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鄒春蘭個人資料

冠軍搓澡工鄒春蘭月收入不到500,仍想回舉重隊工作

冠軍搓澡工月收入不到500 仍想回舉重隊工作
摘自新京報 新京報

  ●“我被選拔到第一體工大隊女子舉重隊時,教練就給我吃一種叫“大力補”的藥,說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績。

  ●我現在隻有不到小學3年級的文化,拼音都不會。

  ●謀生比訓練困難多瞭。

  ———鄒春蘭”

  昨日下午,吉林昔日的舉重冠軍鄒春蘭在長春自己租住的小屋裡,接待瞭從北京來為她作免費治療的三位醫生。她說,最近有許多媒體記者要求采訪她,最近兩天的行程基本都排滿瞭。但是媒體的報道卻給她帶來瞭苦惱,“(體育局)領導會生氣的,工作就更不好安排瞭。她表示,今日將隨一傢電視媒體再回隊裡詢問安排工作的事情,雖然此前已被拒絕過,但她仍想回隊裡謀求一份工作。

  北京醫生為鄒春蘭做檢查

  昨日,北京廣仁醫院三位醫生專程趕往長春為鄒春蘭檢查身體。該醫院院長王雲宏表示,他自己也是長春人,也很熱愛運動,看到本報的報道後,對鄒春蘭非常同情,馬上就決定對鄒春蘭進行免費治療。

  昨日赴長春的主治醫生鄒本艷稱:“由於生活困難,鄒春蘭隻是在一個小診所裡看過病,確切的病情現在還不知道。病情可能並不嚴重,隻是內分泌失衡的問題,隨後要為鄒春蘭做詳細的檢查,確定病情,免費為她治療。如果需要的話,還會帶她前往北京繼續治療。”

  對於醫生的到來,鄒春蘭顯得很高興,搓著手,用沙啞的聲音邀請醫生一行人進她租住的小屋,並不時抱歉沒有地方坐。在談到現在的狀況時,鄒嘆著氣說:“感覺事情有點鬧大瞭,(體育局)領導會生氣的,工作安排起來就更有難度瞭。”

  鄒春蘭月收入還不到500元

  2006年3月15日14時許,鄒春蘭打工的長春某浴池工作人員說,鄒春蘭在這傢浴池打工快一年瞭。她是一名搓澡工,每搓一個澡收費5元,鄒春蘭能得1.25元。一個月下來,鄒春蘭掙的錢不到500元。

  工作人員說:“這傢浴池的老板也是運動員,和老鄒是老鄉,在訓練時認識的。看到她實在不容易,就把她收留在這裡,還免費提供吃飯、住宿。”

  身高1.5米的鄒春蘭看上去非常瘦小,搓澡的間隙,才顧得上吃午飯。她盛的飯是米飯和燉白菜。

  在一張圓桌上,鄒春蘭精心擺弄著自己獲得的14枚各種舉重獎牌,其中金牌就有4枚。她曾代表吉林省多次奪得全國舉重冠軍,並打破瞭48公斤級的全國紀錄、44公斤級的世界紀錄。

  身體至今仍表現男性特征

  作為一名女性,最讓鄒春蘭痛苦的是身體上表現出許多男性的特征,即使天天吃雌性藥物,效果也不大。不知道什麼原因,她現在還無法生育,經過初步檢查,醫院說是子宮發育不良,她不知道是否跟當初訓練時吃“大力補”有關系。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體力也越來越差,心臟還不好,搓澡時經常感到力不從心。

  “我被選拔到第一體工大隊女子舉重隊時,教練就給我吃一種叫‘大力補’的藥,說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績。”鄒春蘭說。

  每隔兩三天,鄒春蘭清晨起床後,她都要照很長時間的鏡子,細細地看臉上的變化。她既不是在美容化妝,也不是尋找臉上的瑕疵,而是要拔掉嘴唇上方冒出來的黑黑的胡須。

  在鄒春蘭身上,很多地方都帶有明顯的男性特征,比如她小腿上的腿毛很重,聲音厚重、沙啞,皮膚像男性一樣粗糙等等。“絕大多數的女運動員經過調整後,都能夠恢復女性特征,像我這種情況非常少見,每天都吃強地松(一種激素藥物),但是調整的效果不好。”鄒春蘭說。

  隻有小學文化謀生連遭挫折

  “我現在隻有不到小學3年級的文化,拼音都不會。”鄒春蘭說。由於常年從事體育訓練,鄒春蘭把學業徹底荒廢瞭,四處找瞭多個工作,都因此沒有被錄用。

  “實在沒有辦法,我拿出一部分錢,在朝陽鎮開瞭一傢燒烤店。由於我一直搞體育,很少和外界接觸,單純又沒有什麼社會經驗,許多困難無法解決,結果賠瞭不少錢;經歷這次賠錢以後,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改行給別人打工,我幹瞭許多不需要技術的體力活,比如粘膠合板,被刺激氣體熏得鼻子冒血,眼淚直流,實在幹不瞭……”鄒春蘭說。“謀生比訓練困難多瞭,給的8萬元連賠帶治病,基本就不剩啥瞭。”

  就在鄒春蘭陷入困境的時候,經過別人牽線搭橋,她認識瞭老周。2001年8月18日,兩人結婚瞭。

  兩口子為謀生到浴池打工

  老周比鄒春蘭大7歲,傢住朝陽鎮,他的生活經歷也很傳奇。

  老周說,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他受到電影《少林寺》的影響,覺得當和尚挺好,近30歲的他在當地寺院出傢,然後開始雲遊四方。“全國幾乎都走遍瞭。鄒春蘭舉重訓練瞭近10年,我當和尚10多年。”老周說。

