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林嗣環簡介

口技分析

課文研討

一、整體把握

本文記敘瞭一場精彩的口技表演,表現瞭一位口技藝人的高超技藝,令人深切感受到口技這一傳統民間藝術的魅力。

全文可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段),交代口技表演者和表演的時間、地點、設施、道具,以及開演前的氣氛。這部分是下文記敘精彩表演的鋪墊。

文章以“京中有善口技者”開篇,介紹口技表演者,是本文的一句總說,即全文意在說明這位“善口技者”的技藝之“善”。“會賓客大宴”,點明口技表演者獻技的時間和事由:這場口技表演是在一次“賓客大宴”之時;因是“大宴”,故有此盛舉。“於廳事之東北角,施八尺屏障”,指明表演的地點和簡單設施,說明這是一個臨時演出場所,地方不大。再根據這次表演內容的特點,指出口技表演者是在幕後表演。又將簡單的道具一一列出,指明僅有“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而已”,以示別無他物,口技藝人的表演主要憑的是他的“口”。最後以“撫尺一下,滿座寂然,無敢嘩者”,點染表演即將開始時全場肅穆緊張的氣氛。這部分除一個“善”字外,對口技表演者不加任何贊詞,卻處處為其高超技藝張本,造成很強的懸念,使讀者料想必有一場精彩的表演。

第二部分(第二段至第四段),寫表演者的精彩表演和聽眾的反應。這部分是全文的主體,描寫口技藝人所表演的兩個場面:一是一個四口之傢在深夜由睡而醒、由醒復睡的情形;二是發生在這個傢庭附近的一場大火災的情形。

第一層(第二段),寫表演一傢人深夜被犬吠驚醒的情形,以及賓客對口技表演的由衷贊嘆。

口技表演由遠遠聽到從深巷中傳來的犬吠聲開始。然後以一個四口之傢作為想像中的“舞臺”,使聽眾的註意力由外景轉入內景。先寫“婦人驚覺欠伸”,聽到犬吠聲而醒來,這就拉開瞭一傢人深夜被驚醒的帷幕。再寫“其夫囈語”,畫面逐漸清晰。又由於“欠伸”“囈語”驚動瞭幼兒,幼兒“大啼”。至此帷幕大開,相繼出現許多聲響:丈夫被吵醒,大兒也被吵醒,於是“婦手拍兒聲,口中嗚聲,兒含乳啼聲,大兒初醒聲,夫叱大兒聲”一時齊發,打破深夜的靜謐,使口技表演達到第一個高潮。

第二層(第三段),寫表演一傢人由醒復睡的情形,以及賓客的情緒變化。

先寫丈夫的“聲”,並伴以婦人的拍兒聲,“漸拍漸止”,給人以時間緩慢推移而聲音漸弱的感覺。接著以老鼠跑動偷食、“盆器傾側”的聲音,婦人蒙中的咳嗽聲,表示夜靜更深,全傢人又入睡瞭。這一層,表現一傢人由醒復睡的情形,由前一個高潮落入低潮,並為下一個高潮蓄勢。

第三層(第四段),寫表演一場突然而至的大火災的情形,以及賓客以假為真的神態、動作。

開始用類似畫外音的手法,以“一人大呼‘火起’”,突然加快節奏。接著寫這個四口之傢突然遭到意外變故的情形:“夫起大呼,婦亦起大呼。兩兒齊哭。”氣氛驟然變化。然後內景轉為外景,以“百千人大呼,百千兒哭,百千犬吠”表現人們的驚恐萬狀,再以“百千求救聲,曳屋許許聲,搶奪聲,潑水聲”表現火勢的猛烈和火場的紛亂,又以“凡所應有……不能名其一處也”極言聲音之雜亂、逼真。至此,口技表演達到瞭第二個高潮,即最高潮。

第三部分(第五段),寫表演結束時的情景。再次交代表演者的道具僅“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而已”。與首段相呼應,說明在演出中未增加任何道具,剛才的精彩表演的確是從“口”中發出的。

二、問題研討

1.課文中的以下兩處是怎樣以動寫靜、表現深夜寂靜氣氛的?

