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趙禥簡介

宋度宗趙禥簡介

無論是作為一個人,還是作為一個皇帝,度宗趙禥都是幸運和不幸的復合體。作為一個人,其母親地位低下,懷孕期間服用墮胎藥,使他成為一個有著先天缺陷的人,這是他的不幸;而這樣一個有著先天缺陷的人,卻僅憑著與理宗的血緣關系登上瞭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皇帝寶座,這又是他的幸運。作為一個皇帝,他卻始終受制於權臣賈似道,被賈似道玩弄於股掌之間,這不能不說是他的悲哀;而雖然他昏庸無能、荒淫無度,在他統治期間內宋朝的滅亡已近在眼前,卻最終得以壽終正寢,沒有成為亡國之君,這又是度宗作為一個皇帝的幸運。

  十年天子:先天不足的皇帝

  理宗曾經有兩個兒子,即永王趙緝和昭王趙繹,但都夭折瞭。此後,後宮再沒有為理宗生下皇子。吏部侍郎兼給事中洪咨夔曾建議理宗選宗室子弟養育宮中,擇其優者為皇子,但理宗此時剛過中年,仍然希望後宮能產下一子,所以沒有采納。淳祐六年(1246),理宗已經年過40,仍然沒有兒子,而立儲之事已經不能再無限期拖延下去,遂開始物色皇子人選。從感情和血緣關系來講,理宗理所當然地傾向於親弟弟趙與芮的兒子,即後來成為皇帝的度宗。

  度宗於嘉熙四年(1240)四月九日出生,小名德孫,母黃氏。黃氏名叫定喜,是趙與芮夫人李氏陪嫁而來的侍女,地位十分低下,後被趙與芮看中,二人有瞭夫妻之實。黃氏懷孕的時候,擔心由於自己的地位影響孩子的未來,曾服藥物墮胎,但沒有成功。度宗極有可能是在母腹中受藥物影響,發育遲緩,手腳發軟,很晚才能走路,7歲才會說話,智力也低於正常孩子。《宋史·度宗本紀》所謂度宗“資識內慧,七歲始言,言必合度,理宗奇之”,除瞭7歲才會說話為事實以外,其餘誇贊都應該是出於史傢的溢美之辭,不足為信。

  當時曾流傳很多度宗出生時的神話,趙與芮的母親全氏說夜晚夢到神仙對她說:“帝命汝孫,然非汝傢所有。”也就是說,上天雖然給你送來一個孫子,但卻不能繼承本傢香火,言外之意自然是要成為別人的孩子。這顯然是騙人的把戲,趙與莒、趙與芮兄弟均為全氏之子,完全不存在這樣的問題。趙與芮的夫人錢氏曾夢到日光照亮黃氏居住的屋子。黃氏則說有彩衣神仙抱著一條小龍放到自己懷中,隨後懷孕,度宗出生的時候,屋內有紅色光芒發出。這些神話大概是度宗被選為皇子以後編造出來的,目的是為瞭向世人表明度宗繼承皇位乃天命所定,這是歷代以來君權神授觀念的必然結果。

  理宗既然有瞭立德孫為皇子的願望,便於淳祐六年十月將他接入宮內接受教育,賜名孟啟。寶祐元年(1253)正月,又立他為皇子,賜名禥,正式確立瞭皇儲身份。十月,又封趙禥為忠王。

  由於趙禥的先天缺陷,當朝大臣多反對將他立為皇儲。理宗為瞭說服大臣,甚至以完全虛幻的夢境來證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他說曾夢到神人相告“此(指度宗)十年太平天子也”。理宗此舉表明立儲之事遇到瞭很大的阻力,隻好采取這種無奈而帶有欺騙性的手段。然而,理宗自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說出的話竟然在若幹年後成為現實,度宗後來果然作瞭10年天子,隻是天下並不太平,而是兵荒馬亂,民不聊生。

