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臧質簡介


臧質

    臧質(400—454.7.13),字含文,東莞莒(今山東莒縣)人,南北朝時期宋朝大將。     臧質的父親臧熹(字義和)是武敬皇後之弟,於東晉義熙九年(414年)去世,時年三十九,被追贈為光祿勛。臧質“少好鷹犬,善蒱博意錢之戲”(《宋書·臧質列傳》),他身高六尺七寸,高顴骨突下巴,禿頂卷發。     臧質未滿二十歲時,被掌握東晉大權的劉裕任命為世子中軍行參軍。臧質曾拜訪護軍趙倫之,但趙倫之名位已重,沒有接見臧質。臧質憤然而起說:“大丈夫各以老嫗作門戶,何至以此中相輕”(《南史·臧質列傳》)。趙倫之聞後有慚色,準備向臧質道歉,但臧質已拂袖而去。     永初元年(420年),臧質為員外散騎侍郎,後因母親去世而辭職。服喪期滿後,為江夏王劉恭的撫軍參軍,因平時舉止輕薄無檢,被文帝所知,降為給事中。因會稽長公主常為他說好話,才又當瞭建平太守。在任期間,臧質很受當地蠻楚少數民族的擁護。南蠻校尉劉湛還朝時,稱臧質為良守。後又升遷寧遠將軍、歷陽太守。仍遷竟陵、江夏內史,復為建武將軍、巴東、建平二郡太守。     臧質三十出頭,而屢居名郡,涉獵文史,處理公務熟練無差,有氣幹,好言兵。文帝劉義隆認為臧質可當重任,便任命他為徐、兗二州刺史,加都督。但臧質行為過於無束,奢侈浪費,濫施命令,而被有司檢舉,後被赦免。臧質和范曄、徐湛之等交情深厚,范曄謀反,以為臧質一定會和他一起舉兵,恰好事發,他於是又為建威將軍、義興(今江蘇宜興)太守。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春,遷南譙王義宣司馬、寧朔將軍、南平內史。未上任之時,正值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圍困懸瓠(今河南汝南),時宋守軍不滿千人,左軍行參軍陳憲代理汝南郡事,守懸瓠。懸瓠為東晉、南北朝時期的傢必爭之地,北魏軍南下後即將其包圍。陳憲率宋軍頑強抵抗,殺傷魏軍數以萬計,但城中死者也過半。時宋軍已堅守42天,文帝劉義隆派臧質輕裝趕往壽陽,與安蠻司馬劉康祖等共救陳憲,魏帝命殿中尚書任城公拓跋乞地真率兵迎擊,臧質等擊斬拓跋乞地真。四月,魏帝見攻城不克,遂撤軍而回。     文帝劉義隆又派臧質乘機攻打汝南西境刀壁等山蠻,大破之,獲萬餘口,升為太子左衛率。但因枉殺隊主嚴祖等原因被免官。     是年六月,文帝劉義隆告辭魏太武帝誅殺謀主崔浩,又值河道通暢,柔然遣使遠來,誓為犄角,遂不顧多數大臣反對,於七月遣大軍伐北魏。臧質以白衣身份與驃騎司馬王方回等率軍出許昌、洛陽。     閏十月,魏太武帝下令全面反攻,宋軍全線潰敗。十一月,魏帝攻鼓城,不克。十二月,魏帝引兵南下,使中書郎魯秀趨廣陵(今江蘇揚州西北),拓跋那趨山陽(今江蘇淮安)、拓跋仁趨橫江(今安徽和縣東南),所過肆意殘殺,城邑望風奔潰。     文帝以臧質為輔國將軍、假節、置佐,率萬人北救。至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時,魏帝已過淮河,臧質令冗從仆射胡崇之、積弩將軍臧澄之營於東山,建威將軍毛熙祚據前浦,臧質營於城南。魏軍攻胡崇之、臧澄之二營,胡崇之等力戰不敵,軍散,皆為魏軍所殺。魏軍又攻毛熙祚,毛熙祚所領悉為北府精兵,幢主李灌率厲將士,殺傷魏軍甚多。