①“遙聞深巷中犬吠。”

口技表演是由“遙聞深巷中犬吠”開始的。這一句寫犬吠聲,而這犬吠聲是遠遠聽到的,並且是從深巷中傳來的,這就營造出夜深人靜的氛圍,把聽眾帶入特定的生活情境中,使聽眾的註意力自然地被“犬吠”聲所吸引,想知道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這一句既是以動寫靜,烘托深夜的寂靜氣氛,又是使一戶人傢由婦人初醒到全傢喧鬧的鋪墊。

②“微聞有鼠作作索索,盆器傾側,婦夢中咳嗽。”

這是以老鼠跑動偷食聲、“盆器傾側”聲、婦人蒙中的咳嗽聲為反襯,加重深夜的靜謐氣氛,表現一傢人由醒復睡後的沉寂狀態,並為下面即將表現的大火災蓄勢。

以動寫靜是我國傳統的藝術表現手法。例如,王維的《鳥鳴澗》:“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描寫山中春夜的靜謐和迷人的山色。其中就以動寫靜,用不時的鳥鳴來襯托春日山中的夜靜,使人在鳥鳴聲中更顯其靜,因而歷來為人所稱道。課文中的這兩處描寫,與此同理,也是以動寫靜、以動襯靜而更顯其靜。

2.課文是怎樣將正面描寫與側面描寫相結合的?

本文描寫口技表演,抓住瞭表演者和聽眾兩個方面:一方面描寫口技藝人的表演,直接表現其高超技藝,這是正面描寫;另一方面描寫聽眾的神態、動作,以聽眾的反應烘托其高超技藝,這是側面描寫。在描寫表演過程的三段中,都是先寫口技藝人的表演,後寫聽眾的反應,從而使表演和效果有機地聯系起來,以聽眾的反應為烘托,從側面表現口技表演之“善”。此外,課文首尾兩次清楚地交代瞭極簡單的道具,表明口技不是靠其他器物發聲,而僅僅是靠一張嘴發聲,突出其技藝在“口”,也是從側面表現表演者口技的不凡。本文運用側面描寫表現這場口技表演的魅力,烘托表演者的高超技藝,增強瞭文章的感染力。

練習說明

一、熟讀課文,根據提示,畫出並體會文中描摹音響的語句。

1.表現深夜一傢四口由睡到醒、由醒入睡的過程。

①由遠而近,由外而內,由小而大,由分而合。

②由大而小,由密而疏,微聞餘聲。

2.表現從失火到救火的情形。

①響聲大作,由少而多。

②百千齊作,應有盡有。

設題目的是使學生熟悉課文的主體部分,揣摩文中的音響描寫,瞭解這場口技表演的藝術構思,感受口技藝人的高超技藝。要註意引導學生細心體會文中描摹音響的語句所表現的情景,並合理地補充一些細節,發揮學生的想像力,培養學生的感受力。

口技是一種運用口部發音技巧來模仿各種聲音的傳統民間藝術。本文根據口技的特點,生動逼真地描摹口技藝人所表演的音響,把讀者帶入這些音響所表現的特定生活情景之中。文中描寫這場口技表演,不僅有條不紊,而且奇妙紛雜,波瀾起伏,把一位口技表演者的技藝之“善”,惟妙惟肖、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遙聞深巷中犬吠……眾妙畢備”,寫聲音由遠而近,由外而內,由小而大,由分而合,生動地表現瞭一個四口之傢在深夜由睡而醒的情形。其中“遙聞深巷中犬吠……絮絮不止”,寫深夜的寂靜氛圍以及一傢四口陸續醒來後的各種聲音;“當是時……眾妙畢備”以排比的句式,急促的語勢,合寫五種聲音,猶如一部大合唱,使人感到一傢四口在靜夜的喧鬧氣氛。

“夫聲起……婦夢中咳嗽”,寫聲音由大而小,由密而疏,微聞餘聲,表現瞭一傢人由醒復睡的情形。“聲起”,寫丈夫由醒到睡;“漸拍漸止”,寫出拍兒聲由大到小的變化,給人一種輕慢的聲感,說明婦人和小兒正慢慢入睡;“微聞”的“微”字,表示聲音很弱。老鼠作作索索聲,盆器傾側聲,婦人夢中咳嗽聲,都很輕微,襯托瞭深夜寂靜的氛圍。