  理宗曾向宰相吳潛表示要立趙禥為太子,吳潛上奏曰:“臣沒有史彌遠那樣的才能,忠王恐怕也沒有陛下那樣的福份。”理宗當初是在史彌遠的扶持下篡奪瞭皇子趙竑的皇位,吳潛此話,一語雙關,不但反對立趙禥為太子,而且觸及到理宗與史彌遠陰謀篡位的痛處,這讓理宗十分尷尬,卻無言以對,畢竟吳潛說的是事實。然而,立太子乃國傢大事,宰相在此問題上的態度具有重要影響,理宗不能置吳潛的意見於不顧,遂有罷免吳潛之意。

  理宗與吳潛之間的隔閡由來已久。當初宋蒙交戰之際,由於軍情緊急,吳潛行事往往先斬後奏,這種行為讓理宗深為不滿。開慶元年(1259),蒙軍渡過長江,圍攻鄂州,理宗詢問吳潛對敵之策,吳潛主張理宗遷都以避敵鋒芒,自己死守臨安。理宗竟哭著質問吳潛:“你想作張邦昌嗎?”言外之意,就是指責吳潛要另立朝廷,圖謀篡位。蒙古軍撤走以後,理宗對群臣說:“吳潛幾誤朕。”顯然是將君臣之間的不和公諸於眾。二人之間在立儲問題上的分歧,被右丞相賈似道利用。賈似道與吳潛早有矛盾。鄂州之戰前,吳潛聽從監察禦史饒應子的建議,讓賈似道移屯黃州。黃州乃是軍事要沖,賈似道以為吳潛此舉是要將他置於死地,因此懷恨在心。此時賈似道趁機上書,力主立忠王為太子,以迎合理宗之意,又命侍禦史沈炎羅織吳潛指揮作戰不力、在立儲問題上“奸謀不測”等罪名。理宗便罷免瞭吳潛,掃清瞭立儲問題上的一大障礙。景定元年(1260)六月,理宗下詔立忠王趙禥為太子。

  在此過程中,似乎還夾雜著復雜的宮廷政治鬥爭。宋人周密《癸辛雜識》記載,當時社會上流傳著“魏紫姚黃”的傳說。理宗有一個外甥名叫關孫,是理宗的親姐姐四郡主與魏峻的孩子。關孫深得理宗母親全氏的喜愛,全氏經常向理宗提起關孫,並為關孫求官職。理宗因為母親的緣故,就想召關孫到宮中看一下,然後授與官職。按照規定,凡是異姓進入皇宮必須佩帶腰牌,趙姓宗室子弟則不用。這次召見乃是一時權宜,便令關孫假名(趙)孟關,冒充宗室進入皇宮。趙禥不知從何處得來關孫進宮的消息,也與之同時進宮。史書對當時情況描繪得非常隱諱,並沒有提到理宗見到二人前後的情況,但可以推測,理宗當時可能非常喜歡關孫。趙禥對此非常憂慮,不明白理宗為何要召見關孫,並賜他宗子的名字。他感受到瞭來自關孫的巨大壓力,以為理宗要用關孫來取代自己,在事後就散佈瞭“魏太子”的傳言,說理宗有意立關孫為太子。趙禥此舉非常狠毒,散佈這種傳言實際上是要將關孫置於死地。宰相王伯大和吳潛專門就此事上疏理宗求證,理宗表示並無此事,然而此後“四方遂有魏紫姚黃之傳”。魏紫、姚黃都是牡丹花的品種,魏紫相傳是宋初宰相魏仁浦傢所種植,用魏紫來比喻關孫,表示其母為郡主,身份高貴;姚黃相傳出自尋常百姓傢,用它來比喻趙禥,暗示其母為侍女,身份卑微。雖然據理宗說並無調換之意,但後來關孫卻非常“巧合”地淹死在趙與芮府邸瑤圃池中,遂給後人留下瞭豐富的遐想空間,極有可能是趙禥父子謀害瞭理宗姐姐的孩子,以解除對趙禥皇位的威脅。事實究竟如何,恐怕隻能是難以破解的謎瞭。

