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沮渠蒙遜簡介

沮渠蒙遜

    沮渠蒙遜(386—433年),臨松(治今甘肅張掖南)盧水人,匈奴族,十六國時期北涼的建立者,軍事統帥。

    沮渠蒙遜的祖先世為匈奴左沮渠,後來便以沮渠為姓。沮渠蒙遜雖為少數民族,卻博覽史書,還頗曉天文。史書上稱贊他“雄傑有英略,滑稽善權變”(《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所以,附近的胡人都歸於他。前秦涼州刺史梁熙、後涼主呂光都奇而憚之,為此,沮渠蒙遜常整日遊玩飲酒。

    隆安元年397年),沮渠蒙遜的伯父後涼尚書沮渠羅仇和三河太守沮渠麹粥隨從後涼主呂光進攻西秦,呂光弟呂延因貿然追擊兵敗被殺。沮渠麹粥便對沮渠羅仇說:“主上荒耄驕縱,諸子朋黨相傾,讒人側目。今軍敗將死,正是智勇見猜之日,可不懼乎!吾兄弟素為所憚,與其經死溝瀆,豈若勒眾向西平,出苕藋,奮臂大呼,涼州不足定也。”但沮渠羅仇認為:“理如汝言,但吾傢累世忠孝,為一方所歸,寧人負我,無我負人”(《晉書·沮渠蒙遜載記》)。

    四月,呂光聽信讒言,以敗軍之罪將二人殺死。沮渠部眾萬餘人為二人發喪,沮渠蒙遜哭著對部眾說:“昔漢祚中微,吾之乃祖翼獎竇融,保寧河右。呂王昏耄,荒虐無道,豈可不上繼先祖安時之志,使二父有恨黃泉”(《晉書·沮渠蒙遜載記》)!以此號召部眾結盟起兵反後涼,部眾將後涼中田護軍馬邃、臨松令井祥斬首。起兵攻克臨松郡(治今甘肅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東南馬蹄鎮),10日之內,聚軍萬人屯據金山(今甘肅山丹縣西南)。

    五月,呂光遣太原公呂纂率軍進討沮渠蒙遜於忽谷(今甘肅山丹西南),沮渠蒙遜兵敗,逃入山中。蒙遜從兄沮渠男成響應蒙遜,起兵數千於樂涫(今甘肅酒泉東南)。後涼酒泉太守壘澄率步騎萬人攻討沮渠男成,壘澄戰敗被殺。沮渠男成順勢進攻建康(今甘肅高臺西南),遣人說服建康太守段業反後涼,並推舉其為大都督、龍驤大將軍、涼州牧、建康公,建元神璽(北涼始此)。以沮渠男成為輔國將軍,委以軍國之任。蒙遜率眾投奔段業,被任鎮西將軍。呂光命呂纂轉兵進討段業,不克。沮渠蒙遜乘機進攻臨洮(今甘肅岷縣),支援段業,與呂纂戰於合離(今甘肅張掖),呂纂軍大敗。

    隆安二年(398年)五月,北涼主段業遣沮渠蒙遜進攻後涼重鎮西郡(今甘肅永昌西),時眾人普遍都疑之。沮渠蒙遜說:“此郡據嶺之要,不可不取。”段業說:“卿言是也”(《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沮渠蒙遜遂率軍攻城,但10餘日不下,沮渠蒙遜引水灌城,克之,俘太守呂純而歸。後涼晉昌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皆以郡投降北涼。段業加封沮渠蒙遜為臨池侯。

    六月,後涼常山公呂弘據守張掖(今甘肅張掖西北),段業又遣輔國大將軍沮渠男成及王德進攻之。呂弘棄張掖向東撤退,段業遂遷都至此,後準備追擊呂弘,沮渠蒙遜認為:“歸師勿遏,窮寇弗追,此兵傢之戎也。不如縱之,以為後圖。”段業不聽,說:“一日縱敵,悔將無及”(《晉書·沮渠蒙遜載記》)。遂並親自帶軍追擊呂弘,果被後涼軍反擊,大敗而歸,幸有沮渠蒙遜救助才免於一死。段業嘆息道:“孤不能用子房之言,以至於此”(《晉書·沮渠蒙遜載記》)!