“忽一人大呼‘火起’……百千犬吠”,寫響聲大作,由少而多;“中間力拉崩倒之聲……不能名其一處也”,寫聲音百千齊作,應有盡有。逼真地表現瞭發生在這個傢庭附近的一場大火災的情形。先用三個“……大呼”、一個“……齊哭”,繼之以三個“百千……”,又加之以“……百千齊作”“又夾百千……”等句,寫發現火情、火勢漫延和人們救火的情景;“凡所應有,無所不有”,以及兩組相同的句式“雖人有百手……不能名其一處也”,總寫火場的聲音之多之雜。極力渲染火場的緊張氣氛,使人感到火情的緊急,火勢的猛烈,救火人的慌亂,猶如置身於救火現場。

二、聯系課文內容,回答下列問題。

1.文中多次描述聽眾的反應,這些描述有什麼效果?

2.文中前後兩次把極簡單的道具交代得清清楚楚,這對文章的結構和表現口技表演者的技藝有什麼作用?

設題目的是使學生瞭解側面描寫手法。指導學生答題不要孤立地講側面描寫。例如寫表演,除瞭要寫表演者和表演內容,往往還會自然地寫到欣賞表演的人的反應,而後者就是在運用側面描寫。又如開頭和結尾相照應,除瞭使結構保持完整以外,也具有側面烘托、表現口技之“善”的作用。

文中三次描述聽眾的反應:

一是“滿座賓客無不伸頸,側目,微笑,默嘆,以為妙絕”。“伸頸”“側目”說明賓客聽得入神,被深深吸引,惟恐有所遺漏;“微笑”,表示賓客對表演心領神會,感到滿意;“默嘆”寫出賓客為表演者的技藝折服而又不便拍案叫好的神態。此時,聽眾已經進入口技表演的情景之中而尚能自持。

二是“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正坐”與“伸頸”“側目”對照。“稍稍”是“逐漸”“漸漸”的意思,細致地表現瞭賓客情緒由緊張到松弛的漸變過程。說明聽眾隨表演內容而變化心態,已融入口技表演的情景之中而難以自持。

三是“賓客無不變色離席,奮袖出臂,兩股戰戰,幾欲先走”。寫賓客驚慌欲逃的神態、動作,說明口技表演達到以假亂真的絕妙境界,使聽眾仿佛置身於火場,不禁以假為真,完全進入口技表演所營造的生活情景之中而不能自持。

這三處側面描寫,層層深入,生動細膩地刻畫出聽眾的心理變化過程,表現瞭這場精彩的演出對聽眾具有巨大吸引力的表演效果,從而烘托瞭口技表演者技藝的高超。

三、解釋下列句子中加點的詞。

這些句子中的加點的詞,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古今意義不同的,如“會”“但”“聞”“少”“稍稍”“雖”“股”“走”;另一類是古今用法不同的,如“宴”“乳”“嗚”“名”,在課文中都用作動詞,現在都用作名詞。對這些容易理解錯的詞,應提醒學生註意。

1.會賓客大宴……

會:適逢,正趕上,恰好。宴:舉行宴會。

2.但聞屏障中撫尺一下,滿座寂然,無敢嘩者。

但:隻。聞:聽見。

3.婦撫兒乳,兒含乳啼,婦拍而嗚之。

乳:喂奶嗚:發出嗚嗚的聲音

4.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

少:稍微。稍稍:漸漸。

5.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處也。

名:說出。

6.於是賓客無不變色離席,奮臂出袖,兩股戰戰,幾欲先走。

股:腿。走:跑。

四、辨析下列表示時間的詞語,將它們分別填在橫線上。然後以這些詞語為線索,背誦全文。

文言文中表示時間的詞語較多,到一定時間應當加以整理,這樣才能有效地掌握它們的用法,獲得牢固的記憶。這道題實際上是給學生提供一種整理的方式,還可以采用其他的整理方式。

本文為瞭說明聲音發生的先後,使用瞭一些表示時間的詞語,既準確又變化多端。例如,“少頃”用於聽眾入座到開演之間,除表示時間不長外,還有等瞭一會兒的意思;“既而”表示承接上一音響之後的短暫時間;“當是時”表示就在那個時間;“一時”表示同一時間;“忽”“忽然”都表示意外情況突然發生的時間。用詞的變化多樣,說明作者善於根據所反映的事物的特點和文章的需要而選擇最恰當的詞語準確地表達內容。

