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蘇洵簡介

六國論的閱讀參考

一、作者介紹
蘇洵(1009-1066),字明允,自號老泉(蘇洵傢有老人泉,梅堯臣曾為之作詩,敢自號),眉州眉山(現在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散文傢。據說27歲才發憤讀書,經過十多年的閉門苦讀,學業大進。宋仁宗嘉信元年(1056)帶領兒子蘇武、蘇轍到洋京(現在河南開封),以所著文章22篇(《幾策》二篇、《權書》十篇、《衡論》十篇)謁見翰林學上歐陽修。歐陽修很賞識這些文章,認為可以與賈誼、劉向相媲美,於是向朝廷推薦。一時公卿士大夫爭相傳誦,文名因而大振。嘉傷三年,仁宗召他到舍人院參加考試,他推托有病,不肯應詔。嘉傷五年,授職秘書省校書郎,後為霸州文安縣主簿。參與修纂禮書《太常因革禮》一百卷,書成不久即去世,追贈光祿寺丞。
蘇洵精於古文寫作,尤長於策論,主張“言必中當世之過”。為文見解精辟,論點鮮明,論據有力,語言鋒利,明快酣暢,縱橫排困,雄奇道勁,很有戰國縱橫傢的風度。後人因其子蘇武、蘇轍都以文學聞名,故稱他為“老蘇”,並將他們父子三人合稱“三蘇”,均列入唐宋散文八大傢。著有《嘉信集》十五卷。《六國論》是《權書》十篇的第八篇,原題為《六國》,課文從通行選本標題為《六國論》。
二、背景材料
本文的歷史背景應從兩個角度著眼:一是作者論述的六國滅亡那個歷史時期的情況,借以瞭解作者立論的根據;二是作者所處的北宋時代的歷史狀況,借以明確作者撰寫此文的現實針范意義及其寫作上的特點。
在我國歷史上,戰國是七雄爭霸的時代。《六國論》中的“六國”,就是指戰國七雄中除秦國以外的齊、楚、燕、韓、趙、魏六個國傢。秦國本來是個弱小落後的國傢,經過商秧變法的徹底改革,經濟和軍事實力都強大起來;而原本強盛的六國卻因宗法勢力的強大,因循守;日,經濟和軍事實力日益衰落。秦強盛起來後,積極向東方發展,奪取六國的土地。六國也曾聯、起來對抗秦國,這就是所謂“合縱”。但他們界各有自己的打算,所以這種聯合並不鞏固。秦國采取“遠交近攻”的軍事戰略,韓、魏、楚三國都緊靠秦國,因此直接受到秦國的威脅和侵略,在秦國強大的軍事和外交攻勢下,紛紛割地求和,並最早被消滅,齊、燕、趙三國也相繼滅亡。六國滅亡,“非兵不利,戰不善”,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絕不僅僅是因為割地賂秦。蘇河不從其他方面去論證,而抓住六國破滅“弊在路秦”這一點來論證,是為其針破現實服務的。
北宋建國以後,鑒於唐末藩鎮割據,五代軍人亂政,因而實行中央專制集權制度,解除地方節度使的權力,派遣文臣做地方官,派官員到地方管理財政,由皇帝直接控制禁軍,將地方的政權、財權、軍權都收歸中央。為瞭防范武將軍權過重,嚴令將帥不得專兵,甚至外出作戰,也必須按皇帝頒發的陣圖行事。將官經常輪換,兵不識將,將不識兵,致使軍隊沒有戰鬥力。這樣的措施雖然杜絕瞭軍閥擁兵作亂,但是也造成軍事上的衰頹。北宋建國後一百年間,北宋軍隊與契丹、西夏軍隊大小六十餘戰,敗多勝少。北來加強中央集權的措施,導致官僚機構膨脹和軍隊不斷擴充。到北來中期,官俸和軍費開支浩大,政府財政入不敷出。北來政府實行不限制兼並的政策,土地集中現象嚴重,社會矛盾尖銳。政治上的專制腐敗,軍事上的驕惰無能,帶來外交上的極端軟弱。到蘇洵生活的年代,北宋每年要向契丹納銀
