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胡叟簡介

胡叟

    北魏時期,安定臨涇(今鎮原)縣有位怪才胡叟,生逢亂世,四方漂泊,坎坷多艱。他一生清貧,視富貴如浮雲,滿腹經綸,好發奇談怪論,一支妙筆,寫就天下文章。觀其人,閑雲野鶴,瀟灑脫塵,觀其行,天馬行空,無拘無束。

    胡叟少時聰慧過人,悟性極高,十三年歲時,辨疑析理,舉重若輕,與成人高談闊論 ,常令對方汗顏,因而遠近聞名,人人稱奇。他自學成才,從不肯拜師,有人勸說,他口出狂言:“古代聖賢之言,得其精神要義者,無非《易經》而已,深思熟慮即可知其大半,而今日迂腐儒士,隻能粗略分辨剛柔二體,豈能探幽發微,預知未來,何談為師。潛心求道,並非在乎相師。”胡叟平日瀏覽群書,過目成誦,喜好作文,文思敏捷,驅遣文字,既可典雅優美,又可粗獷通俗。

    後秦姚政與魏軍交戰多年,屢受重創,漸漸衰微。十八歲的胡叟見姚氏政權風雨飄搖,即將衰亡,就隻身進入長安城(今陜西西安市西北),體察風情民俗,靜觀世事變遷。因怕被人知道,隱姓埋名,行蹤不定。當時長安城北有個叫韋祖思的名士,從小飽讀經籍,學問不淺,自視甚高,對當世名流不屑一顧。但他早聞胡叟大名,聽說胡叟來到長安,急忙設法召來相見,一同切磋。韋祖思待客比較隨便,對胡叟不免稍有怠慢,胡叟為人何等狂傲,看在眼裡,並不多言,故意與韋祖思話些天氣冷暖之類無關痛癢的閑話,話不投機,拂衣而去就要告辭。韋思祖好生奇怪,忙上前挽留,說:“正要與君縱論天道人事,為何突然辭去?”胡叟答道:“可以談論天道人事者早已不在,我知君,君知我,何必如此誇誇其談。”言罷,不再羅嗦,頭也不回地飄飄然揚長而去。

    胡叟四海為傢,居無定所。先入漢中(今陜西南鄭縣),再隨劉宋王朝的梁秦二州刺史馮翊吉翰入蜀,在蜀期間為當地豪傑俊才所推崇。當時寺中有個僧徒名叫法成,聚集率領遊僧近千人,鑄成丈六高的金佛像。宋主劉義隆恨他聚眾喧嘩,要對他施以極刑,胡叟聽說後,急急忙忙趕赴丹陽(今安徽宣城縣),極力為法成申辯美言,終於使法成得以豁免。返回蜀地後,法成感恩不盡,一定要贈送珍寶財物,價值千匹佈帛。胡叟重義輕財,說道:“我此行是為德請命,義不容辭。與錢財何幹!”將一應財物統統拒絕,仍是兩袖清風而去。

    益州(今四川境內)地處西南荒僻貧脊之鄉,北有楊難當,西有沮渠牧犍,都偏居一隅,建起自己的小朝廷。胡叟居此地五六年,無人賞識,他也看清這些小朝廷茍安一時,不會長久,自己滯留其間已無施展餘地,就對知己朋友廣平(今河北雞澤)人程伯達賦詩表明歸魏的心跡:“群犬吠新客,佞暗排疏賓;直途既以塞,曲路非所遵。望衛惋祝,眄楚悼靈均,何用宣憂懷,托翰寄輔仁。”並表示:“吾之擇木,夙在大魏。”之後,他毅然北上歸附北魏朝。一年後,牧健投降北魏,朝廷認為胡叟能認清形勢,先期歸附,遂拜胡叟為虎威將軍,賜爵始復男。胡叟在魏還是老脾氣,不看重錢財,從不置產業。傢住密雲(今北京市東北),蓬屋陋室,生活窘迫,常被饑貧困擾,卻從不在意,更不因此羞愧,倒是常常豪飲自醉,怡然自得。他有個養子字螟蛉,帶在身邊親自撫養,供其飲食。胡叟每次到富貴人傢作客,總是騎一頭老母牛,一身破爛衣褲,帶上一個自制的佈袋,袋中可裝三四鬥米,酒足飯飽後,順便將剩餘的肉餅之類裝進佈袋,帶回給螟蛉吃。

    說來有趣,飽讀經史的胡叟並不是個四體不勤的書呆子,田耕皰廚都很在行。有個叫高閭的朋友曾登門拜訪,正撞見胡叟一身短打扮,背著一捆柴草從田間走來。朋友登門,自然要熱情款待,不要看胡叟居室寒酸簡陋,場院狹小,飯菜卻做得精細、潔凈,別有味道,濁酒、菜疏,主食親自操辦,佐以醋醬等調料,尤為鮮美。胡叟傢有二妾,都已年老色衰,又瞎又跛,一身佈衣,已是襤褸不堪。高閭看到胡叟傢中這般光景,心中不忍,贈給他價值十餘匹佈帛的實物,胡叟並不推辭,坦然收下。密雲一帶的人都仰慕胡叟的品德,常饋贈糧谷麻佈,胡叟從不獨享,總是分給大傢共用,隨聚隨散,至死傢中沒有餘財。

    胡叟八十而亡,身後無子嗣,其族侄胡始昌迎回靈柩,葬於墓地。又把他一個弟弟過繼給胡叟,承襲瞭爵位始復男虎威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