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吳均簡介

與朱元思書分析

課文研討

一、整體感知

這是作者寫給友人的一封書信,但與一般書信不同,沒有問候的套語和日常事務的敘述,而是一篇由清詞麗句構成的寫景小品文。該文最早見於初唐人編的《藝文類聚》,這本書在選輯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時,往往是根據不同專題的要求進行摘錄。因此,現在我們讀到的《與朱元思書》,也許並非是吳均與朱元思信的全文,而僅是作者描繪富陽至桐廬一百多裡富春江上雄奇秀麗景致的一段。

課文中,作者先總敘瞭富春江奇特秀麗的景色。“風煙俱盡,天山共色”,富春江的美景就是在這樣天朗氣清的壯麗背景中展開。“從流飄蕩,任意東西”,不僅寫出瞭江流宛轉,隨山形而變,江上小舟,順流而下,隨流飄蕩的情形,更表現瞭作者陶醉於美好大自然的閑適隨意心情。“奇山異水,天下獨絕”,既是作者在百裡富春江上的所見所感的概括,也可以說是本文所寫山光水色的一個總體特點。下文自然就轉入對山之奇,水之異的描寫瞭。

平靜的江面,水之澄澈,以至千丈深的水都能見底,遊魚細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湍急的河段,水流又如疾箭,若奔馬,勢不可擋。誇張比喻中,水之異盡現。兩岸峭壁,皆生寒樹,層巒疊嶂,爭相競高,直入雲天,動態比擬中,山之奇畢呈。然後從聽覺寫泉音、鳥鳴、蟬嘶、猿叫,生機盎然的大自然交響曲,令人神往。於是,作者不禁觸景生情,自然流露出對追求利祿之徒的蔑視,含蓄傳達出愛慕美好自然,避世退隱的高潔志趣。最後四句,仍結在寫景上。清幽淡雅,餘音繚繞。

二、問題研究

1.關於書信中的景物描寫

六朝文人在往還書信中好用景語作點綴,其作用大致有兩種:一種是用典型的景象打動對方,例如丘遲的《與陳伯之書》中寫的“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就有引起對方故國之思,促其早日歸順朝廷的作用。另一種是借景物烘托寫信人的心情,例如六朝人偽托的《李陵答蘇武書》,其中“涼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遠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群,邊聲四起”這一段,就有力地烘托瞭寫信人獨居塞外、不得歸國的淒苦心情。由此可見,書信中的景物描寫也是有意而為,是服務於書信的宗旨的。至於吳均此書宗旨如何,因不見原信全文,難以臆斷;如果僅就這段景物描寫而言,其要害當在“飛戾天”兩句上,其宗旨可能是自明本志,也可能是對朋友婉言相勸,希望他早日離開官場過隱居生活。

2.關於文章的體式

本文是一篇駢體文,全篇以偶句為主,講究對仗和聲律。駢體文也有一個發展過程。初期的駢體文,多數是偶句,亦稱駢句,個別地方也有散句;有的偶句,字數整齊劃一,但並非對仗。到後來發展成“四六文”(亦稱“駢四儷六”),對字數和對仗的要求就變得嚴格起來。本文前兩段中,“風煙”兩句、“從流”兩句、“急湍”兩句以及“泉水”以下直至篇末,都是駢句;其餘都不是,可以視為初期的駢體文。

3.課文語句質疑

桐廬在富春江上遊,富陽在富春江下遊,作者此番乘舟出遊既是“從流飄蕩”,則當雲“自桐廬至富陽”,而信中作“自富陽至桐廬”,是否筆誤,因不瞭解作者當時實際情況,難以確定。

練習說明

一、背誦課文。

設計此題,意在引導學生熟讀課文。通過背誦,熟悉文言文的表達方式,增加對文言文的語感。本文語言優美,而且多用駢偶句式,應該比較容易成誦。

二、作者說:“自富陽至桐廬一百許裡,奇山異水,天下獨絕。”這一段山水到底“奇”在哪裡,“異”在哪裡?

