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完顏阿骨打簡介


完顏阿骨打

    完顏阿骨打(1068—1123),按出虎水(今黑龍江哈爾濱東南阿什河)女真完顏部人,後改漢名旻,完顏氏,金朝的建立者,史稱金太祖,傑出的軍事傢、統帥。

    完顏阿骨打開始活動在歷史舞臺上,正是女真族由氏族制向奴隸制急劇轉變的時期,也是統一的女真族形成的時期。女真人完顏部自始祖函普以來,歷代祖先世為首領。11世紀初,昭祖石魯時,完顏部已形成為一個強大的部落,並逐漸聯合周圍女真諸部組成部落聯盟。阿骨打的祖父景祖烏古逎任聯盟長時,接受遼朝加給的“節度使”稱號。阿骨打之父劾裡缽、叔父頗剌淑及盈歌繼任聯盟長後,東征西討,女真部落聯盟日漸鞏固和強大。

    阿骨打是劾裡缽的次子。史稱他從小就力氣驚人,“甫成童,即善射”。遼使曾見他張弓射群鳥,連三發皆中,驚稱為“奇男子”。既長,狀貌雄偉,沉毅寡言笑,而有大志。23歲初隨父出征,圍攻窩謀罕城(今吉林敦化額穆鎮東南),他身披短甲,免胄,馬不掛甲,在陣前行圍號令諸軍,初露鋒芒。頗剌淑任聯盟長時,紇石烈部麻產據直屋鎧水,招納亡命,拒不聽命。阿骨打與兄烏雅束受命討平之,阿骨打並親獲麻產,獻馘於遼,遼因其戰功授阿骨打為“詳穩”。盈歌任聯盟長時,阿骨打率軍追殺溫都部跋忒、破留可城、取塢塔城、伐蕭海裡,戰功赫赫。從此成為聯盟領導集團中掌有軍事實力的重要一員。

    烏雅束繼任聯盟長後,女真社會分化日漸嚴重。烏雅束七年時,即遼乾統九年(1109),女真地區發生災荒,饑民四處流徙,貧者難以為生,賣妻鬻子以償債,強梁者紛紛上山為“盜”。面對這一局面,歡都等人為安定當時的局面,提出施以重法,“為盜者皆殺之”。阿骨打則表示反對,“以財殺人,不可,財者,人所致也。”民之為“盜”,是由於無法生存。因而提出“減盜賊征償法為征三倍”;三年內不準催債,三年後再議。烏雅束采納瞭他的提議,施行後使貧者得以生存,緩和瞭社會內部矛盾,既避免瞭女真貧苦部民的破產,又保證瞭兵力來源,聯盟更加鞏固壯大。

    阿骨打傑出的軍事才能,是在女真族的反遼戰爭中顯示的。

    遼天慶三年(1113),烏雅束病故,阿骨打繼任聯盟長,稱“都勃極烈”。次年六月,遼授以“生女真部族節度使”稱號。阿骨打未嗣位前,在同遼的來往中,已顯示瞭他的才能。如他的父親劾裡缽臨終前說過:“烏雅束柔善,惟此子(指阿骨打)足瞭契丹事。”阿骨打繼任聯盟長後,反遼重任自然落在他的身上。阿骨打是在女真人完顏部對內對外的實際作戰中成長起來的軍事統帥。

    此時,遼正處於天祚帝統治時期,政治腐敗,對女真部落的索取日漸增多,引起女真人的強烈不滿。早在遼天慶二年(1112)春時,天祚帝至春捺缽(今吉林大安月亮泡一帶)鉤魚,接見附近各族頭領,在頭魚宴上命各部首領依次歌舞,唯阿骨打辭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阿骨打歸來後即著手準備反遼。遼天慶四年(1114),阿骨打遣蒲傢奴前往遼朝,索要逃入遼的紇石烈部勃堇阿疏。後又遣習古逎等入遼以索要阿疏為名探查虛實。得知遼朝邊備廢弛,但此時契丹貴族對女真的崛起已存戒心,正調兵以備女真。阿骨打對部屬說:“遼人知我將舉兵,集諸路軍備我,我必先發制人,無為人制。”遂大會僚屬,祭皇天後土、告遼朝罪狀,宣用兵之意,號令諸部。同時派宗室子婆盧火征移懶路迪古乃兵,派斡魯和阿魯招撫系遼籍女真,派實不迭捉拿遼障鷹官。

    九月,阿骨打集諸路兵大會於來流水(今拉林河口西,吉林扶餘石碑崴子屯附近),得2500人,在此誓師伐遼,數遼之罪有二:一曰有功不省,而侵侮是加;二曰罪人阿疏,屢請不遣。然後命諸將傳梃而誓曰:同心協力,有功者,奴婢部曲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敘進,輕重視功。違誓者,身死梃下,傢屬無赦。隨後進軍寧江州(今吉林扶餘東南)。

