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浦克個人資料

浦克

姓名:浦克


原名:浦聿方
性別:男
出生年月:1916.1.11-2004.3.17
出生地:山東蓬萊
籍貫:山東蓬萊
職務:導演、演員

    浦克,原名浦聿方(1916.1.11-2004.3.17)山東蓬萊人。1930年於遼寧本溪縣立中學畢業,後在沈陽當 店員。1938年考入“滿映”,開始瞭演藝生涯。一年之後便成為當時“滿映”的青年明星。1945年,東北聯軍接管瞭“滿映”,他積極參加宣傳活動,他演出的《放下你的鞭子》、《阿q正傳》曾轟動長春。1947年,他在金山編導的影片《松花江上》與張瑞芳合作,扮演爺爺,倍受贊賞。此後,他又參演瞭《寒山寺鐘聲》、《小白龍》、《碧血千秋》等影片。1949年他參加瞭北影第一部故事片《呂梁英雄傳》的演出。之後應東影之邀,出演瞭《豐收》、《沙傢店糧站》、 《夏天的故事》等影片。1955年,調至長影,接演瞭《新局長到來之前》、《國慶十點鐘》、《地下尖兵》(飾地下黨幹部陶幹)、《畫中人》、《馬蘭花開》、《寂靜的山林》、《風從東方來》、《甲午風雲》、 《英雄兒女》、《艷陽天》、《向陽院的故事》、《熊跡》、《人到中年》等影片。
    他從影已經65個年頭,人稱“三朝元老”。他在話劇《阿q正傳》《太平天國》《萬世師表》,《孔雀膽》,在電影《荒唐英雄》《劫後鴛鴦》《綠林外史》;《松花江上》;《新局長到來之前》《地下尖兵》《冰雪金達萊》《甲午風雲》《英雄兒女》《艷陽天》《祭紅》中,扮演過近百個角色。他曾擔任過長影演員劇團副團長,他到過吉林省東豐縣農村當過普通老百姓,他榮獲過多種獎勵證書。在他的屋裡,醒目的掛著“淡泊明志”大字條幅,他一生淡泊名利,提攜後人,藝品人品都為人稱道,他就是已入耄耋之年的德藝雙馨老影人浦克。
    歷程:
    在陰霾的天空下
    在上個世紀的20年代,在鴨綠江邊的安東(今丹東),浦傢有個非常聰明而淘氣的孩子,本來是一個男孩,因為母親過於喜愛女兒,卻給他起瞭個女孩名字——浦聿芳(上中學後,改成聿方)。可能受他的名字的影響,聿芳在讀小學時,卻像女孩瞭一樣心靈手巧,不隻語文、算術、音樂各科樣樣學得好,特別是圖畫和手工課在全班相當出色:貼版畫,剪紙,用各色紙張折迭紙鶴等鳥禽,都逼真生動。他所折迭的紙船和紙燈籠,更令人喜愛,他的好多“小說詩歌文學作品”還參加學校 展覽呢。這可能是聿芳最早表現出來的藝術細胞吧。
    浦聿芳1916年陰歷1月生於山東蓬萊,3歲時,父親浦運昌為幫祖父做生意,將母親和聿方帶到安東,後來父親到本溪銀行做事,聿方在本溪讀中學。中學畢業,聿方本想繼續讀書,可他要幫父親分挑傢庭的生活擔子,15歲那年不得不到沈陽一傢佈疋商店“泰和商店”去當學徒。“泰和商店”是一傢經營佈匹、綢緞、皮草和瓷器的四層樓的大店,同時,四樓還經營當時人們極少見的16毫米電影放映機,也配有電影片子。有時有客人來買放映機,他就偷偷跑上樓隨著看一部半部影片。浦聿方在這裡最早接觸到瞭電影。偶有空閑,他也到電影院看電影,這時的浦聿方對電影已經產生濃厚的興趣。
    浦聿方剛入“泰和”一年,1931年“9·18”事變發生,日本鬼子占領瞭東北。1932年3月 ,偽滿洲國成立,東北人民淪為亡國奴。這時長春改為新京,沈陽改為奉天。後來,沈陽新建瞭一傢電影院,稱光陸電影院。原“泰和”的老板張慎齋,到這傢新建的影院當經理,這可樂壞瞭浦聿方,一有空閑,他定到光陸影院蹭電影,上海片和美國片都看瞭不少。卓別林和魏鶴齡等都成瞭他崇拜的偶像。正當浦聿方對電影興趣日濃時,1938年4月中旬的一天,他的好友張經理給傳來一個好消息——“滿映”(全稱株式會社滿洲映畫協會)來奉天招考演員。