    同月,段業築西安城,以其將臧莫孩為太守。沮渠蒙遜認為:“莫孩勇而無謀,知進忘退,所謂為之築塚,非築城也”(《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段業不納,不久,果為呂纂擊敗。沮渠蒙遜怕段業不能容己,便采取大智若愚的方法以避之。

    隆安三年(399年)二月,段業即涼王位,改元天璽。以沮渠蒙遜為尚書左丞。

    四月,呂光遣其二子呂紹、呂纂攻段業,段業向禿發烏孤求援,禿發烏孤遣其弟禿發鹿孤及楊軌率兵增援。呂紹認為段業等軍盛,想從三門關挾山向東。呂纂說:“挾山示弱,取敗之道,不如結陣衛之,彼必憚我而不戰也”(《晉書·沮渠蒙遜載記》)。呂紹乃引軍向南。段業準備攻擊,沮渠蒙遜勸阻說:“楊軌恃虜騎之強,有窺覦之志。紹、纂兵在死地,必決戰求生。不戰則有泰山之安,戰則有累卵之危”(《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段業認為言之有理,遂按兵不動。呂紹知難而退,引軍而回。

    隆安四年(400年)十一月,酒泉太守王德北涼,自稱河州刺史。段業使沮渠蒙遜討之。王德焚城,逃奔唐瑤,沮渠蒙遜追至沙頭,大破之,虜其妻子、部落而還。

    隆安五年(401年)四月,段業忌沮渠蒙遜威名,對其逐漸疏遠。以其從叔沮渠益生為酒泉太守,沮渠蒙遜為臨池太守。段業門下侍郎馬權俊爽有逸氣,武略過人。段業以馬權代沮渠蒙遜為張掖太守,甚見親重,常輕陵沮渠蒙遜。沮渠蒙遜也憚而怨之,便用離間計,對段業說:“天下不足慮,惟當憂馬權耳”(《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段業遂將馬權殺死。沮渠蒙遜對沮渠男成說:“段業愚暗,非濟亂之才,信讒愛佞,無鑒斷之明。所憚惟索嗣、馬權,今皆死矣,蒙遜欲除業以奉兄何如?”沮渠男成說:“業羈旅孤飄,我所建立,有吾兄弟,猶魚之有水,人既親我,背之不祥”(《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沮渠蒙遜見沮渠男成不同意,遂請為西安太守,段業喜出望外,許之。

    沮渠蒙遜為尋找起兵的借口,便約沮渠男成一起祭蘭門山,並故意遣司馬許咸向段業告發:“男成欲謀叛,許以取假日作逆。若求祭蘭門山,臣言驗矣”(《晉書·沮渠蒙遜載記》)。到瞭約定的時間,沮渠男成果然到蘭門山。段業遂將沮渠男成抓捕,令其自殺,沮渠男成說:“蒙遜欲謀叛,先已告臣,臣以兄弟之故,隱忍不言。以臣今在,恐部人不從,與臣克期祭山,返相誣告。臣若朝死,蒙遜必夕發。乞詐言臣死,說臣罪惡,蒙遜必作逆,臣投袂討之,事無不捷”(《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段業不從,令其自殺。

    沮渠蒙遜聞其死,便對部眾說:“男成忠於段公,枉見屠害,諸君能為報仇乎?且州土兵亂,似非業所能濟。吾所以初奉之者,以之為陳、吳耳,而信讒多忌,枉害忠良,豈可安枕臥觀,使百姓離於塗炭”(《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沮渠男成平素威望甚高,在沮渠蒙遜的號召下,各部眾紛紛響應,至氐池時,部眾已超過萬人。鎮軍將軍臧莫孩、右將軍田昂等也皆歸附之。段業遣武衛將軍梁中庸攻討蒙遜,梁中庸也向蒙遜請降。五月,沮渠蒙遜攻至都城張掖(今甘肅張掖西北),田昂侄田承愛開城門內應,沮渠蒙遜攻入城裡,殺段業。

