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花見羞簡介

花見羞簡介

   後唐明宗李嗣源妃——花見羞

  五代十國到處烽火連天,戰事頻繁,自然也名將輩出,後梁大將劉彟就是其中的一位。名將配美女,寶馬配快劍,歷來是千古絕唱,劉彟那這位五十多歲的老頭子,擁有的最有名的美人是年僅十七歲的花見羞。

  花見羞原本是邠郴州城內王氏糕餅店傢的女兒,花見羞並不是她的真名,隻是因為她天生麗質,是那麼燦爛嬌艷,人們認為鮮花在她的面前也會自慚形穢,因而稱她為“花見羞”。當時花見羞就象魯迅筆下的豆腐西施一樣吸引著許多少年兒郎一天到晚在糕餅店前打轉,隻為瞭看一看她的美貌,但花見羞與豆腐西施相比有一項絕然不同,就是她知道,美貌固然得自天生,神情氣質卻必須依靠後天的造詣來培養,“腹有詩書氣自華。”她在幫助料理店務的同時,發揚釘子精神,在學問上狠下瞭一番功夫,這為她以後的人生旅程創造瞭良好的條件。

  後來,年僅十七歲的花見羞成瞭年近花甲的劉彟那的愛妾,這種一樹梨花壓海棠的婚姻關系羨煞瞭¥那州一帶的官員百姓,老夫少妻居然恩愛異常,可是無情的戰火卻吞噬瞭幸福的婚姻,他們隻度過瞭兩年的甜蜜歲月。

  後梁皇帝朱溫在與後唐李存勖的爭鬥中死去,是死在他的第三個兒子朱友珪的手上,朱友珪弒父後宣佈自己做皇帝,群臣不服,朱溫的第四子朱友貞殺死哥哥朱友珪在開封稱帝,就是梁末帝。梁大將楊師厚據天雄鎮(魏博鎮),選軍中勇士數千人,號稱銀槍都,給養豐厚,作為牙兵,實行割據。楊師厚死後,梁末帝想削弱天雄鎮的勢力,將相、擅、衛三州從天雄鎮割出來,別立昭德鎮,任賀德倫為天雄節度使,張筠為昭德節度使,並派劉珪率大軍助二人赴鎮。天雄鎮拒絕分鎮,以銀槍都為首逼賀德倫投降李存勖,李存勖乘機率大軍人魏州,收銀槍都作親兵,自兼天雄節度使,與劉彟接戰,劉彟本想先取守勢,避其鋒芒,但梁末帝主張速戰速決,派人督戰,結果劉那軍全軍七萬人被殺,梁在河北僅保存劉彟自守的黎陽一域。

  當時梁末帝隻信任趙巖及妻族張漢鼎、張漢傑等人,軍國大事都和這些人商量,命將出兵也派這些人監視。趙巖等依勢弄權,賣官枉法,離間舊將相。老謀臣敬翔、李振畏罪避禍,不敢獻議;劉彟主持戰守都受朝廷牽制,他曾對諸將說:“主上居深宮中,不知軍事,隻相信無知少年的議論。用兵在臨機制變,不可固執成見,現在唐軍強盛,出戰一定不利,奈何!”這位斬將摩旗,叱吒風雲的名將不久戰死。

  劉彟那死去,婢仆星散,花見羞帶著一名婢女和一個老仆,為丈夫依禮營葬並在墓廬守節,生計十分黯淡。人們時常見到花見羞穿著潔白的衣裙,躑躅在劉彟的墓旁,雜樹生花,風吹袂起,有如仙子臨風,遺世獨立。城中富戶人傢多有遣媒說合,希望娶她為妾的,卻均遭到她的拒絕。在潛意識中,花見羞已成為大眾心目中的情人,甚至是“花神”之類的尊貴形象,偶有好色之徒圖謀不軌,必激怒群情,絕討不瞭好去。

  李存勖滅瞭後梁,當時最先攻入梁都城的是李嗣源,李嗣源也出身沙陀平民,沒有姓氏,隻有一個小名叫邈佶烈,被李克用收為養子後,賜名李嗣源。李克用有許多養子,一部分用“存”字作排行,如李存勖;一部分用嗣字作排行如李嗣源。李嗣源自幼便與李存勖爭強鬥勝,在擊滅後梁的戰鬥中,李嗣源屢建奇功,更使李存勖猶如芒刺在背。李存勖即位為唐莊宗後,李嗣源就被任命為天平節度使,軍次邠城,這位敢於彎弓射虎,卻不識文字的武夫,拜倒在花見羞的石榴裙下,甚至不惜向敵將劉彟的孤墳長揖行禮,終於除去瞭花見羞的孝服,把花見羞擁入自己的懷中。

