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秦海璐個人資料

秦海璐:曾是“娛樂圈乞丐”

 方便面都舍不得買,就是拍電影的下場

  新京報:你剛出來的時候,走的是那種比較小眾,很文藝的路線,被認為是典型的電影演員。但是現在好像更多接電視劇瞭,這個轉變是自願的嗎?

  秦海璐:也有很多被迫的東西。這種被迫,作為小眾的這種電影演員來講是很悲哀的一個事。就我個人的經歷而言,開始的時候拍瞭一些藝術電影,但是藝術電影不被老百姓所喜愛和瞭解。當不被大眾所接受和瞭解的時候,你在一個經濟社會中,就沒有價值。

  新京報:你覺得“影後”不是價值的體現嗎?以你的年齡,你獲得獎項的數量和質量都值得得意瞭。

  秦海璐:那隻是一個榮譽,對於價值來講它隻是自身的,但是與經濟確切說與錢無關。作為小眾電影出身的演員,我覺得很悲哀。我喜歡做那種小眾電影,讓大傢覺得有反思的電影,我也一直在拍,但是對不起,這個養活不瞭我。(笑)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可能你必須要去做一些最起碼能夠養活你,養活你傢人的事情。

  新京報:拍電影在經濟方面不夠維持你的生活嗎?

  秦海璐:拍電影掙的錢一定是可以夠你生活的,但是看在哪個圈子生活。如果你是在工薪階層生活的話,沒問題。但是如果你想在娛樂圈生活,是肯定不夠的,你會變成一個娛樂圈“乞丐”。

  新京報:你有過這種“乞丐”生活嗎?

  秦海璐:有,我在拍完電影之後,曾經有段時間不想拍電視劇,我最慘的時候是到樓道的鄰居傢順瞭一根兒大蔥,回來煮的一包掛面。就是你不會舍得去買方便面,就是拍電影的下場。

  (笑)那個時候你有再多的優勢感你隻能去鄰居傢偷蔥,回傢煮掛面,我覺得那時是我在拍完電影之後,過得最慘淡的一段日子。一塊錢可以買一斤的一包富強掛面,但是一塊錢卻隻能買一塊方便面餅,所以一塊錢是一天的飯量還是一頓的飯量你自己去選擇。方便面貴於掛面,我算過這個賬。

  我跟電視劇女演員是一個“約等於號”

  新京報:後來拍電視劇是對這種生活的一種妥協嗎?

  秦海璐:如果一定要這麼說,我同意。但是我有更好聽的說法,就是說你想知道你到底能值多少錢?是一種實現的過程,我想知道這個影後在市場上到底能值多少錢。

  新京報:現在你認為反饋回來的價值你滿意嗎?

  秦海璐:差不多吧,約等於。因為我是影後,我現在不能全放開。但是當你不能放開的時候,你的價值就會受到影響。如果我真的撒開花兒瞭,有戲找我就去拍,我一年拍兩百集電視劇的時候,那我就知道我真正的市場價值瞭,你就真正知道這影後到底值多少錢瞭。

  新京報:近些年來雖然你拍的電視劇比較多,但是你並不是特別適合走大眾市場路線的演員,不知道你自己認可不認可?其實你的氣質是那種偏小眾的。

  秦海璐:我隻能說我跟電視劇女演員是一個“約等於號”。(笑)其實對於我來講演電視劇也是挺可悲的一件事。就是說,以前拍的電視劇雖然都是演的女一號,但是大傢找我來的原因是希望讓我能夠錦上添花,好像有瞭我之後是對質量的一種保證。(笑)比如說剛拍完的《謝謝你曾經愛過我》,趙薇無疑是收視的保證,然後他們找我去演另外一個女人,就是覺得這個可以是收視和藝術相融合的一部戲。我覺得對於我來講可能也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我希望證明自己的價值,而並不是說我隻是“錦上添花”的一朵花。

  新京報:我覺得你是起點很高,可是你發展這麼多年,卻始終沒能……

  秦海璐:沒能走到大傢的眼窩裡去。其實我是因為拍瞭第一部片拿到一個影後,但是老百姓對於我這個人的認識是很空洞的,沒人認識你,所以我在得完影後的前三年裡面,我還是想走我的電影路線,所以老百姓仍然還是不知道你。