    六月,梁中庸等共推沮渠蒙遜為大都督、大將軍、涼州牧、張掖公,赦其境內,改元永安。沮渠蒙遜以從兄沮渠伏奴為張掖太守、和平侯,弟沮渠拿為建忠將軍、都谷侯,田昂為西郡太守,臧莫孩為輔國將軍,房晷、梁中庸為左、右長史,張騭、謝正禮為左右司馬。

    時後秦主姚興遣姚碩德攻後涼,大破後涼軍,七月,沮渠蒙遜遂遣從事中郎李典奉表入貢於後秦。九月,沮渠蒙遜所部酒泉、涼寧二郡叛降於西涼,又聞呂隆降於後秦,大懼,遣其弟建忠將軍沮渠拿、牧府長史張潛去姑臧見姚碩德,請率其眾東遷。姚碩德大喜,以張潛為張掖太守,沮渠拿為建康太守。張潛勸沮渠蒙遜東遷,沮渠拿私下對沮渠蒙遜說:“呂氏猶存,姑臧未拔,碩德糧竭將遠,不能久也。何故違離桑梓,受制於人”(《晉書·沮渠蒙遜載記》)!輔國將軍臧莫孩也認為有理。沮渠蒙遜遂殺張潛,並下書說:“孤以虛薄,猥忝時運。未能弘闡大獻,戡蕩群孽,使桃蟲鼓翼東京,封豕烝涉西裔,戎車屢動,幹戈未戢,農失三時之業,百姓戶不粒食。可蠲省百徭,專功南畝,明設科條,務盡地利”(《晉書·沮渠蒙遜載記》)。

    元興元年二月,沮渠蒙遜領兵進攻後涼都城姑臧(今甘肅武威)。呂隆向南涼求援,南涼派廣武公禿發俯檀率萬騎,救援呂隆。兵尚未至,沮渠蒙遜已被呂隆擊敗,蒙遜留谷萬餘斛請與呂隆講和。禿發傉檀至昌松(今甘肅古浪西),聞沮渠蒙遜已退,裹脅涼澤、段塚(兩地在武威東)之民500餘戶而還。

    義熙二年(406年)九月,沮渠蒙遜襲擊酒泉(今屬甘肅),進至安珍(即安彌縣,今甘肅酒泉東)。西涼主李嵩戰敗,退守城中。沮渠蒙遜撤兵。

    義熙三年(407年)九月,南涼王禿發僻檀率5萬餘人討伐北涼主沮渠蒙遜。兩軍戰於均石(今甘肅張掖東),禿發傉檀戰敗。爾後,沮渠蒙遜進攻南涼西郡太守楊統,戰於日勒(今甘肅永昌西),楊統兵敗投降。

    時南涼與北涼,各為擴展實力,相攻不息。南涼主禿發傉檀遣左將軍枯木等討伐北涼主沮渠蒙遜,掠獲臨松(今甘肅張掖南)居民千餘戶而還。旋沮渠蒙遜討伐南涼,兵至顯美(今甘肅武威境),也挾其民數千戶而去。南涼太尉禿發俱延復征蒙遜,大敗而歸。

    義熙六年(410年)三月,禿發傉檀親率5萬騎兵再伐蒙遜,兩軍戰於窮泉,禿發僻檀大敗。蒙遜乘勝圍攻姑臧(今甘肅武威),夷、夏萬餘戶降於蒙遜。禿發僻檀以司隸校尉禿發敬歸及子禿發佗為人質,求和於沮渠蒙遜。蒙遜允應。因人質出逃。蒙遜徙其民眾8000餘戶而去。禿發傉檀畏懼沮渠蒙遜逼犯,遷都樂都(今青海樂都)。

