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常建簡介

風景這邊獨好——常建《題破山寺後禪院》賞析

題破山寺後禪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

萬籟此俱寂,但馀鐘馨音。

這是一首即興寫景、詠佛抒懷之作,詩歌借山林寺觀清遠深靜的環境,抒寫曠遠淡泊的胸襟和追求山水林泉之樂的隱逸情懷,也不露痕跡地禮贊瞭禪院佛宇的聖潔光明。詩歌筆調古雅,描寫省凈,興象深微,意境渾融,是盛唐山水詩中獨具一格、傳播萬口的名篇。

首聯總起全詩,點示瞭時間、環境和人物的去向,語言樸素、平易,畫成清新、優美,詩句極易引發人們的聯想。詩人清晨登破山,入古寺,旭日初升,普照山林,水汽蒸騰,山色空蒙,如煙似霧,如夢似幻,好一派溢彩流光、燦爛輝煌的美麗景致!詩人的欣悅陶醉之情溢於言表。“高林”一詞,語義雙關,一指勁健挺拔的茂林修竹,二是佛傢稱僧徒聚集的處所為“叢林”,此處“高林”兼有稱頌禪院之意,在光照山林的景象中顯露著禮贊佛宇之情。頷聯寫景,平中見奇,“幽處”生輝。詩人沿著竹林小徑蜿蜒前行,隻見濃蔭蔽日,蒼苔滿地,於曲折幽深疑無路處,忽見花團錦簇禪院房。這樣幽靜美妙的環境,這樣曲徑通幽的行程,使詩人驚嘆、陶醉。描繪小徑的幽深曲折和花木的扶疏掩映,實際上暗示出禪院遠離塵囂、深藏不露的特點,也烘托出詩人對唱經禮佛生活的心向神往。我們幾乎可以說,自從清晨登山,一路行來,對詩人來講,是一個欣賞幽美風光的過程,也是一個發現禪佛的過程,人生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一個不斷尋找、不斷追求、不斷發現的過程,也是一個讓生命得到安頓,讓靈魂找到歸宿的過程。詩人把“禪房”安置在小徑幽幽、花木成林的地方,與現實塵世保持一段距離,是不是在暗示人們尋找的過程就是一個艱辛而又美妙的過程呢?我看是有這種意味的。“竹徑”句有的版本寫作“曲徑”,一字之異,情味不同。竹有修直挺拔、節節高升、中通外直、清陰不改的特點,隱喻這些修禪禮佛之人的品性高潔,情趣高雅,心志淡泊。蘇東坡有言“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王維有詩“竹喧歸綄女,蓮動下漁舟”,都寫到瞭清清翠竹,都含有隱喻頌揚之意,常詩若用“曲”在表現小徑幽深的環境特點上似無不可,但卻少瞭“竹”的那份脫俗,高雅。所以,我認為用“竹”為妙。

頸聯和尾聯在意念上緊承頷聯,頷聯寫詩人的發現之美,追尋之樂,這兩聯則通過有聲有色、有動有靜、有情有態的景物描寫來渲染佛門禪理滌蕩人心、怡神悅志的作用,在給讀者帶來美的享受的同時又把讀者帶進幽美絕世的佛門世界。詩人舉目四望,隻見艷陽高照,天地生輝,翠竹幽林沐浴在陽光燦爛之中熠熠生輝,眩人眼目;活潑小鳥歡飛在茂林修竹之間自由自在,惹人羨慕。禪房前面 是一池清澈見底的水潭,藍天白雲、茂林修竹倒映其間,給人以潔凈空明、心曠神怡之感。“空人心”應對上句“悅鳥性”,點示如此空靈純潔的世界的確可以滌除塵念,凈化心靈;“悅鳥性”又暗示人隻有象鳥一樣,遠離凡塵,回歸自然,崇佛信道,才能保持本真,逍遙適世。頷聯寫山光物態,寫小鳥歡飛,寫潭影空明,無一不在形象地暗示禪味佛理感化人心,凈化靈魂的奇妙作用。尾聯兩句以聲襯靜,營造一個萬籟俱寂的境界。鐘馨之音,遠遠超出瞭“晨鐘暮鼓”的報時功能,而被賦予一些寓意深微的象征意義,這是來自佛門聖地的世外之音,這是引領人們進入純凈怡悅世界的奇妙佛音,這是回蕩在人們心靈深處的天籟之音,悠揚而宏亮,深邃而超脫。顯然,詩人欣賞這禪院與世隔絕的居處,領略這空門忘情塵俗的意境,寄托瞭自己遁世無悶的情懷,禮贊瞭佛門超拔脫俗的神秘境界。

盛唐山水詩大多歌詠隱逸情趣,多有一種優閑適意的情調,但常建這首詩不一樣,在優遊自得中寫詩人的心靈感悟,於禪宗佛音中凈化人的心靈,跟隨詩人一路行來,我們除瞭欣賞幽美絕世的自然風光,也時時沉浸在神與物遊、情與景會的心靈世界當中,也許,這才是常建苦心孤詣要告訴我們的“另一個世界”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