浦聿方聞訊,急如星火地趕到光陸電影院,張慎齋早為他打聽好瞭情況:隻要三元錢的報名費,誰都可以報名,他們一同到報考地點,以浦克的化名報瞭名。考試由“滿映”演員訓練所專職教師近藤伊與吉主考,考試項目先作目測,然後問幾句簡單的問話。目測滿意,隻問:“你的,考演員,為什麼的?”浦克爽快地回答:“為瞭藝術。”初試合格。第二天復試,他隻朗讀一段詩文,就順利通過。這使浦聿方興奮不已。數日後接到錄取通知書,5月1日,他打點行裝。到新京“滿映”報到。從此他成為“滿映”演員訓練所第三期學員。此前,“滿映”已招收瞭兩批學員近百人,按計劃,學員要在演員訓練所學習一年,實際上,大多僅僅學習數月,就抽出拍戲。浦克5月入所,7月就抽出在《國法無私》中演一個速記員的小角色。外景地在大連夏傢河子海水浴場,他演的片斷是跳海救人。導演交待情節後,浦克為難,他告訴導演自己不會遊泳。導演說:你跳,沒關系,到時候有人救你。浦克隻好遵命,導演喊:“開始”,他縱身跳進波濤洶湧的大海,結果不但抓不到人,自己卻拼命掙紮。眼看漸漸下沉,人要淹死瞭,導演才喊“停”,這時,有人跳入海中,拖上被海水嗆得幾乎奄奄一息的浦克。為什麼這樣?這正是導演所要求的效果。浦克這次在攝影機前表演,使他初次嘗受到做演員的滋味。不過這種滋味並不好受。但他所表現出來的敬業精神,給人留下良好的印象。此後,他在給《真假姐妹》《患難交響曲》出演瞭配角後,1941年,中國導演張天賜邀請浦克在《荒唐英雄》中扮演主角王大凡並兼演馬博士,《荒唐英雄》故事的確有些荒唐:青年王大凡離校三年也沒有找到職業,他正愛著姑娘麗華,但麗華父親不同意這門婚事。大凡好不容易當上瞭一傢雜志的記者,開初很得勢,後又被辭掉。一次大凡意外地救瞭社長的女兒,社長深為感動,讓他復瞭職,並當上瞭課長,成為英雄,終於同麗華結瞭婚。在拍這部影片時,有一場戲王大凡要從高高的煙筒上跳下去,這可嚇住瞭浦克,他估摸怎麼跳下來也得摔死。攝制組覺得實跳也不行,結果搭一個一丈高的高臺,演員從上跳下,底下有墊的東西接著,不致於出太大的危險。實拍那天,浦克還是望而怯步,導演鼓勵,浦克小心翼翼走上平臺,浦克還立腳未穩,導演剛喊:“預備——”平臺轟然塌倒,浦克被摔瞭下來,摔得昏然不省人事。急救脫險。那時拍電影,演員安全沒有保證。浦克從主演瞭這部影片之後,又主演瞭《鏡花水月》《一順百順》《歌女恨》《迎春花》《劫後鴛鴦》《千金花子》《綠林外史》等多部影片,成為“滿映”後期著名男演員之一。並與1939年與一期女演員“金魚美人”夏佩傑結婚。
    在風雲變幻的日子
    一進入1944年,“滿映”日籍年青導演都被派往前線,中國職員感覺到:“日本快倒臺瞭。”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偽滿洲國倒臺。中國人結束瞭亡國奴的日子,感到瞭從未有過的舒展和自由。這時,原“滿映”中的中國進步職員,在中共長春地下黨的領導下,於8月下旬組建瞭“東北電影演員聯盟”和“東北電影技術者聯盟”,浦克很快成為“演員聯盟”的一員。9月上旬,張辛實領銜將兩個“聯盟”組織在一起,成立瞭“東北電影工作者聯盟”。9月中旬以“聯盟”的名義,接收瞭原“滿映”的權力,當年,長春召開“慶祝‘九·三’勝利大會”,浦克參加瞭街頭劇《放下你的鞭子》(飾爺爺)的演出。10月1日東北電影公司成立。這其間,國民黨的特務分子一直與東北電影公司爭奪人員,浦克一直堅定站在公司一邊,並積極參加演員演出瞭《阿q 正傳》(飾阿q)《太平天國》(飾洪秀全)等話劇。他飾演的人物,不誇張,不做作,各個演得恰到好處,受到觀眾喜愛。特別是他把深受精神毒害的貧苦農民阿q的形象,演活瞭:他受盡瞭慘重的剝削和壓迫,可他在精神上卻常處優勝,他誇耀過去,幻想未來,自我安慰,自輕自賤,始終不敢正視現實。浦克把阿q的精神勝利法,演得栩栩如生,深刻感人。