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程務挺簡介

程務挺

    程務挺(?—685.2.5),洺州平恩(今河北曲周)人,唐朝大將。

    程務挺的父親程名振為唐太宗時期的將領,曾隨唐太宗討伐劉黑達叛軍(參見),官拜管州都督府長史,後又歷任洺州刺史、右驍衛將軍、平壤道行軍總管、東夷都護、晉、蒲二州刺史。龍朔二年(662年)程振去世,贈封右衛大將軍。龍朔二年(662年)去世,贈右衛大將軍,謚曰烈。程務挺從小便隨父親東征西討,以勇力而聞名軍中。

    唐高宗調露元年(679年)十月,單於都護府(治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土城子)東突厥酋長阿史德溫傅、阿史那奉職率部反唐,威脅唐北疆安全。十一月二十七日,禮部尚書兼檢校右衛大將軍裴行儉奉命率軍出征,時任西軍檢校豐州都督的程務挺也率所部相隨。至永隆元年(680年)三月,唐軍擊敗突厥,維護瞭唐朝北疆的安全。不久官拜任右領軍衛中郎將。

    唐軍回軍後,突厥6萬餘人再圍雲州(治今山西大同),程務挺與代州都督竇懷愆率部將其擊破。

    永隆二年(681年)正月,突厥又攻原(治今寧夏固原)、慶(治今甘肅慶陽)等州。時突厥阿史那伏念自立為可汗,與阿史德溫傅連兵反唐,進犯唐地。唐廷於二十三日命檢校右衛大將軍裴行儉為定襄道大總管,右武衛將軍曹懷舜、幽州都督李文暕為副,率軍進擊,企圖擊破突厥,安定北方。三月,曹懷舜、李文暕、竇義昭等相繼大敗。曹懷舜等聚集散兵,收斂金帛賄賂阿史那伏念,與其約和方得以生還,阿史那伏念部也向北撤去。

    閏七月,程務挺隨裴行儉出征。裴行儉軍於代州陘口(今山西代縣西北陘嶺關口),施反間計,使阿史那伏念與阿史那溫傅互相猜忌。於是阿史那伏念留下妻子、輜重於金牙山,親率輕騎南下欲襲懷舜部。裴行儉乘其後方空虛,即令程務挺自石地道,何迦密自通漠道,率軍突襲突厥牙帳金牙山。阿史那伏念回金牙山後,見其妻子、輜重皆失,士卒又多染疾病,被迫引軍北走細沙(今地不詳)。程務挺和劉敬同等率單於府兵追擊。阿史那伏念表示請執阿史那溫傅以自效,裴行儉答應降而不殺。但阿史那伏念尚有猶豫,又自恃道遠,估計唐軍必不能至,疏於戒備。程務挺和劉敬同率領唐軍迅速趕到細沙,阿史那伏念驚亂,不能整其部眾,遂執阿史那溫傅取小道降於裴行儉,突厥餘部盡平。當時中書令裴炎一來妒忌裴行儉之功,二來與程務挺關系很好,便上奏說:“伏念為副將張虔勖、程務挺所逼,又回紇等自磧北南向逼之,窮窘而降耳。”(《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結果唐高宗下旨將阿史那伏念誅殺,此舉揭開瞭殺降將的序幕。程務挺因功遷右衛將軍,封平原郡公。

    永淳二年(683年),白鐵餘領導當地農民舉行起義。白鐵餘為綏州步落稽(少數民族)人。為準備起義,利用民間信佛心理,先將銅佛埋於地下,過後聚集民眾挖出“聖佛”,裝入數十層雜色綾囊內,揚言“得見聖佛者,百疾皆愈”。數年間歸信的民眾越來越多。白鐵餘組織他們於永淳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據城平縣(今陜西清澗東北)發動起義,自稱光明聖皇帝,設置百官。然後率領起義隊伍,進攻綏德(今陜西清澗西北)、大斌(今陜西子洲西南)二縣,殺掉官吏富豪,焚其房舍。唐高宗令程務挺與夏州都督王方翼共同出兵進剿。程務挺攻拔城柵,生俘白鐵餘,將這次起義鎮壓下去。因功拜左驍衛大將軍、檢校左羽林軍。