時毛熙祚受重傷而死,宋軍遂亂。臧質見魏軍兵盛,按兵不敢救。當晚,臧質軍也潰敗,棄輜重器械,僅率700人退入盱眙城。     盱眙太守沈璞以郡當沖要,已早有備,城內有士兵3000人。臧質見城中豐實,大喜。魏軍來攻,即與臧質率兵抗擊。魏帝見城堅難克,即留韓元興率數千人守盱眙,自率大軍進至瓜步山(今江蘇六合東南),伐葦為筏,聲言欲渡江直搗建康(今南京)。臧質與沈璞趁機完善工事。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正月,魏帝求和親不成,宋軍沿江嚴備,難於突破防線,加之軍中乏糧,隻得北撤,全力攻打盱眙。魏帝先向臧質求酒臧質,臧質將自己的尿封好,送給魏帝。魏帝勃然大怒,驅使丁零、匈奴、氐羌等族士兵於一夜間築長圍攻盱眙,運東山土石以填塹,造浮橋於君山(在盱眙城北6裡處)之川,切斷瞭盱眙的水陸通道。     魏帝遣使送書函於臧質說:“吾今所遣鬥兵,盡非我國人,城東北是丁零與胡,南是三秦氐、羌。設使丁零死者,正可減常山、趙郡賊;胡死,正減並州賊;氐、羌死,正減關中賊。卿若殺丁零、胡,無不利。”他在回信中說:“省示,具悉奸懷。爾自恃四腳,屢犯國疆,諸如此事,不可具說。王玄謨退於東,梁坦散於西,爾謂何以不聞童謠言邪:‘虜馬飲江水,佛貍死卯年。’此期未至,以二軍開飲江之徑爾,冥期使然,非復人事。寡人受命相滅,期之白登,師行未遠,爾自送死,豈容復令生全,饗有桑幹哉!但爾往攻此城,假令寡人不能殺爾,爾由我而死。爾若有幸,得為亂兵所殺。爾若不幸,則生相剿縛,載以一驢,直送都市。我本不圖全,若天地無靈,力屈於爾,齏之粉之,屠之裂之,如此未足謝本朝。爾識智及眾力,豈能勝苻堅邪!頃年展爾陸梁者,是爾未飲江,太歲未卯年故爾。斛蘭昔深入彭城,值少日雨,隻馬不返,爾豈憶邪?即時春雨已降,四方大眾,始就雲集,爾但安意攻城莫走。糧食闕乏者告之,當出廩相飴。得所送劍刀,欲令我揮之爾身邪!甚苦,人附反,各自努力,無煩多雲。”當時北魏軍中有童謠說:“軺車北來如穿雉,不意虜馬飲江水。虜主北歸石濟死,虜欲渡江天不徙”(《宋書·臧質列傳》)。所以臧質以此答引之。     魏帝看罷大怒,下令做一鐵床,在上面佈滿鐵刺,說:“破城得質,當坐之此上”(《宋書·臧質列傳》)。臧質將魏太武帝書函送與魏軍士卒,揭露魏太武帝的險惡用心,曉諭他們不要為之賣命。信中說:“示詔虜中諸士庶:貍伐見與書如別,等正朔之民,何為力自取如此。大丈夫豈可不知轉禍為福邪!今寫臺格如別書,自思之”(《宋書·臧質列傳》)。臧質還購斬魏帝首級,並封萬戶侯,且賞賜佈絹各一萬匹。     魏軍以鉤車鉤城樓,城內宋軍系以大索,數百人呼喊著一起牽拉,使車不能退。至夜晚,用大桶垂卒出城,截其鉤,獲得鉤車。第二天,魏軍又以沖車攻城,因城堅固,沖車難以奏效,每沖擊一次,隻能沖落不過幾鬥土。魏軍遂肉搏而上,輪番登城,墜而復升,莫有退者,殺傷以萬計,死屍堆積的與城墻一樣高。魏軍連攻3旬未能克。時魏軍多染疾疫,又聞宋遣水軍從東海入淮水,並令彭城守軍斷魏軍歸路,魏太武帝遂率部於二月燃燒攻具退走。宋軍因兵力少,不敢追擊,僅出動若幹船隻,佯欲北渡淮水截其後,以促魏軍速撤。文帝對臧質這次守城的成功非常滿意,對他大加賞賜,為使持節、監雍、梁、南北秦四州諸軍事、冠軍將軍、寧蠻校尉、雍州刺史,封開國子,食邑五百戶。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二月,魏統治集團內訌,魏太武帝拓跋燾被中常侍宗愛所殺。