當年11月,正當東北電影公司演出《阿q正傳》之時,東北局秘密派田方、許珂是入長春,瞭解情況,準備接收原“滿映”的設備器材。這時,國民黨掌握的第七分局,將張辛實、王啟民、於彥夫等7人和許珂逮捕,田方聞訊,有人將他送到市內,許珂堅說自己是上海來的生意人,被釋放。這些人被捕後,國民黨勢力在廠內大肆活動,拉攏人站在國民黨一邊。浦克不顧任何威脅,堅決站在公司一邊。1946年4月14日,蘇聯紅軍撤出長春,國共兩黨爭奪長春,4月18日東北民主聯軍取得勝利。東北局派舒群任東北電影公司經理。這時國民黨軍隊從南向北撲來,5月初,東北電影公司,接到通知:我軍決定放棄長春,要將接收的電影器材後遷,並動員職工前往。舒群召開各種會議,動員職工後遷。浦克決定後遷並即著手準備,5月13日和18日前兩批順利遷出,舒群決定浦克等演員第三批遷出。浦克做好瞭一切準備。當晚,情況緊急,舒群派車來接浦克時,紅旗街已有國民黨特務打槍瞭。車子未能返回,浦克後遷未能上車,滯留長春。東北電影公司後在興山落腳,浦克想去無法,而與東影失去聯系。筆者在采訪舒群談到這段歷史時,舒群對未能將浦克等演員接出,深為遺憾。說:“每想到這,我總有種內疚之感,總覺得對不起他們。”
    5月23日我軍撤離長春,當晚國民黨軍隊占領長春。三天後,著名電影演員金山,作為國民黨中央宣傳部接收大員,帶人長到長春接收“滿映”等文化設施。。原“滿映”的一些電影人,出於各種不同的想法,有些人積極靠近金山。浦克因為前段給共產黨演戲,心裡有些犯嘀咕,一時猶豫不定。一天,有人到浦克傢來,通知他金山召開一個會,請他參加。他看過金山主演的《夜半歌聲》《狂歡之夜》等影片,考慮到金山是著名電影明星,是個藝術人,心裡放寬瞭些。與妻子夏佩傑一起前去禮堂參加瞭會議。屋裡坐著一些人,金山很平和,在會上給大傢講話說:“我叫金山,我是無黨派。”“我是幹藝術的,希望大傢來搞電影。”就在這次會上,金山宣告成立長春電影制片廠(簡稱“長制”)。浦克對金山印象較好,決定參加“長制”,繼續他的電影事業。金山名為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的接收大員,實際他是受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來的秘密派遺,來完成一項特殊的任務——占領這個廠,不為國民黨拍攝反動影片。金山以異常傑出的才能,把自己裝扮得非常好,人們根本想不到他是共產黨員。浦克也根本不知金山的政治面貌,隻是出於直感,願意與他共事。金山在同沈陽長春軍政各方疏通瞭關系立穩腳跟之後,克服經費機器短缺等困難,很快組織他的骨幹人員籌備拍攝故事片《松花江上》。影片反映東北淪陷區人民的苦難遭遇,被逼走上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鬥爭道路。張瑞芳飾孫女,浦克飾爺爺,先由一演員飾青年。影片在吉林市郊拍攝外景。在拍攝青年趕大車,先甩一響鞭,然後邊跑邊跳上車鏡頭時,試瞭多遍,怎麼拍也不像,金山想到這是位出生南方的演員,對東北生活太不熟悉。悄悄問浦克:“你看怎麼辦好?”浦克想瞭想說:“我看短時間練不出來。”金山會意,問:“有合適的人嗎?”浦克推薦王人路出演這個角色,結果演得很成功。金山從浦克這裡得到有力協助。在拍爺爺帶孫女和青年逃進山的戲時,浦克出瞭一些主意,使金山省力不少。影片完成後,頗受各方好評,1947年11月,張瑞芳攜片到上海放映,在上海也引起強烈反響。
    閑忙不均的50年代