二十萬兩,絹三十萬匹;向西夏納銀十萬兩,絹十萬匹,茶三萬斤。這樣賄賂的結果,助長瞭契丹、西夏的氣焰,加重瞭人民的負擔,極大地損傷瞭國力,帶來瞭無窮的禍患。蘇河正是針對這樣的現實撰寫《六國論》的。

三、語句出處和有關史料
1.路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語本《戰國策·魏策一》:“蘇子(秦)為趙合從,說魏王日:‘……夫事秦必割地效質,故兵未用而國已虧矣。”’
2.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
《史記·蘇秦列傳》載蘇秦說韓宣王曰:“大工事秦,秦必求宜陽、成皋。今茲效之,明年又復求割地。與,則無地以給之;不與,則棄前功而受後禍。且大王之地有盡而秦之求無已。以有盡之地而逆無已之求,此所謂市怨結禍者也,不戰而地已削矣。”
3.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戰國策·魏策三》載孫臣謂魏安厘王曰:“巨夫好臣固皆欲以地事秦。以地事秦,譬猶抱薪而救火也。薪不盡,則火不止。今王之地有盡,而秦之求無窮,是薪火之說也。”《史記·魏世傢》載:“安厘王元年,秦拔我兩城。二年,又拔我二城,軍大梁下,韓來救,予秦溫以和。三年,秦拔我四城。斬首四萬。四年,秦破我及韓、趙,殺十五萬人,走我將芒卯。魏將段幹子請予泰南陽以和。蘇代謂魏王曰:‘欲空者段幹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望,使欲全者制地,魏氏地不盡則不知己。且夫以他事秦,譬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這個有名的比喻,蘇泰說韓宣王(《戰國策·韓策一》)、虞卿說趙孝成王(《戰國策·趙策三 》)也用過,在當時是頗為流行的。蘇洵這段文字,明顯地是師法戰國遊土之說,但並不是照抄照搬,而是引申發揮,融為自己文章的有機組成部分。
4.趙嘗五戰於秦,二敗而三勝。
公元前270年,周赧王四十五年,秦攻趙,圍閉與,趙將趙奢大破秦軍。趙封奢為馬服君。公元前260年,周赧王五十五年,趙使趙括代廉頗,秦白起敗之於長平,大破趙軍,坑四十五萬人。公元前257年,周赧王五十八年,秦兵圍邯鄲,急,魏公子無忌襲殺晉鄙,奪軍救趙,大破秦軍於邯鄲城下,秦罷兵。公元前234年,秦王政十三年,秦將桓齦攻趙平陽,殺趙將扈輒,斬首十萬。同年十月,桓路復攻趙,趙以李牧為大將軍,去秦軍於直安,大破秦軍;趙封李牧為武安君(《趙世傢》載李牧破秦軍事為十四年)。
5.後秦去趙者再,李牧連卻之。
