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田單簡介

田單

    田單,生卒年不詳,齊國臨茁(今山東省淄博市東北)人。齊國田氏的遠族。戰國後期齊國傑出的軍事傢。初為小吏,後被擁立為齊將。田單處事用兵以“奇”勝,善用智術。以功封安平君,任國相。

    周赧王三十一年(前284年),燕昭王拜樂毅為上將軍,統率燕、韓、趙、魏、秦五國之兵合力攻齊,以雪齊乘燕亂大敗燕國之恥。齊湣王不支,放棄齊國都城臨茁逃至莒城拒守。當時的田單在臨茁作市掾,是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吏。燕軍長驅直人,攻城拔郡。田單離開臨茁逃往安平(齊邑,今山東臨淄東北)。為準備逃難,他讓族人“斷軸傅籠”——就是把露在車輪外的車軸截斷,外面包上鐵箍。燕軍圍攻安平,城陷,城中人爭先恐後奪路而逃,但由於車軸過長,車輪彼此撞擊而軸斷車毀,多遭燕軍擄獲,唯有田單和族人因車軸短且包有鐵箍得以逃脫,東行到達即墨(今山東即墨北)。此事顯示瞭田單的聰明才智。

    燕軍攻克安平後,又長驅直入,下齊城七十餘座,獨莒城和即墨未被攻陷。燕知湣王在莒,傾其兵力攻莒。淖齒殺湣王,齊臣王孫賈等擁立湣王之子為王(即齊襄王)。齊襄王號召民眾守莒抗燕,保衛齊國。燕久攻不下,於是重新調整部署,留右軍和前軍繼續攻莒,他親率左軍和後軍東移攻打即墨。守城大夫出城迎戰,戰敗而亡。城中民眾認為安平一戰,唯田單的族人因“鐵箍”之故得以保全性命,共推田單為將軍,田單欣然受命,承擔起領導即墨軍民抗燕的大任。     田單看到,在敵強我弱的形勢下,若要從根本上扭轉戰局,必須想法改變兩軍力量對比,使齊軍戰鬥力由弱變強,燕軍由強變弱。為此,他采取瞭一系列措施。首先,調整防禦部署,激發軍民鬥志。他不僅以身作則,將自己的妻妾編到守城隊伍中,以增強防禦力量,又拿出個人傢財鎬賞軍士。這就樹立瞭威信,團結瞭民心,為堅守即墨創造瞭條件。     燕將樂毅有勇有謀,熟悉韜略,齊軍要想守住即墨,戰勝燕軍,必須先除掉樂毅。前279年,燕昭王死,惠王繼位。惠王在做太子時就對樂毅不滿。田單聽到這一情況,便采取反間計。在燕國人中散佈說:“齊湣王早死瞭,而齊城沒有攻下的隻剩兩座罷瞭,樂毅是怕燕王殺他,而不敢回國,他是以攻打齊國為幌子,實際是想與齊兵聯合在齊稱王。齊國人還未能全部歸附,故而樂毅以緩攻即墨來等待時機。齊國人現在所擔憂的是唯恐燕國派其他將領來,那樣即墨就得遭殃瞭。”燕惠王本來就對樂毅遲遲未攻下莒城和即墨有懷疑,聽到街巷風言後便信以為真,於是派騎劫往齊地代樂毅統兵,召樂毅回國。樂毅怕遭不測,投奔瞭趙國。樂毅一走,不僅使田單少瞭個大敵,而且燕軍也人心渙散,戰鬥力大為減弱。     燕將騎劫是個驕傲狂妄、有勇無謀的人。他取代樂毅後,便加緊瞭對即墨的攻勢。為瞭堅定即墨軍民的抗敵信心,進一步削弱燕軍鬥志,田單令城內軍民每餐都要先端飯到戶外祭祀祖先。這樣一來,吸引瞭許多飛鳥在城上空盤旋,使城外燕軍感到奇怪。田單乘機向燕軍散佈:“有神人降臨來教導我瞭。”並向百姓說:“當有神人來做我的軍師。”這時有個士卒開玩笑說:“我可以做軍師嗎?”說罷揚長而去。田單立即站起迎回士卒,讓他東向而坐,要拜他為師。士卒說:“我欺騙瞭您,我實在沒有能耐。”田單告訴他:“你什麼也不要說。”於是拜他為神師。每次發佈號令,一定說這是神師的旨意。這個辦法,對穩定城內軍心,動搖敵人鬥志起瞭一定的作用。     