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梁睿簡介

梁睿

    梁睿(531—595.4.13),字恃德,安定烏氏(今甘肅涇川縣北)人,隋朝名將。

    梁睿的父親梁禦曾為西魏太尉。梁睿“少沉敏,有行檢”(《隋書·梁睿列傳》)。宇文泰任西魏相國時,因為梁睿是功臣之子,所以將其收養於宮中數年,並命諸子與梁睿交遊,同師共業,交情甚厚。

    梁睿七歲襲爵廣平郡公,累加儀同三司。魏恭帝時加開府,改封為五龍郡公,拜渭州刺史。宇文泰之子宇文覺登基為北周皇帝後,征為禦伯。不久出為中州刺史,鎮守新安,以備北齊。因數次擊敗北齊入寇之軍,宇文覺拜梁睿為大將軍,進爵蔣國公,入為司會。後跟隨齊王宇文憲抗拒齊將斛律光於洛陽,每戰有功,升官為小塚宰。周武帝宇文邕時任敷州刺史、涼州安州總管,俱有政績,進位柱國。

    武帝死後,靜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楊堅專權,並命梁睿代王謙為新益州總管。此時相州總管尉遲迥、鄖州總管司馬消難先後舉兵反對楊堅。王謙亦不願依附楊堅,遂於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八月初七,出動巴蜀軍隊10餘萬人,攻占始州(治今四川劍閣),企圖阻止新任益州總管梁睿入蜀。所管益(治今四川成都)、新(治今四川三臺)、瀘(治今四川瀘州)等18州與武(治今甘肅武都)、興(治今四川略陽)等10州,多數響應。

    梁睿到漢川(今陜西漢中)被阻。楊堅即命梁睿為行軍元帥,率利(治興安,今四川廣元)、鳳(治今甘肅鳳縣)、文(治今甘肅文縣)、秦(治今甘肅天水)、成(治今甘肅成縣西)等州兵步、騎20萬,進討王謙。梁睿由利州南下,進攻始州,企圖打開入蜀通道,直趨益州。始州北有大、小劍山屏障,東有嘉陵江水可憑,蜀北古棧道——劍閣道,由該區通過,為古代南下入蜀必經之道,地形險要,易守難攻。王謙為阻梁睿軍入蜀,令其部將敬豪、梁巖率軍固守始州城;趙儼、李三王等率軍10餘萬人,據險設營,守禦通谷(今四川廣元西南)、龍門(即龍州,今四川平武東南)等地,以確保劍閣道及始州無虞。

    十月,梁睿軍進至通谷,李三王等以勁兵拒守,閉壘不戰。梁睿以總管張威為先鋒,率部出戰。張威先令人臨陣大罵,激怒李三王出陣,然後派精兵奮力攻擊,一舉擊潰李三王軍;梁睿軍主力趕到,擒斬敵7000餘人,遂即前進到龍門,遇趙儼、秦會等率軍10萬據險為營三十裡相抗拒。梁睿令將士由山間隱蔽小道,銜枚(口含石子)開進,四面奮擊,大破趙儼等軍營壘,蜀人大駭。梁睿率部擊鼓而進,迫使始州守將敬豪、平林守將梁儼投降。王謙又令部將高阿那肱,達悉惎等據守開遠(今四川劍閣東北)險要之地,阻遏梁睿軍。梁睿對將士說:“此虜據要,欲遏吾兵勢,吾當出其不意,破之必矣”(《隋書·梁睿列傳》)。為出其不意擊破守軍,遂命上開府拓跋宗率部直取始州;又命大將軍宇文復進兵巴西(今四川綿陽),大將軍趙達率水軍入嘉陵江,從兩翼威脅敵軍側後;並派部將張威、王倫、賀若震、於義、韓相貴、阿那惠等,各自率部,從正面分路攻擊,經過半天激戰,終於擊破開遠守軍,達悉惎等敗逃益州。梁睿遂即長驅疾進,直逼益州。梁睿集中主力,奮勇攻擊,大敗王謙軍。王謙率餘部欲退益州,因達悉惎、乙弗虔舉城投降,被迫領30騎逃往新都(今四川新都東)。新都令王寶將其捉獲。梁睿斬王謙,益州遂定。此戰的勝利,對楊堅鞏固統治權力,代周立隋,具有積極作用。梁睿因功進位上柱國,總管如故。賜物五千段,奴婢一千口,金二千兩,銀三千兩,食邑千戶。

    時梁睿威震西川,夷、獠等少數民族相繼歸附,唯南寧土司爨震恃遠不賓。梁睿兩番上書陳述征討方略:

