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潘玉兒簡介

潘玉兒簡介

   南齊少帝肖寶卷妃——潘玉兒

  “六朝金粉”“金陵粉黛”,可概見當年的紙醉金迷。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歷史上東吳,東晉,南朝宋齊梁陳,連續定都於此,統稱六朝。潘玉兒是六朝金粉中較為出色的一個。

  中國過去有一項國粹就是所謂“三寸金蓮”,看一個女人就以她的腳來評定,隻要腳能做到小、尖、軟、巧,就是皮膚象蛤蟆,嘴裡長狼牙都是美的,這一病態的審美使婦女飽嘗痛苦,爰及弱齡就開始纏足。纏足的陋習開始於五代,但“金蓮”一說卻從潘玉兒開始,潘玉兒以一雙柔弱無骨,狀似春筍般的美足而名傳幹古。

  潘玉兒是齊少帝肖寶卷的愛妃。

  齊政權是南朝四國中存在時間最短的,享國僅二十四年。齊開國皇帝肖道成原籍蘭陵,也就是今天的山東嶧縣,在晉室東渡的時候,蕭傢就已卓著勛績,到宋武帝劉裕開國,蕭傢更為顯赫,蕭道成由右將軍、中領軍而大尉,而相國,而齊王,終於逼宋順帝下詔禪位,改國號為齊。

  蕭道成就是齊高祖,深沉有大量,博學能文,性情清儉,曾說:“使我治天下十年,當使黃金與土同價。”可惜他隻當瞭四年皇帝便崩逝瞭,太子蕭頤繼位而為齊武帝,留心吏治,政績突出,形成瞭一個小康的安定局面,史稱“永明之治”。齊武帝在位也隻十一年,他崩逝時太子蕭長懋已死,就由皇長孫蕭昭業繼位,不久又由蕭始文繼位,兩個小皇帝在位均不及一年,便被他們野心勃勃叔祖肖鸞所篡,自即帝位而為齊明帝。為瞭鞏固自己的帝位,肖鸞大事屠殺宗室諸王,在齊高武兩帝時所封的宗室諸王,雖能保全,但也管制嚴厲。當時各王多在外擔任刺史,鎮守一方。齊明帝不放心就由朝廷另設一“典簽”來管理州政,並監視諸王,以至各州隻聽說有簽帥,而不知有刺史。齊明帝於此處心積慮,也隻不過享國五年就一眠不起,長子長期患有廢疾難當大任,次子肖寶卷就成瞭少帝。

  肖寶卷繼位後狎匿群小,荒嬉無度,後宮佳麗多達萬人,其中他卻特別寵愛潘玉兒,形影不離地天天和她膩在一起。

  潘妃皮膚美,就叫她“玉兒”或者“玉奴”,潘妃更有一雙妙足,就特地為她修一座“玉壽殿”,壁嵌金珠,地鋪白玉,又鑿地為蓮花,用粉紅色美玉裝飾,讓潘妃赤裸腳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蕭寶卷瞇起雙眼,恍惚看到一個綽約的仙女,香風過處,遍地蓮花綻放,因而大發感嘆:“仙子下凡,步步生蓮”。據說美足能撩人情興,較之酥胸更能令人魂飛魄蕩,因為美足不但能夠產生觸覺的快感,而且還可以由其他縮及彈動,而產生強烈的挑逗作用,因此便遠較酥乳來得靈活而多彩多姿。對美足的贊美由來已久。《詩經》上早就有:“美目揚兮,巧趨蹌兮。”把女性的美眸與纖足相提並論。古樂府中有《雙行纏曲》:“新羅繡行纏,足跌如春妍;他人不言好,我獨知可憐。”曹植的《洛神賦》中有:“凌波微步,羅襪生塵。”陶淵明的《閑情賦》中有:“願在絲而為履,同素足以周旋。”謝靈運的詩有:“可憐誰傢婦,臨流洗素足。”都是贊嘆女性足部的美,而真正能夠入目三分地欣賞美足的,要數漢成帝。

  我們在《妓女傳》中曾談過趙飛燕姐妹與漢成帝的關系。實際上漢成帝與趙飛燕妹妹趙合德之間還有一部分屬於“足戀”。

  據說趙合德也生有一雙柔軟白凈的美足,漢成帝每次握住她的美足便情興勃發,而趙合德卻每每躲開或縮起,使得漢成帝大費周折。服侍趙合德的樊姬曾大惑不解地問趙合德:“上餌方士大丹,求旺盛而不能得,然持貴人之足而輒暢動,此天與貴人大福,寧轉側拒帝應耶?”其實,趙合德的做法完全正確,是故意“吊起來賣”,一方面可以使對方覺得“得之不易”,另一方面也不至於產生厭倦。這是一種女人的“媚術”,更是“心理的掌握”,樊姬那裡懂得其中的奧妙。