文帝遂於五月北伐,臧質率所部趨潼關(今陜西潼關縣東北)。至八月,宋軍進攻碻磝(今山東茌平西南)不利,但臧質鎮守襄陽(今屬湖北),仍按兵不動,隻遣其冠軍司馬柳元景率後軍行參軍薛安都等向潼關,進據洪關(又作鴻關,今河南靈寶西南)。臧質還顧戀嬖妾,棄軍營壘,單馬還城,散用庫中現金六七百萬,被有司檢舉,而文帝並未對他問罪。     宋元嘉三十年(453年)正月,太子劉劭因宋文帝欲另立太子,遂率東宮兵殺宋文帝及大臣江湛、徐湛之、王僧綽等,自立為帝。時文帝第三子劉駿正率軍屯五洲(今湖北浠水西南)得知其父被殺,與沈慶之舉兵討劉劭。劉駿三月從西陽(今湖北黃岡東)出發,討伐劉劭。     劉劭為拉攏臧質,以其為丹陽尹,加征虜將軍。臧質傢人遣門生師顗報告臧質,臧質將師顗之言又馳告於司空劉義宣及劉駿,而自率眾5000人馳下討逆,陽口進江陵見劉義宣。時臧質諸子皆在京城,聞臧質舉義,相繼逃亡。劉義宣得質所報,即日舉兵,馳報於劉駿。臧質進至尋陽,與劉駿會師。     四月二十五日,劉駿於新亭(今南京南)即皇帝位,為宋孝武帝。以臧質為都督江州諸軍事、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江州刺史,加散騎常侍,持節如故。     五月,臧質率雍州兵2萬至新亭,奉命率所部自白下步上,直至廣莫門,時城內人心已亂,文武官吏紛紛越城出降,廣莫門無人守衛,臧質遂入廣莫門。薛安都、程天祚等亦自南掖門入城,與質同會於太極殿,生擒劉劭。仍使臧質留守朝堂,甲仗百人以自衛。封始興郡公,食邑三千戶。     時孝武帝自攬威權,而臧質隻是把他視為少主,於是各種刑政慶賞,不再報告朝廷而自己做決定,自以為是一世英傑。臧質當初看見國傢的混亂局勢,便心存異謀,他見劉義宣容易控制,便想利用他來實現自己的野心。到瞭江陵(今湖北江陵)便致拜稱名。臧質和劉義宣雖為兄弟關系,但年紀相差大約十歲,劉義宣驚問道:“君何意拜弟?”臧質說:“事中宜然”(《宋書·臧質列傳》)。此時劉義宣已推崇孝武帝,並無他心,所以他的計劃難以實現,於是常常擔心此事泄露風聲。等到瞭新亭,又拜江夏王劉義恭。劉義恭也大吃一驚,問他這是怎麼回事。臧質回答說:“天下屯危,禮異常日,前在荊州,亦拜司空”(《宋書·臧質列傳》)。     不久,孝武帝考慮荊州是長江上遊重鎮,不願讓叔父劉義宣久任荊州刺史,於是內調其為丞相、揚州刺史。劉義宣主持荊州10年,財富兵強,對此舉甚為不滿。孝武帝還淫劉義宣諸女,劉義宣更是恨怒。臧質趕緊趁此機會秘密寫信給劉義宣,對他述說當時朝廷的局勢,又說:“震主之威,不可持久,主相勢均,事不兩立。今專據閫外,地勝兵強,持疑不決,則後機致禍”(《宋書·臧質列傳》)。臧質的女兒是劉義宣的兒媳,所以劉義宣認為臧質不會心懷二心,就動瞭心。而且劉義宣的心腹之將蔡超、竺超人等都懷有野心,也極力地勸說劉義宣,臧質又敦促兒子臧敦去勸說劉義宣,劉義宣終於下定決心,於是在孝建元年(454年)正月,派人送信給豫州刺史魯爽,和他約定在同年秋天同時舉兵。     使者攜帶函至壽陽(今安徽壽縣),恰逢魯爽醉酒,誤記預約日期,即日起兵。徐遺寶亦隨之舉兵,從兗州(治瑕丘,今山東充州)往攻彭城(今江蘇徐州)。二月,劉義宣和臧質忽聞魯爽已反,倉促起兵,並上表孝武帝,言欲除君側之惡。臧質加部將魯弘為輔國將軍,東下屯兵大雷(今安徽望江);劉義宜遣咨議參軍劉諶之率萬人往會魯弘,並召司州刺史魯秀,使為劉諶之後繼。     