    金山在拍《松花江上》之後,還為由朱文順執導的“長制”的第二部也是反映抗日的故事片《小白龍》擔任瞭角色。《松花江上》完成後,這時東北民主聯軍已對長春形成包圍之勢。金山根據我黨“能走的都走,走不瞭的可留在長春”的指示,對人員撤退做瞭妥善安排。正在這時,國民黨新七軍來人找到浦克,動員他參加新七軍政工隊,並許諾給他少校軍銜,這使浦克極為反感。這時浦克已風聞金山要帶人去北平,同妻夏佩傑暗暗做好瞭準備。12月一天,金山突然通知浦克攜傢屬帶最簡便的行裝,乘飛機去北平。他們拎起行囊,匆匆趕到機場,坐空軍的飛機到瞭北平。這是金山以到北平拍攝《哈爾濱之夜》為由,帶領包括浦克在內的幾名演員和幾名行政人員,最早撤出長春。到北平後,金山借用“中電”三廠,開始籌備拍攝《哈爾濱之夜》。浦克與妻子夏佩傑,在新街口附近的一處房子住瞭下來。浦克一時沒有什麼事,在“中電”三廠《秋瑾》中客串瞭一回。他們正準備籌拍一部影片,北平圍城日緊,不能出城拍外景瞭。他們艱難度日,等待光明,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浦克與夏佩傑自然歡欣鼓舞。數日後,原東影秘書長田方進城,隨北平軍管會接管北平文化單位,浦克與老友相遇,高興萬分。詳細打聽“東影”近況,田方簡告東影正積極拍攝紀錄片,浦克為未能隨東影北遷而懊悔。田方理解他的心意,親自安排浦克和夏佩傑於1949年2月到華北大學學習。一年下來獲益良多,對自己的過去,覺得應該重新認識。過去,隻為拍片而拍片,經過學習,認識到:日本在中國建立電影廠,是用電影向東北淪陷區人民灌輸殖民主義思想,為他們的侵略幫忙是一種犯罪。他對此做瞭檢討。學習結束後,覺得自己變瞭一個新人,參加瞭4月成立的北平電影制片廠(10月1日,北平改稱北京,“北影”也改稱北京電影制片廠),浦克和夏佩傑同任演員,浦克兼演員科副科長。二人開始瞭新的生活。
    1950年北影投拍故事片《呂梁英雄》,導演邀請浦克飾演片中張老漢。這部影片是反映晉綏根據地呂梁山區民兵同日本鬼子鬥爭的故事,張老漢是一位憨厚的農民,他為瞭減少鄉親們的犧牲而把鬼子引向絕路而自己舍身跳崖,行動感人。這是浦克第一次飾演農民,雖然戲的分量不重,他對此卻非常認真,隨導演呂班到山西老區體驗生活,走訪當地老交通,與當地老農民結交朋友,不嫌農民贓,穿著農民的贓衣服演戲,沒有表現出一點不舒服的感覺。受到攝制組的稱道。同年,浦克還應東影導演王傢乙的邀請,在《高歌猛進》中主演技術工人李廣才。開始,他思想保守,又聽一些落後工人對他說瞭些壞話,的對技術革新消極,後來事實教育瞭他,他參加改革工具,提高瞭效率,思想得到轉變。這是浦克第一次扮演工人。他有瞭扮演農民的經驗,開拍前,先到沈陽某工廠深入生活,同工人交朋友,並同他們一起,在車床前幹活,感受工人的氣質。由於浦克非常認真,較好地塑造瞭李廣才這個技術工人的形象。這兩個人物形象,是浦克在新中國電影史最早飾演的兩個人物。
    此後三年,由於體制的原因,全國電影產量大減,演員全都集中北京,多數人無戲可演。1955年體制調整,演員下放回各廠。當年6月,徐連凱等57名演員被調回長影。1956年1月,浦克與妻子夏佩傑也調回長影演員劇團。浦克回廠後,呂班先邀請他在喜劇片《新局長到來之前》中飾演張局長。這時,導演嚴恭正籌備《地下尖兵》,立邀浦克主演該片我黨地下工作者陶幹。影片描寫北平解放前夕,以陶幹為首的我地下工作者歷盡險阻,突破敵人設下的層層圈套,成功取得敵軍撤退日期的情報。浦克在扮演這個人物時,將我黨地下工作者的機智勇敢,隨機應變的各種優秀品質,都較好地表現出來,人物血肉豐滿,成功地塑造瞭新中國電影早期我地下工作者的典型形象。這也是浦克在50年代所塑造的代表人物形象。