公元前232年,秦王政十五年,秦攻趙,一軍抵部,一軍自太原投狼孟、番吾,李牧擊卻之。公元前229年,秦王政十八年,秦大興兵攻趙,圍邯鄲,趙大將軍李牧去卻之。
(以上兩條見翦伯贊主編《中外歷史年表》)
6.牧以讒誅,邯鄲為郡—…·
公元前229年,“趙王遷七年,秦使王算攻趙,趙使李牧、司馬尚禦之。秦多與趙王寵臣郭開金,為反間,言李牧、司馬尚欲反。趙王乃使趙惠及齊將顏聚代李牧。李牧不受命,趙使人微捕得李牧,斬之。廢司馬尚。”以史記·廉頗前相如列傳》)公元前228年,秦王政十九年,秦將王剪去趙,大破之,盡定取趙地,獲趙王遷。趙公子嘉自立為代王。秦王如邯鄲。公元前222年,秦王政二十五年,秦將王賁擊代,虜王嘉,趙亡。
四、譯文
六國滅亡,不是因為武器不鋒利,仗打不好,弊病在於賄賂秦國。賄賂案國,自己的實力就虧損,這是滅亡的原因。有人說:六國相繼滅亡,都是因為他們賄賂案國嗎?回答說:不賄賂秦國的國傢由於賄賂秦國的國傢而滅亡。因為不賄賂秦國的國傢失去瞭其他國傢強有力的援助,就不能單獨保全。所以說弊病在於賄賂秦國啊。
秦國用攻戰獲取土地之外,還受到諸侯的賄賂,小的就得到邑鎮,大的就得到城市。把泰國受賄賂所得到的土地,與戰勝而得到的土地比較,實際上多到百倍。把六國賄賂秦國所喪失的土地,與戰敗而喪失的土地比較,實際上也多到百倍。那麼,泰國最想望的,六國諸侯最擔心的,當然不在於戰爭瞭。想想他們死去的祖輩父輩,冒著霜露,披荊斬棘,才有瞭一點土地。子孫對待土地卻不很愛惜,拿它送給別人,好像丟棄小草一樣。今天割讓五座城,明天割讓十座城,然後才能得到一夜的安睡。第二天起來一看四周邊境,秦國的軍隊又到瞭。既然如此,那麼諸侯的土地有限,強暴的秦國的欲望沒有滿足,諸侯送給秦國土地越多,秦國侵略清候就越急迫。所以,不用作戰,誰強誰弱誰勝誰負已經確定瞭。六國終於滅亡,是理所當然的。古人說:“用土地侍奉秦國,好像抱著柴去救火,柴不燒完,火不會熄滅。”
這話對瞭。
齊國不曾賄賂秦國,最後也隨著五國滅亡,為什麼呢?這是因為齊國親附秦國而不幫助五國。五國已經滅亡,齊國也不能幸免瞭。燕國與趙國的君主,起初有遠大的謀略,能夠守住他們的國土,堅持正義而不賄賂秦國。所以燕國雖然是個小國卻後滅亡,這就是用兵的功效。等到燕太子丹用派遣荊何刺殺秦王作為對付秦國的策略,才招致禍患。趙國曾經與秦國交戰五次,敗瞭兩次,勝瞭三次。後來秦國兩次攻打趙國,李牧連續打退瞭它。等到李牧因為受誣陷而被殺害,趙國都城邯鄲才變成秦國的一個郡。可惜趙國用武力抵抗卻不能堅持到底。況且,燕趙兩國處在秦國把其他國傢幾乎消滅幹凈的時候,可以說是智謀窮竭,國勢孤立危急,戰敗而滅亡,實在是不得已。如果當初韓、魏、趙三國各自愛惜他們的國土,齊人不親附秦國,燕國的刺客不動身赴秦,趙國的良將還活著,那麼勝敗存亡的命運,如果能夠
與秦國相較量,或許不能輕易判定。
唉!如果六國用賄賂秦國的土地封賞天下的謀臣,用侍奉秦國的心意禮遇天下的奇才,合力向西對付秦國,那麼,我恐怕秦國人吃飯也不能咽下咽喉去。可悲啊!有這樣的形勢,卻被秦國積久而成的威勢所脅迫,土地天天消減,月月割讓,而走向滅亡。治理國傢的人不要使自己被積久而成的威勢所脅迫啊!