少頃  既而  是時  一時  未幾  忽  俄而  忽然

1.表示突然發生:忽 忽然

2.表示同時發生:一時

3.表示相繼發生:既而

4.表示在特定的時間內發生:是時

5.表示過瞭很短時間就發生:俄而  少頃  未幾

教學建議

一、引導學生揣摩語言,體會文中對口技表演者高超技藝的生動逼真的描寫,並註意本文層次清晰、有條不紊的特點,以及正面描寫與側面描寫相結合的手法。

二、背誦全文,要理清文章脈絡,註意首段與末段相照應的結構特點,以及中間三段記述的內容、順序和層次。背誦中間三段,要註意以下幾點:

1.每段都先寫藝人所模擬的音響,後寫聽眾的反應;

2.每段各依次寫瞭哪些聲音,是怎樣寫的;

3.“少頃”“既而”“是時”“一時”“未幾”“忽”“俄而”“於是”“忽然”等詞語,具有承接作用,可作為背誦的詞語線索。

三、要善於啟發學生的想像。關鍵是抓住口技表演的藝術構思,提出若幹問題讓學生思考。例如“遙聞深巷中犬吠”一句,就可以問學生:“遙聞”表現瞭怎樣的聽覺效果?“深巷”中的“犬吠”聲有什麼特點?這句話能使人感到怎樣的一種氛圍,與下句的“婦人驚覺欠伸”有什麼關系?這樣提問的目的是把學生引入口技表演的“規定情景”中去,使之對文章的內容和情味有深切的體會。

四、如有條件,可讓學生聽、看有關口技表演的音像資料。

有關資料

一、關於本文的場面描寫

《口技》一文,在場面描寫上,尤其對熱鬧場面的描寫十分生動、形象、細膩,頗具特色。

首先,大凡要寫好一個場面,尤其是熱鬧場面,先要有一個全面的鳥瞰圖。

《口技》一文的第一部分(第一段)是寫表演前的準備和全場的情況的。而在這段文字的開頭,就有一幅“鳥瞰圖”似的場面描寫。文章開頭一句“京中有善口技者”,落筆扣題,總寫一筆,點出瞭地點(“京中”)和人物(“善口技者”)。接著就點明表演的場合“會賓客大宴”。作者在此著墨寥寥,未加鋪陳,但是,卻從總體著眼,概括地寫出瞭全場總的氣氛和景象。作者將一幅熱鬧的生活畫面鮮明形象地展現在我們面前。

其次,除瞭全面的鳥瞰圖似的描寫外,作者又攝取瞭有典型性的特寫近鏡頭。

如在“會賓客大宴”描寫之後,緊接著就寫瞭“於廳事之東北角,施八尺屏障……無敢嘩者”這一場面。作者至此使用瞭工筆的畫法,把那種在場面中有代表性的典型場合(“於廳事之東北角,施八尺屏障”)、人物(“口技人坐屏障中”及“眾賓團坐”)、道具(“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而已”)、表演效果(“少頃……無敢嘩者”),都作瞭細膩的、真實生動的刻畫和描繪。

總之,用全場鳥瞰筆法,寫出瞭總的氣氛;而近鏡頭的特寫,則將人物、道具、口技效果具體真實地顯現出來。而在場面描寫中鳥瞰和特寫是經常結合在一起而又是交叉使用的。它不可舍此而就彼,亦不可舍彼而就此。

再有,《口技》一文對場面的描寫,尤其是對熱鬧場面的描寫,除寫得有條不紊,嚴謹有序外,還寫得錯綜復雜,變化多姿。

如在第二部分(第二、三、四段)中,是寫表演者的精彩表演和聽眾反應的。這段文字寫得有條不紊、嚴謹有序,如:

表演的順序:首寫表演前的情況;次寫表演者的表演;末寫表演的結束,再現表演者的道具。

表演的過程:有開端,有發展,有高潮,有結束。

場景的交代:①設置屏障的場地;②在表演進行中有:一傢四口人在室內活動的場面,在救火時喧鬧紛亂的場面;③表演完畢後場景的再現。

對口技本身的描繪:如以聲響而言,它是由遠及近,由外及內,由物及人,由小及大,由少及多,由微弱而喧鬧,由緩慢而急快,由簡單而紛繁,由一傢而涉及鄉鄰。各聲並出,紛至沓來,直至萬籟俱發,莫名其端時,真使人應接不暇,嘆為觀止!