  很多女演員真是從五千塊錢拍起,拍到八千,拍到一萬,到一萬五,然後到兩萬。我覺得她們的臺階下面的根基是很紮實的。對於我來講我是沒有的,我覺得我像一個“閣樓”,是空的。

  所以我必須在得完影後之後的幾年後,突然反應過來其實我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是沒有樣子的。大傢都知道我的名字,說秦海璐長什麼樣大傢不知道,是一張白臉,沒有任何輪廓的。所以我必須要從我的“閣樓”上走下來,再重新走樓梯一點一點爬上去。那麼爬樓梯的過程最快的方式可能就是拍電視劇,因為現在電視劇是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講最強勢和最重要的媒介,所以我覺得走這個是最快的。

  電視劇是小妾,電影原配地位不動搖

  新京報:你在拍完《榴蓮飄飄》之後,是馬上就能夠把目光轉過來嗎?

  秦海璐:不是,我轉不過來,我在《榴蓮飄飄》之後的兩年,才拍瞭第一部電影。我的片酬從《榴蓮飄飄》開始就六位數,但是在憑借《榴蓮飄飄》得過影後之後還是六位數。當然十萬和九十萬是有分別的,但是你跳不瞭太多。你可以得到三四十萬去演一部電影,但是你一年能趕上一部就已經很不錯瞭。但是你會驚訝地發現你去拍電視劇的時候,第一部可能就有三萬塊錢一集,然後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你就可以拍到二十集甚至是三十集。這個收入是完全不成正比的。開始的時候說實話我就是想演電影,因為我也沒拍過電視劇,也不知道拍電視劇是什麼樣的。然後我在接第一部電視劇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我應該收多少錢。等錢都拿到手的時候,你才會發現怎麼會這麼多。(笑)

  新京報:可是我覺得,《榴蓮飄飄》之後,你現在卻還是處在不溫不火的一種狀態。

  秦海璐:這個很正常,我自己也特別清楚這一點,這就像超女今年不如去年火。(笑)當有新的影後出來的時候老影後就會不值錢,然後會一年比一年便宜,這是很正常的。

  新京報:你覺得這是自然規律嗎?

  秦海璐:我覺得有這種自然規律,還有就是你自身的心態。一定有從五千到五萬的時候,但是也一定有從五萬到五千的時候。(笑)

  新京報:這麼多年你和陳果導演還有聯系嗎?

  秦海璐:有啊,我們幾年前也說過想拍另外一部電影,但是說實話,藝術電影沒有那麼好拍,連投資都找不到。我那天看到新聞,說陳果他們在做手機電影。

  這也許的確是一個新的可去創作的領域,但是如果真的去拍一部手機電影的話,對於陳果也是一種悲哀。看到好讓人心涼呢!就連陳果都找不到人投錢拍電影,就不要講其他的同類導演瞭。

  做他們那類電影真的沒有活路!

  新京報:你對電影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秦海璐:就是一個原配的感覺,電視劇應該叫小妾。一個很受寵的小妾,但是原配的地位是不可以動搖的。

  ■記者手記

  中國這個年齡段的女演員可以去演電影的不多,而秦海璐原本是她們中優秀的一個。她在24歲的年齡就拿下瞭包括金馬在內的數個影後頭銜,但是現在她沒有電影可演,所以我們的話題主要圍繞著這個問題展開。

  我沒有想到,在面對一個“影後”為何接連去接拍電視劇的問題時,秦海璐的回答如此“赤裸裸”,她不避諱吃掛面偷鄰居蔥的那段日子,也列舉出一大堆數字來告訴我電影和電視劇這兩者之間的差距。

  除瞭直白之外,秦海璐說她從小就是個中規中矩的孩子,傳統的東西註入得太多,包括傢裡買的傢具,朋友都覺得應該是四十歲人傢裡的傢具顏色、款式。然後自己的車也都很中規中矩,低調得一塌糊塗,“說好聽點是低調,說不好聽點就是沒什麼創意。minicooper這種車肯定不會在我的眼前出現,絕對不在我買車的范圍之內。”一個直白的中規中矩的女人,就是我對秦海璐的印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