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謝玄簡介

謝玄生平介紹

    謝玄(343—388年),字幼度,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縣)人,東晉著名軍事傢。

    謝玄是宰相謝安之侄,自幼聰慧過人,與表兄謝朗一起,都被謝安所器重。謝安常告誡子侄,並問:“子弟亦何豫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唯謝玄回答:“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庭階耳”(《晉書·謝玄傳》)。謝安聽後很高興。謝玄小時候喜歡佩帶紫羅香囊,謝安對此很是擔心,但為瞭不讓他傷心,於是便在一次和他作遊戲的時候設法把香囊取到手中,把它燒掉,並勸說他以後別帶這種東西,謝玄很聽謝安的話,於是從此也不去佩帶這一類物什。

    謝玄長大後,顯示出經國才略,朝廷幾次召用他,他都推辭不受。後來謝玄與王珣被大將軍桓溫召為掾吏,不久任征西將軍桓豁的司馬、領南郡相,監北征諸軍事。

    當時北方前秦最為強大,前秦王符堅四處用兵,逐漸統一瞭中國北方,並多次侵擾晉國邊境。於是朝廷商議要挑選一位能夠防禦北方的良將。太元二年(377年)十月,謝安便推薦瞭謝玄。中書郎郗超雖然一向和謝氏不和,但聽到這一舉薦卻十分高興,他稱贊道:“安違眾舉親,明也。玄必不負舉 ,才也”(《晉書·謝玄傳》)。而別人卻不贊同郗超的意見,郗超又說:“吾嘗與玄共在桓公府,見其使才,雖履屐間亦得其任,所以知之”(《晉書·謝玄傳》)。於是朝廷召謝玄回朝,任他為建武將軍,兗州刺史,領廣陵相、監江北諸軍事,鎮守廣陵(今江蘇揚州市)。

    謝玄上任後,仔細分析瞭當時的形勢,然後他鑒於當時晉軍缺乏戰鬥力的事實,招募勇士,組成“北府兵”。他所招募的人多是從北方逃來的農民,他們這些人背井離鄉、歷盡磨難,有北上抗敵、重返故鄉的強烈願望。經過一段時期的嚴格訓練,成瞭一支能征善戰的勁旅。

    太元三年(378年)二月,符堅派軍攻打襄陽(屬今湖北省),但為晉軍守將朱序所阻,頓兵城下,久攻不克。苻堅遂采納兗州刺史彭超的建議,在襄陽以東開辟新的戰場,進攻東晉江北各戰略要點,威脅晉都建康,支援襄陽戰場的作戰。七月,令彭超都督東討諸軍事,進攻彭城(今江蘇徐州市);令後將軍俱難、右禁將軍毛盛、洛州刺史鄒保率步騎7萬攻淮陽(今江蘇清江西)、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同時會梁州刺吏韋鐘進攻魏興(今陜西白河東漢江南),以牽制西部東晉軍。八月,彭超率兵7萬攻彭城,晉沛郡太守、龍驤將軍戴逯率眾守城。晉廷又派右將軍毛虎生率軍5萬鎮守姑孰(今安徽當塗),以抵禦秦軍。

    太元四年(379年)二月,謝玄率萬餘人救援彭城,進駐泗口(今江蘇清江西南,即古泗水入淮水之口)。謝玄欲派人潛入城內通知戴逯援軍已到,部曲將田泓自請前往,卻被秦軍俘虜。秦軍用重金賄賂田泓,讓他宣傳晉軍已經失敗,田泓假裝答應。到城下時,田泓告訴城中守軍:“南軍垂至,我單行來報,為賊所得,勉之”(《晉書·謝玄傳》)!田泓遂為秦軍所殺。城中守軍聞後,士氣大振。當時彭超的輜重在留在留城(今江蘇沛縣東南),親率輕軍進攻彭城。謝玄於是揚言要派後軍將軍何謙襲擊留城,彭超聞後十分恐慌,放棄對彭城的包圍,返回留城,護衛輜重。戴遁和彭城太守戴祿乘機率彭城人馬,隨同何謙合力突圍,順利撤出,戴遁帶眾隨謝玄撤回廣陵。