    剛進遼界,與耶律謝十率領的渤海軍遭遇,阿骨打親自射殺謝十,遼軍大潰,女真首戰告捷,士氣倍增。十月,一舉攻克混同江東的寧江州。反遼戰爭初告成功。

    阿骨打為在戰略上達到徹底孤立遼統治者的目的,采取分化瓦解的攻勢。如:阿骨打暗中放回遼防禦使大藥師奴,使其招諭遼人。又召渤海人梁福、斡答剌使之偽逃亡,招諭其鄉人曰:“女真、渤海本同一傢,我興師伐罪,不濫及無辜也。”還遣完顏婁室招諭系遼籍女真,揭露契丹貴族的殘暴統治。同時派人撫定東北邊遠地區部落,達魯古部、鐵驪部、鱉古部等相繼歸附,終於穩定瞭後方。

    十一月,遼天祚帝遣東北路都統蕭嗣先,副都統蕭撻不也率步騎7000餘人屯兵鴨子河(今吉林月亮泡以東、黑龍江肇源以西的一段嫩江)。阿骨打親率甲士3700人乘夜鳴鼓舉燧而行,黎明至河,踏冰搶渡,女真甲士僅渡過三分之一,就與遼軍遇於出河店(今黑龍江肇源西南)。適大風驟起,塵埃蔽天,阿骨打指揮將士乘風勢擊之,遼軍大潰。追遼兵於斡論濼,殺俘遼兵及車馬、兵器、珍玩不計其數。女真軍接連攻下賓州(今吉林農安紅石壘)、祥州(今農安萬金塔東北蘇傢店)、咸州(今遼寧開原老城)。

    阿骨打所領導的反遼鬥爭的性質,前後是有變化的。戰爭開始誠如其致遼之罪,申告天地時所說:“世事遼國,恪修職貢,定烏春、窩謀罕之亂,破蕭海裡之眾,有功不省,而侵侮是加。罪人阿疏,屢請不遣。今將問罪於遼,天地其鑒佑之。”這是所謂“遼主失道,上下同怨”,“重以吊伐之義”的反剝削、反壓迫的正義戰爭。所以取得瞭成功。

    在反遼戰爭中,女真族由一個弱小的民族發展成為當時東北地區首屈一指的強大民族。阿骨打在反遼戰爭中,實際上成為戰爭的軍事領導者。因而氏族制度轉化為國傢機關的條件也日益成熟。正月初一,阿骨打被擁戴為皇帝,國號大金,建元收國,建立起女真族上層領導的金朝。

    幾天後,阿骨打親率大軍伐遼,在達魯古城(今吉林前郭爾羅斯塔虎城)與遼戍邊軍交鋒,大敗遼軍。八月,親征黃龍府(今吉林農安),渡混同江(今第二松花江)。九月克黃龍府,遂班師整頓。天祚帝得知東北重鎮黃龍府失陷,感到事態嚴重,親率70萬蕃漢軍隊征女真,以期一舉消滅。當時金軍隊僅2萬人,兩軍對陣於達魯古城一帶,尚未交鋒,天祚帝因國內耶律章奴叛亂撤軍返朝。阿骨打抓住戰機揮軍追至護步答岡(吉林榆樹一帶),遼師潰敗。

    金收國二年(1116)初,渤海人高永昌據遼東京(今遼寧遼陽)反遼,自稱大渤海國皇帝,據遼東五十餘州。乘遼東局勢混亂,阿骨打以斡魯統內外諸軍取遼東京道。五月,擒高永昌殺之,奪得遼東半島。同年十二月,阿骨打受群臣上尊號曰“大聖皇帝”,次年改元天輔。

    在攻克寧江州後,阿骨打對其氏族制度進行瞭一系列改革,確立適應奴隸制國傢的統治體系與社會組織。如,他改革瞭猛安謀克制度。猛安謀克源於女真族部落的圍獵組織,後來在對外戰爭中發展為軍事組織。阿骨打嗣位的次年,下令“命諸路以三百戶為謀克,十謀克為猛安,一如郡縣置吏之法”。將女真族的村寨組織與猛安謀克組織相結合,使之成為新的行政、軍事和生產三位一體的地方行政組織。阿骨打建金國後,這種軍政合一的猛安謀克制度更為完善,作為社會的基層組織,對金朝奴隸制的鞏固和發展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政治上改革原部落聯盟的機構,確立帝位,去“都勃極烈”號,改稱皇帝,為國傢的最高統治者。在中央建立瞭“勃極烈制”。這是具有女真宗族大奴隸主貴族聯合執政色彩的國傢最高行政管理的中樞。他先後以母弟吳乞買任諳班勃極烈,總理國政,又為儲嗣。以原部落聯盟的國相撒改為國論忽魯勃極烈,辭不失為阿買勃極烈(後改稱阿舍、左勃極烈),斜也為昃勃極烈,阿離合懣為乙室勃極(後改稱移賚、右勃極烈)等。這種“勃極烈制”,保留瞭氏族部落議事會制度的一些舊痕。在金太祖、太宗時期一直沿用這一制度。