    完成《地下尖兵》,便進入瞭1958年,長影立馬紅火起來:年初,長影成立六個創作組,5月,北京、八一和長春三廠在長召開創作思想躍進會,會後,各組采取打擂辦法確定拍片數量,大字報討論劇本,長影一下推上瞭30多部影片,人們思想狂熱到難以把握。在這種形勢下,浦克一年內接連演瞭5部戲:先在《徐秋影案件》中飾演公安處長杜永楷,隨後在《古剎鐘聲》中飾演周部長,這在當年長影影片中,還算是兩部質量較好的影片。其他3部:《水庫上的歌聲》《新的一課》《傷疤的故事》,由於這些影片是匆促上馬,劇本很不成熟,拍出後很快便成為廢品。真是使浦克白忙瞭一陣。
    兩次見到周總理
    60年代初,浦克應導演林農之邀,在歷史片《甲午風雲》中飾演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甲午風雲》是長影拍攝的第一部歷史片,拍攝難度很大。導演林農精心構思,李默然、王秋穎、浦克、龐學勤和周文斌等大腕通力合作,使影片達到瞭高水平。影片以磅礴的浩然正氣,譜寫瞭一曲振奮人心的愛國主義頌歌。影片成功地塑造瞭鄧世昌、丁汝昌和愛國水兵王國成的英雄形象。浦克飾演的丁汝昌,是位性格矛盾的愛國軍官,浦克將這個人物的矛盾心理:既要服從李鴻章的調度,又要抵抗的那種矛盾心理,表演得恰到好處,這是浦克在60年代所塑造的代表人物形象。
    當時正處於三年困難時期,影片生產任務銳減,為使演員得到鍛煉,也為瞭創造些收入,長影演員劇團,曾組織全團演員,同時排練演出瞭四臺大話劇:《孔雀膽》《升官圖》《霧重慶》《我是一個兵》。浦克參加瞭這些話劇的演出,在《孔雀膽》中飾梁王。1962年6月17日,正當這幾個劇緊張排練之時,周恩來總理和鄧穎超同志來長影視察,廠特意安排周總理審看瞭剛剛完成的《甲午風雲》的一本樣片和《霧重慶》排練片斷及譯制片的配音。作為劇團的老演員,浦克陪同總理觀看瞭樣片和排練,親耳聆聽瞭總理的教誨。總理對影片音樂說:“電影音樂不要喧賓奪主,應該突出影片的人物形象和語言。”看完話劇排練後,總理親切地說:“大傢辛苦瞭。”“戲可以上臺演出嘛!”然後問:“劇團有多少演員?”又問浦克、夏佩傑、金迪和盧桂蘭等拍過多少片子?浦克等都一一做瞭回答。總理指著演員盧敏對鄧穎超同志介紹說:“這就是演《上饒集中營》的那個女孩子。”又問盧敏:“幾年沒有演戲瞭?”然後,總理對廠長亞馬和浦克說:“你們要劃個表,計算一下,每個演員到底演瞭多少戲?給我看看。”總理接著說:“演員要多演戲”,“演員要長期培養”。又說:“演戲也是政治,《霧重慶》就是政治嘛!大傢通過排練,進行研究,可以做些適當的修改。”總理在看瞭配音演員的配音後,稱贊配音演員是“幕後英雄”。最後,總理在接見全廠主要創作幹部時,特別強調要減少人員,增加影片產量。說:“你們廠1600人”,是“龐然大物”。廠長亞馬請總理題字時,總理風趣地說:“我現在不寫,我寫瞭,你們還是個龐然大物,等你們長春電影制片廠精減合理化瞭再寫,不然,我給你們寫瞭字,你們還是1600人。”臨別時,總理還再次強調瞭“演員要練遊泳、騎馬、體操等基本技術。”總理對廠的這些重要指示,都給浦克留下深刻印象。
    1963年6月20日,周總理與陳毅副總理陪同朝鮮委員長崔鏞建和外相撲成哲來長訪問參觀,再次來到長影。陳毅副總理陪同撲成哲外相先進入廠內,周總理本陪同崔鏞建委員長,因崔委員長臨時有事,周總理後到一步。當時,天正下著小雨,人們見周總理下車,樂隊便吹奏歡迎曲,有人上前向總理拋撒彩色紙削,周總理忙揮動手臂,邊說:“不是外賓。不是外賓。”樂隊停止演奏。總理抖動身上的紙削,邊說:“看,都染成瞭顏色。”這時,人們註意到總理雖是陪同外賓,穿著仍然非常樸素。浦克有緣再次與見到周總理,感到非常高興。周總理這次首先詢問瞭長影的精減情況,廠長亞馬匯報已經減至1360人。總理到攝影棚見到導演於彥夫和尹一青,詢問瞭導演每天拍多少個鏡頭,兩位導演分別答:“7至8個。”“11至12個。”總理感到太少,要提高效率。總理還強調演員要多實踐,說:“有些演員沒有上戲的機會,應該組織他們通過舞臺實踐鍛煉提高。排戲可實行a、b制。”1962年,浦克未能與總理合影,感到很遺憾。這次浦克得到一張離總理很近的照片。浦克一直細心收藏。
