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李續賓簡介

李續賓

    李續賓(1818—1858.11.16),宇迪庵,又字克惠,湖南湘鄉人,清朝名將。

    李續賓1818年(嘉慶二十三年)生於湖南湘鄉。年輕時,膂力過人,不好讀書。因傢境貧寒,靠販煤養活傢人並供胞弟李續宜讀書。湘鄉著名紳士羅澤南欣賞他的“孝友”,把他兄弟二人一齊收為弟子,不僅免其學費,還拿出自己收入的一部分幫他供養傢人。

    1852年(咸豐二年),太平軍從廣西打入湖南,清廷急忙命令兩湖地方官,尤其是湖南官員舉辦團練,協助綠營兵堵剿太平軍。湘鄉是湖南最早辦團練的縣之一。這一年,李續賓協助羅澤南辦團練,“能以兵法約束子弟,明恥教戰,訓練尤精”(《李忠武公遺書·褒節錄》第38頁),深得羅澤南的賞識。此後,他跟隨羅澤南與太平軍作戰,開始瞭軍旅生涯。

    李續賓與太平軍首次作戰是1853年的赴援南昌。當年夏,西征太平軍在夏官副丞相賴漢英率領下圍攻南昌。江西巡撫張芾和湖北按察使江忠源(當時張芾委其主持軍事)守南昌,因城中兵力單薄,請求增援。幫辦湖南團練大臣曾國藩遣湘鄉知縣朱孫詒率訓導羅澤南所募湘勇赴援,李續賓隸營官謝邦翰營中。8月底,羅澤南率軍進攻南昌七裡街太平軍營壘,為太平軍所敗,傷亡500餘人。湘勇首次出省作戰就遭到太平軍的痛擊。時泰和縣天地會首領鄒恩隆率眾起義,攻克泰和、萬安、安福等縣。江忠源命羅澤南率軍前往鎮壓,李續賓也隨隊前往。於9月15日和20日,分別攻陷安福、泰和,鎮壓瞭鄒恩隆起義。11月,返回湖南。

    1854年春,西征太平軍逼近長沙。曾國藩所練湘軍誓師出戰,在湘潭大敗太平軍。自此開始,向西征太平軍進行反攻,接連取得勝利,連克嶽州等地。在嶽州高橋,城陵磯等戰鬥中,李續賓作戰勇敢,因功擢升為知縣。

    1854年10月初,湘軍陸續抵達武昌外圍。10月12日,曾國藩指揮湘軍分多路進攻武昌。羅澤南,李續賓率部4000餘人,由金口攻花園。花園位於武昌城西20裡處,駐有太平軍精銳部隊萬餘人,在江邊,堤上、青林湖畔設有大營三座,是防守武昌的重要據點。戰鬥的當天,李續賓就攻下花園太平軍大營。次日,又連下鮎魚套附近太平軍6座營壘,兵臨武昌城下。當時,負責守衛武昌的太平軍將領石鳳魁、黃再興等人,都是文官出身,不長於軍事。他們見湘軍氣勢洶洶地攻到城下,便於13日夜間率軍棄城逃往田傢鎮。武昌這個華中重鎮,就這樣被湘軍占領。李續賓自嶽州東下以來,“常為軍鋒,沿途七戰皆捷”。攻占武昌後,他升為知州。

    武昌失守後,太平天國東王楊秀清立即令燕王秦日綱前往田傢鎮佈置戰守,截擊湘軍。長江自武穴以上,夾岸皆山,水面浙窄,其間“尤以田傢鎮對岸之半壁山最為隘口,江流僅一裡餘,山勢直壓中洪”,(《能靜居士日記》,同治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險要異常。秦日綱在田傢鎮沿江築土城多處,安設炮位。在南岸半壁山築營5座,挖掘深壕,灌滿湖水。又於半壁山江面,橫江建鐵鏈2道,鐵鏈之下用數十隻小船和木箄承之。船與牌的頭尾皆用大鐵錨沈於江底,非常牢固。