  當時李存勖與李嗣源的暗鬥就連年僅十九歲,剛入季府的花見羞也感受到瞭,她深恐自己的第二任丈夫稍不留心,就惹來殺身之禍,因而勸他恬淡自保,又勸他不可離開軍中,以免為李存勖所乘。這一陣枕旁風自然把李嗣源吹得更加清醒。

  樹欲靜而風不止。當年李嗣源率養子李從珂充先鋒攻入開封滅梁,李存勖喜極,牽李嗣源的衣,並對他說;“我得天下,是你父子的功勞。我要同你共有天下。”但不久之後的一次朝議上,他就舉手對功臣們說:“我從這十個手指頭上得天下。”意思是你們都沒有功勞,李嗣源在洛陽好幾次遇險,幸虧宦官李紹宏保護,才免被殺害。這年恰好皇甫暉在鄴郡,也就是今天河北大名一帶作亂,李存勖命李紹宏帶兵討伐,失敗。隻好命李嗣源統兵前往,李嗣源到鄴郡後,士卒驊變,與叛軍會合,擁戴李嗣源為帝,與在洛陽的李存勖分庭抗爭。花見羞為李嗣源再獻良策,她認為河北各地形勢復雜,難以立國,不如渡過黃河,入據開封,西攻洛陽,李嗣源權衡形勢,接受瞭花見羞的建議,正當李嗣源的軍隊渡過黃河時,洛陽城中卻發生瞭重大的變亂,伶人出身的禁軍統領郭從謙發動叛亂,率兵入宮,李存勖中流矢而死,這樣李嗣源適時趕到洛陽,迅即放平變亂,正式即帝位,就是唐明宗。李嗣源即帝位後,一切舉措更大受花見羞的影響,首先革除瞭李存勖在位時所制定的許多秕政,撤銷瞭一些有名無實的機構,推崇節儉,勤政愛民,至此兵事粗定,連年豐收,百姓逐漸豐裕,算是五代中最安康的一段時光。誰也沒有料到這位糕餅店老板的女兒,當年獨守孤墳的寡婦還有如此的政治見解。

  更有難得的是她的謙遜美德直追當年漢光武帝的皇後陰麗華。

  李嗣源即位後,本打算立花見羞為皇後,花見羞對他說:“皇後隻不過是一個名號而已,倘若彼此相愛,名號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何況陛下的原配夫人夏氏曾經患難相隨,如今雖已過世兩年,但她所生的兩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且正領兵在外,況且夏氏族人也多宦居要職。不如暫時不冊立皇後,而追封原配夫人為後,一來可以使人覺得陛下不忘舊情,二來也可以安定父子關系,並籠絡夏氏族人。”李嗣源采納她的意見。這一招果然使滿朝文武都認為皇上德高恩厚,不忘舊情,於是增加瞭無限的安全感與向心力。

  三年之後,群臣紛紛上表,認為皇後母儀天下,不可長久虛懸,大傢一致推崇花見羞,李嗣源更是求之不得,可花見羞仍然謙讓,堅持要李嗣源冊立曹淑妃為後。

  曹淑妃原來侍候過夏氏夫人,並幫忙扶育過李嗣源與夏氏夫人所生的兩個兒子。就在上次冊立皇後不成之後,李嗣源執意要封花見羞一個淑妃的頭銜時,由於花見羞的爭取,曹氏夫人才有瞭淑妃這個頭銜。這次,早已色衰愛馳,平日隻燒香禮佛,深居簡出的曹淑妃又由於花見羞的至誠用心而坐上皇後的寶座。

  驕兵悍將作亂,是唐中朝以來相沿一百幾十年的積習,唐昭宗在位八年,漸漸地年老多病,知道兵亂難免,他接連賜給在京諸軍錢物,接著又賜各地將士錢物,一月間兩次賞賜,希望兵士感恩,結果兵將愈益驕橫。李從榮見唐昭宗病危,急於想奪得繼承權,率兵攻宮門。宮中兵出擊,殺李從榮。唐昭宗受驚而死,他的兒子李從厚繼位,即唐愍帝。但當時實權卻握在鳳翔節度使李從珂,河東節度使石敬瑭手中,這兩人原是李嗣源的左、右手,李從珂還是李嗣源的養子兼女婿,他們哪裡把李從厚放在眼裡,於是又拉開瞭一幕幕爭權奪利的血腥鬥爭。

  花見羞由於自己的謙遜,得到大傢的愛戴,竟然相安無事,冷眼看過一場場流血沖突後,壽終正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