  蕭寶卷不知道是自悟還是從別人處學得的經驗,反正他對女人的美足有一份特殊的嗜好就是瞭。他發現潘妃的足美是他自己在後宮中調查研究挖掘出來的,更因此封她為“貴妃”,得空便握住她的足踝,搓之,揉之,捏之,聞之,甚至吻之,嚙之。偶而咬痛瞭潘玉兒的足趾,潘玉兒便毫不客氣地用杖怒擊其背;蕭寶卷反而愈覺刺激,如此看來,這位末代皇帝還有一份濃烈的“自虐”傾向。

  蕭寶卷為瞭討好潘玉兒,在內延之中,時常以奴仆自居,小心翼翼地來侍候他的“太上皇妃”,端茶送水,捏腳捶背部都做得心甘情願,賞心悅目。每當外出總使潘玉兒坐臥轎中,自己則騎馬相隨,朝臣們以為不成體統,蕭寶卷卻始終習以為常。

  為瞭進一步博取愛妃的歡心,肖寶卷先後大興土木,建造瞭“仙華”、“神仙”、“玉壽”三座華麗巍峨的宮殿,窮極奢侈。據《南齊書》記載:“玉壽殿刻畫雕彩,居香塗壁,錦饅珠簾,窮極絝麗。”潘玉兒常在這裡飛舞玉足,把蕭寶卷這小皇帝差一點樂死。但肖寶卷還不滿足,又在“閱武堂”的兩側建造“芳樂苑”,亭臺樓謝,工巧絕倫,山石都塗上五彩,各處墻壁盡畫上男女私褻的像。還有最不成體統而又莫名其妙的事,要算是在宮苑之中設立集市瞭。

  潘玉兒原是商販的女兒,對於市衢買賣之事,時常心向往之,為瞭使她重溫舊夢,蕭寶卷特地命人在禦花園中搭建瞭一條小型街道,仿照民間市集模樣,由宮人分別設置日用雜貨及酒肉等店鋪,所有六宮的日常用品都在此處購買,潘玉兒擔任“市令”,蕭寶卷自任“市魁”,如果發現市場裡有人不守規矩,或發生爭執,就由“市魁”派人拘束聽侯“市令”發落,具體再由“市魁”執行,居然進行得有模有樣。但畢竟是十分荒唐的事情,宮人們不勝其苦,大臣們更是群情嘩然,老百姓聽到後,尤為不滿。

  蕭寶卷原本是一個醉心於騎馬射箭,外出狩獵,奇裝異服,招搖過市的人物,自從得到潘玉兒後,一下子拋開瞭其他嗜好,為瞭寵愛潘王兒,整天在宮中鬧得昏天黑地,烏煙瘴氣,於是國破傢亡的危難,加緊向他通來。

  齊少帝肖寶卷永無二年,崔慧景稱兵廢蕭寶卷的帝位,改為吳王。蕭懿為豫州刺史聞訊率軍入援,崔慧景兵敗,逃到江邊被漁人所殺。蕭懿因功出任尚書令,但為嬖臣茹清珍所忌,終於糊裡糊塗地被蕭寶卷毒死。蕭懿的弟弟,任雍州刺史的蕭衍立即擁戴蕭寶卷的弟弟蕭寶融為齊和帝在江陵稱帝,接著統率大軍,直逼都城建康。齊少帝蕭寶卷擁兵十萬,固守建康,蕭衍大軍將建康團團圍住,城中糧盡,蕭寶卷欲殺大臣以立威,將軍王珍國恐怕大禍臨頭,密遣心腹送明鏡給蕭衍,以明心跡。蕭衍以斷金回贈,意思是“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於是王珍國打開城門,蕭衍大軍直入建康,蕭寶卷被廢為東昏侯。不久蕭衍正式稱帝,齊滅,蕭衍稱梁武帝,即歷史上有名的“和尚皇帝”,三次出傢,三次還俗,在侯景之亂中活活餓死。

  蕭寶卷隻當瞭兩年皇帝,便把大好江山斷送,而自己也落得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南齊亡後,梁武帝將潘玉兒賜給瞭有功的將軍田安啟,田將軍不解風情,而潘玉兒更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於是自縊而死,結束瞭她荒唐無比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