    “竊以遠撫長駕,王者令圖,易俗移風,有國恒典。南寧州,漢世柯之地,近代已來,分置興古、雲南、建寧、朱提四郡。戶口殷眾,金寶富饒,二河有駿馬、明珠,益寧出鹽井、犀角。晉太始七年,以益州曠遠,分置寧州。至偽梁南寧州刺史徐文盛,被湘東征赴荊州,屬東夏尚阻,未遑遠略。土民爨瓚遂竊據一方,國傢遙授刺史。其子震,相承至今。而震臣禮多虧,貢賦不入,每年奉獻,不過數十匹馬。其處去益,路止一千,朱提北境,即興戎州接界。如聞彼人苦其苛政,思被皇風。伏惟大丞相匡贊聖朝,寧濟區宇,絕後光前,方垂萬代,辟土服遠,今正其時。幸因平蜀士眾,不煩重興師旅,押獠既訖,即請略定南寧。自盧、戎已來,軍糧須給,過此即於蠻夷征稅,以供兵馬。其寧州、朱提、雲南、西爨,並置總管州鎮。計彼熟蠻租調,足供城防食儲。一則以肅蠻夷,二則裨益軍國。今謹件南寧州郡縣及事意如別。有大都督杜神敬,昔曾使彼,具所諳練,今並送往。”

    “竊以柔遠能邇,著自前經,拓土開疆,王者所務。南寧州,漢代柯之郡,其地沃壤,多是漢人,既饒寶物,又出名馬。今若往取,仍置州郡,一則遠振威名,二則有益軍國。其處與交、廣相接,路乃非遙。漢代開此,本為討越之計。伐陳之日,復是一機,以此商量,決謂須取”(《隋書·梁睿列傳》)。

    楊堅見後,深以為然,但考慮天下初定,恐民心不安,故未之許。隋朝建國後,隋文帝楊堅派史萬歲討平南寧,皆用梁睿之策。

    梁睿駐軍於蜀,威惠兼著,民夷悅服,聲望逾重,這些逐漸使楊堅感到憂慮。梁睿主簿薛道衡一次宴間說睿曰:“天下之望,已歸於隋”(《隋書·梁睿列傳》)。建議梁睿上表勸進(勸隋國公楊堅登基稱帝),楊堅大悅。

    隋代周後,已為隋文帝的楊堅對待梁睿更加禮重。梁睿又上書獻平陳之策,隋文帝稱贊瞭梁睿,並下詔書說:“公英風震動,妙算縱橫,清蕩江南,宛然可見。循環三復,但以欣然。公既上才,若管戎律,一舉大定,固在不疑。但朕初臨天下,政道未洽,恐先窮武事,未為盡善。昔公孫述、隗囂,漢之賊也,光武與其通和,稱為皇帝。尉佗之於高祖,初猶不臣。孫晧之答晉文,書尚雲白。或尋款服,或即滅亡。王者體大,義存遵養,雖陳國來朝,未盡籓節,如公大略,誠須責罪,尚欲且緩其誅,宜知此意。淮海未滅,必興師旅,若命永襲,終當相屈。想以身許國,無足致辭也”(《隋書·梁睿列傳》)。因而未便用兵。

    梁睿又見北方突厥強盛,恐為邊患,又上書陳述鎮守之策十餘事,書曰:“竊以戎狄作患,其來久矣。防遏之道,自古為難。所以周無上算,漢收下策,以其倏來忽往,雲屯霧散,強則騁其犯塞,弱又不可盡除故也。今皇祚肇興,宇內寧一,唯有突厥種類,尚為邊梗。此臣所以廢寢與食,寤寐思之。昔匈奴未平,去病辭宅,先零尚在,充國自劾。臣才非古烈,而志追昔士。謹件安置北邊城鎮烽候,及人馬糧貯戰守事意如別,謹並圖上呈,伏惟裁覽”(《隋書·梁睿列傳》)。隋文帝見書後,贊賞不已,答以厚意。

    梁睿認為自己是周代舊臣,久居重鎮,恐見疑於新政,所以內不自安,屢請入朝,於是被征還京師。隋文帝命梁睿上殿接見,握手極歡。回來後,梁睿對親友說:“功遂身退,今其時也”(《隋書·梁睿列傳》)。遂稱病在傢,不與人交往。隋文帝賜以版輿,每有朝覲,必令三衛輿上殿。

    梁睿平定王謙之亂時,認為自己威名太盛,恐為時人所忌,於是公開接受金玉賄賂以自毀形象,結果有百餘名部將因獎賞未予落實而上告於朝廷。文帝令有司查辦其事,真接主辦人多因此而獲罪。梁睿深感恐懼,上表陳事謝罪,請求退歸大理。隋文帝予以撫慰。

    開皇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595.4.13),梁睿隨從隋文帝至洛陽而卒,時年六十五。謚曰襄。子梁洋嗣,官歷嵩、徐二州刺史、武賁郎將。大業六年(610年),隋煬帝下詔追改封梁睿為戴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