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年羹堯簡介


年羹堯

    年羹堯(?~1726),字亮工,號雙峰,漢軍鑲黃旗人,清朝名將。康熙三十九年(1700)進士。五十七年,任四川總督,辦理松潘軍務,為清軍入藏驅逐準噶爾軍提供後勒保障。六十年,任川陜總督時遣師擊敗青海郭羅克部。雍正元年(1723),青海和碩特部首領羅卜藏丹津出兵進攻鄰部及軍政重地西寧,企圖割據青海。清廷命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嶽鐘琪為參贊大臣,率師進討。他先遣軍分路遏其鋒、斷其後、絕其援,將其擊潰。然後令嶽鐘琪率軍追擊,出敵不意,直抵柴達木,殲滅羅卜藏丹津軍。因功進一等公。清廷根據他的建策,加強瞭對青、甘地區的治理。後遭世宗猜忌,三年十二月(1726年1月)被責令自殺。著有《治平勝算全書》。 

康熙四十八年至六十年,歷任四川巡撫,四川總督兼管巡撫事,川陜總督。曾多次督兵剿撫轄區內少數民族武裝。蒙古準噶爾部的策妄阿拉佈坦攻襲西藏,年羹堯以定西將軍銜率軍征剿,終於平定。他才氣凌厲,治事明敏。雍正帝即位後,頗得倚任。雍正元年(1723)授撫遠大將軍,青海蒙古臺吉羅卜藏丹津叛,奉命進討,督軍至西寧,以功加太保,封公爵。次年,朝廷從年羹堯議,以嶽鐘琪等率兵4路進剿,大破叛軍。羅卜藏丹津以殘部200餘人遁入準部,青海平定。朝廷準年羹堯議,定青海善後事宜,清中央政府對青海等地之統治得以加強。年羹堯既居高位,乃恃功驕縱,威權自恣。至京師,王大臣郊迎,不為禮。後遭雍正帝猜忌,三年三月,以他在奏章中將“朝幹夕惕”寫作“夕惕朝幹”,責其有意倒置。旋以其“怠玩昏憒”,調任杭州將軍。又因眾官交章劾奏,罷將軍任,盡削其職、爵,逮至京師問罪。是年十二月(1726年1月),以92款罪被勒令自盡。著有《治平勝算全書》、《年將軍兵法》。

    有人認為,年賣堯參與瞭雍正帝奪位的活動,雍正帝即位後反遭猜忌以至被殺。據說康熙帝原已指定皇十四子允禵繼位,雍正帝矯詔奪位,川督年羹堯參與其間。他受雍正帝指使,擁兵威懾在四川的皇十四子允禵 ,使其無法興兵爭位。雍正帝甫登帝位,對年羹堯大加賞,實乃欲擒故縱,待時機成熟,即網織罪名,卸磨殺驢,處死年羹堯這個知篡位實情之人。有人不同意此說,主要理由是雍正帝繼位時,年羹堯遠在西北,並未參與矯詔奪位,亦未必知曉其中內情。

    有的研究者認為,年羹堯被殺是由於他恃功驕傲、專權跋扈、亂劾賢吏和苛待部下,引起朝野上下公憤。更嚴重的是,他任人唯親,在軍中及川陜用人自專,稱為“年選”,形成龐大的年羹堯集團。而且,他在皇帝面前“無人臣禮”,藐視並進而威脅皇權,甚至有自立為帝之心。年羹堯在西安總督府時,令文武官員逢五、逢十在轅門做班,轅門、鼓廳畫上四爪龍,吹鼓手著蟒袍,與宮廷相似。他還令雍正帝派來的侍衛前引後隨,牽馬墜蹬。按清代制度,凡上諭到達地方,地方大員須迎詔,行三跪九叩全禮,跪請聖安,但雍正帝恩詔兩次到西寧,年羹堯競“不行宣讀曉諭”。他在與督撫、將軍往來的咨文中,擅用令諭,語氣模仿皇帝。更有甚者,他曾向雍正帝進呈其出資刻印的《陸宣公奏議》,雍正帝欲為此親撰序言,但年羹堯以不敢“上煩聖心”為借口,代雍正帝擬就序言,要雍正帝頒佈天下,如此僭越無度,雍正帝能不寒心!《清代軼聞》說年羹堯被削兵權後,“當時其幕客有勸其叛者,年默然久之,夜觀天象,浩然長嘆曰:‘不諧矣,’始改就臣節”。可見他還曾有過叛清自立之心,隻因天象不諧才作罷。乾隆時人蕭交在《永憲錄》中提及,年羹堯與靜一道人、占象人鄒魯密議稱帝之事,一旦為雍正帝察覺,其被殺就不足為怪瞭。