  結婚以後,倆人借住在老周的弟弟傢,老周給批發部送啤酒,每月能賺500元,他不讓鄒春蘭出去工作,讓她在傢料理傢務,生活雖然困苦但是很平靜。“既然跟瞭我,我就要照顧她,這是我結婚前跟她承諾的。但是送啤酒的工作實在是朝不保夕,收入很不固定,實在沒辦法,我倆就開始想別的謀生辦法。”老周說。

  在省體工隊訓練時,鄒春蘭認識瞭一個練柔道的老鄉。去年7月份,這位老鄉瞭解到鄒春蘭夫妻倆生活的窘迫情況後,正好開瞭一傢大眾浴池,就邀請鄒春蘭夫妻倆過來幫忙,還看在以前的情面上,免費提供食宿,他的舉動暫時解決瞭兩口子的生存問題。

  “鄒春蘭現象”並非是個例

  在本報對她報道後,許多媒體對其進行采訪,但是鄒春蘭認為,她的工作仍難以得到解決。她最近多次向體育局相關領導詢問,得到的答復仍然是:不是隊裡的人,不能安排工作。

  據鄒春蘭透露,今日她將隨一電視媒體再回隊裡詢問,看是否能為其解決工作。

  日前,記者撥通瞭吉林省體育局重競技運動管理中心王主任的電話,他表示自己剛調到這裡工作3個月,現在選拔隊員實行學籍化管理,也非常重視隊員文化水平的培養。對於記者提出的其他問題,他說現在有事,暫時答復不瞭,便掛斷瞭電話。

  另據該管理中心有關人士介紹,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運動員退役後由國傢包分配,而上世紀80年代推行市場經濟後,“基本都是推薦就業,留隊當教練的不足1%.如果推薦不成,絕大多數運動員都是從哪來回哪去。”

  “文化水平低,社會競爭能力不強,鄒春蘭的遭遇是一些重競技退役運動員的縮影。‘鄒春蘭現象’應該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一位體育界人士說。

  本版綜合《新文化報》、本報實習生趙艷玲報道

  ■運動員生涯  舉重冠軍退役獲八萬元補償

  鄒春蘭14歲參加舉重訓練,曾多次拿全國冠軍

  1971年8月,鄒春蘭出生於吉林省梅河口市山城鎮。

  14歲時的鄒春蘭在梅河口市第七中學上學。當時學校剛好成立首屆業餘舉重隊,在選拔運動員時,俞老師把目光停留在鄒春蘭身上。“把這個杠鈴舉起來,就像舉車輪子一樣。”俞老師說。鄒春蘭第一次就舉起瞭45公斤的杠鈴。

  此後,鄒春蘭開始瞭迎接鮮花和掌聲的運動員生涯。

  1987年6月,鄒春蘭被吉林省體工隊的王教練相中,被選拔到省第一體工大隊女子舉重隊,隸屬於省體育局重競技運動管理中心。

  “當時王教練跟我說,隻要你用心訓練,不出一年,你一定是全國冠軍,也一定能打破世界紀錄。”鄒春蘭說。“獲得冠軍是每一個運動員奮鬥的目標。為瞭比賽取得好成績,我拼命地訓練。教練還讓我吃一種“大力補”的藥。我完全相信教練的安排,自己一定能夠奪得全國冠軍、世界冠軍。”

  1988年秋天,鄭州。全國舉重冠軍賽在這裡舉辦,鄒春蘭奪得44公斤級的抓舉、挺舉、總成績3枚金牌,其中挺舉85公斤、總成績152.5公斤均打破瞭世界紀錄。

  1990年11月,銅陵。全國舉重冠軍賽上,鄒春蘭參加48公斤級的比賽,以總成績175公斤,打破瞭172.5公斤的全國紀錄……

  因為種種原因,在鄒春蘭身體狀態最佳的時候,她沒有獲得參加亞洲、乃至世界級比賽的機會,一直是她無法實現的遺憾。

  1993年,是鄒春蘭成績不佳的一年。鄒春蘭回憶說,在那年的全國第七屆運動會上,她發現自己的關節特別硬,成績非常差,竟得瞭該組比賽的第七名。回來後,經過近10年舉重訓練的鄒春蘭退役瞭(1985年—1993年)。

  2000年,重競技運動管理中心補償給鄒春蘭藥費5000元,一次性傷病補償7.5萬元,29歲的鄒春蘭拿著自己的檔案,告別瞭同事和朋友,離開瞭舉重隊。

  ■新聞鏈接  其他退役運動員有相同際遇

  記者采訪瞭兩位退役的女舉重隊員潘麗和劉嬌。

  潘麗說,1996年,她到吉林省女子舉重隊訓練,當時才16歲。她的教練也是王某,剛開始訓練時,潘的成績並不好,後來開始吃“大力補”,成績提升很快。在1998年參加全國八運會76公斤級的比賽中,她得瞭第三名,但因藥檢出事就退役瞭。回傢後,她整整恢復瞭2年,才基本調整過來。2000年結婚時,她沒敢要小孩。3年後才懷孕生下一名女嬰。

  劉嬌說,1994年,她被選拔到舉重隊,當時14歲。她看到別的隊友吃完藥後變聲、而且不來例假,她心裡非常害怕,就把藥偷偷扔瞭。她的訓練成績不太好,身體也總出毛病,1998年就退役瞭,由於沒有一技之長,至今沒有找到固定的工作。

  (應本人要求潘麗和劉嬌均為化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