    同月,彭超入彭城後,遂留治中徐褒守衛,繼與俱難會師向南進軍。四月,秦將毛當、王顯率步騎2萬自襄陽(今屬湖北)出發,向東與俱難、彭超等人會合,進攻淮南。五月,俱難、彭超攻下盱眙,俘獲晉高密內史毛躁之。秦軍6萬人將晉幽州刺史田洛圍困於三阿(今江蘇金湖東南)。晉廷極為震驚,速派征虜將軍謝石率水軍屯塗中(指安徽、江蘇境內滁水流域)。晉右衛將軍毛安之等率4萬人屯堂邑(今江蘇六合北)。秦將毛當、毛盛率騎兵2萬襲擊,毛安之等潰退。謝玄自廣陵出發救援三阿。不久,秦軍失敗,退保盱眙。六月,謝玄與田洛率軍5萬進攻盱眙,俱難、彭超再次失敗,退往淮陰。謝玄派何謙等率領水軍乘潮而上,乘黑夜焚燒瞭前秦在淮水上鋪設的浮橋,邵保戰死,俱難、彭超倉皇北渡淮水。謝玄與何謙、田洛共同率軍追擊,與秦軍在君川(今江蘇盱眙北)決戰,晉軍大勝,俱難、彭超隻身逃往北方。此次作戰之後,朝廷論功封他為冠軍將軍,加領徐州刺史,封東興縣候。

    符堅雖遭挫折,但滅亡東晉統一天下之志絲毫未動。太元七年(382年)十月,符堅在長安(今西安西北)與群臣商議進攻東晉的事宜,他說曰:“吾統承大業垂二十載,芟夷逋穢,四方略定,惟東南一隅未賓王化。吾每思天下不一,未嘗不臨食輟餔,今欲起天下兵以討之。略計兵杖精卒,可有九十七萬,吾將躬先啟行,薄伐南裔,於諸卿意何如”(《晉書·符堅載紀》)?時朝臣多反對,唯秘書監朱肜、冠軍將軍慕容垂等力主攻晉。苻堅自恃國強兵眾,誇口投鞭於江,足斷其流,堅持攻晉。

    太元八年(383年)五月,東晉都督江、荊等七州諸軍事桓沖率軍10萬攻襄陽(今屬湖北),另派兵擊沔(今漢水及其北源陜西留壩西沮水)北諸城及武當(今湖北丹江口西北)。又遣將攻蜀,拔五城(今四川中江),進攻涪城(今四川綿陽東)。六月,桓沖別將攻拔萬歲、築陽(今湖北谷城北)。

    苻堅獲悉,倍加震怒,除分別派兵援救外,即於七月下詔大舉攻晉,征發各州郡公、私馬匹,平民十丁抽一。高門富豪子弟、精通武藝的都授以羽林郎,共得3萬多人,任命秦州主簿趙盛之為建威將軍、少年都統。對晉孝武帝司馬昌明、謝安和桓沖等人亦先任以官職。八月,苻堅派陽平公苻融統率驃騎將軍張蠔、撫軍將軍苻方、衛軍將軍梁成、平南將軍慕容暐及慕容垂等步騎25萬人為前鋒,兗州刺史姚萇為龍驤將軍,都督、梁二州諸軍事。不久,苻堅自長安南下伐晉,統領步兵60多萬,騎兵27萬,隊伍首尾千餘裡,浩浩蕩蕩。

    符融帶兵三十萬先到穎口(今安徽潁河入淮河口)。九月,苻堅到達項城(今河南沈丘),後續涼州兵始至咸陽(今陜西咸陽東北)。幽、冀之兵進抵彭城(今江蘇徐州),西路蜀漢方向的兵力順江而下,東路幽、冀方向的兵力到達彭城(今江蘇徐州)。東西綿延萬裡,水陸並進,僅運糧船計有萬艘。

    在前秦大軍壓境之下,晉廷調兵遣將迎擊。派謝安都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諸軍事,鎮守建康,任命尚書仆射謝石為征虜將軍、征討大都督,謝玄為前鋒都督,與輔國將軍謝琰、西中郎將桓伊等率眾8萬抵禦秦軍。龍驤將軍胡彬率5000名水軍增援壽陽(今安徽壽縣)。

    十月,苻融等攻破壽陽,俘晉平虜將軍徐元喜、安豐太守王先等。慕容垂攻克鄖城(今湖北安陸)。胡彬得到壽陽陷落的消息,遂退保硤石(今安徽壽縣西北)。苻融命衛將軍梁成率兵5萬屯駐洛澗(今安徽淮南東淮河支流洛河),並於洛澗入淮水處設木柵切斷淮水水道,使胡彬的水軍無法東撤。謝石、謝玄的主力部隊自東向西推進,因害怕梁成,到達距離洛澗25裡處便停止前進。胡彬困守硤石,糧食將盡,派人向謝石報告。不料,信使被秦軍截獲,並送至苻融處。苻融即報告苻堅,說晉兵人少,糧食不繼,宜乘機發動攻擊。苻堅得此消息,即將大軍留於項城,自領輕騎8000趕往壽陽,倍道就苻融。謝石聞知符堅在壽陽,十分恐懼,不敢作戰。苻堅等至壽陽,即派在襄陽俘獲的晉將朱序前往晉營勸降。朱序仍心向東晉,便借機對謝石說,前秦百萬大軍還沒有全部到達,應趕快攻擊其前鋒。謝石采納朱序的建議。