    義熙七年(411年)二月,沮渠蒙遜攻克姑臧(今甘肅武威),俘焦朗。沮渠蒙遜以其弟沮渠孥為秦州刺史,鎮守姑臧。蒙遜繼續征伐南涼,圍困樂都。禿發傉檀以子禿發安周為人質於北涼,沮渠蒙遜乃還。不久,禿發僻檀復伐蒙遜,兵分五路齊進,至番木(今甘肅永昌西)、苕藿(今甘肅張掖東),搶掠其民眾5000餘戶而還。沮渠蒙遜隨後追擊,禿發傉檀敗走。沮渠蒙遜再次進圍樂都,禿發傉檀固守城堡,沮渠蒙遜攻之不克。最後,禿發傉檀以子禿發染幹為人質,請求和解,沮渠蒙遜始班師。

    八月,沮渠蒙遜率輕騎兵遠襲西涼都城酒泉,西涼公李嵩欲挫其銳,不與戰。不久,沮渠蒙遜因糧盡而撤退,李嵩遣其長子李歆率騎兵7000人追擊,沮渠蒙遜大敗,沮渠百年被俘。

    義熙八年(412年)十月,沮渠蒙遜遷都至姑臧。十一月,沮渠蒙遜即河西王位,大赦,改元玄始。

    義熙九年(413年)四月,立其子沮渠政德為世子,加鎮衛大將軍、錄尚書事。

    同月,南涼王禿發傉檀征伐河西王沮渠蒙遜,戰於若厚塢、若涼兩地,禿發傉檀皆敗。沮渠蒙遜進圍樂都(今屬青海)二旬未克,南涼湟河太守文支以郡降沮渠蒙遜。沮渠蒙遜再伐南涼,禿發傉檀以太尉禿發懼延作人質,沮渠蒙遜撤軍。沮渠蒙遜又西至苕藋(今甘肅張掖東),並遣冠軍將軍伏恩率騎兵萬人襲擊西秦卑和、烏啼二部,大破之,俘2000餘落而還。

    義熙十一年(415年)三月,沮渠蒙遜舉兵攻克西秦廣武(治今甘肅永登)。西秦王乞伏熾磐遣將軍乞伏魃尼寅攔擊沮渠蒙遜於浩軎(今甘肅永登西南),大敗,乞伏魋尼寅被斬。乞伏熾磐又遣將軍折斐等率1萬騎兵占據勒姐嶺(今青海西寧東),沮渠蒙遜且戰且前,將其擊敗,並生擒折斐等700餘人。

    義熙十三年(417年)二月,沮渠蒙遜遣將襲西羌烏啼部落,大破烏啼軍,又擊卑和部落,卑和部落投降。

    四月,北涼主沮渠蒙遜遣張掖太守沮渠廣宗向西涼詐降,西涼派兵接應,沮渠蒙遜率3萬人馬埋伏於蓼泉(今甘肅張掖西北),李歆等前往迎接,行至中途發覺中計,即行撤退。沮渠蒙遜率軍追擊,兩軍戰於鮮支澗(今甘肅高臺西南),李歆戰敗,被斬7000餘人,蒙遜築城置戍而還。

    義熙十四年(418年)九月,沮渠蒙遜再舉兵攻西涼,西涼主李歆欲興兵迎戰,被左長史張體順勸阻,改為閉城自守。沮渠蒙遜收掠其糧谷而還。

    永初元年(420年)七月,沮渠蒙遜企圖進攻西涼,事先引兵攻西秦浩亹(今甘肅永登西南河橋驛附近),既至,又秘密回師屯於川巖(今甘肅張掖西南)。西涼公李歆得知沮渠蒙遜攻擊浩亹的消息,欲乘虛襲擊張掖,遂率騎兵3萬人東出。沮渠蒙遜恐李歆知他還師,不攻張掖,於是張帖佈告,宣稱北涼軍已占領浩亹,即將進攻黃谷(疑今青海民和境)。李歆不知有詐,率軍進入都瀆澗(今甘肅張掖西),沮渠蒙遜督兵進擊,兩軍戰於懷城,李歆戰敗,繼而又勒兵迎戰於蓼泉(今甘肅高臺西南),為沮渠蒙遜所殺。李歆弟酒泉太守李翻、新城太守李預等西奔敦煌。沮渠蒙遜遂入酒泉。李翻與其弟敦煌太守李恂棄敦煌奔北方山區。同年冬,李恂率數十騎回敦煌。改元永建。蒙遜遣其子沮渠政德進攻敦煌,李恂閉城不戰。

