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賀鑄簡介

賀鑄《鷓鴣天》賞析

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壟兩依依。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宋代詞人中,賀鑄的名氣雖然不及柳永、歐陽修、蘇軾、黃庭堅等大傢那麼顯赫,但是,這位以一句“若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而出名的“賀梅子”,卻自有他在詞壇上遮掩不住的光輝。特別是他的詞,英雄豪氣與兒女情長並存,在兩宋詞壇上尤其難得。下面,就讓我們從他這首悼亡詞《鷓鴣天》中來感受一下詞人真摯淒婉的詞風。

賀鑄夫人趙氏,勤勞賢惠,賀鑄曾有《問內》詩寫趙氏冒酷暑為他縫補冬衣的情景,夫妻倆的感情是很深的。作者與妻子曾經住在蘇州(閶門是蘇州著名的城門,用來借指蘇州),後來妻子死在那裡,當賀鑄不久因事要離開蘇州時,痛感物是人非,滿腹辛酸無處傾訴,隻能哀嘆:“好好一起來的,怎麼就不能一起離開呢?”窗前的梧桐在經歷瞭清霜之後,已經樹木凋零,落葉蕭索;而池中原先那對比翼雙飛的白頭鴛鴦如今也隻剩下孤零零的一隻,它肯定也經歷瞭失伴之苦吧!那晨光初露的草原,東方才剛剛發白,躺在草叢上的一顆顆晶瑩剔透的露珠兒,須臾之間就不見瞭。人生原來就是這樣短暫啊!(晞,xi曬幹瞭)在那新壘起來的墳頭前,作者默默地哀悼著亡妻;在從前兩人住過的地方,作者更是久久留戀,不肯離去。回到傢裡,躺在死者睡過的床上,聆聽著南窗的夜雨,遙想當年妻子在深夜裡為自己補衣的情形,作者沉痛地表現出瞭對亡妻患難與共、相濡以沫之情的深切懷念。

賀鑄長相奇醜,又因為個性耿介,得罪過不少豪門顯貴,因此,他一生都隻能混跡於下層官員的職務上,鬱鬱不得志。而妻子趙氏則是他人生最親近最鐘愛的人之一,她的早早過世,實在是賀鑄人生之一大不幸(“早年喪父,中年喪妻,晚年喪子”是古時人生之三大不幸)。但光有悲傷也是做不出好詞來的,接下來,再讓我們看看詞的結構。

全詞以心理感受和自我探問起首,中間暗中以時間作為發展線索,並且穿插瞭許多意象。這些意象大多具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如梧桐二句,以樹鳥比喻失偶,恰是化用瞭孟郊《烈女操》“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之意;原上草二句感嘆人生短促,又是化用瞭古樂府《薤露歌》“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恰當地表現瞭主題,結句更是提煉出“挑燈夜補衣”這一細節,體現瞭作者心緒之細,感情之真。這最後一句敲響瞭全詞的最強音符,將全詞的意境推向瞭高潮。讀之無不令人殤然淚下。

在兩宋詞壇上,悼亡詞寫到如此地步的,也許隻有蘇軾的《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能與之媲美,而我認為,在意境的塑造上,《鷓鴣天》不在《江城子》之下,而在點睛之筆上,《鷓鴣天》卻是更勝一籌!

這便是賀鑄的《鷓鴣天》的魅力:它體現的是人性的深度!發出的是內心的吶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