寫聽眾的反應:開始“撫尺一下”之後是靜場,“滿坐寂然,無敢嘩者”;在表演進行中,寫一傢四口人的活動時,始則寫其“滿坐賓客無不伸頸,……”,繼則寫其“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在救火的場面中,則寫其“賓客無不變色離席,……幾欲先走”;最後表演完畢,“撤屏視之”,仍是簡單的道具。

賓客驚嘆的神態,可想而知。

作者的贊語:由“眾妙畢備”“以為妙絕”,到“凡所應有,……不能名其一處也”。在寫出其精妙的表演和觀眾的反應之後,又加上作者的贊語,更增強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的藝術效果。

以上所有這些,無不寫得有頭有尾,眉目清晰,層次井然,嚴謹有序。同時在這中間,作者又根據表現口技表演的需要,從聽眾的角度,按照表演的先後順序,把其他各個方面穿插其間,交替照應,糅合熔鑄,連綴編織,把一個寫得有條不紊、嚴謹有序的場面又描繪得錯綜復雜、變化多姿。如在第二部分中:

第二段寫一傢四口人的聲音,“一時齊發”,“眾妙畢備”,形成文章第一次高潮時,作者卻把筆鋒一轉,將視線投向聽眾,引出“伸頸,側目,微笑,默嘆”八字,把全神貫註、贊賞陶醉的聽眾神情刻畫得惟妙惟肖。

第三段寫一傢人復睡入夢,恢復安靜的情景時,有鼠聲、盆器翻傾的響聲和夢中的咳嗽聲,卻以動見靜,襯托出靜夜的特征。這是前面高潮的餘波,一起一落,又增波瀾。

第四段寫一個緊張救火的場面時,文章起得突然,猶如平地風波,打破瞭寧靜狀態,由臥室引向火場,將兩個場面有機地聯系起來,形成文章的高潮。把一個千頭萬緒、千變萬化、千言萬語、千呼萬喚、千鈞一發、千難萬險、千差萬別、千真萬確的場面刻畫得淋漓盡致,熱鬧極瞭!

如此行文的錯綜復雜,跌宕不已,就使得文章波瀾迭起,搖曳多姿。

還有,它既要描寫以人物活動為中心的生活畫面,又要反映豐富多彩的鬥爭生活。前者如描寫瞭以一傢四口人在臥室內的活動為中心的生活畫面;後者又反映瞭在救火場面中的鬥爭生活,從而展現瞭復雜多變的故事情節,並刻畫瞭眾多人物的音容情態。

至於文章的結尾,則與開頭相呼應,起落分明。表演結束,場景再現,文亦戛然而止,煞得幹脆有力。道具的重現,強調其表演工具的簡單,突出其技藝在“口”,點明題意。這種繪聲繪色的描寫,讀來如聞其聲,如臨其境,怎不令人心馳神往,為之喝彩叫絕!

總之,場面的描寫是要有所選擇的,是應有其明確目的的。而在文藝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場面的描寫是用來顯示人物活動的典型環境,烘托人物,渲染氣氛,推動情節發展,深化主題思想的。《口技》一文中的場面描寫就起到瞭這樣的作用。

(李志勇《〈口技〉的場面描寫》,《課文分析集》初中第一冊,廣東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

二、關於本文的結構和語言

《口技》是一篇好課文,因為一則淺易,二則有故事性……文章在寫法方面也有不少優點,……以下分兩個方面談談我個人對於優點的看法。

一是結構方面,想分作四項說。(1)記事有條理。全文以時間先後為序,由施屏障始,到撤屏障止,順著眾賓的所聞寫來,使讀者能有親歷的感覺。記敘文以時間先後為序,不是什麼特點,但對初學者來說卻值得重視,因為,如果處理得好,比如說,妥善安排,繁簡得當,就容易條理清楚,有水到渠成之妙。(2)行文有波瀾。記事,以時間先後為序,也不能像鐘擺那樣,均勻而無變化。無變化,就會死氣沉沉,引人入睡。解救之一法是內容有輕重,有緩急,也就是有波瀾。

