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鈕祜祿氏簡介

皇後鈕祜祿氏簡介

  清文宗的皇後清咸豐皇帝登上皇位,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因他是故皇後生的嫡長子、母後死時年方十歲,更得道光帝的憐愛。然而事情的變化往往不以人的預為轉移。以後幾年,皇六子奕訢長大,十分乖巧伶俐,深得道光帝的種愛,道光便猶豫不決起來。一天,皇子來到上書房,向先生社受田請假,說奉瞭父皇之命去打獵。杜受由是濱卅人氏,任教授皇子讀書的侍讀學士,在上書房行走。他與奕詝感情最深,希望奕詝能登上大位。這天,他小聲對奕詝耳語瞭一陣,又對他叮囑一番,使奕詝心領神會,高高興興地離開瞭上書房。圍場上,眾皇子興高采烈,縱馬馳騁,各顯自傢武藝,隻有奕詝一人呆呆坐在那裡觀看,侍從們皆垂手侍立。皇子們問他:“今日射獵,正應盡興而歸,阿哥為何呆坐不動?”奕詝隻說是身子不快,不便馳馬逐鹿。

  傍晚,眾皇子馬鞍上懸掛獵物,高高興興回宮復命,獨有奕空手而回。道光帝很不高興,斥責他說:“別人統有所得,為何你卻兩手空空?六阿弟比你小,射得最多,你將如何交代?”奕詝慌不忙,回答說:“兒臣弓馬本事雖然及不上諸位兄弟,但豈能一物都射不到?隻因眼下正當春時,鳥獸方在孕育之中。獵場上,母獸突奔逃命,幼獸嗷嗷嘶叫,兒臣不忍傷瞭他們性命,以免上天降罪。何況兒臣也不願在這種場合同諸位阿弟爭一日之高下。”道光帝一聽這番話,馬上轉怒為喜,贊揚道:“好!好!看不出你有這麼寬厚的胸懷,將來足可為人主。我能有你這樣的兒子做繼承人,也就放心瞭!”於是,決意立奕詝為皇太子。杜受田親授的這番妙計,果然生效。道光三十年(公元1850年)正月,二十歲的奕詝在大行皇帝梓宮前登上皇位,改元咸豐,史稱清文宗。他將杜受田擢升為協辦大學士,視為心腹大臣,凡事都要同他商量。為感激撫養自己長大的靜皇貴妃搏爾濟吉特氏,尊她為慈康皇貴太妃,居壽康宮,並封她所生的兒子奕沂為恭親王、奕綱為須郡王、奕繼為慧郡王。

  奕詝當皇子時娶的嫡福晉薩克達氏,是太常寺少卿富泰的女兒,但成婚後兩年即病死。文宗即位,追謚她為孝德皇後。又冊封鈕祜祿氏為皇後。這位在位的皇後就是後來同慈禧一起垂簾聽政的東太後,慈安太後。她是廣西右江道道臺穆陽阿的女兒,文宗當皇子時便侍候左右。咸豐二年先封貞嬪,又進位貞貴妃,冊立為皇後。她心地善良、單純,咸豐帝對她很敬重,但不甚愛幸。登上皇位的咸豐,年輕好色,曾數次廣選天下美女。一個姓葉赫那拉氏的小名叫蘭兒的宮女,在偶然的機會被咸豐帝召幸,從此決定瞭近代中國近百年的衰敗史。因為偶然的召幸,葉赫那拉氏身懷六甲,為咸豐帝生下瞭唯一的兒子載淳,才使她坐上皇太後的寶座;因為正宮慈安太後的善良軟弱,才使狡黠陰險的她掌握瞭清廷四十多年的政權。咸豐十一年(公元1861年)七月,咸豐帝國酒色過度,在內亂外患的交相逼迫下,病死於熱河避暑山莊,享年三十一歲。唯一的兒子,懿貴妃葉赫那拉氏生的載淳年僅六歲,被扶上龍廷,改元為同治,史稱穆宗。皇後鈕祜祿氏與同治帝的生母懿貴妃並尊為皇太後,分別稱為慈安皇太後與慈禧皇太後,後人也稱她們東太後、西太後。