六國與秦國都是諸侯,他們的勢力比秦國弱,卻還有可以不賄賂秦國而戰勝它的形勢。如果憑著偌大的天下,卻追隨大國滅亡的前例,這就又在六國之下瞭。

五《六國論》講解(隋樹森)
六國被秦滅掉的原因,從前作史論的人常常根據自己的看法,作種種不同的分析,當然很難說一定合乎科學。但是作史論的人,往往能抓住關鍵性的問題,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地確立自己的論點,在寫作方法上,多有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地方。這篇《六國論》就是這類文章。
《六國論》可以分為五段。
第一段,第一句(以標句號或問號、嘆號的地方為一句)劈頭就明確地提出瞭這篇文章的中心論點——“六國破滅,弊在賂案。”第二句緊接著就解釋為什麼“賂案”就會亡國。第三句是設問,第四句是回答。為什麼要設此一問,有此一答呢?這是因為六國裡邊,真正割地賂秦的隻有韓、魏、楚三國,至於齊、趙、燕三國,並沒有直接割地賂案。熟悉歷史事實的人,可以根據這一點提出“六國巨喪,率賂秦耶”的疑問。作者為鞏固自己的論點,使論點無懈可擊,就用設問的辦法,主動地提出這個可以引起爭論的問題,然後用“不賂者以賂者喪。蓋失強接,不能獨完”這個理由,來回答那個疑問。這就是說,由於諸侯中出現瞭賂案的國傢,不賠秦的國傢失掉瞭強有力的支持者,那就必然不能單獨地保全。對於可能發生的疑問既然作瞭回答,作者這就可以有理由用肯定的口氣,再一次重申自己的論點:“故
日弊在賂案也。”
我們看,作者提出的論點非常明確。這一段裡邊的話,都是從邏輯上確立這個論點的。句與句之間,意思連接得很有條理,很緊密,作者寫文章的時候,考慮得極為周到。
第二段,緊接上文,闡明為什麼諸侯以土地賂秦必然自取滅亡的道理。開頭“秦以攻取之外……固不在戰矣”三句,分析秦國的疆域之所以能夠大量地擴展,六國諸侯的土地之所以大量地丟失,主要是由於割讓土地,而不是由於戰爭。這三句話,雄辯地論證瞭“非兵不利,戰不善”,有力地證實瞭“弊在路秦”“固不在戰矣”這一判斷,語氣說得非常肯定。以下“思厥先祖父…/·而秦兵又至矣”四句,述說諸侯想用割地的辦法換取和平,而實際上秦國卻並沒有片刻停止進攻。以下“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素之欲無厭”數句,根據尋常的事理,論證六國用割讓土地的辦法持奉秦國,必然要把土地割讓完畢為止。寫議論文所用的證明方法一般有兩種:一種是用事實來證明,就是擺事實,舉例子;一種是用邏輯關系來證明,就是用科學推理的方法,做出有說服力的結論。這一段先用擺事實的方法,證明六國之亡非亡於戰爭,證明賂秦並不能阻止秦兵的進攻;然後用科學推理的方法,用“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這個尋常事理,推論出“至於顛覆,理固宜然”這個結論。“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跟第一段的“略奏而力虧,破滅之道也”相照應。
這一段裡邊,有一些排比句,如“較秦之所得,與戰勝而得者,其實百倍;諸侯之所亡,與戰敗而亡者,其實亦百倍”,“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等等。也有一些對偶句,如“暴露露,斬荊棘”,“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等等。在散文中適當地插入這些句子,文章就顯得有力,氣勢就顯得壯盛。這段末尾“以他事秦,猶抱新救火,薪不盡,火不滅”這一比喻,是個無可爭辯的普遍真理,隻要說出來就人人能理解,所以很能說明問題。作者把這個比喻緊接著引在自己的結論之後,對於鞏固自己的論點,加強文章的說服力,具有良好的效果。