全文的中心部分,則是正面寫“善”。形象而逼真地描述口技藝人精心模擬的復雜而多變的聲響所構成的三個場景,使讀者如臨其境,如聞其聲。

夜闌人靜,一傢人驚醒後的喧鬧情景。“遙聞深巷中犬吠”。表演從模擬遠處“深巷”裡傳來的狗叫聲開始,用“遙聞”二字恰切地表現瞭深夜遠方回響的隱約可聞之聲,頓時把人們引入夜闌人靜的境界中。夜半“犬吠”引起婦人“驚覺”,行文著一“便”字,轉入詳寫近處四口之傢臥房內傳出的連鎖反應的聲響。婦人打哈欠、伸懶腰的響動,丈夫的“囈語”,小兒子醒來的大哭、哺乳、含乳聲、大兒子“絮絮不止”聲,“夫叱大兒聲”。至此,文章來一概述:“一時齊發”。形容人聲嘈雜,掀起文章波瀾。同時,在敘述的基礎上,又下一“眾妙畢備”的評語,要言不煩地反映瞭演出的種種難以盡言的妙處。繼用“妙”極寫聽眾的觀感。人人竟是如此出神:“伸頸,側目,微笑,默嘆,以為妙絕。”聽眾的激動神情畢現紙上。這一傳神之筆,雖是狀寫全場聽眾,而意在彼,在於反襯與贊美藝人之技“善”。

鬧而復靜的情景。經過一陣喧鬧,四口人旋即酣然入睡。所以,這裡的靜,並不是寂然無聲,而是酣睡中室內出現的情狀。“夫聲起”,點明由喧鬧復歸於安睡,亦即由動轉靜。尤其疊用兩“漸”字,細致而酷肖地表現瞭“拍兒”動作由大到小,從有到無的過程,更襯托出靜的境界。可以想見,此時臥室中當是一片寧靜。但是,更深人靜之時,往往是鼠類放肆活動之機,偷噬食物,撞倒“盆器”,以及發出“作作索索”的細微聲響。“微聞”雲者,最恰切地反映瞭寧靜的微響之感,或者說是靜中見動之境。又出現婦人酣睡後“夢中咳嗽”聲,更加強瞭安睡的氣氛,則又是動中顯靜。這裡的表演,主要是突現“靜”的情景,所以給人一種輕而且慢的聲感,文字節奏似乎亦比前後兩段更舒緩。“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聽眾的情緒,時時隨著表演的起伏而變化,再一次表現口技的引人入勝的藝術效果和藝術感染力。這個場景的寫法,也與表演一樣,既是前段喧鬧的餘波,又是下節高潮的前奏。

深夜失火、救火的情景。“忽一人大呼‘火起’”,聲響突如其來,文字奇峰突起,恰似平地風雷,情勢步步緊逼。一傢人又喧鬧並騷動起來瞭,夫婦“大呼”,“兩兒齊哭”。四口人突然感到禍從天降,陷入急難之中的情狀可見。接著連用五個“百千”,濃筆重彩點染由於失火從屋內臥室到鄰近火場而傳來的多少人和物發出的各色聲響:大呼聲、哭聲、犬吠聲、力拉崩倒聲、火爆聲、風聲,急切相混,“求救聲”“許許聲”“搶奪聲”“潑水聲”,呼號交加,情勢越來越危急,聲響越來越復雜,情節逐漸推向高潮。這裡,重疊使用五個“百千”,讀時不僅不使人感到文字重復,而且大有增濃氣氛之妙,非如此不足以表現此種兇猛的火勢和緊迫的情狀。五個“百千”交織成十種不同的聲響,驚慌忙亂之境,躍然而出。再用“凡所應有,無所不有”一句,說明在火警中凡是應有的聲響,無哪一種聲響沒有出現,用以總括不及一一描摹的聲響。同時,又以四個“百”字組成兩句對偶,用這種誇張手法,極寫聲響的復雜,盛贊口技人技藝之“善”。然後筆鋒一轉,寫聽眾異常激動的反應:“無不變色離席,奮袖出臂,兩股戰戰,幾欲先走。”聽眾的神色、動作、情感、心理無不形容盡致,猶如一場火災就發生在眼前。這種驚心動魄的情景,使讀者亦感到口技表演真達到瞭形神兼備的迷人地步,不能不為之拍案叫絕。