設計此題,意在使學生進一步熟悉課文,體會作者寫景的妙處。同時,這也是一道口頭表達的練習,要求學生用自己的話復述課文第二、三段的主要內容。學生隻要能抓住重點,說出水之清澈(“千丈見底”“直視無礙”)和山之峻峭(“爭高直指,千百成峰”),也就能夠大致領悟這篇寫景美文的魅力瞭。

三、把課文改寫成現代文,介紹富春江“自富陽至桐廬”的景色。

設計此題,意在引導學生進一步理解課文內容,通過動手改寫,體會文言文與現代文不同的語言特點,與上一題口頭表達的練習相得益彰。改寫時不必局限於課文本身,也不必像古文翻譯那樣字字落實,可以加入一些有關富春江地理位置、風土人情以及人文背景等方面的材料。也可以查找一些歷代關於富春江的詩文,最好能將風物介紹和風景描寫有機地結合起來。

教學建議

本文可用一課時指導學生自讀。

這是一篇美文,應當使學生初步懂得怎樣審美。培養學生的審美能力,一要讀懂文本並能順暢地朗讀;二要善於啟發學生的想像和聯想。

朗讀的指導,總的說來,速度宜慢,慢一些才有時間去品味文中的意境。要註意停頓,每讀完一小層都可以作稍長的停頓,使有鮮明的層次感,不至於將兩個不同的畫面交錯在一起。還要註意確定重音,例如“急湍甚箭,猛浪若奔”中,重音當落在“箭”“奔”二字上,才會使人感到形象鮮明。教師可要做示范朗讀,學生中讀得好的也可給同學們示范。

啟發想像,教師可以根據自己對課文的理解假定某些情節,然後設問。例如,作者這次是特意選擇一個“風煙俱凈”的日子並且自雇小船出遊;作者說“猛浪若奔”不是從旁看到的,而是小船在浪尖上行駛時親自感受到的;“負勢競上……爭高直指”是作者的幻覺,如此等等。根據這些情節設問,也可能引起爭論,更有可能出現教師意想不到的好答案。

本文的難點是“飛戾天”兩句。學生以現在的生活閱歷很難理解此中深意,如刻意求深,也可能效果反而不好,講清字面上的意思即可。

有關資料

一、關於作者(穆克宏)

吳均,字叔庠,吳興故鄣(今浙江安吉)人。生於宋明帝泰始五年(469),卒於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傢世寒賤,均好學而有俊才。沈約曾見其文,頗為贊賞。天監初,柳惲任吳興太守,召他為主簿,常與他賦詩。後為建安王蕭偉記室,升國侍郎。入為奉朝請。他曾表求撰寫《齊春秋》,完稿後上呈武帝,武帝惡其實錄,“以其書不實”,命焚毀。後奉詔撰寫《通史》,未就而卒。事見《梁書》卷四十九、《南史》卷七十二《吳均傳》。今人朱東潤《詩人吳均》一文中有吳均年譜(見《中國文學論集》,中華書局1983年出版),可供參考。

吳均是史學傢,他著有《齊春秋》三十卷、《廟記》十卷、《十二州記》十六卷、《錢塘先賢傳》五卷,註釋范曄《後漢書》九十卷等,惜皆已亡佚。他是著名的文學傢。《梁書》本傳說:“均文體清拔有古氣,好事者或學之,謂為‘吳均體’。”其“文集二十卷”。《隋書·經籍志》四著錄:“梁奉朝請《吳均集》二十卷。”《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著錄皆為二十卷。《宋史·藝文志》著錄:“《吳均詩集》三卷。”可見其文集宋時已大部分散失。明代的輯本有:

《吳朝請集》三卷附錄一卷明張燮輯《七十二傢集》本。

《吳朝請集》一卷明張溥輯《漢魏六朝百三名傢集》本。另有《吳朝請集選》一卷,清代吳汝綸評選《漢魏六朝百三傢集選》本。嚴可均《全梁文》卷六十輯錄其文有《與施從事》、《與朱元思書》、《與顧章書》等十三篇,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梁詩》卷十輯錄其詩有《贈王桂陽》、《山中雜詩》、《答柳惲詩》等一百四十七首,較為齊備。

吳均的詩文,《文選》一首未選。不知是不是與梁武帝“吳均不均,何遜不遜”的批評(見《南史》卷三十三《何遜傳》)有關。吳均的駢文成就較高,他的《與朱元思書》、《與顧章書》等,都是傳誦很廣的名作。吳均的詩和文一樣,多寫山水景物,風格清新挺拔,有一定的藝術成就。另外,他還有《續齊諧記》,是六朝志怪小說的優秀小說詩歌文學作品。