    東突首領阿史那伏念、阿史德溫傅戰敗被擒後,阿史那骨篤祿召集餘眾,自稱可汗,再次起兵反唐。唐軍連續作戰皆失利,朝廷一度欲棄豐州,因豐州司馬唐休璟堅持不廢而止。弘道元年(683年)月十一月,武後以程務挺為單於道安撫大使,招討阿史那骨篤祿等。

    但在同年十二月,唐高宗李治因病去世,太子李顯繼位,是為唐中宗,但大權一直由武後(武則天)把持。唐高宗在臨終時,曾下詔令裴炎輔佐太子。嗣聖元年(684年)正月,中宗即位後準備封他的嶽父(即韋後之父)韋玄貞為侍中,又準備給他乳母的兒子封為五品官。裴炎力諫,認為不可。唐中宗心裡很不高興,他對左右說:“我以天下與韋玄貞,何不可!而惜侍中邪!”(《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裴炎得知後心裡十分恐懼,便和武後共同帝定瞭廢掉中宗的計策。

    二月,武後於乾元殿召集百官,裴炎與程務挺、中書侍郎劉禕之、張虔勖帶兵進入宮內,宣佈瞭武後的詔令,廢中宗為廬陵王,同時立豫王李旦為帝,是為唐睿宗,但政事皆由武後裁決。由於程務挺在這次宮廷政變中有功,武則天臨朝聽政時程務挺予以重賞,同時其子程齊之被封為尚乘奉禦,並在程務挺的請求下,其弟、原州司馬程務忠也被封為太子洗馬。

    唐睿宗光宅元年(684年)七月,骨篤祿等率軍攻掠朔州(治善陽,今山西朔縣),殺掠人吏,程務挺率軍將其擊敗。九月,武後以以程務挺為單於道安撫大使,督軍以備突厥。程務挺善於安撫統治部下,在軍中的威信非常高,每逢作戰,部下無不盡力。突厥對程務挺也非常忌憚,聞其名便相繼逃走,不敢犯邊。

    唐睿宗繼位後,武後集團推行剪除異已之策,使唐宗室與親唐臣僚人人自危。時因受貶的原故司空李績(本姓徐,賜姓李)之孫眉州刺史、英國公李敬業和其弟盩厔令李敬猷、給事中唐之奇、長安主薄駱賓王、詹事司直杜求仁及被罷黜禦史職的魏思溫,會集於揚州,各懷怨恨,遂密謀決定以匡復廬陵王為號召,討伐武後,於九月二十九日據揚州起兵。武後聞訊後,曾問計於裴炎,裴炎則說:“皇帝年長,不親政事,故豎子得以為辭。若太後返政,則不討自平矣。”(《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武後當即拘捕瞭裴炎。程務挺得知裴炎被捕後,便上書武後為裴炎請罪,武後對此十分不滿,加上程務挺和唐之奇、杜求仁的關系很好,有人便趁機誣告程務挺,說他與裴炎和徐敬業暗中勾結,圖謀犯上。武後也想趁此機會翦除異己,便決定除掉程務挺(李敬業已於十一月十八日被部下所殺,起事失敗)。十二月二十六日(即公無685年2月5日),左騰揚將軍裴紹業將程務挺於軍營中問斬,並株連全傢。突厥人聞程務挺死,喜出望外,歡宴相慶,但對程務挺卻非常敬佩,為其建立祠堂,每次出師征戰,必先來此祈禱敬拜。

    “務挺勇力驍果,固有父風,英概輔時,克繼洪烈。然而茍預廢立,竟陷讒構。古之言曰:‘惡之來也,如火之燎於原,不可向邇。’其是之謂乎!”(《舊唐羽·程務挺列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