第二段是就割地賂秦的韓、魏、楚三個國傢之必亡說的,第三段是就未嘗賂案的齊、燕、趙三個國傢說的。開頭“齊人未嘗賂秦……齊亦不免矣”三句,用“與贏而不助五國”作理由,說明沒有賂秦的齊國為什麼也不免於滅亡。以下“燕趙之君,始有遠略……惜其用武而不終也”六句,先總說燕、趙義不賂秦,再分說燕之滅亡由於派荊何刺秦王,趙之滅亡由於趙王聽信讒言殺瞭良將李牧。作者在這幾句話裡,稱贊燕國一度收到“用兵之效”,惋惜趙國“用武而不終”,意在闡明對敵人堅持鬥爭的重要性。
以下“且燕趙處秦革滅殆盡之際,可謂智力孤危,戰敗而亡,誠不得已”一句,說明燕、趙失去強援,也就難免亡國。語意之間,認為燕、趙的滅亡,尚有可以原諒的地方。這一段,從開頭到“戰敗而亡,誠不得已”,分折齊、燕、趙三國之亡是由於失去外援。這也就是直接論證第一段所說的“不賂者以賂者喪”,間接論證“六國破滅,弊在賂秦”,以下“向使三國各愛其地……或未易量”一句,是根據作者自己的看法提出來的假設,推論如果韓、魏、楚不割地,齊、楚、趙的外交、政治、軍事路線正確,六國和秦誰勝誰負,還不能輕易地斷定。這是反過來對不賂秦則國未必亡加以申說。
第四段是惋惜六國為秦國的積威所脅制,所嚇倒。這篇文章的第二、第三兩段,主要是根據歷史事實發議論,這一段則完全根據自己的看法發議論。作者先指出六國本來有很好的抵抗秦國的條件,可是竟為秦國的積威所嚇倒,然後順理成章,用沉痛的心清,警告治理國傢的人,應當吸取這個教訓。

作者認為“以賂秦之地封天下之謀臣,以事秦之心禮天下之奇才,並力西向”,就能使“秦人食之不得下咽”,現在看來,他對所謂“謀臣”“奇才”的估價未免失之於高。不過六國的國君如果想要抗拒秦國,那麼團結各方面的人才,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措施之一。“團結就是力量”,無論在古代在現代都是一樣的。
第五段是警告北宋當局不要對敵人用納銀輸絹的辦法換取和平,重蹈六國滅亡的覆轍。從這篇文章的題目和內容來看,寫到第四段的“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本來是可以結束的,可是作者卻不在那裡結束,又添瞭最後一段這兩句話。這兩句話是在論述歷史事實的基礎上發出來的感慨。從文章的結構來說,這是中心論點的引申,好像沒有也可以;從寫作的目的來說,這是作者寫這篇文章的主旨,這兩句話卻非常重要。
這裡談一談這篇文章的風格和淵源。

蘇洵、蘇拭和蘇轍父予三人的文章,多半得力於《戰國策》和《史記入宋朝的古文傢王安石曾說三蘇的文章是“戰國之文”。三蘇裡邊,蘇洵尤其擅長作策論。他的策論一般寫得極為雄辯。明朝的古文傢茅坤評這篇《六國論》說:“一篇議論,由《戰國策》縱人(主張合縱抗秦的一派)之說來,卻能與《戰國策》相伯仲。”《六國論》的筆法,有的地方確實像《戰國策》。其中論六國賂秦之失策的話,主要的部分就是出於縱人之說。試看《六國論》說:“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這很明顯地是出於戰國時期主張六國合縱拒秦的有名的外交傢蘇秦的話。《史記·蘇秦列傳》記蘇秦遊說韓宣王,說:“大王事秦,秦必求宜陽(現在河南宜陽)、成皋(現在河南虎牢)。今茲效之
(效之,獻給他。效,呈獻),明年又復求割地。與,則無地以給之;不與,則棄前功而受後禍。且大王之地有盡而秦之求無已。以有盡之地而逆無已之求,此所謂市怨結禍者也,不戰而地已削矣。”又如《六國論7)所引“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這個比喻,是蘇秦的弟弟蘇代的話,蘇代也是主張合縱拒秦的。這不都是“由《戰國策》縱人之說來”嗎?