田單接著又宣揚:“齊軍隻怕蒸軍把齊國俘虜的鼻子割掉,放在陣前與齊國作戰,那麼即墨就守不住瞭。”騎劫聽後,果然令人把俘虜都削去鼻子。城中齊兵看到降燕齊兵全被割掉鼻子,軍民都憤怒異常,都表示要死守城池,免被敵捉去。田單又派人到燕軍中說:“齊人最怕燕人掘他們的祖墳,厚及祖先靈骨,令人寒心。”騎劫再次中計,派人掘開齊人祖墳,焚燒死人。守軍從城上望見無不咬牙切齒,皆欲出城報仇。田單針對燕軍的恐怖手段,將計就計,誘使燕軍施暴,從而更堅定瞭城中齊人仇燕、抗燕的決心。     田單明白,士兵的仇恨之火被點燃,可以用於作戰瞭,於是親自操持版築、鍬鍁,與士卒一起修造營壘。命令甲士埋伏起來,單單派老弱殘兵和婦孺登城守衛,並且派遣使者接洽向燕軍投降的事。燕軍聽說齊即墨之軍欲降,歡呼萬歲。田單又從民間收集瞭兩萬多兩黃金,命令即墨的豪紳送給燕國將領說:“即墨不久就投降,希望燕軍不要掠虜我們族人的妻妾,讓我們能如常安居。”燕國將領非常高興的答應瞭,燕軍從此越發松懈瞭戒備。     以上計謀都收到瞭積極效果,齊軍情緒激昂,士氣高漲;燕軍卻意志消沉,沮喪動搖。兩軍的戰鬥力發生瞭顯著的變化。     田單覺得反擊敵人的條件基本成熟,就積極進行反攻的準備工作。在城內收集瞭1000多頭牛,在牛身上披上繪著五彩龍紋的外衣,在牛角綁上鋒利的尖刀,又在牛尾綁上浸過油脂的葦草,並在城腳挖瞭幾十個洞,通到城外,又挑選5000名勇士,扮成鬼神模樣。一切準備就緒後,在一天夜裡,田單下令點燃牛尾上的葦草,於是著火受驚的1000多頭牛穿越城洞,向燕營狂奔猛沖。5000名勇士跟隨沖殺,全城人也都敲打銅器吶喊助威。老弱婦孺把銅鐵器具敲得震天響,交匯成驚天動地的聲浪。燕軍將士從睡夢中驚醒,疑是天兵天將從天而降,都哭天喊地,倉皇奔逃。騎劫也在混亂中被殺。     田單乘勢率兵實施戰略追擊。敵占區齊民也群起響應,協助田單作戰。燕軍倉皇而逃,一直退到黃河邊上。齊軍越戰越勇,勢如卷席,將失去的七十座城池完全收復。田單從莒城迎接襄王回到都城臨災主持國政。襄王封田單,號安平君。     齊國復國後,田單曾與趙國名將趙奢談論兵法。一天田單對趙奢說:我並不是不佩服將軍的兵法,“所以不服者,獨將軍之用眾”。過去“帝王之兵,所用者不過三萬,而天下服矣。今將軍必負(帶領)十萬、二十萬之眾乃用之,此單所不服也”。趙奢反對田單這一看法,他認為田單並不懂得用兵之道。他向田單詳細闡述瞭時勢變化同作,戰方式、戰爭規模相互之間的關系。他說:“古者,四海之內分為萬國。城雖大,無過三百丈者,火雖眾,無過三千傢者。’然而現在是‘古之為萬國者,分以為戰國七’,‘千丈之城,萬傢之邑相望’。時勢已發生瞭很大變化,戰爭的形式和規模也必須有相應的改變。例如‘齊以二十萬之眾攻荊,五年乃罷。趙以二十萬之眾攻中山,五年乃歸’。今天,齊國和韓國實力相當,以之進攻,難道以三萬之眾就能奏效嗎?‘以三萬之眾,圍千丈城’,不足圍城一角,用之野戰,不足以實行包圍,你將怎麼辦呢?”趙奢的一席話,說得田單“喟然太息”,表示誠服。     點評:田單的火牛陣,創造瞭中國軍事史上高度發揮主觀能動性,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堪稱戰史奇觀。史馬遷在《史記·田單列傳》中形容其“夫始如處女,適人開戶;後如脫兔,適不及距:其田單之謂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