(選自《魏晉南北朝文學史料述略》,中華書局1997年版)

二、譯文

沒有一絲兒風,煙霧也完全消失,天空和群山是同樣的顏色。(我的小船)隨著江流飄飄蕩蕩,時而偏東,時而偏西。從富陽到桐廬一百來裡(的水路上),奇山異水,獨一無二。

水都是青白色,千丈之深的地方也能看到底,水底的遊魚和細小的石子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湍急的江流比箭還要快,那驚濤駭浪勢若奔馬。

江兩岸的高山上,全都生長著蒼翠的樹,透出一派寒意。(重重疊疊的)山巒各仗著自己的地勢爭相向上,仿佛要比一比,看誰爬得最高,伸得最遠,由此而形成無數的山峰。(山間)的泉水沖擊著巖石,發出泠泠的響聲;美麗的鳥兒彼此嚶嚶地叫著,十分和諧。蟬不停地叫著,猿不停地啼著。看到這些雄奇的山峰,那些極力攀高的人就平息瞭自己熱衷於功名利祿的心;看到這些幽深的山谷,那些忙於世俗事務的人就會流連忘返。樹枝縱橫交錯擋住瞭上面的天空,雖在白晝,林間仍顯得昏暗;在枝條稀疏的地方,有時還能見到陽光。

三、《與朱元思書》賞析(丁長河)

梁陳之際的吳均以寫景小品文在當時文壇上獨樹一幟。《梁書》本傳說他:“文體清拔有古氣,好事者或效之,謂之吳均體。”《與朱元思書》就是其代表作。

這篇文章是作者寫給友人的信,可是卻突破瞭一般書信的格式,非通常事務的敘述,亦無客套的絮語,而是奇山異水的描繪。“風煙俱凈,天山共色,從流飄蕩,任意東西。”開篇別開生面,新辟奇境,節奏明快,如陡板走丸,精彩奪人。作者泛舟於浩浩江面之上,飽覽著沿途悅目賞心的綺麗風光。“風煙俱凈”,寫其天空之高爽明凈。作者從大處著眼,為下文的工筆描摹,勾勒出一幅背景。同時,它又成為“天山共色”的陪襯。“天山共色”,峻山聳入九天,挺拔秀勁。仰視之時,天山相連,萬裡無雲,共呈一色。此乃“奇”山之隱喻。“從流飄蕩,任意東西”。一葉扁舟於江水之上,不得不隨波逐流。這兩句寫水之自然奔流,舟之任意東西,已暗示此水之“異”,並隱喻瞭作者由此而產生的飄逸之情。

“自富陽至桐廬,一百許裡,奇山異水,天下獨絕。”作者承上文揚起的文勢一宕,要言不繁,交代出地點、距離,以及其特點──“奇山異水,天下獨絕”。至此,文章雖是簡筆淡墨,然而,山水之形貌已初步顯現出來。緊接著,作者將文筆一揮,崛起描寫之文字。

“異水”──“水皆縹碧,千丈見底;遊魚細石,直視無礙。急湍甚箭,猛浪若奔。”作者在此分兩層寫。一是用誇張的手法寫其秀美。碧波蕩漾,澄澈透明;魚群穿梭,爭與人樂,逗人遊興;細石壘壘,怪形異狀,以奇引人。魚之動,使得山水別饒生趣;石之靜,襯得魚之娓娓可愛。兩者相映成趣,逼真欲現,給人以清美秀麗之感。一是用比喻的手法寫其壯美。山高嶺連,自然水之落差極大,成滔滔汩汩之勢。波光粼粼,水聲轟鳴,置身於此山此水,怎不心胸壯闊,感情激越!

“奇山”──“夾岸高山,皆生寒樹。負勢競上,互相軒邈。爭高直指,千百成峰。”這裡沒有鋪寫重巖疊嶂,奇壁陡削之狀,而其遮天蔽日,橫雲割霧之形依然可見。究其實,是作者巧妙地通過一個“寒”字體現出來的:“寒樹”緣無陽光溫暖而來,無陽光是因為山之高。“負勢競上,互相軒邈”。寒樹不畏天高氣寒,頑強地生長,互比高低,給山增加瞭無限生機。“爭高直指,千百成峰”。寒樹直指蒼穹,參差起伏,蜿蜒連綿,宛若山峰。作者在此通過樹的特點:適寒、競長、繁多的描寫,突出瞭樹之奇,也就顯示瞭山之奇。真可謂慘淡經營,別出心裁。