再談一談這篇文章的結構。
這篇文章一開頭就先提出中心論點——六國破滅,弊在賂秦(第一段)。然後就著論點層層深入,反復論證:先論直接割地賂秦(指韓、魏、楚三個國傢),則“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第二段)。繼論齊、燕、趙三國雖然沒有割地賂秦,但是賂秦的國傢既然相繼滅亡,那麼他們失去強有力的支援者,也就免於滅亡,這就是所謂“不賂者以賂者喪”,仍然是“弊在賂秦”(第三段)。然後轉過來從反面說,指出六國如果不路秦,團結天下的人才並力抗秦,那麼秦國人就不可能平安無事;指出六國之亡,是由於被秦國的積威所嚇倒(第四段)。最後說,六國都是諸侯之國,他們如果不賭秦而起來抗秦,既然還有獲得勝利的可能,那麼堂堂的天下大國,那就更沒有重蹈大國滅亡覆轍的道理瞭(第五段)。這篇文章的脈絡很清楚,結構極為完整。
再談談這篇文章對語言文字的運用。
這篇文章一共用五百多個字,表達瞭這麼多的意思,這是由於文章的結構謹嚴,作者對所要說的這些話應該如何前前後後地加以安排,考慮得很周密,尤其是由於語句寫得精練有力。這篇文章裡邊,不僅沒有可有可無的話,就是必須說的話,也不曾過多地使用筆墨。例如第一段,提出瞭文章的中心論點,還解釋瞭有關論點的兩個問題,話並沒有說許多,意思卻表達得十分明確。最後一段,諷諫北宋朝廷不要用納銀輸絹的辦法向契丹和西夏屈辱求和,話隻說瞭兩句,並沒有直接談時事,來、契丹、西夏這些國名都沒有出現,可是這兩句話卻使讀者清楚地領會到這裡面還有文章,談起來隻覺得意思深遠,不禁要反復吟味。第二段,用“暴露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來描寫創業的艱難;用“舉以予人,如棄草芥”來描寫向敵人屈膝的國君對祖國疆土的毫不愛惜,“今日”“明日”極言割地之頻;“五城”“十
城”極言獻地之多;“一夕”極言茍安時間之短暫;“起觀”“又至”極言秦人入侵片刻也不肯停止。在嚴肅的講道理的議論文裡,運用這樣一些描寫形容的語句,很能增強文章的表達效果。第三段,一邊敘述歷史事實。一邊就加以分析評論,寫得極為簡潔。
最後談談蘇洵為什麼寫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論述戰國時期六國滅亡的原因的。作者先論證六國的滅亡,由於賂秦,然後提醒治國的人應當吸取這個歷史教訓。讀這篇文章,應該知道作者並不是單純地評論古代的歷史事件,而是借古諷今,警告北宋統治者不要采取妥協茍安的外交政策。
宋朝是我國歷史上比較軟弱的一個王朝。宋太宗以後,國勢就漸漸衰弱。宋朝初年,北邊已經有敵國契丹,宋仁宗時,西邊又出現瞭敵國西夏。宋朝受著這兩個國傢的威脅和侵犯,卻不敢對他們進行堅決抵抗,隻想用屈服妥協的辦法向他們納銀輸組換取和平。來真宗景德元年(1004),與契丹(後來稱遼)締結增淵之盟,未朝答應每年給契丹白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宋仁宗慶歷二年(1042),契丹派使者到宋朝要求割給他們晉陽(現在山西太原)和瓦橋(在現在河北雄縣易水上)以南十縣的土地,結果定盟由宋朝每年給契丹增加白銀十萬兩,絹十萬匹。慶歷三年,西夏向宋朝上書請和,宋朝每年贈給西夏白銀十萬兩,絹十萬匹,茶三萬斤。宋朝這樣一再向敵人屈服妥協,結果增加瞭敵人的財富,削弱瞭自己的力量,帶來無窮的後患,而實際上並不能換得和平。蘇洵盡管不理解秦國當時已經具備瞭統一全中國的條件,不過他寫這篇文章借古諷今,向北宋統治者敲起警鐘,指出對敵人不用武力抵抗而隻是一味屈膝求和,結果必然招致滅亡,這些意見在今天看來仍然是正確的。我們應該說,這篇文章不同於一般空泛的史論,它是明顯地具有現實意義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