    1962年12月浦克被任命為劇團第一副團長,主管業務。遵照周總理的指示,劇團精心組織瞭四臺話劇到全國幾個城市演出,既鍛練瞭演員,也為廠創造瞭一定的經濟效益。隨後廠對人員繼續進行瞭大力精減,在廠區修建瞭遊泳池,在一宿舍修建瞭演員練功房,演員業務紅火,工作條件有所改善。60年代前半期,長影譯制片演員還排練演出瞭話劇《釵頭鳳》,在長春、大連、哈爾濱、齊齊哈爾等地演出200多場。轟動一時。這個時期,是浦克所經歷的長影演員劇團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
    1964年,浦克還在武兆堤導演的《英雄兒女》中飾演朝鮮老大爺金正泰,雖然隻有兩場主要戲:帶領群眾將吉普車抬過彈坑,在敵機轟炸緊急時刻,抬擔架踏過冰河,都拍得激動人心,表現出一位老演員的激情,這是浦克飾演的富有光彩的配角之一,受到人們稱贊。
    再演主角,提攜後人
    “文化大革命”那段日子,浦克遭受過各種折騰。1969年大冬天,全傢下放到吉林省東豐縣那丹伯公社,與社員同吃同住同勞動。浦克毫無怨言,與農民相處得很好,使他有機會接觸農村各種人物。1972年林農籌備拍攝《艷陽天》,邀請浦克飾演“反一號”馬之悅,浦克全傢返回瞭長春。這部“首長”親自過問的影片,真是把長影折騰得“死去活來”,首審樣片即被槍斃,原因是“正不壓邪”,肖長春的形象不夠高大,反面人物馬之悅等人的戲比正面人物戲耐看,這樣不符合“三突出”的創作原則。雖然林農火冒三丈夫地怒問:“高大,高大,長影煙囪高大,把一號人物綁在長影煙囪上……拍,行嗎”可還是得推倒重來。劇本進行修改,怎樣拍好正一號肖長春和“反一號”馬之悅的戲,是修改後拍攝的重要課題。浦克作為馬之悅的扮演者,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該咋辦好,最後,他隻能本著一個信念,聽導演和黨支部的,就在這左右為難的情況下,浦克總算把馬之悅的戲拍完。人物演得到底怎樣,自己也說不清。評論者也一時也難以說清。不過人們看瞭影片後,馬之悅還給人留下較深的印象。這部影片留給浦克的記憶是“折騰得太歷害瞭。”
    浦克拍完這部戲後,又參加拍攝瞭《向陽院的故事》《嚴峻的歷程》,1979年在張辛實的《祭紅》裡飾演主角老陶瓷工人程瑞生。程傢世代燒瓷,掌握燒制祭紅的秘方,在瓷界很有名氣。他支持徒弟(後成女婿)領導的遊擊隊,拒絕為國民黨分子燒制祭紅大瓶,為人正直堅定,是老一代瓷器工人的代表。浦克飾演這樣一位人物並不感到費力,費力的是要減掉自己的大肚子。他減少飲食,加強鍛煉,吃苦不少。再與他配戲的女兒龔雪、女婿林強都是新人。龔雪是第一次拍戲,林強此前隻在一部戲裡演過一個小角色。兩人對怎樣找人物感覺,怎樣把握戲分,都心中無數。作為老演員和“爸爸”,浦克隻能耐心地一點一點的輔導。特別是龔雪,未見過瓷廠勞動,她要學挑百多斤的盛放瓷坯的匣缽送窯,而且走的是又窄又陡的木板坡道。龔雪當時騎車挨摔手傷未愈,做這種勞動,真是難為瞭她。浦克熱情鼓勵,與瓷器工人師付耐心幫助,經反復練習,終於達到瞭拍攝要求。浦克為輔導兩位新人付出瞭心血。浦克關心青年人的成長,熱心提攜後人,受到人們尊敬。拍完這部戲後,浦克於1980年6月,光榮的成為共產黨員。實現瞭他多年的願望。
    1978年7月6日,浦克還接待一位老友——日本環境廳政務次官、日本環境代表團團長大鷹淑子,即昔日“滿映”明星李香蘭。大鷹率團來訪本來沒有長春,她到哈爾濱後,臨時表示想到長春見見她在“滿映”時的幾位老朋友,但有顧慮,怕朋友不理她。有關領導考慮,大鷹過去在“滿映”雖然拍攝過壞影片,但歸國後,多年來表現對我友好,省與廠商定接待大鷹來訪。廠確定浦克與夫人夏佩傑,王啟民與夫人白玫及鄭曉君,共同出面接待。使大鷹深受感動,一再表示“我是有罪的人”,今後願為中日友好多做工作。