    湘軍攻占武昌後,兵分3路,夾江東下,水陸並進,直指半壁山,田傢鎮。李續賓隨知府羅澤南走南路,由金牛鎮攻興國(今陽新),11月20日,首先趕到半壁山,與太平軍連日展開激戰。23日,秦日綱親率2萬餘太平軍分作兩路向湘軍進攻。羅澤南,李續賓率2600名湘軍與之激戰整日。戰鬥中,李續賓手刃3名怯陣的湘軍士兵,率部拚死抵拒,並將太平軍擊潰,後又派出百餘人縋崖而下,協同湘軍水師斫斷橫江鐵鏈,半壁山要隘遂為湘軍所得。

    12月2日,湘軍水師突破太平軍水上防線,順流東下,焚毀太平軍船隻數千艘。李續賓在南岸助攻,一直打到富池口。秦日綱於3日撤出田傢鎮,退向黃梅。

    田傢鎮一戰的關鍵雖在水戰,但李續賓最先趕到半壁山,首戰告捷,又挫敗瞭太平軍反攻計劃,控制半壁山,使田傢鎮失去依托。這次戰鬥後,他因功被加賞“摯勇巴圖魯”名號,升為安慶知府。

    湘軍攻占田傢鎮之後,曾國藩計劃奪取九江,然後利用水師優勢,直逼金陵(今江蘇南京)。12月8日,湘軍水師進至九江江面,1855年1月上旬,陸師進抵九江城外。

    九江得失,關系重大。太平軍當時的部署是:殿右十二檢點林啟容據守九江,冬官正丞相羅大綱守九江東50裡的梅傢洲,由翼王石達開坐鎮梅傢洲對岸的湖口鎮統一指揮,共同阻擊湘軍東犯。鎮守九江的林啟容是太平軍的著名驍將,能攻善守。1月14日,湘軍進攻九江西門,三戰皆敗,死傷甚眾。18日,湘軍對九江實施全面進攻,羅澤南、李續賓率部猛攻東門,“因城上槍炮木石交施,屢次搶登,不能得手”(《曾文正公全集·奏稿》卷四,第76頁)傷亡慘重。曾國藩見硬攻不能奏效,便改取“舍堅而攻瑕”的方針,留塔齊佈等繼續圍攻九江,調胡林翼,羅澤南、李續賓等進攻梅傢洲,企圖占領九江外圍要點,切斷九江與湖口的聯系。守衛梅傢洲的羅大綱於城外“立木城二座,高與城等,炮眼三層,周圍密排,營外木樁、竹簽廣佈十餘丈,較之武昌、田鎮更為嚴密;掘壕數重,內安地雷,上用大木,橫斜搭架,釘鐵蒺藜其上。”(《曾文正公全集·奏稿》卷4,第77頁)23日,胡林翼、羅澤南、李續賓等分路向梅傢洲發動進攻,遇到太平軍奮力抗擊,死傷數百人。同日,湘軍水師擊毀瞭太平軍設於鄱陽湖口的木解。29日,湘軍水師舢板等輕便戰船120艘冒險沖入鄱陽湖,被太平軍堵塞湖口,隔離於內湖不得出;留在長江內的笨重大船失去輕便小船的護衛,一再遭太平軍的火攻,被焚近百艘,餘船不得不撤回武昌。由於水師接連失利,圍攻梅傢洲的陸師也隨之撤回九江外圍。奪取九江的計劃受挫,曾國藩退守南昌。除留塔齊佈繼續圍困九江外,羅澤南部奉調充作遊擊之師南援贛中,李續賓隨隊與太平軍作戰,連續攻占弋陽。廣信、德興、義寧等府縣,田功升為記名道員。

    太平軍取得湖口之戰後,即反攻湖北,奪回武昌。在此情況下,曾國藩應湖北巡撫胡林翼之請,派羅澤南統率所部,配合正在武昌外圍作戰的胡林翼所部攻取武昌。10月,李續賓隨羅澤南從江西義寧州拔營,西援武昌,連下通城,崇陽、蒲圻、咸寧。12月初,進抵武昌城下。