  西太後素來有野心,為瞭達到垂簾聽政的目的,她征得東太後的同意,聯結恭親王奕訢,設法處死或罷免瞭咸豐臨終時指定的顧命八大臣載垣、端華、肅順等。東太後本無心抓權,對朝事不感興趣,但聽瞭西太後一番危言聳聽,以為八大臣有意篡權謀反,便同意瞭西太後的做法。從此,朝權實際上掌於西太後與恭親王的手裡。西太後有一非常得寵的太監安得海,很會投主子所好。西太後酷愛看戲,他便替太後造瞭一座戲園,招集梨園子弟,日夜演戲。又因他曾在剪除八大臣時有功,所以權力很大。宮內上下奉他如太後,連小皇帝同治也怕他三分。安得海權勢日重,厭煩瞭宮內的枯燥生活,想去江南繁華之地遊逛一下。他請西太後答應他下江南,督制皇帝大婚時穿的龍衣。西太後說:“我朝立有祖制,內監不準出京,你還是不去為好。”安得海磕瞭幾個響頭,說道:“太後懿旨,奴才怎敢不從?但江南織造局進貢的衣服向來不合式,現在皇上將要大婚,依奴才看來。這龍衣總要格外講究,不能隨便瞭事。何況太後的衣服,也常常不合用,所以奴才想為太後、皇上督辦幾件好看、合用的衣服,向太後復旨。”

  西太後向來愛打扮,聽安得海說這話,不免動起心來,但想到祖制難違,又猶疑起來。安得海熟悉西太後脾氣,故意用話激她:“太後真是太慈祥聖明瞭,連采辦龍衣這樣的小事都要遵循祖制。其實嘛,天下事還不是太後您說瞭算,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假如事事都受祖制束縛,那太後您不是沒有自由瞭嗎?”經此一激,西太後果然發話道:“要去便去,還猶疑什麼?隻是行事要秘密,若被王公大臣們知道瞭,隻怕奏明皇上要瞭你的腦袋!”

  這一年是同治八年。安得海坐上船離京一路上耀武揚威,大肆搜刮,所到之處,地方官皆敢怒不敢言。總以為一路順風,萬事如意,偏偏行到山東,碰上瞭對頭。山東巡撫丁寶楨,為官清廉剛正,不阿權貴。一天,聽說欽差安得海督辦龍衣路過此地?要地方供應錢物,不由奇怪,問道:“這安得海是個太監,怎敢私出京都?難道忘瞭朝廷祖制麼?”他立即擬瞭一份奏稿,差遣得力人員飛馬進京面呈恭親王。恭王奕訢這時期來正為安得海擅權太過而不滿,接到瞭寶楨奏折,烏上入宮去見太後。不巧,西太後正在看戲,不在宮裡,隻有東太後在。東太後看完丁寶楨的奏折,對恭王說:“小安子應該正法,但他是西太後的人,應同西太後商議後才能行事。”奕訢一聽要同西太後商議,著急瞭,知道西太後一定不同意正法,安得海就殺不成瞭。他便說服東太後:“安得海違背祖制,擅出都門,罪不應赦,宜立即下旨命丁寶楨將他拿獲,就地正法。”東太後還是猶疑不決,怕西太後最心愛的人被殺,將來會怨恨於她。奕訢則怕殺不成小安子,便進一步慫恿東太後:“這是祖宗定下的規矩,諒西太後也不能違背,祖制存,則安得海亡。假如西太後有異言,由我替您解釋。”

  東太後這才下瞭決心。當下由奕訢命人寫瞭一道上諭,東太後拿出禦璽將印蓋上,也不宣佈,立即交於丁寶楨的來使帶回山東。天高皇帝遠,西太後即使知道也來不及救她的小安子,安得海就這樣被殺瞭頭。隨行人員有的被絞死,有的被流放,也有的免罪釋放,—一瞭結完案。西太後知道瞭這件事,恨得直咬牙;“好啊,東太後竟瞞得我這麼牢,我一向以為她辦事平和,不料他如此狠心手辣,我決不與她幹休!”怨恨,從此在她心中紮下瞭根。暴死之謎轉眼到瞭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皇帝十八歲瞭。兩宮太後親自替青春年少的皇帝選瞭皇後、妃嬪,又替他辦完瞭大婚典禮。在東太後的建議下,她倆又還政於同治帝,讓他開始親政。

  同治帝性格與他生母一樣倔強,凡事喜獨作主張,何況貴為天子,難免年少氣盛。但歸政之後,他還感到處處受到西太後的幹涉,很不自由。西太後要他稟報,他偏不去稟報,由此母子間產生瞭意見。而東太後住在深宮,不問政事反覺得心頭輕松,悠然自得。逢同治帝向她請安,她總是和藹可親,問寒問暖。這樣,同治帝反常常去東太後處,把生母卻冷淡瞭。