    十一月,謝玄派鷹揚將軍劉牢之率北府軍精兵5000人擊秦軍梁成部,未到十裡,秦軍在洛澗中設置的阻礙便擋住去路。劉牢之見此情勢,果斷作出決定,揮軍奮勇渡河,大破秦軍,於陣擊斬梁成及其弟梁雲,又分兵切斷秦軍退路。秦軍腹背受敵,潰逃,爭赴淮水,溺死1.5萬人。晉軍擒前秦揚州刺史王顯等人,繳獲大批軍械物資。處於劣勢的晉軍首戰告捷,士氣振奮,乘勝水陸繼進,徑逼淝水。苻堅、苻融登上壽陽城,見對岸晉兵佈陣嚴整,又望見八公山(今壽縣城北四裡)上草木,以為皆是晉兵,面有懼色。

    前秦軍於壽陽城東淝水西岸佈陣,晉軍進至淝水東岸,兩軍隔水相望。謝玄派人通告苻融:“君遠涉吾境,而臨水為陣,是不欲速戰。諸君稍卻,令將士得周旋,仆與諸君緩轡而觀之,不亦樂乎!”秦諸將表示反對,都說:“宜阻肥水,莫令得上。我眾彼寡,勢必萬全 。”苻堅說:“但卻軍,令得過,而我以鐵騎數十萬向水,逼而殺之”(《晉書·謝玄傳》)。苻融亦以為然,於是下令讓軍隊後退。不料,秦軍一退不可收拾。朱序乘機在陣後大喊“秦兵敗瞭,秦兵敗瞭”,秦軍以為真敗,爭相逃命。謝玄、謝琰、桓伊等率精兵8000涉渡淝水猛攻。苻融上馬沖入軍陣,欲阻止秦軍盲目退卻,馬倒被晉軍所殺。前秦指揮無主,更加潰不成軍。謝玄等乘勝追擊,直至青岡(今壽陽西30裡)。秦兵自相踐踏而死的蔽野塞川,逃出的士兵,秦軍聞風聲鶴唳皆以為晉兵追至,因而草行露宿,不敢停息,加之饑寒交加,死者十之七八。苻堅中流矢,單騎逃往淮北。朱序、徐元喜及原前涼主張天錫等一起投奔晉營。晉軍收復壽陽,俘秦淮南太守郭褒。苻堅沿途收集離散士卒,及至洛陽,僅剩10餘萬人。

    晉軍所獲儀服,器械、軍資珍寶堆積如山,牛馬驢騾駱駝達十萬餘。晉庭封謝玄為前將軍、假節,但被謝玄拒絕。後賜錢百萬,彩千匹。

    太元九年(384年)八月,謝安認為符堅剛剛被挫敗,應當乘機開拓中原,於是以謝玄為前鋒都督,率豫州刺史、冠軍將軍桓石虔等進攻前秦。謝玄軍進至下邳(今江蘇睢寧西北古邳鎮東),前秦徐州刺史趙遷棄彭城(今江蘇徐州),謝玄進據之。九月,謝玄派彭城內史劉牢之進攻前秦駐守鄄城(山東鄄城西北)的兗州刺史張崇,張崇逃奔後燕,劉牢之遣將軍劉襲追張崇,戰於河南,斬其東平太守楊光。劉牢之遂據鄄城。

    平定兗州後,謝玄怕水道難行,遂采納督護聞人的建議,整頓漕運,保證軍糧等物資的運輸。十月,謝玄派陰陵太守高素率步騎3000進攻前秦青州(治今山東青州西北),秦青州刺史苻朗請降。又進軍冀州(治今河北冀縣),命令龍驤將軍劉牢之和濟北太守丁匡據守確磝(今山東茌平西南),濟陽太守郭滿據守滑臺(今河南滑縣東),奮武將軍顏肱渡黃河,於北岸紮營。苻堅子苻丕派將軍桑據屯黎陽(今河南浚縣東北)抵禦。謝玄命劉襲夜襲桑據,桑據逃走。苻丕惶恐求降,謝玄派晉陵太守滕恬之渡黃河,駐守黎陽。至此,兗、青、司、豫等州為謝玄所據。謝玄加領都督徐、兗、青、司、冀、幽、並七州諸軍事。