    1856年,李續賓基本上是在武昌城下渡過的。1月5日,李續賓開始進攻城外的太平軍營壘。4月6日,守衛武昌的太平軍產得到援兵後,洞開武昌各門,向湘軍發起反攻,戰鬥中,羅澤南左額中彈喪命,所部遂由李續賓接統。此後,李續賓與湖北巡撫胡林翼、湖北提督楊載襪等與太平軍相持於武昌城外。9月初,太平天國發生天京內訌,翼五石達開從武昌前線趕回天京。李續賓乘勢攻占瞭魯傢巷太平軍營壘13座。12月19日,守衛武昌的韋俊因其兄韋昌輝被誅,無心再守,遂大開各城門,撤出武昌。當天,李續賓與胡林翼,楊載福等進占武昌。接著,他率軍乘勢東下,在楊載福水師配合下,又攻下瞭武昌縣(今鄂州市),大冶、興國,因功升為記名按察使。

    1857年1月初,李續賓率所部萬人順江而下進入江西,直抵九江城下。九江自1853年9月被太平軍占領後,一直在太平軍手中。林啟容在武昌將陷之時,就督軍"日夜繕守具,屯米糧”,“浚深溝,設炮臺”(《中興別記》卷31《太平天國資料匯編》第501頁),以防湘軍來犯。從1月6日開始,李續賓陸師與揚載福水師連戰數晝夜,攻城不下,遂決定改變攻城戰術,3月5日,他督湘軍自宮牌夾起到東邊白水湖尾修築長壕,全長30多裡,共6道,每道深2丈,寬3丈5尺,於6月築成,三面合圍九江。同時,他決定先掃清九江外圍太平軍據點,孤立九江。9月下旬,首先進攻九江北面的小池口。由水師炮船晝夜轟擊,城內房屋全被擊毀。10月2日,風雨交加,李續賓令陸師用稻草,沙囊填滿壕溝,土兵躲在稻草沙囊之後,直撲城下;然後向城內施放火箭,乘煙焰迷漫之時攻陷小池口。26日,李續賓率部進攻湖口,湘軍緣梯攻城,用火箭擊中太平軍的火藥庫,登時瓦石飛空,墻壘破裂;守將黃文金見勢難再守,開門撤走。梅傢洲守軍見湖口已陷,也棄壘而走。被分割於鄱陽湖內達三年之久的湘軍水師與長江內水師會合。小池口、湖口、梅傢洲被攻占後,九江便失去瞭依托,陸上三面被圍,臨江一面也被湘軍水師控制,完全成為孤城。這年底,李續賓實授浙江佈政使。

    李續賓圍攻九江,百計並施。但林啟容毫無懼色,率軍堅守城中,使湘軍頓兵城下一咩多仍不能得逞。1858年3月20日,李續賓再次攻打九江城。此時九江城內儲備的糧食已吃光,太平軍靠種麥自給,仍頑強抗擊。5月8日、12日,湘軍挖地道轟塌東門、南門城墻,登城士兵均被太平軍拋擲的大桶火藥炸死炸傷,缺口重又堵住。此戰,湘軍死傷無數,胡林翼向朝廷奏報說,湘軍“傷亡士卒之慘”,使將士“莫不欷歐飲泣”。(《胡文忠公遺集·奏疏》卷28,第2頁)19日,湘軍用地道轟塌九江東南城墻百餘丈,湘軍士兵“前者傷,後者繼進,沖上城頭”。(《胡文忠公遺集·奏疏》卷28,第3頁)林啟容率部下浴血巷戰,1.7萬多將士全部英勇犧牲,其壯烈為太平天國戰史中所僅見。李續賓經一年半苦戰奪得九江,其戰略意義不言而喻。戰後,因功賞巡撫銜。

    這年6月,李續賓率部返回湖北。8月23日,太平軍前軍主將陳玉成按照樅陽會議商定的戰略,攻克廬州(今合肥),進而準備攻破清軍江北大營。湖廣總督宮文得報,便命令“李續賓迅速進兵,攻克太湖,即乘勢掃清桐城、舒城一路,疾趨廬州,會圖克復,兼扼賊北竄。”(《剿平粵匪方略》卷201,第39頁)李續賓接到命令後,於8月31日拔營增援安徽。9月22日,他與江寧將軍都興阿一起攻克安徽太湖。隨後,即兵分兩路,都興阿率部南攻安慶, 李續賓率部北攻廬州。