    浦克應邀拍攝瞭《人到中年》《黃山來的姑娘》後,於1984年辦理瞭離休手續。離休後,他又參加瞭《中國的“小皇帝”》《關東大俠》《兩宮皇太後》等影片的拍攝。此後,他練習書法,數年不輟,書藝相當不錯,求字者不斷。現在浦老身體硬朗,偶而也應邀拍三五個鏡頭。浦克原配夫人夏佩傑1991年末病逝,這時浦克已75歲高齡,雖有兒女,生活還是很不方便。有熱心紅娘牽線,1995年末,浦克與教師張靜喜結連理。張靜對浦克尊敬有加,關懷倍至,從生活到工作全面照顧,現在張靜既是老浦的生活好伴侶,又是非常稱職好秘書,好護士。受到多人的稱羨。
    浦克電影小說詩歌文學作品:
    
    1939年:真假姐妹
    1940年;現代男兒
    1941年:患難交響曲 荒唐英雄 胭脂 鏡花水月
    1942年:夜未明 黑痣美人 一順百順 花和尚魯智深 歌女恨 雁南飛 皆大歡喜 迎春花
    1943年:碧血艷影 求婚啟事 銀翼戀歌 白馬劍客 劫後鴛鴦 千金花子 燕青與李師師 綠林外史 夜半鐘聲 好孩子
    1944年:晚香玉 妙掃狼煙
    1947年:松花江上
    1948年:碧血千秋 小白龍
    1949年:寒山寺鐘聲
    1950年:高歌猛進 呂梁英雄 內蒙人民的勝利
    1952年:一貫害人道
    1953年:豐收
    1954年:一場風波 沙傢店糧站
    1955年:夏天的故事
    1956年:新局長到來之前 馬蘭花開 國慶十點鐘
    1957年:寂靜的山林 地下尖兵
    1958年:水庫上的歌聲 徐秋影案件 古剎鐘聲 新的一課 傷疤的故事 畫中人
    1959年:風從東方來
    1960年:我們是一代人
    1961年:萬木春
    1962年:爐火正紅 爐火正紅
    1963年:冰雪金達萊 我們村裡的年輕人(續)
    1964年;英雄兒女
    1973年:艷陽天
    1974年:向陽院的故事 創業
    1975年:金光大道(上)          
    1976年:山村新人 金光大道(中)
    1977年:熊跡 風雲島
    1978年:嚴峻的歷程 燈
    1979年:祭紅
    1980年:春眠不覺曉
    1982年:人到中年 傢務清官
    1984年:譚嗣同 黃山來的姑娘
    1987年:中國的“小皇帝” 關東大俠 兩宮皇太後
      曾在銀幕上活躍瞭半個多世紀、見證瞭新中國電影發展的長春電影制片廠著名表演藝術傢浦克老先生於2004年3月17日17日11時25分,由於心臟病發以及急性腎衰等癥並發導致最終死亡,離開人世。88年前,當浦克初到人間時,沒有人知道在此後的這麼多年裡,他會成為受人敬仰的藝術傢;88年後,當他悄然離世時,大傢卻已經不能將他忘懷,因為他為觀眾塑造瞭眾多難忘的銀幕形象,因為他在中國電影史上寫下瞭濃墨重彩的一筆。
    連線采訪:悲情困擾浦克一傢人
    得知浦克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後,記者第一時間撥通瞭他傢電話,當時他的傢人都在長春息園送浦克老先生最後一程。直至17日晚上6點40分,記者再次撥打電話時,他的傢人才接聽瞭電話。提起這件事情,浦克老先生的老伴兒張晶不斷地對記者說“太突然瞭”、“太突然瞭”。她強忍悲傷告訴記者:“浦克是2月16日住院的,到今天(17日)剛好一個月,周五的時候他還好好的,我們正準備停藥,沒想到周一突然就不行瞭,搶救瞭兩天還是沒能留住他。雖然住瞭一個月的醫院,但浦克的精神狀態一直很好,他從來沒說過難受,並且還在病房裡唱‘雄赳赳、氣昂昂……’給病友聽,就連最後離開時也是平平靜靜的。”電話中張晶還告訴記者,浦克在生命最後的時刻仍和從前一樣樂觀地面對生活。得知浦克去世的消息後,長影的部分領導以及浦克老先生生前的好友、著名演員王潤身等都前去探望,浦克老先生遠在深圳的小兒子也及時趕瞭回來,在北京舞蹈學院工作的女兒也將於今日回到長春,他們將與所有熱愛浦克老先生的觀眾一同送別這位老藝術傢。