    永初二年(421年)正月,沮渠蒙遜率兵2萬攻西涼李恂據守的敦煌。三月,沮渠蒙遜派兵興築長堤,用水灌城,將敦煌團團包圍。李恂部將宋承等出城投降,恂自殺。西涼滅亡。

    七月,北涼主沮渠蒙遜派遣右衛將軍沮渠鄯善、建節將軍沮渠茍生率領部眾7000進攻西秦。西秦王乞伏熾磐命征北將軍木奕幹等率步騎5000進行抵抗。西秦軍在五澗(河名,今甘肅武威南)擊敗北涼軍,死2000人,茍生被俘。

    景平元年(423年)八月,柔然進攻河西(今甘肅,青海二省黃河以西,即河西走廊與湟水流域一帶),沮渠蒙遜命世子渠蒙政德率領輕騎迎擊,渠蒙政德戰敗被殺。沮渠蒙遜立次子沮渠興為世子。

    元嘉三年(426年)八月,西秦王乞伏熾磐領兵進攻北涼,進至廉川(今青海樂都東),派遣太子乞伏暮末等率步騎3萬攻西安(今甘肅張掖東南),不克,又攻番禾(今甘肅永昌西)。沮渠蒙遜發兵抵抗,同時派人勸說夏主赫連昌發兵乘虛擊西秦都城枹罕(今甘肅臨夏西南)。夏主遣征南大將軍呼盧古率騎兵2萬攻苑川(今甘肅榆中東北),車騎大將軍韋伐率騎兵3萬攻南安(今甘肅隴西)。西秦王聞訊,急忙收兵還師。

    九月,留左丞相曇達守枹罕,並將境內老弱、畜產遷移至澆河城(今青海貴德南,黃河南岸)及莫河仍寒川(在澆河西南)。韋伐攻克南安,俘西秦秦州刺史翟爽、南安太守李亮。原依附於西秦的吐谷渾之慕容握逵等見西秦兵勢日衰,遂率部眾2萬帳落叛秦,奔昴川,往投吐谷渾王慕瑞。十月,曇達在康良山被呼盧古戰敗。十一月,呼盧古、韋伐聯兵進攻枹罕,乞伏熾磐退保定連(今甘肅臨夏東南)。呼盧古攻入枹罕南城,旋即為西秦鎮京將軍趙壽生率領300敢死之士所擊退。夏軍又攻西秦沙州刺史出連虔於湟河(在今青海境),被其部將乞伏萬年擊敗;轉攻西平(今青海西寧),俘西秦安西將軍庫洛幹,坑殺士卒5000餘人,掠民2萬餘戶而去。

    元嘉五年(428年),五月,西秦王乞伏熾磐卒,太子乞伏暮末即位。六月,沮渠蒙遜乘秦喪,領兵攻西秦西平(今青海西寧)。西平太守麴承許諾北涼軍若攻下樂都,願請降。北涼主遂轉攻樂都。西秦相國元基率3000騎自都城枹罕(今甘肅臨夏西南)往救樂都。剛入城,北涼兵即至,攻克外城,斷絕水道,城中饑渴,死者過半。部將東羌乞提隨元基救樂都,暗中與北涼勾結,下繩引入其兵,登城者百餘人,鼓噪燒門。元基率眾奮擊,北涼軍乃退。乞伏暮末為保境,遣使至沮渠蒙遜處,許歸沮渠成都(成都於422年被俘)以求和。沮渠蒙遜引兵還,並遣使入西秦吊祭。

    十二月,沮渠蒙遜率眾再攻西秦,至磐夷,西秦相國元基等率1.5萬騎抵抗。沮渠蒙遜還攻西平(今青海西寧),西秦征虜將軍出連輔政等率騎2000往救。翌年正月,出連輔政等還未趕至西平,沮渠蒙遜已攻克該城,俘太守麴承。

    元嘉十年(433年)三月,沮渠蒙遜去世,時年六十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