是月,宋孝武帝以領軍將軍柳元景為撫軍將軍,統率左衛將軍、豫州刺史王玄謨等諸將迎擊劉義宣。王玄謨等率舟師進據梁山洲(今安徽和縣南,長江西岸梁山),在兩岸築偃月壘,以待劉義宣軍。     劉義宣自稱都督中外諸軍事,於三月傳檄各州郡,給諸州郡官吏加官晉爵,令他們出兵響應自己。同時自率眾10萬由江津(今湖北沙市東南)東進,以子劉恬為輔國將軍,與左司馬竺超民留鎮江陵(今屬湖北)。益州刺史劉秀之斬劉義宣信使,遣兵萬人襲江陵。劉義宣知雍州刺史朱修之與已二心,乃以魯秀為雍州刺史,命其率兵萬餘擊之。徐遺寶攻彭城不克,棄眾焚燒湖陸城投奔魯爽。劉義宣以臧質為前鋒,軍至尋陽(今江西九江西南);魯爽也引兵自壽陽直趨歷陽(今安徽和縣),與臧質合兵,水陸並進。殿中將軍沈靈賜率水軍於南陵(今安徽繁昌南)擊敗臧質的前哨部隊,俘軍主徐慶安等。臧質至梁山,立營兩岸,與宋軍對峙。     四月,宋孝武帝以左軍將軍薛安都、龍驤將軍宗越等屯歷陽,擊斬魯爽的前鋒楊胡興。魯爽被阻,留軍於大峴城(今安徽含山縣東北),命其弟魯瑜屯於大峴之西的小峴。鎮軍將軍沈慶之渡江督戰。薛安都斬魯爽,魯瑜也為部下所殺。宋廷軍進而克壽陽,徐遺寶逃出,途中被殺。沈慶之使人將魯爽之首送與劉義宣,魯爽系出將門,驍猛善戰,號稱萬人敵,劉義宣與臧質見爽首後,皆驚駭不已。     此時,太傅劉義恭使離間計,派人送書於劉義宣,說:“往時仲堪假兵,靈寶尋害其族;孝伯推誠,牢之旋踵而敗。臧質少無美行,弟所具悉。今藉西楚之強力,圖濟其私;兇謀若果,恐非復池中物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八》)。劉義宣從此也疑忌臧質。     五月,劉義宣進至蕪湖,臧質進計說:“今以萬人取南州,則梁山中絕,萬人綴玄謨,必不敢輕動。質浮舟外江,直向石頭,此上略也。”劉義宣準備納其言,但劉義宣心腹劉諶之說:“質求前馳,此志難測。不如盡銳攻梁山,事克然後長驅,萬安之計也”(《南史·臧質列傳》)。劉義宣乃止。     臧質派尹周之攻胡子反、柳叔政於西壘,胡子反剛渡東岸,準備去王玄謨處議事,聞後,急忙趕回。尹周之攻壘甚急,偏將劉季之率水軍殊死戰,求救於王玄謨。王玄謨不派援軍,大司馬參軍崔勛之力爭,才遣崔勛之與積弩將軍垣詢之去救援。二人到後,尹周之已攻下西壘,並殺崔勛之和垣詢之。胡子反、柳叔政等逃往東岸。臧質又遣龐法起率數千兵趨南浦,欲自後掩擊王玄謨,但被垣護之水軍擊敗。     臧質仍準備攻打東城,劉義宣同黨顏樂之對劉義宣說:“質若復拔東城,則大功盡歸之矣。宜遣麾下自行”(《宋書·臧質列傳》)。劉義宣派心腹劉諶之跟著臧質擺軍於城南。王玄謨留下羸弱之兵守城,悉出精兵出戰。薛安都騎兵做先鋒,垣護之督諸將相繼而出。劉義宣軍大敗,宋軍因風放火,船艦都被焚燒。臧質找劉義宣欲商議下一步怎麼辦,而此時秘密已泄露。臧質驚惶失措,逃到尋陽(今江西九江),其部皆降散。臧質焚燒府舍,車載妓妾入南湖,饑餓難忍時,就采摘蓮子吃。等追兵到來的時候,便以荷葉蓋在頭上,沈於水中,隻將鼻孔露出水面呼吸。     六月戊辰(公元454年7月13日),軍主鄭俱兒發現,正好射中臧質。士兵將其亂刃砍死,腸胃都流淌出來,纏繞在水草之間。隊主裘應將臧質斬首,傳至京城。臧質時年五十五歲。錄尚書江夏王劉義恭等上奏,按照當年王莽的先例,用漆漆封他的頭,儲放於武庫,孝武帝下詔準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