    那麼雍正帝是以什麼為契機置年羹堯於死地的呢?有人說是“虎入年傢”一事。雍正三年(1725)十二月初,有一野虎入京城至年羹堯宅,官兵趕來將虎殺死,相傳年羹堯出生時有白虎之兆,故他是白虎托生,現虎死年傢,顯然是天令年死,雍正帝便下瞭處死年羹堯的諭旨。另有人認為,年羹堯一案起於文字之禍。雍正三年二月,日月合壁,五星連珠,年羹堯表賀,本想用“朝幹夕惕”一詞贊美雍正帝勤於政務,但竟將此語誤寫,終成雍正帝加罪年羹堯的借口之一。至於究竟如何誤寫,又有二說,其一是將“朝幹夕惕”寫成“夕惕朝幹”,若真是這樣誤寫,語義與本來無異,文法亦無差錯;其二是寫成“夕陽朝幹”,這就說不通瞭。雍正帝借此大加發揮:年羹堯非粗心者,將朝幹夕惕寫作夕陽朝幹,是“直不欲以‘朝幹夕惕’四字歸之於朕耳……謬誤之處,斷非無心”(《清世宗實錄》卷三十)。於是待時機一到,即下手除掉年羹堯,他今朝廷及地方官員檢舉其罪狀,最後刑部等衙門定他有九十二條大罪,應凌遲處死,雍正帝故作仁慈,寬令其自裁。 
  
    有人認為,年賣堯參與瞭雍正帝奪位的活動,雍正帝即位後反遭猜忌以至被殺。據說康熙帝原已指定皇十四子允禵繼位,雍正帝矯詔奪位,川督年羹堯參與其間。他受雍正帝指使,擁兵威懾在四川的皇十四子允禵 ,使其無法興兵爭位。雍正帝甫登帝位,對年羹堯大加賞,實乃欲擒故縱,待時機成熟,即網織罪名,卸磨殺驢,處死年羹堯這個知篡位實情之人。有人不同意此說,主要理由是雍正帝繼位時,年羹堯遠在西北,並未參與矯詔奪位,亦未必知曉其中內情。

    有的研究者認為,年羹堯被殺是由於他恃功驕傲、專權跋扈、亂劾賢吏和苛待部下,引起朝野上下公憤。更嚴重的是,他任人唯親,在軍中及川陜用人自專,稱為“年選”,形成龐大的年羹堯集團。而且,他在皇帝面前“無人臣禮”,藐視並進而威脅皇權,甚至有自立為帝之心。年羹堯在西安總督府時,令文武官員逢五、逢十在轅門做班,轅門、鼓廳畫上四爪龍,吹鼓手著蟒袍,與宮廷相似。他還令雍正帝派來的侍衛前引後隨,牽馬墜蹬。按清代制度,凡上諭到達地方,地方大員須迎詔,行三跪九叩全禮,跪請聖安,但雍正帝恩詔兩次到西寧,年羹堯競“不行宣讀曉諭”。他在與督撫、將軍往來的咨文中,擅用令諭,語氣模仿皇帝。更有甚者,他曾向雍正帝進呈其出資刻印的《陸宣公奏議》,雍正帝欲為此親撰序言,但年羹堯以不敢“上煩聖心”為借口,代雍正帝擬就序言,要雍正帝頒佈天下,如此僭越無度,雍正帝能不寒心!《清代軼聞》說年羹堯被削兵權後,“當時其幕客有勸其叛者,年默然久之,夜觀天象,浩然長嘆曰:‘不諧矣,’始改就臣節”。可見他還曾有過叛清自立之心,隻因天象不諧才作罷。乾隆時人蕭交在《永憲錄》中提及,年羹堯與靜一道人、占象人鄒魯密議稱帝之事,一旦為雍正帝察覺,其被殺就不足為怪瞭。

    那麼雍正帝是以什麼為契機置年羹堯於死地的呢?有人說是“虎入年傢”一事。雍正三年(1725)十二月初,有一野虎入京城至年羹堯宅,官兵趕來將虎殺死,相傳年羹堯出生時有白虎之兆,故他是白虎托生,現虎死年傢,顯然是天令年死,雍正帝便下瞭處死年羹堯的諭旨。另有人認為,年羹堯一案起於文字之禍。雍正三年二月,日月合壁,五星連珠,年羹堯表賀,本想用“朝幹夕惕”一詞贊美雍正帝勤於政務,但竟將此語誤寫,終成雍正帝加罪年羹堯的借口之一。至於究竟如何誤寫,又有二說,其一是將“朝幹夕惕”寫成“夕惕朝幹”,若真是這樣誤寫,語義與本來無異,文法亦無差錯;其二是寫成“夕陽朝幹”,這就說不通瞭。雍正帝借此大加發揮:年羹堯非粗心者,將朝幹夕惕寫作夕陽朝幹,是“直不欲以‘朝幹夕惕’四字歸之於朕耳……謬誤之處,斷非無心”(《清世宗實錄》卷三十)。於是待時機一到,即下手除掉年羹堯,他今朝廷及地方官員檢舉其罪狀,最後刑部等衙門定他有九十二條大罪,應凌遲處死,雍正帝故作仁慈,寬令其自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