“泉水激石,泠泠作響。”遊覽在江水之上,眼看水石相激,濺起朵朵浪花,耳聞泠泠泉聲,諧婉動聽。這兩句是文章之樞紐,由繪形寫貌,過渡到摹聲錄音。作者步步寫來,層層墨染,境界遞現。畫面轉換,妙造自然。“好鳥相鳴,嚶嚶成韻。蟬則千轉不窮,猿則百叫不絕。”由奇山異水,引出鳥禽的奇聲異音。鳥之鳴,婉轉流麗,晶瑩潤暢,富有音韻之美,悅耳動聽。蟬、猿之聲,在空谷傳響,裊裊不盡,從側面突出瞭山之拔地參天,連綿不斷。

有奇山異水,有奇聲異音,必有人之奇形異跡。順理成章,過渡自然;筆墨有序,環環相扣。“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反。”具有一飛沖天雄心的人,看見這樣的高峰,也要沉迷山景而不作非分之想;為世俗之事所纏繞的人,望見這樣的山谷也要留連忘返,寧願遁跡山林,不作凡夫俗子。如果說文章前面是正面落墨,那麼這裡就是側面著筆,通過襯托的手法,強化瞭山水誘人的力量。

文章至此似乎可以結束,然而作者又寫出這樣四句:“橫柯上蔽,在晝猶昏;疏條交映,有時見日。”讀者仔細咀嚼,方覺其妙。一是起瞭反復渲染的作用。寫樹木遮空,晝夜不分,既照應前面對寒樹的描寫,又給山水增加奇色異彩。二是使結構更加嚴謹完美。全文猶如作者放出的千裡之線,這裡又收回手中,綰接文章開頭四句,總攬經緯,悠然而止。

《與朱元思書》在藝術上很有特色。

別具一格的構思。文章沒有出現人物,但又字字不離人物。它給讀者設計的環境和氣氛是:一隻小船在富春江上隨流而下,作者於船上飽賞著滿目風光。崢嶸的山石,浩蕩的江水,挺拔的寒樹,清厲的猿叫,給人以秀拔勁峭之感;漾漾的碧波,娓娓的遊魚,泠泠的泉聲,嚶嚶的鳥語,久久的蟬鳴,顯得清麗雋潔,令人讀後如入詩畫。

渾然一體的結構。這可分為三方面來說。

形聲兼備。這篇文章時而山水之形顯露畫面,時而鳥禽之聲喧於卷幅,做到形聲兼備,意舒情暢。“急湍甚箭,猛浪若奔。”狀波翻浪滾之形,聞震聾發聵之聲:“好鳥相鳴,嚶嚶成韻。”摹鳥語串串之聲,宛見群鳥交歡之景。文章就是這樣寫形寫聲,形中聞聲,聲中有形,臻入形聲相融的意境。

虛實相間。如果說“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反”是虛寫,那麼前面則是實寫。實寫一方面給人以具體的感受,又為虛寫提供瞭依據;虛寫進一步突出實寫。兩者共同表現“奇山異水,天下獨絕”。同時文章又實中有虛,虛中見實。具體描寫時,給人廣闊的想像天地,使其具有意境上簡筆勾勒的美感;側面虛寫中含有形象,且從真實性角度看,又覺合情合理。

動靜互見。“蟬則千轉不窮,猿則百叫不絕。”表面看來似乎是寫鳥禽聲音,實質是以聲音來反襯山林之寂靜。這是以動寫靜,寓視於聽的手法。“橫柯上蔽,在晝猶昏。疏條交映,有時見日。”光線隨枝條疏密而明暗,是因為人在船中,船隨水行。這是以靜寫動,寓動於靜的手法。

駢散相間。文章雖用駢體,但有散行句穿插其中,別具一番參差錯落的韻致。駢體文源於兩漢辭賦,到瞭南北朝畸形發展,文風上綺麗浮靡。但是,《與朱元思書》既不艱深晦澀,又不華辭麗藻,在重視形式美的同時,做到清新雋逸,疏暢諧婉。這在當時形式主義泛濫的文壇上,確是難能可貴的。

《與朱元思書》這篇文章對祖國大好河山的描繪,給人以美的享受,藝術上的造詣,也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選自《歷代名篇賞析集成》,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8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