    李續賓部於連占潛山(9月27日)、桐城(10月13日)、舒城(10月24日)後,11月3日進抵廬州城南70裡的三河鎮。三河鎮位於界河(今豐樂河)南岸,東瀕巢湖,是廬州南面的屏障。該鎮原無城垣,太平軍占領後,新築瞭城墻,外添磚壘9座,憑河設險,廣屯糧草軍火,接濟廬州、天京,因而在經濟,軍事上都居重要地位。當時太平軍守將為吳定規。當李續賓率軍北進時,陳玉成會同後軍主將李秀成攻破江北大營,並連下六合,揚州。

    李續賓一月之內,連下四城,進軍迅猛,但部隊傷亡較重。僅舒城一戰,湘軍“陣亡不少,帶傷約五百人以外。”(《李忠武公遺書·奏疏》第38頁)他也感到兵力不足,在進軍三河時向朝廷報告說,“臣所部八千人因克復潛山,太湖、桐城及此間(舒城)留兵防守,分去三千人。數月以來,時常苦戰未嘗得一日之休止。傷損精銳,瘡痍滿目,現已不滿五千人,皆系疲弱之卒。三河一帶悍賊雖多,自揣猶足以制。若遇大股援賊,兵力亦恐難支。”(《李忠武公遺書·奏疏》第40頁)盡管如此,他仍抱僥幸心理,指望能在太平軍援軍到達之前,迅速攻下三河。11月3日,湘軍開始進攻三河鎮外太平軍營壘,“近者被其火藥所焚,遠者遭其槍炮所轟,難以近其城壘。”(《李忠武公遺書·奏琉》第41頁)李續賓見狀,隻得收兵。7日,他再次分兵三路進攻,仍遭太平軍的頑強抵抗,損失3000餘人才攻下鎮外9壘。是日,陳玉成率大隊援軍趕到,紮營於三河鎮西南30裡的金牛鎮。稍後,李秀成也率部趕到,駐於三河鎮東南30裡的白石山。太平軍大隊援兵及時趕到,眾達10萬人,聲勢甚壯。李續賓部湘軍陷入太乎軍的包圍。此時,他已感到“勝負之機,殊難預料”(《李忠武公遺書·奏琉》第40頁),他的部下也勸他退守桐城。但李續賓繼攻占武昌之後,又克名城九江,為一股虛驕之氣所支配,雖知戰勝的可能不大,卻不肯撤退。決心在三河與太平軍決一死戰。15日深夜,李續賓派兵7營分左、中、右三路偷襲金牛鎮。次日黎明,當行至距三河鎮15裡的樊傢渡王傢祠堂時,與陳玉成軍遭遇。激戰開始時湘軍曾一度得手,殺退太平軍。當湘軍正要追擊時,忽大霧迷漫,咫尺難辨。陳玉成親率火隊從湘軍左後殺出,將湘軍偷襲部隊中右路圍困在煙筒崗一帶。李續賓闖報,急率4營往援,連續沖鋒十數次,均不得入,隻好撤回大營堅守。此時,駐紮於白石山的李秀成部聞聲趕來助戰,三河鎮守軍也立即出擊,將李續賓大營團團包圍,7座營壘被太平軍逐一攻破。

    李續賓雖。勇氣百倍,怒馬當先,往來奮擊”(《李忠武公遺書·褒節錄》第30頁),但終不能出,最後在激戰中被擊斃(一說自縊)。時年41歲。

    三河之戰,李續賓所部5000精銳全部被殲。陳玉成、李秀成於三河大捷後,即乘勝南進,接連收復瞭舒城,桐城、潛山。圍攻安慶的都興阿部也被迫撤回太湖。

    李續賓自參加湘軍至三河敗亡,“七年之間,先後克復四十餘城,大小六百餘戰”(《李忠武公遺書·褒節錄》第13頁),成為鎮壓太平軍十分兇惡的清軍將領。他的戰死,對湘軍打擊甚大。胡林翼哀嘆道:“此番長城頓失。……以百戰之餘,覆於一旦,是(使)全軍皆寒,此數萬人,將動色相戒,不可復戰。”(《胡林翼全集·書牘》卷10)又說:“三河敗潰之後,元氣盡喪,四年糾合之精銳,覆於一旦,而且敢戰之才,明達足智之士,亦凋喪殆盡。”(《胡林翼全集·書牘》卷12)曾國藩則“哀慟填膺,減食數日。”咸豐帝聞之也“不覺隕涕”,並命照總督陣亡例賜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