    謝玄上書,認為:“方平河北,幽冀宜須總督,司州縣遠,應統豫州”(《晉書·謝玄傳》)。謝玄也因功被封為康樂縣令。謝玄準備令豫州刺史朱序鎮守梁國,自駐彭城,“北固河上,西援洛陽,內籓朝廷”(《晉書·謝玄傳》)。後晉庭認為征戰過久,沒有同意,令謝玄鎮守淮陰,朱序鎮守壽陽。

    回軍途中,謝玄染病,於是上書請求解職,但晉庭未許。謝玄有說自己不能治事,怕耽誤軍國大事,於是晉庭讓其鎮守東陽城。途中,謝玄病勢沉重,便上書說:

    “臣以常人,才不佐世,忽蒙殊遇,不復自量,遂從戎政。驅馳十載,不辭鳴鏑之險,每有征事,輒請為軍鋒,由恩厚忘軀,甘死若生也。冀有毫厘,上報榮寵。天祚大晉,王威屢舉,實由陛下神武英斷,無思不服。亡叔臣安協贊雍熙,以成天工。而氛霧尚翳,六合未朗,遺黎塗炭,巢窟宜除,復命臣荷戈前驅,董司戎首。冀仰憑皇威,宇宙寧一,陛下致太平之化,庸臣以塵露報恩,然後從亡叔臣安退身東山,以道養壽。此誠以形於文旨,達於聖聽矣。臣所以區區傢國,實在於此,不謂臣愆咎夙積,罪鐘中年,上延亡叔臣安、亡兄臣靖,數月之間,相系殂背,下逮稚子,尋復夭昏。哀毒兼纏,痛百常情。臣不勝禍酷暴集,每一慟殆弊。所以含哀忍悲,期之必存者,雖哲輔傾落,聖明方融,伊周嗣作,人懷自厲,猶欲申臣本志,隆國保傢,故能豁其情滯,同之無心耳。

    去冬奉司徒道子告括囊遠圖,逮問臣進止之宜。臣進不達事機,以蹙境為恥,退不自揆,故欲順其宿心。豈謂經略不振,自貽斯戾。是以奉送章節,待罪有司,執徇常儀,實有愧心。而聖恩赦過,黷法垂宥,使抱罪之臣復得更名於所司。木石猶感,而況臣乎!顧將身不良,動與釁會,謙德不著,害盈是荷,先疾既動,便至委篤,陛下體臣疢重,使還籓淮側。甫欲休兵靜眾,綏懷善撫,兼苦自療,冀日月漸瘳,繕甲俟會,思更奮迅。而所患沉頓,有增無損。今者惙惙,救命朝夕。臣之平日,率其常矩,加以匪懈,猶不能令政理弘宣,況今內外天隔,永不復接,寧可臥居重任,以招患慮。

    追尋前事,可為寒心。臣之微身,復何足惜,區區血誠,憂國實深。謹遣兼長史劉濟重奉送節蓋章傳。伏願陛下垂天地之仁,拯將絕之氣,時遣軍司鎮慰荒雜,聽臣所乞,盡醫藥消息,歸誠道門,冀神祇之佑。若此而不差,修短命也。使臣得及視息,瞻睹墳柏,以此之盡,公私真無恨矣,伏枕悲慨,不覺流涕”(《晉書·謝玄傳》)。

    晉帝於是派禦醫為謝玄治病,並回京口養病。謝玄奉詔而還,但久病不起,於是又上書說:“臣同生七人,凋落相繼,惟臣一己,孑然獨存。在生荼酷,無如臣比。所以含哀忍痛,希延視息者,欲報之德,實懷罔極,庶蒙一瘳,申其此志。且臣孤遣滿目,顧之惻然,為欲極其求生之心,未能自分於灰士。慺慺之情,可哀可愍。伏願陛下矜其所訴,霈然垂恕,不令微臣銜恨泉壤”(《晉書·謝玄傳》)。

    但表被擱置未報,謝玄前後共上書十多次,很久,才轉授散騎常侍、左將軍、會稽內史。

    當時吳興太守晉寧侯張玄之也以才學而顯名,但名聲僅次於謝玄,時人稱為南北二玄”。

    太元十三年(388年)正月,謝玄死於任上,時年四十六歲。晉庭追贈謝玄為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謚曰獻武,其子謝瑍嗣。

    點評:謝玄文武兼備,立志挽救危亡,以圖恢復。他創建的“北府兵”,能征善戰,特別能吃苦耐勞,成為東晉最為精銳的武裝力量。在淝水之戰中,“北府兵”軍陣嚴整,使秦主望而生畏,可見其強。

    附1:晉·謝玄 孫元晏
    百萬兵來逼合肥,謝玄為將統雄師。旌旗首尾千餘裡,渾不消他一局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