三個場景的描述,都是先描摹表演的情節內容,再寫聽眾的情緒變化,其間插入筆者的簡要贊語。這種正面描摹與側面描寫相結合的寫法,為文章在藝術表現上的一個顯著特點。整個口技表演是由簡單到復雜,由弛緩而漸趨緊張。而三個場景,則猶如三個樂章,既各有不同的“樂”趣,又構成一個完美的藝術整體。文章按表演順序依次描述,第一個場景描寫四口人四聲齊發,形成第一個波瀾;第二個場景主要起過渡作用,承上啟下,聲情潛伏;最後失火、救火的情景,是整個表演的高峰,情節發展的高潮。隨聲換形,場次分明。

結尾寫表演結束,呼應篇首。假如說開頭對演出場面的描寫是為瞭“亮底”,那麼此處重復一筆則是為瞭“印證”。文章前後照應,有力地表現瞭口技人技藝之“善”。全文情節完整而曲折,開端、發展、高潮、結束,井然有序,委婉多彩。結構開闔自如,起落分明,完整而嚴謹。行文善於隨聲賦形,因物敷彩,語言簡練而又細膩,形象而又傳神,構成自然、清新、感人的格調。

(陳鼎如《〈口技〉的藝術特色》,《課文分析集》初中第一冊,廣東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

三、譯文

京城裡有一個善於表演口技的人。一天,正好碰上有一傢大擺酒席請客,在客廳的東北角上安放瞭一個八尺寬的圍幕,這位表演口技的藝人坐在圍幕中,裡面隻放瞭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把扇子、一塊醒木罷瞭。客人們圍坐在一起。過瞭一會兒,隻聽得圍幕裡醒木一拍,全場都安靜下來,沒有一個敢大聲說話的。

隻聽到遠遠的深巷裡一陣狗叫聲,就有一個婦人被驚醒,打著哈欠,伸著懶腰,她丈夫說著夢話。一會兒小孩子醒瞭,大聲哭著。丈夫也被吵醒。婦人拍著孩子,給他喂奶,孩子口裡含著乳頭還是哭,婦人一面拍著孩子,一面嗚嗚地哼唱著哄他睡覺。又一個大孩子也醒瞭,嘮嘮叨叨地說個不停。這時候,婦人用手拍孩子的聲音,口中嗚嗚哼唱的聲音,小孩子含著乳頭啼哭的聲音,大孩剛剛醒來的聲音,丈夫大聲呵斥大孩子的聲音,同時都響瞭起來,各種聲音都表演得惟妙惟肖。全場客人沒有一個不伸長脖子,偏著頭凝神地聽著,微笑著,暗暗贊嘆著,認為妙極瞭!

沒隔多久,丈夫的鼾聲響起來瞭,婦人拍孩子的聲音也漸漸地拍一會兒停一會兒。隱隱地聽到老鼠悉悉索索的聲音,盆碗等器物打翻的聲音,婦人在夢中咳嗽的聲音。客人們聽到這裡,心情稍微放松瞭,身子漸漸坐正瞭。

突然有一個人大聲喊道:“失火啦!”丈夫起身大叫,妻子也起身大叫,兩個孩子一齊哭瞭起來。剎時間,成百上千的人大喊起來,成百上千的小孩兒哭瞭起來,成百上千的狗叫瞭起來。中間夾著劈裡啪啦房屋倒塌的聲音,烈火燃燒而發出的爆烈聲,呼呼的風聲,千百種聲音一齊響瞭起來;還夾雜著成百上千人的求救聲,救火的人們拉倒燃燒著的房子時一齊用力發出的呼喊聲,在火中搶奪物件的聲音,潑水的聲音。凡是應該有的聲音,沒有一樣沒有。即使一個人有上百隻手,一隻手上有上百個指頭,也不能明確指出哪一種聲音來;即使一個人有上百張嘴,一張嘴有上百條舌頭,也不能說出其中的一個地方來。在這種情況下,客人們沒有一個不嚇得變瞭臉色,離開座位,揚起衣袖,露出手臂,兩腿索索直抖,幾乎都想爭先恐後地逃跑。

忽然醒木一拍,各種聲響全都消失。撤掉圍幕一看裡面,仍隻有一個人、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把扇子、一塊醒木罷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