    在新占領地區,也推行猛安謀克制度,進行改編,以適應奴隸制國傢的迅速發展及對外戰爭。

    建國之初,阿骨打就提出一套依據女真族制度發展奴隸制經濟的施政方針,除上述政治制度外,經濟上實行猛安謀克屯田制。在新取得的遼地除遼法,省稅賦,務農積谷。詔女真人同姓不得為婚。天輔三年,頒行女真字。隨著統治范圍的擴大,為適應對各族人的統治,阿骨打在一定程度上兼容瞭遼的封建政治經濟制度,成為日後金朝封建化的重要契機。

    天輔二年和三年,阿骨打一面休整軍隊,一面與遼議和,遼金使者往來十餘次,和談終於破裂。天輔四年五月,阿骨打親自率軍占領遼上京(今內蒙古赤峰巴林左旗治林東鎮南波羅城)。隨後與宋朝締結“海上之盟”,議定金宋夾擊遼朝。

    天輔五年(1121)十二月,由於形勢的變化,阿骨打的反遼戰爭,便由反剝削、反壓迫的戰爭轉變為謀求統一的滅遼戰爭。阿骨打發動瞭第二次大規模的伐遼。他任命忽魯勃極烈斜也杲為內外軍都統,並指出:“遼政不綱,人神共棄。今欲中外一統,故命汝率大軍以行討伐。”

    天輔六年(1122),阿骨打開始攻取燕京。正月,占遼中京(今赤峰寧城大名城);四月占領遼西京(今山西大同),遼天祚帝逃入陰山。六月初一,阿骨打親率軍征遼,以弟諳班勃極烈吳乞買監國。八月,阿骨打追遼天祚帝於大魚濼。完顏昱、完顏宗望追及石輦驛,天祚帝戰敗逃遁。十二月,金軍分路出得勝口與居庸關,至燕京(遼南京,今北京)城下,遼樞密院官員奉表投降。阿骨打率軍入城。至此遼朝五京俱陷。遼雖有百萬軍隊,但仍然無法挽回局勢,遼政權迅速隨之瓦解。

    在大舉滅遼的戰爭中,阿骨打為穩定原遼地的統治秩序,采取瞭一系列因地制宜的措施。天輔六年十月、十一月一再下詔:凡避兵逃散的人民,“罪無輕重皆免之”。“有能率眾歸附者,授之世官”。“或奴婢先其主降,並釋為良。”文武官員“降者,赦其罪,官皆仍舊”。因之燕京及其周圍許多州縣,不戰而降。

    天輔七年正月,再次下令金軍諸部將領:“今農事將興,可遣分諭典兵之官,無縱軍士動擾人民,以廢農業”。“秋毫有犯,必刑無赦。”宗室完顏昂違命失眾,致多怨叛。阿骨打欲誅昂示眾,因大臣力諫,杖之七十,拘於泰州。同時,阿骨打重視安撫流民和實行贖身制度。他下詔諳班勃極烈,對原遼地百姓及返鄉的流民,“令所在有司,深加存恤,毋輒有騷動。衣食不足者,官賑貸之。”凡在戰爭中“被擄及鬻身者,並許自贖為良”。阿骨打很註意在降服的遼朝官吏及各族士大夫中選拔人才,吸收他們參預政事。如,阿骨打詔忽魯勃極烈完顏杲(斜也):“新附之民有材能者,可錄用之。”他特別重視註意錄用知書達禮的儒生,並改革本民族中落後的習俗,禁止同姓為婚等。這些積極措施,對於穩定當時局勢和民心,繁衍和發展本民族,為建立鞏固金朝的統治秩序發揮瞭作用。阿骨打吸收先進的漢文化不僅有利於金朝的統治,也在客觀上促進瞭女真族文化的進步。

    四月,根據宋金盟約,滅遼後,應將燕雲之地六州歸還宋。可是,此前阿骨打下令金軍早把燕地的金帛、豪族、工匠、民戶席卷擄掠一空,宋朝所得的燕京僅空城而已。但在班師返回的途中,阿骨打病重。八月戊申,於部堵濼西行宮去世,終年56歲。三年之後,即天會三年(1125),阿骨打之弟吳乞買(完顏晟)繼承遺志,擒獲天祚帝,遼朝終於滅亡。

    阿骨打死後,葬在上京宮城西南。金太宗天會三年(1125)謚武元皇帝,廟號太祖。熙宗即位改葬和陵,皇統年間改稱睿陵。海陵貞元三年(1155)改葬於中都(今北京)西南大房山,仍號睿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