  於是,西太後心中加瞭一層妒恨之意。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不到二十歲的皇帝載淳得病死去,西太後為瞭重新掌權,強行作主,立醇親王奕譞的兒子,年僅四歲的載湉為嗣皇,號光緒。逐漸長大的光緒帝也怕西太後,喜歡同東太後親近,猶如當年的同治帝,這使西太後分外不快。接著,又發生瞭一件很使西太後氣惱、羞辱的事,致使這個兇狠殘忍的婦人下定瞭殺東太後的決心。光緒六年的一天,東、西兩宮太後率六宮妃嬪及宮女太監們,浩浩蕩蕩開赴東陵去祭奠前代列祖列宗。東陵位於遵化縣西北的昌瑞山,共有五座皇帝的陵寢;順治帝的孝陵、康熙帝的景陵、乾隆帝的裕陵、咸豐帝的定陵和同治帝的惠陵。當祭祖活動開始後,東太後命西太後退後一點,不得與自己並排,因為咸豐帝在世時,她是正宮皇後,而西太後隻是一個妃嬪。但西太後豈肯示弱,尤其當著眾人,她的自尊受到極大羞辱,所以不肯答應,兩人便爭執起來。最後,西太後想到自己理虧,怕招徠臣下的譏諷和非議,隻得忍氣吞聲退瞭一步。回到宮中,她越想越氣,又聯想到幾年前殺安得海的事,想到同治、光緒兩個小皇帝同東太後的親熱勁……覺得不殺東太後,就無法忍耐下去似的。但是,轉念又想到一件可怕的事,那就是尚捏在東太後手裡的咸豐密詔。想到這事,她不禁打瞭個寒噤。

  原來,咸豐帝生前已洞悉西後為人,怕善良軟弱的皇後吃她的虧,就在病榻上密寫瞭一道上諭:“那拉氏如依仗自己兒子當皇帝,膽大妄為,驕縱不法,可即按祖制處治!”交給皇後,命她密藏在身。東太後曾經把這道手渝給西太後看過,要她警戒一二。“一定要毀掉這道上諭!”西太後暗想。一個絕妙的法子在她腦中醞釀成熟瞭。從東陵奠祭回來,東太後受瞭些風寒,生起病來。太醫看過病,吃瞭幾劑藥,總不見好轉。後來不知怎麼的,睡瞭幾天倒好瞭起來。一天,西太後手臂上纏著白佈來探望她,見她好瞭些,說瞭一聲“阿彌陀佛,幸虧菩薩保佑!”東太後覺得奇怪,問她:“胳膊怎麼瞭?為什麼用佈纏著?”西太後微微一笑,做出一種虔誠的樣子說道:“前幾天見太後不適,我心裡著急異常,又見太後總不好,便照祖傳秘方,在熬參湯時,從胳膊上割下一片肉放在湯裡熬。虧得菩薩保佑,太後病體恢復安康。”

  東太後一聽,信以為真,也不考慮這話有什麼漏洞,感動得無以復加。她想,西太後待自己這樣好,我拿什麼報答她呢?一想,有瞭,於是就打開密藏錦匣,從裡面找出一紙咸豐留給她的手諭,當著西太後的面燒掉瞭。從此,西太後放肆起來,對著東太後不僅言語沖撞,而且獨斷專行,遇事不與東太後商議,等到東太後察覺西太後的變化,已是後悔莫及瞭。過瞭幾天,宮中忽然傳出話來,說是西太後生病,遍請名醫治療,終是無效。西太後—病就是幾個月,朝中諸事,全是東太後一人操勞。這天早上,東太後召見恭親王奕訢大學士左宗棠、尚書王文韶、協辦大學士李鴻藻共議朝事。退朝後,約在傍晚時刻,宮中突然傳出慈安太後暴崩的消息,宮廷內外全都驚呆瞭,以為傳錯瞭惡耗,可能是慈禧太後駕崩。然而,當他們進宮時看見,西太後坐在矮幾上,毫無久病的樣子,東太後卻已經小殮,這才相信東太後暴崩是事實。大臣們頗覺懷疑,大學士左宗棠暗想,東太後白天還議事如常,況且一向無病,怎會突然間崩逝?再則,凡後妃過世,按規定應傳傢屬親戚入內瞻視遺容,方可入殮,這回卻不按此例,更覺可疑。他想開口啟奏,但見西太後臉色陰沉,其他人又唯唯諾諾,也就不開口瞭。就這樣,東太後不明不白地死瞭,年四十五歲。這是光緒七年(公元1881年)四月的事。第二年,東太後與咸豐帝合葬於定陵。後來,據溥儀回憶,宮中人傳說東太後是吃瞭西太後送去的毒餅後暴崩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