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陳玉成簡介

安慶之戰

    1860年(清咸豐十年)9月至1861年9月,在太平天國運動中,太平軍為保衛安徽安慶與湘軍展開的一場戰略性決戰。

    安慶自1853年6月為太平軍占領後,是僅次於天京(今南京)的政治、軍事中心。1858年5月九江失陷後,又成為天京上遊唯一的重要屏障,一旦有失,湘軍便可直窺天京。1860年夏,正當太平軍二破清軍江南大營和東征蘇州、常州之際,湘軍統帥曾國藩和湖北巡撫胡林翼統率湘、鄂軍水陸師5萬餘,自湖北大舉入皖,連陷太湖、潛山、石牌(今懷寧),直逼安慶。道員曾國荃率湘軍陸師萬餘人相繼進紮安慶北面的集賢關,與提督楊載福部湘軍水師4000餘人擔任圍城任務;副都統多隆阿、按察使李續宜率湘鄂軍2萬人駐紮桐城西南掛車河、青草塥,阻擊太平軍援軍。6月20日,楊載福水師攻陷安慶東路要地樅陽鎮(今樅陽縣),安慶被合圍。是年秋,曾國荃督軍在安慶城外掘長壕兩道,前壕圍城,後壕拒援。時安慶由受天安葉蕓來、謝天義張朝爵率2萬餘人駐守。太平軍二破清軍江南大營後,天王洪秀全等決定俟東征蘇、常勝利,即沿長江上取湖北,迫使湘軍回撤以解安慶之.圍。9月下旬,洪秀全從江、浙戰場調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並進,其部署為:英王陳玉成率軍從長江北岸西進,經皖北入鄂東;忠王李秀成率軍從長江南岸西進,經皖南、江西入鄂東南;輔王楊輔清、定南主將黃文金率軍沿長江南岸趨贛北;侍王李世賢率軍經皖南入贛東;右軍主將劉官芳率軍攻祁門曾國藩大營。五路中,陳玉成、李秀成為主力,取鉗形攻勢,預定於次年春會師武漢,以調動圍攻安慶之敵。其他三路主要是牽制皖南和江西湘軍,並伺機殲敵。

    11月下旬,陳玉成聯合捻軍龔得樹等部共約10萬餘人,沿江北進至桐城西南掛車河一帶。時安慶外圍湘鄂軍不足4萬人,陳玉成於12月上旬試圖直接救援安慶,為多隆阿、李續宜所阻。1861年1月,陳玉成又分兵攻樅陽,欲打破敵合圍,也未成功。3月初,陳玉成率部西進,入鄂東,3月22日在黃州會見英國參贊巴夏禮,輕信其不要進攻武漢的“勸告”,停止向武漢進軍,轉而進攻鄂北。4月下旬,陳玉成鑒於安慶被圍日緊,又不見李秀成部如期入鄂,遂率主力離鄂回皖。李秀成對攻鄂不甚積極,所部經皖南入浙江,遲至1861年2月中旬才西進江西,6月上旬攻鄂東南,至中旬前鋒迫近武漢。但得知陳五成部已回師東援安慶,便停止進軍,7月上旬率所部撤出湖北,折入贛西北。1861年4月下旬,陳玉成棄鄂回皖,經宿松、石牌,於4月27日進至集賢關,逼近圍安慶城的湘軍曾國荃部,旋又分軍紮營於城東北的菱湖,與城內守軍相呼應。與此同時,天京當局鑒於“合取湖北”以救安慶的計劃未能實現,決定派幹王洪仁殲、章王林紹璋率兵直接援安慶,定南主將黃文金在進軍贛北失利後,也率部自蕪湖西援。5月1日,洪仁玕,林紹璋及前軍主將吳如孝率軍2萬餘人進至桐城新安渡、橫山鋪、練潭一帶,連營30餘裡,謀與陳玉成部會師,共解安慶之圍。兩江總督、欽差大臣曾國藩聞太平軍數路齊救安慶,急調湘軍總兵鮑超部6000人自江西景德鎮赴援。坐鎮太湖指揮安慶戰局的胡林翼也調總兵成大吉部5000人往援,並提出“南遲北速”,先打洪仁殲、林紹璋,後對付陳玉成的作戰方案。月初開始,太平軍與湘軍在安慶外圍展開激戰。2日,多隆阿督兵萬人進攻洪仁殲、林紹璋等,太平軍敗退桐城。6日,黃文金合林紹璋等督軍3萬進攻新安渡、掛車河,亦為多隆阿所敗,退守桐城孔城鎮。此時,陳玉成得知援兵將至集賢關,便留靖東主將劉倉琳等率4000精兵守衛赤崗嶺各營,自帶五六千人於19日赴桐城,會晤洪仁殲等,再謀解圍之策。24日,陳玉成合洪仁玕、林紹璋、黃文金等部2萬餘人分三路進攻掛車河,又為多隆阿所敗,傷亡較大,又退回桐城。駐守赤崗嶺各壘的太平罕孤立無援,6月9日被鮑超部擊敗,劉跑琳及所部全部陣亡。7月8日,菱湖太平軍營壘亦被曾國荃攻破,守軍退入安慶城。此次救援又告失敗,戰局更加被動。安慶太平軍被圍年餘,糧彈將絕,出城降敵者日眾,形勢極為危急。下旬,正在皖南的楊輔清應陳五成之約,渡江西援安慶。8月6日抵太湖,7日東進至掛車河之南,與駐桐城的林紹璋、吳如孝、黃文金部合攻掛車河多隆阿部失利,退至桐城。21日至24日,陳玉成、楊輔清率四五萬人陸續進入集賢關內,紮營40餘座,城內守軍亦列陣於西門一帶。25日至28日,太平軍十餘路猛攻湘軍後壕,前仆後繼,輪番沖鋒十餘次,均為湘軍兇猛火力所阻,損失甚重。28日至9月2日,太平軍又連連進襲,亦未得手。時城中糧盡彈絕,湘軍乘勢猛攻。5日凌晨,湘軍於北城轟塌城墻,蜂擁登城,攻入城內,濫肆屠殺。葉蕓來及平西主將吳定彩與萬餘守軍全部殉難,安慶陷落。

    點評:此戰,太平軍先後投入數十萬兵力,最終歸於失敗,從戰略上看,太平軍為一城得失所左右,被迫同敵人進行戰略決戰,在戰略上始終處於被動地位;同時,作戰指導上亦缺乏堅定果斷的決心和集中統一的指揮,且急躁盲動,終至城陷軍覆,天京西線屏障遂失,戰局隨之惡化。湘軍則以建瓴之勢,乘勝東下,直逼天京,對整個戰局影響極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