    記者回憶:關於浦克老人最近的記憶
    浦克老先生在燦若星河的中國電影演員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一位深受觀眾崇敬和喜愛的表演藝術傢。提起他的名字,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他的銀幕形象:電影《英雄兒女》中那個話語不多的“朝鮮老大爺”,電影《地下尖兵》中機智敏銳的地下黨幹部陶幹,《甲午風雲》中威嚴剛毅的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艷陽天》中狡黠、陰險的馬之悅,還有《人到中年》中和藹、清廉的老幹部。然而,記者銀幕之外第一次見到浦克老先生卻是在半年前。去年10月25日,廣東巨星影業與電影《冰山上的來客》女主角古蘭丹姆簽約儀式在長春舉行,作為見證瞭中國電影事業發展的老藝術傢———浦克老先生和蘇裡導演也應邀出席瞭此次簽約儀式,就是在這次簽約儀式上,記者有瞭與浦克老先生的惟一一次接觸。已經年過八旬的浦克老先生思維依舊清晰,是那樣慈祥、和藹。簽約儀式上他還和記者熱絡地談起瞭多年的藝術經歷,許多舊時的記憶撲面而來。在與浦克老先生的交流中,記者對中國電影事業以及長影的發展史有瞭更多的瞭解,同時記者也感受到浦克老先生正像別人的評價那樣,是個出名的老頑童,幽默、風趣、開朗、活躍。
    眾口評說:眾藝術傢共憶浦克藝術人生
    對於許多觀眾和電影愛好者來說,浦克老先生是一位優秀的表演藝術傢,然而對於我們吉林人來說,浦克老先生是我們的一筆財富,更是新中國電影搖籃中成長起來的老表演藝術傢。當他因病去世的消息傳來後,與他一同經歷瞭長影50餘年發展史的老藝術傢、與他有過接觸的人們不禁感慨萬千。
    與浦克在電影《沙傢店糧站》、《英雄兒女》中有過合作的長影表演藝術傢劉世龍聽說浦克去世的消息後回憶起瞭50年前他們合作時的情景,“1954年拍《沙傢店糧站》的時候,浦老演葛專員,我演浦老的警衛員,現在想想這已經是50年前的事情瞭,也由此有瞭我和浦老半個世紀的交情。浦老作為老一輩表演藝術傢,不論是在為人和藝術上都是完美的,可謂德高望重,他謙和、寬厚、平易近人的風格給我很大的影響,他也像老大哥一樣幫助、鼓勵和關懷我。”
    與浦克老先生有著忘年之交的我省著名主持人、相聲演員王明明聽說浦克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後,禁不住慨嘆又一位值得尊敬的老藝術傢離我們而去,“我和浦克老師可謂忘年之交,可以說我是看著他的電影長大的,小時候我們常常叫他‘石頭爺爺’(浦克在電影《向陽院故事》中扮演石頭爺爺)。後來我走上演藝道路後,也常常邀請浦克老師參加一些演出,在多次交往中浦克老師的為人讓我折服,他是‘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傢。去年年末,我還受鄧建國之托邀請浦克老師出席巨星影業與古蘭丹姆的簽約儀式,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Leave a Reply