對上級常用的敬語。[32]故老:遺老。[33]矜育:憐惜撫育。[34]偽朝:指蜀漢。[35]歷職郎署:指曾在蜀漢官署中擔任過郎官職務。[36]矜:矜持愛惜。[37]寵命:恩命。指拜郎中、洗馬等官職。優渥(wò握):優厚。[38]區區:形容感情懇切。[39]陛下:對帝王的尊稱。[40]烏鳥私情:相傳烏鴉能反哺,所以常用來比喻子女對父母的孝養之情。[41]二州:指益州和梁州。益州治所在今四川省成都市,梁州治所在今陜西省勉縣東,二州區域大致相當於蜀漢所統轄的范圍。牧伯:刺史。上古一州的長官稱牧,又稱方伯,所以後代以牧伯稱刺史。[42]皇天後土:猶言天地神明。[43]愚誠:愚拙的至誠之心。[44]聽:聽許,同意。[45]結草:據《左傳·宣公十五年》記載,晉國大夫魏武子臨死的時候,囑咐他的兒子魏顆,把他的遺妾殺死以後殉葬。魏顆沒有照他父親說的話做。後來魏顆跟秦國的杜回作戰,看見一個老人把草打瞭結把杜回絆倒,杜回因此被擒。到瞭晚上,魏顆夢見結草的老人,他自稱是沒有被殺死的魏武子遺妾的父親。後來就把“結草”用來作為報答恩人心願的表示。[46]犬馬:作者自比,表示歉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