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阮玲玉個人資料

阮玲玉
  中文名稱: 阮玲玉
  又  名: 阮鳳根 阮玉英
  性  別: 女
  生 卒 年: 1910~1935
  國  別: 中國
  籍  貫: 廣東省中山

  生平簡介

  阮玲玉 (1910~1935) 電影演員。女,原名鳳根,學名玉英。廣東香山(今中山)南朗左步關村人。1910年4月26日生於上海。幼年喪父,7歲隨母為人幫傭,8歲才入上海崇德女子學校就讀。天資聰穎,讀書用功。所以學習成績甚佳,經常被挑選參加歌唱舞蹈演出,養成對表演藝術的濃厚興趣。後就讀於上海崇德女子中學。1926年考入明星公司,開始從事電影藝術工作。處女作是《掛名的夫妻》,1929年冬轉入聯華影片公司。先後在明星影業公司、聯華影業公司當演員,拍攝瞭《故都春夢》、《野草閑花》、《三個摩登女性》、《人生》、《新女性》、《小玩意》、《神女》、《城市之夜》等29部影片,她以嫻熟的技巧、飽滿的熱情刻劃出被侮辱與被迫害的舊時代的犧牲者,在表演藝術上形成瞭真摯樸實、自然清新的風格,達到瞭默片時期表演藝術的最高峰。塑造瞭舊中國社會各層次的婦女形象。為早期默片時代電影界著名演員。1932年一度從上海到澳門避難。1934年初在澳門休養兩個多月。

  1933年,阮玲玉與其夫張達民協議離婚。後與茶商唐季珊同居。1935年春,《新女性》上映後,阮玲玉主演的人物頗受非議,私生活還被屢屢曝光。而此時張達民也否認訂有離婚協議,向法院上訴,法院遂定於3月9日傳訊阮玲玉,1935年3月8日阮玲玉深感壓力太重而自殺,留下遺言:“人言可畏”。阮玲玉從事演藝不到10年時間,卻創造瞭眾多的不同階層、不同命運、不同性格的婦女形象。在處女作《掛名的夫妻》裡,她生動地塑造瞭被封建勢力壓得抬不起頭來的弱女子的形象;在《情欲寶鑒》、《故都春夢》、《桃花泣血記》、《玉堂春》、《神女》等影片裡,她塑造瞭受盡豪紳闊少、流氓惡霸的玩弄和壓榨的風塵女子的形象;在《野草閑花》裡,她塑造瞭為爭取婚姻自由,打破舊婚姻的傳統思想的勇敢少女的形象;在《新女性》和《三個摩登女性》裡,她塑造瞭知識婦女的形象。

  主要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掛名的夫妻》、《故都春夢》、《野草閑花》、《三個摩登女性》、《小玩意》、《城市之夜》、《再會吧,上海》、《人生》、《歸來》、《香雪海》、《神女》、《新女性》、《國風》等。

  演出小說詩歌文學作品:

  《桃花泣血記》

  影片敘述瞭鄉下姑娘琳姑與城市中的富傢子弟德恩的戀愛過程,在封建禮教的迫害下,兩個純情的青年終因貧富懸殊而造成瞭終身的悲劇。

  《神女》

  一個生活貧苦的女人隻有一個小兒子,為瞭生計也為瞭撫養兒子成人,她不惜出賣自己的身體,不幸被一流氓看中,霸占瞭她,她曾幾次試圖逃離流氓的控制,但始終不能成功。幾年以後,兒子長大瞭,她希望兒子能上學,便繼續賣身賺錢供孩子上學。在學校裡上學的兒子的身世被一些學生傢長知道瞭,他們向校方提出不能讓一個妓女的孩子留在學校和其它孩子一起讀書,這樣會破壞學風,學校的董事也極其反對孩子留在學校。正直的校長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無論怎樣努力也無濟於事,孩子終於被開除瞭。女人為使孩子能繼續念書,便想離開這裡,投奔別處。但當她去拿自己積儲的那點錢時,發現流氓將錢偷去賭博輸光瞭。她氣憤不已,拿起一隻瓶子向流氓紮去,流氓被打死,她因殺人而被關進瞭監獄……

  《新女性》

  韋明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雖然用自己的力量爭取到瞭婚姻自由,嫁給瞭自己所愛的人,且生有一個女兒,但是不久卻被拋棄。韋明隻得去做瞭音樂教師,被學校的校董王博士看中,韋明對王博士不理不睬。韋明又和一個出版公司的編輯餘海濤相識,韋明愛上瞭餘海濤,但是因自己以前痛苦的經歷,又不願同餘海濤結婚。韋明的鄰居,工人出身的知識分子李阿英逐漸和韋明成瞭朋友。校董王博士為報復韋明,將她辭退,王博士又假惺惺地看望韋明,並以鉆戒誘惑,堅強的韋明拒絕瞭王博士的引誘。韋明的女兒患瞭肺炎,越來越嚴重。韋明寫小說但稿費不能預付。生活逼迫下,韋明隻得做瞭“一夜的奴隸”,沒料到嫖客竟是王博士。韋明一怒之下打瞭王博士一個耳光,跑瞭出來。韋明再也忍受不瞭這一切,服毒自殺。新聞記者韋明自殺消息登在報上,餘海濤帶韋明在醫院搶救,韋明稍稍清醒過後,經過李阿英的啟發,發出“我要活,我要報復”的吶喊。但是,醫生再也不能將韋明搶救過來,她終於在悲憤中死去。

  《香雪海》

  少女阮玲玉賢慧美麗,早年由寡母作主,許婚村中青年高占非。其舅貪財,硬逼她下嫁無賴財主費柏青。玲玉不允,投奔山上尼庵禮佛修行。舅見其志不可奪,遂允嫁高占非。高孑身一人,種數畝薄田為生。婚後,夫妻終年胼手胝足,仍難應付軍閥的苛征暴斂。時國民革命軍開始北伐,軍閥指派費柏青為征收委員,加緊榨取農民血汗,充實軍餉。高帶頭抗捐,被捕遭受毒打,不能在村中立足,乃別妻離子,外出謀生。旅途遇革命黨人,經啟發教育,毅然投入革命軍參加北伐。自高離傢後,玲玉挑起傢庭重擔,生活艱難,唯盼丈夫早歸。但一過數年,依然杳無音訊。時阮母已去世,兒子也患重病。為求神保佑,玲玉許下重願:隻要神使丈夫歸來,兒子病愈,願落發為尼。後來,兒子經醫生救治病愈,丈夫也歷經戰火,平安回傢。她感激神的賜予,不管丈夫、兒子苦苦勸阻,逃入深山,做瞭尼姑。春去冬來,又是寒梅花萼綻開時節,她見兒子爬過高山陡壁前來探望時,終於抑制不住母性的愛,重新投入丈夫懷抱。大地春回,高占非仍日事耕種,阮玲玉依然信神拜佛。可是兒子不耐煩地喊道:“不要燒香瞭,我的肚子餓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