  理宗對趙禥的教育非常嚴格。趙禥7歲時,理宗就讓他入宮內小學讀書,立為皇子後,又為他專門建造“資善堂”,作為學習的場所,並親自為他作瞭一篇《資善堂記》。理宗還遍選名傢作趙禥的老師,如湯漢、楊棟、葉夢鼎等人,都是名聞一時的大儒。理宗對趙禥每天的日程作瞭嚴格的規定,雞初鳴入宮向理宗問安,再鳴回宮,三鳴就要到會議所參加處理政事,以鍛煉其理政能力。從會議所出來以後,去講堂聽各位老師講說經史,終日手不釋卷。傍晚的時候,再到理宗面前問安,理宗借機考問他當天所學的內容,回答得正確,賜座賜茶;回答得不對,理宗則為他反復剖析;講完以後,如果趙禥還不明白,就會受到理宗的斥責,令其明日再學。由於趙禥先天存在缺陷,因此學業並沒有太大長進,經常惹得理宗大怒。然而趙禥畢竟是與理宗血緣關系最近的侄子,即便不成器,理宗也隻能盡力而已。

  理宗知道趙禥資質太差,很難有所作為,就為他娶瞭一位聰明機智、頗識大體的妻子。趙禥的妻子名叫全玖,出身名門世傢,是理宗母親全太後的侄孫女,與度宗是表兄妹關系。全玖眉目清秀,儀態端莊。其父是一位地方官,全玖自幼隨父親遊歷各地,因此言語伶俐,對時局有較為清醒的認識。全玖初入宮時,理宗撫慰她說:“令尊寶祐間盡忠而死,每每念及,深感哀痛。”全玖聽後,並沒有哭訴父親的去世,反而對理宗說:“妾父誠然值得追念,可淮、湖地區的百姓更值得掛念。”理宗感於全玖才智出眾,景定二年十二月,將她冊封為皇太子妃,讓她輔助趙禥,倒也不失為一種補救措施。

  景定五年十月二十六日,理宗去世,趙禥即位,是為度宗,尊理宗皇後謝氏為太後。群臣對趙禥的能力心中有數,故此時趙禥雖已25歲,但仍有人上表請求謝太後垂簾聽政,終因不合祖宗法度而作罷。

  度宗即位之初,出臺瞭一些措施,以示將力求有所作為。他任命馬廷鸞、留夢炎為侍讀,李伯玉、陳宗禮、范東叟兼侍講,何基、徐幾兼崇政殿說書,以求能隨時聽這些大臣講求治國之道。又下詔要求各級臣僚直言奏事,特別要求先朝舊臣趙葵、謝方叔、程元鳳、馬光祖、李曾伯等指出朝政中的弊端,以便加以改進。

  然而,度宗這些舉措無非是裝模作樣而已,很快他就沉迷於聲色犬馬,少有時間和精力打理朝政。史書中說,度宗作太子的時候,就以好色聞名,當上皇帝以後,更加放縱。這一點,度宗算是繼承瞭理宗的衣缽。宋制規定:皇帝臨幸過的嬪妃,次日早晨要到門謝恩,由主管官員記錄在案。度宗即位之初,一次到門謝恩的嬪妃竟達30餘人!度宗日夜沉溺於酒色之中,連公文也懶於批復,張像(南宋初理學傳承中的重要人物,主張抗金。)交給最寵愛的妃子會稽郡夫人王秋兒等人處理。侍禦史程無嶽曾規勸過度宗:“帝王長壽的方法在於修德,清心、寡欲、崇儉都是長壽的根本。”看來後宮之事已為外朝官員所知,隻是這些人不敢直接指責皇帝的“傢事”,而是以相當委婉的方式加以規勸。度宗當面表示“嘉納”,但實際上仍舊我行我素,根本不予理會。

  理宗在世時,就以崇尚理學著稱,他為趙禥選的老師,也多是一些理學名傢,受此影響,度宗對理學也十分偏愛。早在作太子時,他就在一次前往太學拜謁孔子時,提出增加張栻、呂祖謙為從祀,深得理宗贊賞。即位以後,他提拔瞭一些理學之名士如江萬裡、何基等人,錄用前代理學大傢張九成、朱熹、陸九淵等人的後代為官,理學門徒也占據瞭從中央到地方的很多職位。令人不解的是,雖然度宗推崇理學,但理學傢提出的“存天理,滅人欲”的信條卻幾乎對他完全不起作用,他仍然每日沉迷於美色之中,醉生夢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